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藝術系party結束後已經是晚上了。

陪着艾小野將她的大提琴送回寢室,我們一行三人便離開了校園,向不遠的興盛夜市兒走去。

“怎麼不帶着你的男朋友?”路上我對着左邊的艾小野說道。

“倫諾累了,需要休息。”

我撇了撇嘴,深刻懷疑艾小野是不是有戀物癖。

“小野同學,你真的對天文感興趣?”走在我右面的劉歡提出個話題。

“當然咯,很好奇嘛,宇宙那麼神祕,就像音樂一樣,是一個寬廣無邊的世界。”

“哦沒錯,你是個充滿藝術細菌的人。”我調侃道。

“師父你怎麼還這麼討厭!”艾小野說着又要掐人。

“對對對,我要改過自新,改邪歸正!”我一想到下午晚會時她說的話,趕緊轉移話鋒。

我看見劉歡在旁邊笑而不語,那樣子,真猥瑣。

去夜市兒的路上有段沒有路燈的街,剛好天已經暗了下來,看見幾顆星星,我們三個都擡頭看了看夜空,走路的速度也慢了下來。

“師父,你給我講的那個什麼恆星行星,在天上該怎麼分辨啊?”

“天上一閃一閃眨眼睛的都是恆星,不眨眼睛一直那麼亮的就是行星,你看那個最亮的一顆,它就是行星的一員,金星。”我像哄小孩一樣的語氣耐心地講,劉歡在旁邊捂着嘴偷樂,嘴裏還唸叨着“你和我說話一次也沒這麼耐心過啊”。

“這樣啊,那這麼說天上大部分都是恆星咯?他們都在閃嘛。”


“聰明!”劉歡這時候接上了一句,“而且除了太陽,恆星距離我們都非常遠,最近的一個叫比鄰星,離我們有四光年那麼遠呢,”劉歡怕艾小野沒聽懂,又補了一句,“光年就是光走一年的距離,是長度單位,很遠很遠。”

“搜嘎!”艾小野點着頭,也看不出來她真懂假懂,“歡歡你也蠻厲害的怎麼沒參加那個知識競賽?說不定我就認你做師父了。”

“哈哈,我可老嘍,沒有楊凡那麼血氣方剛了。”劉歡弄出一副欠打的模樣。

“他不喜歡社團活動,有陰影。”我直接解釋道。

“呵、呵、呵……”劉歡乾笑了幾聲,估計是想到他當初那個外國妞了。

說着說着,已經來到了燈火通明的小吃街。

到了這我們三個才發現,默契有時候真的是一種很玄很玄的東西,遇到相同喜好的時候,人總是能夠不謀而合地想到一起,比如美食。

烤羊肉串、炸魷魚圈、麻辣串、烤扇貝,所到之處,我們三個都吃得不亦樂乎。

一條街穿過,我們的肚子已經撐到不行。

我和劉歡拿着易拉罐啤酒乾了一杯,艾小野拿着雪碧也來湊熱鬧。

其實艾小野的食量並不是特別大,只是聲勢浩大,最後買多的吃的都是我和劉歡消化的。

挺着快要爆炸的肚子,酒足飯飽的我們離開了熱鬧的街區。

滿足的我們也慢慢安靜了下來,艾小野走在最前面,我和劉歡還在慢慢地解決手裏剩下的章魚丸,這時天邊已經掛起了通圓的月亮,星星相對來說就看不到多少了。

“你們知道麼?”艾小野突然裝過身,面衝我倆倒着走。

“知道什麼?”我倆幾乎異口同聲,劉歡嘴裏不知道又嘣出了什麼。

“我奶奶和我說過,每個人在月明星稀的時候都可以在夜空中尋找自己的良心,據說大部分人都可以看到,看不到的可能是良心被天狗吃掉了!嘿嘿!”艾小野指着通圓的月亮,“你們倆看到自己良心了沒?

“什麼理論你這是?”我喝了一口啤酒。

“我奶奶說的,從小奶奶對我最好……”艾小野抿着嘴笑了。

她雖然在笑,但我怎麼感覺她有點傷感呢。

“你上大學後就沒見過奶奶了吧,等寒假就好了。”劉歡將三個章魚丸全都塞進了嘴裏。

“再也見不到了,上大學之前她剛走。”艾小野看了看月亮。

“奧,對不起對不起。”劉歡突然意識到講錯話了,鼓着腮幫子趕忙道歉。

“沒事,就是想她了,她當初是舞蹈演員,我有她年輕時在歐洲跳天鵝湖的照片,可美了。”艾小野轉過身去,繼續蹦蹦跳跳的往前走着。

怪不得她下午演奏《天鵝》的時候那麼帶感情,原來是想到奶奶了。

我再一想,她的奶奶、姑姑、她,都是搞音樂的,明顯這是音樂世家啊。

突然艾小野向前跑去,大概有四十多米遠的時候停了下來,又轉過身來,雙掌一左一右放在嘴邊,用作擴音:“楊凡~~~~~謝——謝——你————!!”

