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蘇哲看了手機的簡訊后,便讓李華先在這裡維持一下秩序,他出去一趟,很快就回來。

之後蘇哲便開車離開了,他先是開車到附近的銀行里,拿了50000塊現金。然後蘇哲帶著這50000塊現金,來到一間咖啡館里。

蘇哲把車停到附近后。便走進了咖啡館里。


此時咖啡館的3號桌子,坐著一個年輕人。此時這個年輕人正在焦急不安的dengdai。

年輕人時不時看著咖啡館的進口處,顯得有些焦躁不安,此時的他心裡很擔心,不知道會不會因此給zi惹到麻煩。

蘇哲來到3號桌子,看著年輕人,試探的問道:「簡訊是你發的嗎?」

年輕人點了點頭,說道:「是我發的,你是蘇寵之家的負責人嗎?」

「我想知道,你是怎麼知道我的手機號碼的。」蘇哲好奇的問道,他想不明白,他的手機號碼很少公布出去,只有在登尋人啟事的時候,蘇哲的手機號碼才曝光過去,但是要從尋人啟事里,聯想到蘇哲是蘇寵之家的負責人的話,很顯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蘇哲就很想知道他面前的年輕人,是怎麼知道他的手機號碼的。

「我現在手裡有證據,幫你解決蘇寵之家的困境。」年輕人並沒有回到蘇哲的問題,而是直接轉移話題,說到正事上。

「只要你的證據有用,我會拿50000塊跟你換。」既然年輕人不願意說,蘇哲也不強迫,而且想知道蘇哲的手機號碼,還是有很多種方法的,所以蘇哲也就沒有繼續追問了。

蘇哲拿出50000塊出來,給年輕人看了一下。

年輕人點了點頭,然後他拿出手機打開了一個文件夾,拿給蘇哲看。

蘇哲接過年輕人的手機,文件夾里,有一段錄音和一段視頻。

蘇哲先是打開了錄音,仔細聽了一遍后,然後再把視頻看了一遍。

「謝謝,你這個證據對我非常有用,這是我們說好的50000塊,是你這次的報酬。」蘇哲把錢推到年輕人的面前,說道。

經過年輕人的同意后,蘇哲把錄影和視頻拷貝了一份,發到zi的手機上。

「如果我不要這50000塊,我可不可以到蘇寵之家工作。」年輕人看著面前的50000塊,之後他下定決心問道。

「這50000塊是對你這次的報酬,和能不能到蘇寵之家工作沒有關係,你還是收下這50000塊吧。」蘇哲說道。

蘇哲這樣說,不禁讓年輕人失望了,自從蘇寵之家開張后,他就想過蘇寵之家工作,雖然蘇寵之家的職位要求並不高,年輕人的能力可以滿足蘇寵之家的要求,但是去應聘蘇寵之家的人太多了,年輕人知道zi的希望很渺小。

