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蕭何搖了搖頭:「我沒興趣當什麼帝主!若不是迫不得已,我連這皇主王,邊荒統帥都不想當!因為真的太累人了!」

「我現在很懷念當初在沈家當上門女婿的日子!每天無憂無慮,啥事都不用管,哪裏像現在,刀尖上行走,隨時都可能丟掉性命!」

蕭何在那裏感嘆,他說的並非謊言!

他不是一個喜歡奮鬥努力的人,他更喜歡的是悠閑安逸自在的生活!

以前拚命是為了報仇!

而報仇之後,現在還拚命,是為了活下去!

他鬆懈一刻,隱藏的敵人,就會將他碎屍萬段。

蕭何心裏此時也有些疑惑,蕭夢情以前都冷冰冰的,是一個性格十分穩重的人!

今天怎麼像是換了一個人?竟跟他說一些不着邊際的話,性格還變的那麼調皮活潑!

「老公!」沈溫婉撲倒了蕭何的身上,興奮道:「我們去吃飯慶祝你當上皇主王!」

蕭何把她取了下來,搖頭道:「不行!我還要去一趟御林軍駐地!」

昨日去被阻攔,今日他拿到了兵符,他倒要看看,誰還敢阻攔他!

……

御林軍駐地外,早已經人山人海!

來的每一個人,都是龍國有點身份的人!

開來的每一輛車,都是價值千萬以上的豪車!

他們來這裏,肯定是為了巴結蕭何。

就算是巴結不上,哪怕能跟蕭何打個招呼,他們也會感覺無上榮光。

沒多久,蕭何身影出現在了這裏,一群人立刻包圍了上去。

「蕭大哥,蕭大哥……」人群之中,突然響起一個清脆女子的聲音,蕭何轉頭一看,竟然是九康葯業的劉穎!

蕭何立刻停下腳步,冷笑看着她,問道:「有事嗎?」

「恭喜你成為皇主王,我是沈溫婉最好的閨蜜,今天晚上,我想請你和溫婉吃個飯!」劉穎一臉期待的吼道,

周圍不少人,立刻投來羨慕眼神!

劉穎跟沈溫婉關係好,他們是知道的。

劉穎通過這層關係,輕輕鬆鬆就巴結上蕭何這棵大樹,以後他們劉家絕對能更上一層樓,成為龍都的一流大家族!

然而,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一幕出現了!

「滾!」蕭何毫不客氣,沖着劉穎大聲吼道:「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人!當初沈家落難,你不但不出手幫助,還逼迫沈溫婉還錢……你以為這些事情我都忘了?趁我現在還沒發火,馬上從我眼前消失!」

劉穎頓時被嚇蒙!

她以為她當初在江海對沈溫婉做的那些事情,蕭何已經忘掉!

亦或者說,蕭何就算記得,也不會在這裏跟她計較!

所以她才厚著臉皮出來巴結蕭何,哪裏想到……蕭何真的是一點面子都沒留,直接讓她滾!

她哪裏還敢待,轉身就灰溜溜的跑了!

蕭何不是一個記仇的人,如果只是對他,他不會在意,但要是對他身邊的人,那他可就要記一輩子了。

跑掉的不光劉穎,還有很多之前跟蕭何有過節的人,比如雲天集團的雲正之內的……

這裏也變的安靜了許多!

「蕭大哥!」沒多久,又一個人撲倒蕭何的面前。

蕭何定睛一看,這人正是天府食客的林成文。

蕭何對他印象還不錯,就好奇問:「找我有事?」

「我爺爺等幾天過八十大壽,我想請你出席宴會!」林成文一臉期盼的道。

「我最近很忙,沒空!」蕭何冷聲拒絕!

「蕭大哥,您露個臉就可以了!」林成文繼續懇求!

「好吧!我考慮考慮……」蕭何思索后,這次沒有直接拒絕林成文!

「謝謝蕭大哥!」林成文高興的差點蹦起來,周圍不少人,立刻投來羨慕眼神。

林家邀請到蕭何,意味着……他們跟皇主王扯上了關係!就算蕭何什麼都不做,靠這個關係,也能讓林家再次飛黃騰達。

「皇主王!皇主王……」蕭何穿過人群,要進入御林軍駐地的時候,突然又有一個人沖了出來,嘴裏不斷大吼的同時,噗通一聲跪倒在蕭何腳下!

着筆中文網 申時,平南王府。

「少爺呢?」季澤宮看著書房裡信件,壓低聲音質問著僕人。

「回稟王爺,少爺還未回府。」

按道理說,這個時辰季淮安應該早就回來了。

可直到現在,平南王府沒有一個人見到過他,就連接他的家僕都不知道去哪裡了。

想著白白損失掉的店鋪和田地,想著方才王公公眼裡的無奈和失望,再想想信件中北疆那邊對自己的不滿意,季澤宮氣不打一出來。

他一巴掌拍在書桌上,只聽得一聲巨響,原本光滑平整的書案上出現了一個深約一寸的掌印。

看來,自己真是放縱季淮安太久了!

