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蘇丹這大美女也緊緊的跟隨著鹿羽,當真是被鹿羽騙的死心塌地的。

這一點,讓大家是嫉妒不已。

不過鹿羽活著也好,鹿羽身上那麼多的妖獸精魄,可都是大家垂涎已久的東西。

當即就有南星王大聲叫道:「鹿羽在此!大家速來!」

「何須讓別人前來,本王一人對付他足矣!」

銀環王對於南星王的呼叫十分的不悅。在他看來,多一個人前來,就多一個人來分鹿羽身上的妖獸精魄。

而對付鹿羽的話,他一人就夠了。

之前他和鹿羽交手過,知道鹿羽的底細。

鹿羽可不是他的對手。正是在他的追殺下,鹿羽才躲入到山林中做了縮頭烏龜。

銀環王在第一時間就沖向了鹿羽。

已經堵死了路口。

鹿羽除非是往回跑,不然只能是硬接他的一招。

而一旦硬接他一招,鹿羽馬上就要被壓制。

他有自己的推斷,第一招先壓制鹿羽,第二招再鎖定勝局,第三招再重傷鹿羽!

如果他發揮的還好,不出意外三招之內就能拿下鹿羽。

「銀鳳齊天劍!」

銀環王持著自己的靈器長劍,朝著鹿羽重重的劈砍出一道華麗的劍芒。

他的靈器並沒有鑲嵌力量寶石,但是被他全力催動之下,又是施展這兇猛的劍術,也釋放出了強大的力量。

蘇丹驚聲叫道:「鹿羽我們快往回跑!」

這是她的第一反應。

這麼想也是自然,因為不久前鹿羽還和銀環王交手過。那個時候銀環王只是遠遠打出一道拳勁,鹿羽便是接連後退三步。

如今銀環王祭出了靈器,而且還施展出了這麼厲害的劍術,威力更勝先前多矣,卻讓鹿羽如何招架。

只能是往回跑了!

利用山林的特殊地形,他們還可以甩脫銀環王。反正碎星王那邊也沒能衝到山腹中,他們完全可以再從另外一個方向逃出去。

然而鹿羽卻一手甩脫了蘇丹的手,選擇了直接去硬抗銀環王的招式。

這看似魯莽的行為,令蘇丹是花容失色。

但是她忽略了一個東西,那就是鹿羽的提升。

經過山林中的修鍊,如今的鹿羽可不是當初的鹿羽。

當鹿羽身上騰升起耀眼的金光,蘇丹才有些反應過來。

「金銅龍象訣!龍象生天!」

鹿羽將金銅龍象訣催動到了自己領悟出的超絕新境界。

當那身披金光的龍象巨大影像顯現,當那上古的氣息傳盪出來,頓時是驚呆了眾生。

鹿羽竟能召喚出這麼強大的妖獸影像!

龐大如山倒,氣勢可吞天!

「吼!」

龍象的虛影發出了撕天裂地的吼叫,似能穿透人的靈魂,震碎天地和蒼穹,有著一種遠古的恐怖。

這一聲吼叫對於銀環王來說,是那麼的熟悉。

他們確信,這一聲,正是他們先前聽到的那一聲吼叫。

他們到現在才知道,原來這不是什麼上古妖獸在山林中,而是鹿羽修鍊的功法!

「這是什麼功法!」

眾國主緊緊的看著這一招金光龍象,都是駭然變色。

他們想不到,鹿羽竟能修鍊出這等匪夷所思的功法。單單是龍象那龐大的氣勢,便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銀環王持劍全力去接。

轟!

然而相拼一招下來,卻是接連後退了三步!

不僅是後退三步那麼簡單,銀環王還感覺自身氣血浮動,喉嚨口有些發甜,似乎有鮮血想要噴出來。

金光龍象的氣勢太強了! 鹿羽都有些意外,沒想到自己的金銅龍象訣提升到「龍象生天」的新層面,竟是這般的威力巨大。

他這還是攻擊性的出手,要知道金銅龍象訣本來就是防禦型的功法。

如果催動金銅龍象訣做防禦的話,其實在作戰時起到的作用是更大的。

「吸收了這麼的妖獸精魄,果然是有大作用的。」

鹿羽十分清楚,就憑著現在的情況來看,如果他繼續追打銀環王,肯定能打敗銀環王。

一次簡單的交手,卻已經使得場中的氛圍發生了改變。

銀環王是很難接受這個現實的,想他不久前還能壓制鹿羽,這才多少時間不見,就已經不敵銀環王了。

剛才他是全力招架,這樣的情況下都不敵鹿羽。如果接下來大戰的話,他將是敗多勝少。

本來其他九位國主是跟著銀環王一起準備動手的,但是銀環王敗退下來之後,他們也立馬機靈的踩剎車了。

硬是不敢再動手。

他們對自己的實力有著清晰的認識,也就在銀環王壓制鹿羽的時候,他們好從旁偷襲。如今銀環王都不行了,他們再跑過去攔截鹿羽,簡直就是送死。

甚至的,他們做好了隨時撤退的準備。他們知道鹿羽的個性,生怕鹿羽追殺過來。

眾國主的猜想沒錯。

如果是一般情況下,鹿羽肯定是要趁機打劫的,但是這一次鹿羽卻決定放棄了。

因為他看到了一個人正從遠方快速衝來。

我能看見本章說 是碎星王!