年輕人原本以為可以趁著這個機會,應該可以很容易就進入蘇寵之家工作的,為此年輕人可以放棄50000的報酬,只為了進入蘇寵之家的工作,但是他沒有想到蘇哲既會不答應。

「不過你可以去蘇寵之家試一下,只要你有能力,我相信還是可以進入蘇寵之家的。」蘇哲笑道,他並不想隨隨便便就安排人手進入蘇寵之家裡,這樣會打亂蘇寵之家的秩序的。

而蘇哲會安排常志強他們三個人進去蘇寵之家工作,是因為蘇寵之家本來就因為缺少保安人員,而常志強他們很符合條件,所以蘇哲才會破例。

但是蘇哲對面前的年輕人並不熟悉,更加不了解他是不是滿足蘇寵之家的要求,他不可能因為這件事,就把年輕人安排進去蘇寵之家裡,所以蘇哲寧願花點錢。

不過年輕人靠zi的能力,去應聘蘇寵之家的職位的話,蘇哲也沒有意見,反而很支持。(未完待續……) 「好的,謝謝。」年輕人最後笑道,他已經明白了蘇哲的意思。

「應該是我跟你說一聲謝謝才對,你幫我解決了大麻煩。」蘇哲指著手機笑道。

「我現在要把這件事處理了,就先走了。」蘇哲站起來和年輕人握手道別。

之後蘇哲便離開了咖啡館,開車回蘇寵之家了,蘇哲這一趟的收穫不小,令他此時此刻的心情非常輕鬆。

之前的簡訊,便是咖啡館的年輕人發給蘇哲的。

在簡訊里,年輕人告訴蘇哲,他有辦法解決蘇寵之家的麻煩,可以揭穿肥胖婦女的謊言,不過需要50000塊haochu費,還留了見面地址給蘇哲。

所以蘇哲在收到簡訊的時候,就讓李華先頂著,之後他馬上去附近的銀行取了錢,趕來了這咖啡館里,和年輕人見面。

在來之前,蘇哲也不知道年輕人是不是在騙他,就算年輕人說的是真的,但是他的證據是不是有用,蘇哲都不知道。

不過當時蘇哲已經沒有辦法了,而這個唯一的希望,蘇哲只能不會錯過了,他只能希望年輕人說的是真的,他的證據真的可以揭穿肥胖婦女的謊言,還蘇寵之家一個清白。

不過蘇哲來到咖啡館里,看到了年輕人提供的錄音和視頻后,他的心就放下來了。

蘇哲回到蘇寵之家的時候,就看到現在來了不少,看來李華他們已經報警了,而他們正在與肥胖婦女糾纏不清。因為肥胖婦女一直不配合。

「麻煩給我一點時間。我想我可以解決這件事了。」蘇哲來到看起來像是隊長的旁邊。說道。

「你是誰?」正頭疼著的隊長,看到蘇哲突然來到身邊,於是疑惑說道。

「我是這蘇寵之家的負責人,我現在已經找到證據證明蘇寵之家的清白了,所以給我一點時間,讓我現在澄清一下。」蘇哲說道。

蘇寵之家今天發生的這件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隊長一時也不知道應該這麼去處理。既然現在蘇哲有證據,隊長自然很樂意讓蘇哲站出來澄清。

蘇哲來到李華的身邊,把手機交給他,讓李華按照他的指示去做。

然後蘇哲又找來了之前的擴音器,來到人前,說道:「麻煩大家靜一靜,在解決這件事之前,我有點東西讓大家先看一下。」

此時蘇寵之家的門前,隨著時間的推移,圍觀的人不僅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現在已經人已經密密麻麻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了。

而且除了圍觀的人之外,蘇寵之家現在還來了不少記者,因為隨著事情越鬧越大,已經可以成為一件引人注意的新聞了。

特別是肥胖婦女要求蘇寵之家賠償50萬的損失,還要另外賠償10萬塊的醫藥費,這都是可以成為新聞的噱頭,可以引起關注的,所以就不少記者跑過來,想在這裡獲得第一手資料。

現在蘇哲希望人越多越好,有記者在場更好,他要在這裡證明蘇寵之家的清白,要讓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很快蘇寵之家門前的廣播就傳出聲音來了,蘇哲聽到不禁一笑,然而肥胖婦女的臉色卻情不自禁蒼白了一些,只能在心裡祈禱。

現在蘇寵之家的這一段廣播,便是之前年輕人交給蘇哲的錄影。

這錄影里,有2個人的聲音,一男聲和一女聲。

「你想要我怎麼做?」女聲說道。

「我要你帶著這條狗,去旁邊的蘇寵之家看病,然後……」男聲說道。

「那我這樣做有什麼haochu?你要知道我這樣做的風險很大,如果被人知道的話,可是要坐牢的。」

「放心吧,只要你不說我不說,不會被人發現的,而且事成之後,我給你50000塊haochu費,另外你從蘇寵之家得到的錢全部歸你,能得到多少,就看你zi的本事了。」

「那好,我就答應你,不過錢你要先給一半。」

「沒問題,總之我要蘇寵之家做不下去,我要讓蘇哲身敗名裂。」男聲咬牙切齒說道。

隨著錄影的播放,整件事情開始明朗了,本來不明真相的群眾,也開始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了。