我有點發蒙。

劉歡也停止了咀嚼,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遠處的艾小野:“什麼情況?”

我攤了攤手錶示毫不知情,而且怎麼不叫我師父了呢。

回去的路上,我問艾小野剛剛喊什麼謝什麼。

她搖搖頭,說以後有機會告訴你。

我撇了撇嘴:“弄得神祕兮兮的。”

艾小野嘿嘿一笑,我也沒再逼問。

不管她葫蘆裏又賣的什麼藥,總之今晚我們都很開心,劉歡將易拉罐裏最後的酒一飲而盡,喊了一句“爽”。

“你還記不記得我們上高中那會兒,校門口那些吃的就是我們心中的夜市兒了。”劉歡有點感慨地說道。

“怎麼,懷念了啊?”我將手上的垃圾扔進街邊剛好路過的垃圾箱。

“恩,當然懷念。”

“想再回去復讀?”我調侃道。

“纔不是呢,復讀多痛苦啊,”劉歡擺擺手,“哎呀,人其實都喜歡懷念過去的,但如果真的有機會回到過去,可能並不願意,懷念和想重新來過是兩碼事兒。”

“喲,我怎麼感覺你每次喝完酒都能說出特有道理的話呢。”我樂了。

“你們倆在嘀咕什麼啊,不帶我一個。”艾小野不知哪裏來的精力,又興奮了起來。

“你歡哥在感嘆而已,走吧,回學校。”我拍了拍臉精神了一下,打頭向前走去,艾小野在我左面蹦蹦跳跳,劉歡在右哼哼唧唧,就這樣,我們三人開心地度過了一個完滿的夜晚,在地球上,在夜空下。

還有,也就是在今晚,艾小野又多了一個外號,我們叫她“愛宵夜”!

(第七章完)

【加快進度……】 葉辰他們剛離開不過片刻時間.十幾道身影聯袂而至.降落在了他們先前所在的山峰上.眼中露出驚色.不斷掃視四方.

「這裡曾有修者待過.至今尚殘留著氣息未曾消散.行不到竟然有人別我們捷足先登了.難道是那些人族修者不成.」黑風長老沉聲說道.想到葉辰等人.他的臉上就有些難看.

「又是他們.肯定是他們.那個該死的白衣人族青年.本少主要將他碎屍萬段.」九頭雉雞的頭顱瘋狂搖動.非常的猙獰.彩色的翅膀不斷扇動.

「可惜了.這裡的天地精氣之濃厚.而此處正是這片地域的中心.也是精氣最佳的地方.那些人族修者肯定採集了大量的精氣離開了.」

一名獸王山的長老有些不解.道:「黑風長老.他們採集這些精氣與我們沒有什麼關係吧.畢竟生活在這片天地中.我們的道果雖然在增長.可是卻無法開闢出洞天.更無法使用洞天.這些精氣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根本沒用.而且沒有洞天空間.即便是想採集也帶找不到足夠的須彌空間來盛裝.」

「哼.你以為我們永遠都會待在古仙凈土中嗎.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凈土即將與外界相通.屆時我們便會離開這裡.到了外面的事情.肉身力量完全落入了下乘.屆時想要擁有強大的實力.唯有修鍊大道仙能.這些精氣品級不高.對於我們雖然沒有什麼用.但是卻可在將來用作培養人才的資源.」

黑風長老的話語剛落.幾十道身影破空而至.緊接著便有大批的古生物強者來到此處.

「這裡的天地精氣好精純.」銀狼族的強者露出驚容.接著又嘆息了起來:「可惜這古仙凈土中存在秩序壓制.我們無法開闢洞天.也極少擁有大型的儲物空間.沒有辦法大量採集這些精氣.」

「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如此精純的天地精氣在天地間流動而無法將其採集帶走.真是氣人.」

「早知道我們就該帶來些擁有大空間的儲物器具.這些天地精氣可都是將來去到外界后能用得到的資源.」

「太浪費了.完全就是暴殄天物.」

「這裡竟然遺留著熟悉的氣息.看來是那些人族.他們體內修鍊出了洞天.不知道收集了多少這樣的精氣.」

……

各種族的古生物強者先後來到了這裡.面對精純的天地精氣而沒有辦法收集.這讓他們感到非常鬱悶.心中大呼可惜.

