全球高武

蘇恬一臉茫然的看著他:「誠實不是應該的嗎?你是我哥,又不是別人……」

更何況,她連別人也不會欺騙。

她蘇恬是最不可能選擇撒謊的人了。

「是,哥知道。」

輕聲一笑,黎墨再次捏了捏她的臉:「好樣的,小丫頭!」

「不過左鋒那邊是什麼態度啊?你這麼喜歡他,他知道嗎?他對你的心思又是怎麼樣啊?」

總不能他這個傻妹妹剃頭擔子一頭熱吧?

「他……」

回想了一下之前在天台,左鋒跟她說的話,還有那深邃的眼神,蘇恬抿抿唇,很小聲的說:「他應該是喜歡我的,我覺得。」

「你覺得?你傻的才知道自己對他的感覺是喜歡,竟然就敢去揣測他的心意了?你這個傻丫頭,我怎麼聽得這麼擔心!」

「別擔心,相信我。」

蘇恬覺得,她雖然是愛情的生手,確實什麼也不懂,可她有心,她能感覺到。

更何況,現在也不是琢磨左鋒心思的時候。

「不管他對我想法如何,我都應該先告訴媽媽。」

仰著臉,蘇恬直勾勾的看著黎墨:「我要先把媽媽這邊搞定,確定自己可以和他在一起,才能去找他呢。否則,談到一半突然遭到家庭的強烈反對,我權衡之下選擇跟他分手,那不是在溜他玩兒么?」

這跟渣男隨意玩弄女性的感情有什麼區別?

她蘇恬可是個正經女孩,要談就認真的談,奔著未來去。

拒絕做渣女!

==

「……你倒是想的長遠。」

黎墨心裡有些酸,他總覺得妹妹好像明天就會嫁給左鋒了。

蒼天吶,這種要嫁女兒的老父親心理是怎麼回事?

「……別鬧了。」

嘴角抽搐著,蘇恬錘了他一下:「媽媽那兒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你能不能正經一點!?」

「老媽那啊?肯定沒那麼輕易過關。」

黎墨直白的說。

蘇恬輕輕點頭:「嗯,我知道,不過我們倆在這裡說也沒什麼用,遲早都是要面對的,還是進去吧。」

雖然她也沒打算今晚就說到這麼深,但媽媽的過去,肯定是要儘早談的。

「對。」

黎墨表示贊同。

然後牽起她的手,決定陪她一起去面對老媽。

雖然現在已經很晚了,但蘇恬很篤定,媽媽一定還沒睡。

果然——

一進門就看到了媽媽。

她披著披肩坐在沙發上,只一盞落地燈亮著,昏黃的燈光縈繞著她,襯的她整個人,生生多了一絲憂鬱。

蘇恬剛邁過去的腳,瞬間收了回來。

怎麼辦,她現在就已經不忍心了!

嘖了聲,鄙視的看了她一眼,黎墨大步走向蘇清綰。

「老媽!!!」

「……臭小子,這麼大聲幹什麼?嚇我一跳!」

「是老媽你自己想的太入神了。」

黎墨拒絕認錯,笑嘻嘻的在蘇清綰身邊坐了下來。

蘇清綰立刻嫌棄的推他:「遠點,看你這個皮猴子就煩。」

「再皮也是您生的啊!」

「……要不是我生的,早把你丟出去了!」

狀若生氣,實則笑盈盈的看著黎墨,蘇清綰慈愛無比的說:「你啊,真的是太皮了,我跟你爸都不這樣啊,怎麼就生出了你這種皮猴兒?」

「那小甜心呢?她難道就比我好?」

黎墨一句話就把蘇恬拉下了水。

蘇清綰撲哧一笑:「她啊,也好不到哪裡去,你們是一對皮猴子,我和你爸真是要操碎了心。」

往常這個時候,蘇恬早就撲上來抱著媽媽撒嬌打滾了,可她此刻竟是一言不發,站在原地彷如石塊。

蘇清綰立刻站了起來:「甜甜,你怎麼了?」

「媽她沒事。」

拉住蘇清綰,把她拽回沙發上,黎墨收起了弔兒郎當,說:「老媽,我們只是剛剛知道了一些……關於您的……陳年舊事。」

「陳年舊事?」

蘇清綰的臉唰的一下褪盡了血色,蒼白似雪。

蘇恬的心口都在抽著疼,微微閉了閉眼睛,她捏緊雙拳,近乎顫抖的開口:「媽媽你應該也猜到了,就是……就是當初左鋒父親……」

「別說了!」

蘇清綰一個字都不想再聽到,她不敢,她害怕!

