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葉銘問:「人都被帶走了嗎?」

顏如玉:「銘哥發現了嗎?四大神土和五行神朝全部搬走了,凡是有些資質的百姓,也都被帶走了。如今留下的,只有一些微小的幫派。這些幫派原打算留下來作威作福,要不是咱們天道門維持秩序,天元大陸早就亂了。」

葉銘:「武神谷呢?」

「也走光了,總之能走的幾乎都走了。」顏如玉嘆了口氣,「銘哥,我們是不是要走?」

葉銘:「當然不走。走了四成,還有六成的人。我們走了,他們如何生存?別忘了,我們天道門可是天元大陸的守護者。」

顏如玉:「可是,在這裡能有什麼希望。」

葉銘道:「人就是希望。天元的人口,少說還有五萬億,誰說他們中一定不能走出武學天才?」

顏如玉:「銘哥,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葉銘道:「那些人走了是好事,沒人再影響我們。現在,我們就是天元大陸的主人,說一不二,想怎麼辦就怎麼辦。武道修行,資質雖然重要,但信念更重要。原本我是不會久留的,但是現在,我要重新梳理出一套適合普通人修行的武道。」

說完,他直接找到小死。小死正坐在不死神樹的枝丫上,吃著瓜子。葉銘看到她,感覺氣質又不同了,就問:「那個寒九陰進升武道三重了,小死你是不是也要突破了?」

小死搖晃著腳,道:「現在還不是時候。」

葉銘:「為什麼?」

小死:「天元大陸是武道文明,而且我發現這武道文明似乎更適合我。」

葉銘道:「只怕這條路不好走。未來幾日,我會重新梳理武神以下的修行法門。成功之後,我要你將法門傳輸給天元大陸上的每一個人。」

小死:「容易,你只管去梳理武學法門吧。」

葉銘來到書房,閉關不出。

他經歷了太多了,書界中讀過無數的武學,二十四文明皆有接觸,人祖記憶深藏心間。再加上他的無上智慧,超強的推演能力和計算能力,梳理武學並非難事。

而且每隔一個時辰,葉銘就會讓小死隨機地把一個天元大陸的普通人,送到他的身邊,一刻鐘后再送走。如是者再三,不知不覺半個月過去了。

在第十六日,他終於出關,並找到小死。

「成功了?」小死問。

葉銘點頭:「武徒、武士、武師、大武師、武宗、武君、武尊、武聖,這八個階段,每一個階段我都創造了相應的武技、功法、秘術、法門,甚至有相應的輔助丹藥和修鍊寶地。」

「丹藥方面,我會加緊命人煉製;至於修鍊寶地,修鍊機關,我也會命人儘快建造。」葉銘道「未來,天元大陸將成為武道文明核心。」

小死默默地運轉神通,將葉銘梳理出來的修鍊方法,悉數傳遞到每一位天元大陸百姓的腦海中。霎時間,無數的人感激地仰望天空,然後緩緩跪倒。有的握緊拳頭,有的聲痛哭。他們中的多數人,在很久以前就被人告知無法修行,或者修行資質太差,難以有大作為。

可是現在,守護神卻告訴他們,他們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武神,他們怎能不激動?怎麼不感激?

小死感受著人們的心境,道:「是不是太過了?萬一不成功呢?」

「一定會成功。」葉銘道,「每個人都有潛能,潛能一旦開發出來,人人都是天才。我創造的法門,從一開始就從激發潛能,培養意志開始,只要他們肯努力,一定能成功。」

功法傳播出去,葉銘立刻又開始準備修鍊寶地和修行機關的建造。然而尷尬的是,他身的錢並不多,不得不求助於甘九妹。幸好,甘九妹那邊已經拿到了今年的扶持,一千萬億長生幣。

有了這筆錢,他總算可以開工建設,當即派出馬憲超到各大文明收購材料,用於打造修鍊寶地之用。安排好一切,他則返回靈藥大世界,準備丹藥之事。

對於丹藥,他有自己的設想,自己備材料,自己煉製,從而節省大量的成本,同時也能儘快佔據廣闊的市場。在他看來,這將比販賣戰艦更加的賺錢! 葉銘帶著柳飄飄和舞千影回到了靈藥大世界,而他派出的人手,也已經拿到了數據。請大家看最全!葉銘之前讓他們搜集信息,調查出哪一種丹藥的銷量最高。於是他的面前,很快就放了三張單子,一張單子上羅列了銷量最高的三百種丹藥;一張單子上羅列了銷售額最高的三百種丹藥。而第三張單子上,則羅列了煉丹技藝最好的藥師姓名,住址等信息。