雖然這錄音裡面的男聲,群眾並不知道是誰,但是裡面的女聲,大多數人都可以猜到是誰了,因為這女人的聲音,和肥胖婦女的聲音太相似了,都是一樣的尖銳。

雖然圍觀者只是猜到錄音中的女聲是誰,但是並不知道錄音中的男聲是誰,但是蘇寵之家所有的工作人員,現在都已經知道了錄音中的男聲是誰了,因為這男人的聲音太熟悉了。


「這不是我,這都是假的,肯定是你們不想賠償,而編造出來的,我要告你們醫院誹謗。」肥胖婦女做賊心虛,主動先對蘇寵之家發難了,但是她現在這樣做,更是讓人懷疑她。

「你現在先別急嗎?我又沒有說是你,接下來還有東西看,你別打斷了。」蘇哲笑道。

錄音播放完之後,很快蘇寵之家門口的大屏幕,開始播放起一段視頻。


視頻里,依然是兩個人,和錄音的一樣,還是一男一女,視頻里chuxian的人的聲音,和錄音的聲音都是可以配得上,很顯然視頻和錄音里的人都是同一個人。

不過這個視頻里比錄音不同的是,這次多了一隻小狗。

而這隻小狗,和眼前躺在蘇寵之家門前的阿拉斯加雪橇犬很相似,可以看出來是同一隻阿拉斯加雪橇犬。不過視頻里的阿拉斯加雪橇犬還很精神,並不像現在一樣有氣無力,奄奄一息的。

當肥胖婦女看到了這個視頻后,她的腿一軟,不禁跌坐在地,

這個視頻一播放,肥胖婦女就知道她已經完了,她所有的事情都要暴露了。

雖然肥胖婦女現在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個視頻,而且蘇哲的這個視頻又是從哪裡來的。

因為這個視頻里chuxian的人物,其中一個人便是肥胖婦女了,而另外一個人,便是旁邊寵物店的老闆昊健。(未完待續……) 「我已經按照你的指示,帶著它去蘇寵之家看了病,還拿了葯回來,接下來要我怎麼做?」肥胖婦女問道。

「很好,現在你只要給它吃下這個就可以了?」昊健從抽屜里拿出一瓶藥瓶,從他此時的笑容來看,便可以看出他不懷好意了,他拿出的藥瓶也不用什麼好東西。

「這是什麼?直接給它吃就可以了。」肥胖婦女問道。

「別問了,你只要知道這是可以讓你得到錢的好東西就行了,其它的你就別管了。」昊健催促道:「快點給它吃,有了錢,你買多少只狗都可以。」

本來還可以看出肥胖婦女還有點猶豫的,不過當昊健說到錢之後,就讓她下定決心了,已經不管阿拉斯加雪橇犬的安危了。

肥胖婦女打開昊健給的藥瓶,從裡面倒出幾粒黑色藥丸出來,然後伸到阿拉斯加雪橇犬的面前。

很明顯,阿拉斯加雪橇犬對它的主人沒有一點防備心,並不知道肥胖婦女為了金錢,已經喪心病狂,打算犧牲它了。

雖然黑色藥丸的味道很不好聞,不過阿拉斯加雪橇犬還是很順從的,把肥胖婦女手裡的黑色藥丸給吃進去肚子里。

肥胖婦女擔心這黑色藥丸的作用不夠大,她擔心到時阿拉斯加雪橇犬會耽誤了大事,讓她得不到錢,於是肥胖婦女不用昊健提醒,既然主動從藥瓶里,再次倒出了幾粒黑色藥丸出來,遞給阿拉斯加雪橇犬吃。

現在肥胖婦女為了錢。已經什麼事情都敢做了。心腸十分狠毒。現在她根本已經不會去考慮這樣做的後果,或者說她已經不在乎阿拉斯加雪橇犬的性命了,只要她可以得到錢就可以了。

對於肥胖婦女那麼主動,讓昊健十分滿意,因為這樣的話,這件事成功的幾率就更加大了。

肥胖婦女第二次給的黑色藥丸,起初阿拉斯加雪橇犬是很不願意吃的,因為這黑色藥丸的味道很不好聞。很難吃。而且阿拉斯加雪橇犬吃下黑色藥丸后,它已經逐漸感到身體不舒服了,所以就有點抗拒再吃黑色藥丸。