南星王剛才呼救過,還引起了銀環王的不滿。銀環王認為南星王根本沒必要叫人來分戰利品。但哪裡想到,正是因為南星王的呼救引來了碎星王,這時候才救了他們的命。

鹿羽看著碎星王前來,決定棄戰離去。

「走!」

鹿羽拉著蘇丹,越過了諸位國主,朝著另外一個方向奔行。

但是他們還是有些低估了碎星王的實力。

隔著這麼遠的距離,碎星王居然還能打出攻擊到這裡。

「站住!」

轟!

碎星王的天波劍揮出了一道劍芒,有如是流星飛月,直接就降落到了鹿羽的頭頂。

雖然說經過這麼長的距離,這一道劍芒的威勢走到盡頭了,但是依然很是強大。

鹿羽持著一柄靈器長劍去抵擋。

鏘!

雖然最終是擋住了這一道攻擊,自己沒有受傷。但是手中的靈器居然寸寸斷裂!

蘇丹驚聲叫道:「啊!靈器斷了!」

這可是靈器,強大的靈器!要承載多強的攻擊,才會寸寸斷裂!

「化靈境的高手就是化靈境的高手,碎星王的實力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鹿羽深深的說道。

碎星王的實力太強了,即便是這麼遠距離攻擊之下的一道尾芒,都能將他的靈器折斷。

如果碎星王正面過來攻擊的話,那他就更難招架了。

現在絕對不是和碎星王一戰的時候,必須要等自己再提升了,才能和碎星王一決勝負。

現在碎星王對他們而言,乃是死亡的威脅。

好在剛才抵擋的過程中,他們也趁著這個機會又拉開了一段距離。

碎星王還沒能追上來,想要發動第二次的攻擊也不是那麼容易了。

「蘇丹,拿出你最大的速度!」

鹿羽叫道。

「嗯!」

蘇丹重重的點頭。

雖然她一直被鹿羽拉著,但如果她本身的速度也提升上來的話,那麼鹿羽的壓力將大大減輕。

颼!颼!

鹿羽和蘇丹在狂奔,他們都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最極點。

後面是緊追不捨的碎星王。

還有銀環王等國主!

此時碎星王來了,眾國主又活了過來,一個比一個顯得勇敢,一副奮不顧身追擊鹿羽的樣子。

但是他們和鹿羽之間,有著不小的距離。一時半會的話,肯定是追不上的。

碎星王沉聲喝道:「我早說了,鹿羽這小子應該還在山林中!讓你們好好的攔截,都做什麼去了!」

銀環王咬了咬,說道:「這小子不知道修鍊了什麼功法,好生霸道,剛才我竟是阻攔不住。」

銀環王說的有些糾結,這種事情說出來實在有些憋屈。他可是東土聯盟的副盟主,擁有著半步化靈境,居然擋不住鹿羽這個小輩。

碎星王沉聲說道:「你乃是堂堂半步化靈境,怎麼可能阻攔不了他。」

銀環王無言以對。

旁邊幾位國主為銀環王解圍:「盟主,也不能怪副盟主的。剛才鹿羽打出了一招,竟是召喚出上古妖獸的虛影,實在是可怖。這招式聞所未聞啊!」

碎星王沉聲喝道:「管他什麼招式神奇,遇到本座,都要讓他灰飛煙滅!你們看好了,且看本王如何將這鹿羽碎屍萬段!」

碎星王一馬當先,展開了極速的追擊。

不止是碎星王、銀環王這幾位國主。其他地方的人也都聽到了這邊的動靜,紛紛趕了過來。

追擊的隊伍人數快速擴大。

遠遠近近的起碼有數萬人!

「大家聽盟主號令,一起圍殺鹿羽!」

一時間竟成浩蕩之勢。

人潮洶湧,朝著前方的鹿羽沖刷而去。

在碎星王的帶領下,這一次的追殺已毫無懸念。鹿羽死肯定是要死的,就看鹿羽能支撐多少時間了。

妖獸古戰場開啟以來,最終形成了這麼一場轟轟烈烈的大追殺。

在戰場各處的人,在感應到這裡的大動靜之後,都紛紛匯入過來,加入到了追擊的隊伍。

追擊的隊伍像是雪球一般,是越滾越大。

遠遠看去,這是無比可怕的一幕。

千軍萬馬,鋪天蓋地,只為追擊鹿羽和蘇丹兩人。

蘇丹看著身後那越來越壯大的追殺隊伍,黑壓壓的一眼看不到邊,她大驚失色,說道:「鹿羽,碎星王率領著這麼多人來追擊我們,我們卻又能逃向哪裡。」

鹿羽卻是淡淡的說道:「小丫頭跟了我那麼久,到現在還是那麼膽小嗎。」

蘇丹說道:「都到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現在可是碎星王親自追殺我們!」

她是真佩服鹿羽的心態,都這麼危險了居然還能沉得住氣,看不到任何的驚慌。 鹿羽忽然說道:「小丫頭隨我去一處地方。」

「什麼地方?」

蘇丹追問,但是鹿羽卻沒有回答她。

鹿羽的自信暫時感染了蘇丹,讓蘇丹暫時壓下了心頭的驚慌。

但是她隨著鹿羽奔行,越是跑到後面,就越是吃驚。

沿途中噬骨花這種攻擊性的天材地寶越來越多,還出現了更多古怪的妖花異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