可是事實就是如此.即便是覺得再可以也不能改變什麼.他們是古仙凈土中的原住生物.體內沒有開闢出洞天.沒有足夠的空間來裝這些精氣.

畢竟這只是天地精氣.即便是再精純也遠遠無法與仙靈精氣相比.只是貴在量多而已.這樣的精氣必須要大量收集才能有用.少了根本起不到什麼效果.

「走.我們不要在這裡耽誤下去了.那些人族修者肯定是去尋找高品級的仙靈精氣了.倘若被他們找到.我們可就錯失良機了.」

「不錯.這片地域天地精氣都如此精純濃厚.足以說明這片土地非常的不凡.說不定真的能蘊生出高品級資源.我們不能再給那些人族修者機會.」

「那幾個人族修者.尤其是身穿白衣的人族青年.其手段非常了得.在海眼外大家都看到了.倘若我們再見到他.務必要將其鎮殺.否則他肯定會成為我們獲得資源的障礙.說不定我們會因為他而錯失大機緣.」

「言之有理.那人族修者竟然能在這樣的天地中施展出神通.真是的超乎想象.這樣的人若不死.實在是讓我們心中難安.」

「既然如此.我們遇到他的時候.還請大家都不要再抱著看戲的態度.雖然他只有一人.根本用不著我們都出手.但若是大家同時圍殺他.不但能斷絕他逃走的可能.而且還能減少傷亡.」獸王山的黑風長老沉聲說道.每次提及葉辰.他的眼中便充滿了寒光.殺意無比熾烈.

……

古生物各族的強者談論著.很快就達成了一致.獸王山的少主九頭雉雞的臉上帶著森寒的笑容.而今各大族中決定要聯手對付葉辰.對於他來說是再好不過的消息了.彷彿已經看到了葉辰倒在血泊中被撕成碎片的畫面.

成群的古生物強者向著這片地域的深處進發.他們催動肉身血氣在空中飛行.同時眺望遠方.以求發現葉辰等人的蹤跡.

然而以葉辰他們的速度早就遠離數千里了.根本不是他們能看得到的.

這片地域非常遼闊.有到處都是古老灌木的平原.也有被古木狼林覆蓋的原始山脈.經常能聽到猿啼虎嘯.甚至還能看到最古老的凶禽猛獸.

那些凶禽猛獸與古生物各族的強者不同.它們是最原始的種類.也保留著最原石的血脈基因.根本不願化為人形.身軀龐大如山.體魄健壯無比.


葉辰他們一路行來看到了身高百丈的暴熊.其頭顱比身子大一倍.暴戾無匹.雙臂一展就能崩壞大片的森林.將身邊的山巒直接掀飛.

除了暴熊還有毛髮長達數十米的洞獅.體型不比暴熊小.也有殺戮之虎.口中的虎齒足有百米長.只遠遠看上一眼便讓人遍體生寒.

「轟隆隆..」

大地震動.山川搖顫.地上煙塵衝天.無數的斷木殘屑飛射.各種原始生物在大地上瘋狂奔跑.使得這片地域像是發生了超級大地震似的.地面被震出無數大裂縫.向著四方蔓延開來.

天空中凶禽如巨大的雲朵般遮天天地.在地面上投下大片的陰影.它們發出尖銳的鳴叫.如金石裂天.震潰天上的雲朵.彷彿要將天穹都穿透.

「這些都是什麼生物.為何我在古籍上都沒有見到過有關的記載.」北冥小月的臉上寫滿了驚色.想她身為至尊仙聖傳承中的千金.見聞遠遠超乎常人.知道許多別人不知道的事情.特別是有關遠古時代的物種.大都從古籍上見過有關的描述.可是這些生物卻是她所不知曉的.

「我也沒有聽說過.更沒有見到過.但想來應該是宇宙初開.世間開始有生靈時的最早的一批物種之一.」葉辰淡淡地說道.他帶著眾人遠遠繞開了那些凶禽猛獸.避免與它們發生衝突而耽誤了時間.

「我們倒是知道那些些什麼東西.就像剛才所說.其中有洞獅、暴熊、嚙齒猿、殺戮之虎、始祖鳥等等.從血脈記憶中的信息來看.這些都是最原始的物種.肉身恐怖無比.只是智力相對來說比較低下.」


幽冥狼與疾風豹以及血域獅子將自己所知道的信息詳詳細細說了出來.言語間對這些原始生物充滿了忌憚.