不過在肥胖婦女的哄騙下,最終阿拉斯加雪橇犬還是再次聽從肥胖婦女的話,乖乖的把黑色藥丸給吃下去了。

前前後後加起來,阿拉斯加雪橇犬差不多吃下了10粒黑色藥丸,沒有過多久,黑色藥丸的效果就出來了。

阿拉斯加雪橇犬很快就開始沒有力氣了,連站都站不穩了,只能趴在地上。而且阿拉斯加雪橇犬開始嘔吐,嘴巴里還流出了不少白沫出來。

但阿拉斯加雪橇犬倒下去后。昊健和肥胖婦女都有了不少的笑意,顯然對阿拉斯加雪橇犬為什麼會這樣,他們很清楚,也是他們一手造成的。

不過當阿拉斯加雪橇犬開始嘔吐的時候,他們表情都有些厭惡,不過並沒有在意它的生死。

就連肥胖婦女對阿拉斯加雪橇犬,也表現出嫌棄的表情出來,此刻的她也不想想,阿拉斯加雪橇犬也是因為她的原因,才會這樣的。

阿拉斯加雪橇犬感到很辛苦,它開始努力地向肥胖婦女爬過去,它要回到主人的身邊,此時的阿拉斯加雪橇犬最相信的人還是肥胖婦女。

但是肥胖婦女卻有點嫌棄阿拉斯加雪橇犬,開始主動避開阿拉斯加雪橇犬的靠近。

「等到明天這個時候,你就可以帶著它去蘇寵之家,到時你只要一口咬定是蘇寵之家造成就可以了。」昊健笑道,此時的他已經想到事情的發展了。

為了保險起見,昊健讓肥胖婦女明天才去蘇寵之家。

到了明天,阿拉斯加雪橇犬吃了那麼多的黑色藥丸,蘇寵之家絕對無力回天,不可能救回來了,到時肥胖婦女就可以zi索賠更多的錢了。

昊健相信這件事就算不讓蘇寵之家因此倒閉,但是至少會影響到蘇寵之家的名聲,而且還要蘇哲出點血。

蘇寵之家出了這樣的事情,以後還有誰敢帶寵物來蘇寵之家看病,只要昊健到時拚命宣傳這件事,讓越來越多的人知道,蘇寵之家絕對是做不下去的。

而且這還是第一步,只要這件事成功了,昊健接下來還有很多陰謀,等著蘇哲和蘇寵之家,他要蘇哲和蘇寵之家都陷入萬劫不復,這樣才可以解了他的心頭之恨。

但是昊健和肥胖婦女都失算了,他千算萬算,都算不到他們的所作所為,都被人給拍下來了,現在所有人都看到了。

很快這個視頻就結束了,很顯然昊健和肥胖婦女對錄音和視頻都毫不知情,不然也不會流露出來。而且視頻和錄音,很明顯都是偷偷錄製的,因為視頻的角度一直沒有移動過。

隨著視頻的播放,現場所有人都知道現在是怎麼一回事了,事情已經很清清楚楚了。

就是因為肥胖婦女貪心,不惜犧牲阿拉斯加雪橇犬,和寵物店的老闆昊健合起伙來陷害蘇寵之家,不僅想讓蘇寵之家聲譽受損,還想qiaozha蘇寵之家的錢。

肥胖婦女要蘇寵之家賠償60萬,還真是足夠貪心的。

不過肥胖婦女不是因為貪心的話,也不會把相信zi的阿拉斯加雪橇犬,弄成如今的moyang了。

「同志,我想現在事情已經清楚了。」等視頻播放完后,蘇哲來到隊長身邊,說道。

隊長點了點頭,馬上命令手下把肥胖婦女,和其同夥全部給抓起來。

這時候東窗事發,肥胖婦女和同夥都開始逃跑了。可惜今天因為這件事的人數太多的關係,所以這次警方派出了不少人手出來,所以當事情的真相出來后,很快就把肥胖婦女制住了,沒有一個人可以逃跑得掉了。

而這個時候,突然來了不少人,讓蘇哲還以為發生了不少變故,後來蘇哲他們才知道,原來這些人是因為阿拉斯加雪橇犬而來的。

原來今天為了這件事,來了不少媒體記者,而當中有一家媒體,為了發布第一手新聞,既然直接選擇了直播,讓電視機前的觀眾,可以了解到事情的發展。(未完待續……) 在蘇哲沒有拿回錄音和視頻之前,李華才剛剛報警的時候,這些記者在知情人的爆料下蜂擁而來,在那個時候就有一家媒體選擇直播。