當然,更多更詳細的數據,仍在調查當后,陸續會送達他手中。

在草草看過了之後,在人名單子上劃了十名藥師,道:「先把這十個人請來。」

他選的這十位藥師是有講究的,他們都是最有影響力的藥師,而且全是長生九境的大能。如果他們肯合作,必然會產生導向作用,那麼其他的藥師拒絕的可能性,就會大大降低。

葉銘畢竟是人皇太子,統治著靈藥大世界,所以不到一個時辰,十位藥師便出現在了太子行宮。有本領的人都有脾氣,架子也大,他們有的背著雙手,仰頭看天;有的雙手兜在一起,半眯著眼睛,全都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甚至,見到了葉銘,這些人也不參拜,只是斜眼打量。

周圍的親衛大怒,那親衛長喝道:「見了人皇太子,為何不跪?」

一名藥師鼻子重重哼了一聲:「便是人皇在此,我們也不地跪。」

「大膽!」

「嗆啷」一聲,親衛們拔刀在手。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敢對人皇無禮,親衛們照律是要將此人格殺的。別看他是長生九境,但人皇親衛有的是手段,不用一個呼吸就能置他於死地。

葉銘一擺手,示意親衛們退下,笑道:「不拜就不拜,諸位藥師,我請你們來,是想談合作的事。」

藥師們都看著葉銘,還是之前那名藥師問:「不知太子殿下所謂的合作是什麼?」

葉銘:「十位藥師都有擅長煉製的丹藥,所以我希望你們能把煉丹技藝傳授給本太子。當然了,我不會白要,會給予幾位足夠的好處。」

那藥師冷笑:「本人擅長煉製小天意丹,天下無出其右者。光憑這個,我每年都能賺到上百億長生幣。太子讓我把技藝傳授出去,豈非是斷了本人的財路?」

另一名藥師道:「沒錯。我們十個人都有拿手的丹藥,每年的收入最少也有五六十億,上百億都不算多。太子殿下突然讓咱們貢獻出壓箱底的本事,這未免強人所難。」

葉銘「哈哈」一笑,道:「諸位煉丹的目的無非是賺錢,只要價格合適,我想沒什麼不能談的。如果你們中有誰願意合作,就可以一次性拿到一千億長生幣的收入。此外,以後每年都能從我這裡領取一百億長生幣,連續領一百年!」

藥師們都驚呆了,其實他們最擅長的煉製的丹藥,也只能賺三五十年的錢。而三五十年之後,往往就會被其他的丹師超越。葉銘願意一次性給十年的收入,後面還能領一百年,其收益已經遠遠超過他們的預期了。

正如葉銘所說的那樣,他們煉藥的目的就是追求利潤,甚至葉銘這邊給的錢更多,那為什麼不合作呢?他們幾乎沒怎麼考慮,紛紛表示願意配合。

葉銘點頭:「既然諸位這麼爽快,那我們就不要浪費時間,現在就開始打造煉丹大陣。」

藥師們都愣住了,一名藥師問:「煉丹大陣?大陣可以煉丹嗎?」

術業有專攻,這些藥師一生追求煉藥,對於陣法卻所知有限,並不曉得陣法的奧妙。他們多數認為煉藥這種事,只有人能做,陣法是萬萬做不到的。

葉銘道:「陣法當然只可以煉丹,它能模擬一切過程。我把諸位請來,就是想把陣法的各個細節,調整到最佳,這樣才能煉出最好的葯。」

藥師們將信將疑,好在成或不成都跟他們沒關係,他們只需要從旁指點,傳授丹方即可。

另一方面,葉銘其實早有準備,他讓甘九妹請來了十位最頂級的機械大師。這些機械大師,都來自於機械文明,它們建造的機械工具十分微妙。就算葉銘在人族故地見到的那些機械,都遠不能與之相比,可以說差了十萬八千里。

藥師、機械師,再加上葉銘的符陣,三伙人湊在一起。僅僅半天時間,機械師們便開始指揮天工傀儡,用各種材料建造煉藥的機械。而葉銘則派出雕紋傀儡和符陣傀儡,在機械工具上布置大陣等,藥師們則從旁指點,每一步該怎麼去做。

天工傀儡們效率很高,到了第二天,一個長達數里,佔地上百畝的煉藥場就建造成功了。此刻,所有的人都站在煉藥場前,面前擺放著各種各樣的藥材。

十名機械師期待地看向葉銘,他們想立刻就見證自己的傑作到底有多麼優秀。而煉藥師們,則不以為然地站在那兒,他們依舊不看好這機器。如果機械加上陣法,就能煉出好葯,那還要他們藥師幹什麼?