「王爺息怒,小的這就去找大少爺。」僕人嚇得跪在地上,身子微微顫抖,生怕這火氣會轉移到自己頭上。

「不必了!」季澤宮大手一揮,臉色陰沉道:「本王到要看看,他會幾時回來!」

與此同時,遠在郊外的季淮安似乎有心靈感應一般,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小乞丐,你是不是得了風寒呀?」

素芝一雙漂亮的眸子,認認真真地觀察起季淮安來。

季淮安張了張嘴,剛想說話,猛地想起自己在裝啞巴,立刻「啊啊啊」地叫了幾聲,並搖了搖頭。

待素芝處理好季淮安的傷口,他便打算走了。

季淮安並不擔心在素芝這裡過夜會發生什麼危險,他擔心的是自己若是第二天才回府,父親季澤宮會怎樣懲罰自己。

畢竟因為自己的原因,平南王府,季家,都損失了不少。

再加上,這一次季澤宮居然沒有放棄自己,親自去皇宮想皇帝求情,這突如其來的關愛讓自己害怕。

這感覺,就像是死刑犯的一頓飽飯。

季淮安真的害怕,自己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死了,尤其是自己還有可能會死在自己父親手裡。

他要快點回府,弄清楚這一切。

季淮安起身向素芝擺了擺手,鞠了一躬,便離開了。

他憑著記憶走回了方才下車的地方。

還好,這馬車依舊停在原地。

季淮安喜出望外,他也顧不上自己身上的傷口,開心地向馬車跑去。

解開系在樹榦上的韁繩,季淮安一腳踩上馬蹬,一個胯步就坐在了馬上。

季淮安此刻真是慶幸極了。

還好,年少時自己學習了馬術,不然那估計要到明日,才能從這裡走回平南王府。

他心裡想著,手上也不停歇。

只見他一鞭子甩在了馬背上。

方才還在專心吃草的馬瞬間一驚,雙只前蹄立起,發出一聲長嘯。

隨著馬兒的劇烈擺動,季淮安也跟著晃動起來。

他只能死死抓住韁繩,不讓馬將自己甩下來。

一人一馬就這樣僵持著。

大約過了一刻鐘,馬兒的心情平復了。

季淮安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一次,他小心翼翼地甩動著馬鞭,生怕惹得馬兒不開心。

終於,在季淮安不斷地嘗試下,馬兒開始向城裡走去。

季淮安趴在馬背上,遠遠看去,就是馬身上沾了一坨爛泥。

。 「這就是你師父的意思,你師父讓你控告他!」陸細辛語氣淡淡。

「不可能。」曾可兒泣不成聲,「你這個騙子,你騙我。」

反正就是,無論陸細辛說什麼,曾可兒都不相信,她堅定地認為師父深愛趙明宇,捨不得趙明宇坐牢。

「陸老師,怎麼辦?」祝笑笑低聲詢問。

這個曾可兒太固執了,怎麼都說不通。

「簡單。」陸細辛拿出手機,打給柳繪,先簡單說了下事情的經過,然後問她:「現在曾可兒在等著你的決定呢,是否指控趙明宇?」

柳繪沉默半晌才開口,語氣明朗堅定:「曾可兒,如果真的是趙明宇拘役你,強迫你,那你就向警察說明真相,讓他受到應有的懲罰。」

曾可兒瑟縮了一下,驚訝抬眸,死死盯著手機,彷彿聽到什麼天方夜譚一般。

陸細辛搖晃了下手中的手機,對她說:「聽到了么,這真的是你師父的意思。」

曾可兒先是歪著頭思索,而後恍然大悟一般,憤怒地瞪視陸細辛:「是不是你,是你綁架了師父,逼著她這樣說!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是不是趙明宇的商業對手,你們處心積慮搞這麼多事情,還欺騙我,就是為了讓趙明宇坐牢,你們好搶奪趙氏集團!」

說到這,她靠近手機的方向,低泣:「師父,我知道你說的這些話是違心的,你一定是被他們控制了,放心的,我不會如他們所願的。」

聽到這句,陸細辛終於忍不住,輕笑出聲,她拿過手機覆在耳邊:「柳女士,你都聽到了吧,她一直在裝傻,想盡各種辦法裝傻,反正無論如何都不會控告趙明宇。

到了這個地步,你還不清楚她是自願還是被強迫么?」

柳繪先是沉默,然後輕笑,最後大笑出聲。

她控制不住地大笑,笑聲越來越大,最後連眼淚都笑出來了。

直到此刻,她終於下定決心:「我要趙明宇付出代價,我要跟他離婚,要他聲名掃地,名聲盡毀,失去一切,永墜阿鼻地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