蘇恬連忙跑過去,緊緊抱住她:「媽媽你別怕,他不在的,我們是在家裡,我和哥哥都陪著你呢!還有爸爸,爸爸他也會陪著你的,沒有人可以傷害到你,你別害怕。」

「你爸爸……」

含著淚水,蘇清綰痛苦異常的閉上了雙眼:「我最怕的,就是你爸爸知道啊……」

這麼多年了,她腦袋上就像是懸著一把刀,隨時都會掉下來,這讓她每天都如履薄冰,她太害怕了。

「媽媽……」

蘇恬不明白,顫聲的詢問:「為什麼?為什麼要隱瞞爸爸?你們是夫妻啊!」

「是啊,我們是夫妻,我們是世界上最親密的人,最該了解真相的人就是他。」

淚水漣漣,蘇清綰一臉的懊悔:「我、其實我也不想的,可當初我剛剛擺脫左振東那個惡魔,心裡還是怕的很,我每天都在做噩夢,就怕又被左振東抓回去了,你爸爸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他就像是我的戰神,將我從地獄拯救,我太喜歡太喜歡他了,喜歡到我很害怕。」

所謂,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

正是因為太過在乎黎戰,蘇清綰才那麼懼怕。

怕把實情告知,黎戰會嫌棄她;

怕黎戰了解一切之後,會不要她了……

所以蘇清綰選擇了隱瞞。 「我當時還太年輕,只想著先瞞他一陣子,等以後結婚了,再把事情都告訴他。可真當結了婚,我發現我更害怕了,隨著你們兄妹倆的出生,我的勇氣更是愈漸減少,到最後,我徹底無法開口。」

是不敢,更是沒臉。

「我自己也很後悔,可我還是沒有勇氣提及,只能每天活在深深的愧疚中。」

捂著心口,蘇清綰大口喘著氣:「我以為,可以瞞一輩子的,可怎麼也沒想到,今天竟然在醫院遇到了他兒子,那孩子、那孩子……簡直跟他長的一模一樣!」

所以乍一見到左鋒,她才會嚇成那樣!

不過或許是因為左鋒有一種浩然正氣,人雖然有點冷漠,卻散發著一種,很正派的氣息,穩穩罩著全場。

那是左振東沒有,也不可能會有的。

可能也就是因為這樣,她才不至於當場崩潰吧。

「我……」喘口氣,蘇清綰說:「是我太天真了,竟然以為可以瞞一輩子……呵呵天真,太天真了……」

果然人犯了錯誤,總是會遭到報應的,或早或晚。

肩膀抽抖著,蘇清綰不停喃喃著:「錯,錯,我大錯特錯啊,對不起你們爸爸,也對不起你們。」

「媽媽……」

蘇恬心疼極了,緊緊的抱著母親。

黎墨也摟著她肩膀,不停的喊著,老媽,老媽。

一雙兒女環繞身旁,又是這般的懂事孝順,這是所有父母夢寐以求的,可越是這樣,蘇清綰的心中,就越愧疚!

她甚至連看都不敢看他們,低著頭,眼淚不停的往下掉,泣不成聲。

==

蘇恬和黎墨對視了眼,彼此都不再言語。

這種時候說什麼都是無用的,他們還是安靜的陪伴著母親吧。

蘇清綰卻突然抬起頭,看著他們,說:「我現在去書房,把一切都說出來!」

「不必了。」

黎戰的聲音突然傳來。

蘇恬三人齊齊扭頭。

「爸爸,你什麼時候下來的?」

「有一會兒了。」

他是聽到黎墨的車子引擎聲了,因為擔心這倆孩子,且惦記著調查進展,所以放下文件就下來了,誰知道,竟看到兒子女兒圍著妻子,神情異常沉重。

他還以為是事態發展很不妙,剛想衝下樓來,卻聽到妻子的哭聲。

下意識停了下來,沉默的站在那兒,直到現在。

蘇清綰臉色煞白:「老、老、老公……」

她很怕。

怕丈夫怨她恨她,怕丈夫再也沒辦法相信她了。

她甚至做好了被他指責怒罵的準備,卻萬萬沒想到,他竟然是一把抱住了她!

「老公?」

「綰綰,這麼多年了,你還沒有放下嗎?」

「老公……」

「我以為,我儘力對你好,讓你過的幸福,就能夠讓你從傷痛中走出來,現在看來,是我錯了,我還是不夠了解你傷的到底有多深,我太輕視你的遭遇了,對不起。」

他竟然說抱歉,不僅蘇清綰驚訝,蘇恬和黎墨也都很驚訝。

看來,爸爸是早就知道了?

「是的,我早就知道了。」

撫著蘇清綰的臉,輕輕幫她擦拭著淚痕,黎戰聲音有些沉痛:「我是從戀愛時,你們媽媽的種種表現中察覺到的。」

她特別抵觸他的碰觸,別說擁抱親吻,就連牽一下手都很抗拒。

起初,他以為她是在害羞。

畢竟他們那個年代,都還是挺保守的。

但後來他察覺到不對,因為她很明顯是在害怕,在恐懼。

他又以為她大概是不喜歡他。

可她又特別黏著他,特別依賴他,半天見不到他就像是受驚的小兔子一樣。

那時候,他才開始往她曾經受過傷害這一方面去想。

「只是我太想當然了,我只以為你是被曾經的對象打過,或者是虐待過,造成了你的心理陰影……」

真是死也想不到,她竟然是當年轟動全國那件案子的受害人之一!

「這麼多年來我想當然覺得,我對你的好能填補你的傷,現在想來,天真的人,是我啊!」

「不,不,是我的錯,我應該早一點告訴你的,我應該……」

「噓,別說了。」輕輕按住蘇清綰的唇,黎戰眼中滿滿的疼惜:「我沒有怪你,我只是很後悔,當初察覺到你不對勁的時候,就該去問你的,然後努力打開你的心結,這樣你也不用被折磨這麼多年。」

「老公!」

猛地撲進黎戰懷裡,蘇清綰放聲大哭了起來。

把她這麼多年的恐懼和懊悔都哭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