「它們與仙獸血脈後裔相比如何.」葉辰問道.

「論肉身他們更強.仙獸血脈的肉身本來是強過他它們的.但是在無盡歲月的凈化中.智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可是肉身卻變弱了許多.倘若在正常的天地中.它們遠遠不是仙獸血脈後裔的對手.但是在這片天地中的話.兩者應該在伯仲間.甚至會強過仙獸血脈後裔.」

「不錯.只是這些凶禽猛獸早就應該絕種了才是.外面根本沒有.沒想到竟然在至尊洞天中見到了.而且還是如此之多.實在人讓人心驚.」

「主人.我們最好不要與靠近它們.能避則避.不然會給我們造成很大的麻煩.」

「你們說得不錯.這一路而來我都在刻意避過它們.畢竟後面有大批的古生物強者.若是與這些凶禽猛獸廝必然會耽誤時間.到時候那些古生物趕來.勢必會是一場苦戰.」

葉辰很自信.也不懼凶禽猛獸與那些古生物.但是要同時對付那麼多.即便是能勝利也會付出代價.最重要的是他們根本沒有必要這樣做.來此只是為了尋找高品級資源罷了.

「葉大哥.前方好像有個湖泊……」雨蝶的眼中仙光閃爍.突然指向正前方.那裡有許多插天的巨峰高聳入雲.巨峰後面有一汪天藍色的的湖泊.遠遠望去像是鑲嵌在大地上的一顆藍寶石.

「那湖泊好像有些奇怪.不同尋常.我們去看看.」葉辰眼光獨特且神念強大.隱約中感應到了神秘的氣機.當下便向著天藍色的湖泊而去.

數百座巨峰聳立.看起來像是一片巨大的石林.山峰之間煙雲繚繞.迷霧沉浮.山體上生著各種靈粹.在風中輕輕搖曳.散發出誘人的葯香味.

「全都是藥王.」

眾人震撼莫名.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山峰上長滿了靈粹.竟然全都是藥王級別的.這可是仙王境界的修者使用的修鍊資源.

數百座長滿藥王的巨峰.難以想象這裡的藥王究竟有多少.這樣的場景太過讓人震撼.就連葉辰都露出了驚色.

「快.以最快的速度將這些藥王採摘下來.否則等各大宗種族的古生物來了必定會引發一場血戰.我們還得預留些時間去查看那汪湖泊.」

聽到葉辰的話.雨蝶與北冥小月以及三大洪荒遺種沒有猶豫.他們知道時間寶貴.不容浪費.當下各自分開.負責採集一片區域中所有的藥王. 2015年元旦。

“真是日了狗了,前天考得那科電磁學我尼瑪掛了!”我推門進了宿舍,衝劉歡喊道。

劉歡正躺在牀上午休,臉上還蓋着一本《天體物理學趣談》的書,聽到我喊,他猛的坐起來,書啪嚓一聲掉到了地上。

“你97,全系第一。”我冷冷地補充了一句。

劉歡長出一口氣,用一種雞湯語氣:“小凡凡,你聽我說,有什麼大不了的,考試而已嘛。”

“站着說話不腰疼,”我直接坐在了旁邊的凳子上,“你也知道,我生氣不在於我沒考及格啊,是張旭明那死老頭子拿了錢不辦事兒啊!”我伸出手,拇指和食指搓了搓。

“怎麼說他也是咱電磁學老師,還說人家死老頭子。”劉歡那語調明顯幸災樂禍。

“就這樣的還叫老師呢啊,其他那些老師都值得尊敬,但你看張旭明那個嘴臉,我和旁邊宿舍的幾個同學一起去給他送的錢,每人五百,他還假裝不要,最後臨走時那嘴樂的,都撇西班牙去了。”

“咱們系多少人交錢了啊?”

“一大半唄,你以爲都像你那腦袋呢啊,電磁學那麼難,我們這些在及格線上下的,不交錢能行麼,張旭明這老頭每屆都拿錢……”

“誰叫你不好好學了。”劉歡撇了撇嘴。

“學了啊,但就是弄不明白啊,不然我也可以和你一樣趾高氣昂地上考場了!交錢爲了保平安麼,你說我就一個學生,還不是社會風氣帶的,可誰知道有些人拿了錢還不辦事兒,簡直氣死,”我嘆了口氣接着說,“我算是明白一件事兒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