雖然這一家媒體只是瀋州市本地的電視台,但是收視率不低,於是蘇寵之家這件事很快就被很多人知道了,很多愛狗人士更是對其非常的關注。

在一開始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是蘇寵之家的錯誤,是蘇寵之家的醫護人員給阿拉斯加雪橇犬開錯葯了,才會導致阿拉斯加雪橇犬中毒。

雖然肥胖婦女獅子大開口,一口氣直接向蘇寵之家索賠60萬,其貪婪的性格讓人很不喜,但是更多不明真相的人認為蘇寵之家是罪有應得,祈禱肥胖婦女真的索賠成功,讓蘇寵之家這樣沒良心的寵物醫院,得到應有的懲罰。

只不過當蘇哲帶回來的錄音和視頻,在所有人的面前播放后,這件事的形勢陡變。

所有人才知道原來蘇寵之家並沒有開錯葯,而是肥胖婦女聯合其他人,一起訛詐蘇寵之家,而且為了錢,肥胖婦女連阿拉斯加雪橇犬的性命也不顧了,為了冤枉蘇寵之家,既然給阿拉斯加雪橇犬吃黑色藥丸。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所謂的黑色藥丸,便是導致阿拉斯加雪橇犬中毒的罪魁禍首,也許阿拉斯加雪橇犬的性命就快保不住。

而且最可恨的是肥胖婦女既然還阻擾,蘇寵之家的醫護人員醫治阿拉斯加雪橇犬,對它置之不理,任由阿拉斯加雪橇犬無助的趴在地上,孤零零的等待死亡。

而蘇寵之家現場的媒體記者,自然也把這個視頻給直播上去了,而電視台前的愛狗人士,當看到了這個視頻后,紛紛罵肥胖婦女和昊健兩個人喪盡天良。惡毒到極點,而且這些愛國人士不約而同趕到蘇寵之家裡。


所以蘇寵之家現在才會出現越來越多的人,當這些人看到了肥胖婦女被制住了,感到大快人心。但是有些人還是覺得還不敢,還在地上撿了一些小石頭,或者是手裡的飲料瓶,都向肥胖婦女的身上砸了過去,以此來替阿拉斯加雪橇犬出氣。

本來一直安靜躺在地上,沒有力氣動身的阿拉斯加雪橇犬,在這時看到了它的主人肥胖婦女被人抓住了,而且還被人拿東西砸后,護主心切的阿拉斯加雪橇犬,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既然從地上掙扎著爬了起來,向肥胖婦女跑過去。

阿拉斯加雪橇犬跑到肥胖婦女的身邊,並且用幼小的身體擋在肥胖婦女的面前,最後阿拉斯加雪橇犬還是沒有力氣了,再次在肥胖婦女的面前倒了下去。

或許阿拉斯加雪橇犬根本不知道在前一刻。它的主人還想著利用它訛錢,漠視了它的生命。而如今阿拉斯加雪橇犬會有如此的地步,也是肥胖婦女一手造成的,如果不是因為肥胖婦女的話,阿拉斯加雪橇犬現在肯定是很健康的,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連站都站不穩了。

或許就算阿拉斯加雪橇犬知道了。也會選擇這樣做的,因為對阿拉斯加雪橇犬來說,主人始終是主人,不會因為主人做錯了事情,就會遺棄主人,無論在什麼時候。阿拉斯加雪橇犬都會選擇與肥胖婦女,一起渡過難關的。

或許對肥胖婦女來說,阿拉斯加雪橇犬只是一條狗,只是寵物而已,但是對阿拉斯加雪橇犬來說。肥胖婦女卻是它的整個世界。

肥胖婦女在這時掙脫開的鉗制,跑到阿拉斯加雪橇犬的面前,蹲了下來,保住阿拉斯加雪橇犬的身體,喊道:「求求你們救救阿旺,求求你們救救它,它是無辜的,都是我的錯,求求你們救救它吧。」

這一刻肥胖婦女真情流露,不似之前的表演做作,甚至為了讓蘇寵之家的人救阿拉斯加雪橇犬,還跪著求他們。

這時,沒有人再拿東西砸肥胖婦女了,因為擔心傷到阿拉斯加雪橇犬,也是因為肥胖婦女現在知錯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