「可以開始了。」葉銘道。十名天工傀儡,立刻把藥材抱起,然後丟進了藥材入口。

「轟隆隆!」

符陣中的法天幣開始燃燒,無數的大陣運作起來,機械發出巨大的聲響。藥材被不斷提煉,有效成分被不斷聚合,然後精鍊、調理。僅過了一刻鐘,就在機械的另一端的金屬管子里,「咕碌碌」地滾下一百多枚丹藥。

藥師們像觸電了一樣,不約而同地飛奔到出葯口,就看到上百枚成色上等的藥丸放在一個玉制的托盤裡。他們面面相覷,然後立刻一人拿了一丸藥,又是聞又是舔,最後乾脆吞進肚子里。

那位貢獻丹方的藥師一臉不可思議地道:「這『金風鍊形丹』的品質居然比我煉製的品級還要高半頭,它勝在純粹,沒有一絲雜質,這一點連我也做不到!」

其餘藥師也紛紛點頭,認可了這位藥師的觀戰。

葉銘微微一笑:「看來我們這第一步就成功了。」

然後他問那提供金風鍊形丹方子的藥師:「儲藥師,你一天能煉多少金風鍊形丹?」

儲藥師道:「如果材料齊備,我又精力充沛的話,一天最多能煉三十丸。我剛才看了一下,這機械陣法所用的材料,一共煉出了一百二十四丸藥,如果是我的話,最多能煉製八十丸。」

葉銘:「這麼說,機械的效率更高些。這部機械,專門煉製金風鍊形丹,如果材料足夠,馬力全開的話,它一天一夜就能煉製八萬枚。」

聽了這番話,藥師們眼珠子都差一點瞪出來,金風鍊形丸是較為高階的丹藥,一葯難求。市場上的價格,品質較差的也要賣二十萬長生幣,品質好的更是要賣到上百萬!也就是說,葉銘造出的這些丹藥,一枚就能賣上一百萬長生幣!

「這部機械,每年能造出差不多三千萬枚金風鍊形丹,咱們打個折扣,按每粒五十萬長生幣,那就是十五萬億長生幣啊!」一名藥師激動地道,彷彿這錢是他賺的。

葉銘指了指煉藥的機械,道:「這東西連人工加材料,花掉我五十多萬億長生幣。煉藥的材料也很昂貴,差不多能佔到葯價的五分之一。所以綜合算下來,前四年我是賺不到錢的,最多能把成本賺回來。」

一名機械師道:「已經很好的。這機械起碼能用一百年,剩下的九十六年都是白賺的。」

葉銘點點頭:「接下來要繼續勞煩幾位機械師,我們還要繼續造機械。」

就這樣,葉銘陸陸續續把十部煉藥的機械造出來了,它們分別製造一種丹藥。十部機械造完之後,他便不再親力親為,而是請來了最厲害的符陣大師,繼續建造其它的煉藥機器。

煉藥的同時,葉銘也注意到有許多煉藥的原材料,都可以從月影族皎月公主那裡購得。當初他讓舞千影和柳飄飄在天元大陸出售靈藥,生意做得不錯,和皎月也形成了信任。

皎月當初送給他一個傳送指環,因此他就把羅列出來的藥材清單放了進去,然後傳送到月影族。他原想著,可能要等上幾天才能回復,畢竟他要的材料數量眾多,種類也多,而且有許多都是特別珍貴的藥材。

讓他沒想到的是,他的單子剛傳過去,皎月就用傳訊符聯絡葉銘。

「葉兄這單生意可不小啊。」皎月的聲音響起,「而且價格是以前的數十倍,甚至上百倍。」

葉銘:「公主,不知我所羅列的藥材,月影族能否提供?價錢上公主應該注意重疊了,要比以前高上許多倍。」他已然決定,不會像以前那樣,把材料價格壓得極低,自己賺上萬倍的利潤。這一回,他會讓皎月賺到足夠多的錢,只有這樣,大家才能處得長久。

皎月:「藥材沒有問題,不過你要先付定金。不是我不信任你,而是數額太大,我個人無法承受。」

葉銘訂購的藥材,價值上數百萬億,數額確實很大。他道:「當然可以。」說完,直接就把錢放入傳送指環。

片刻,皎月公主:「葉兄真是爽快人。好吧,五天之內,我會把藥材送入傳送指環。」

敲定了這筆買賣,葉銘便安排舞千影、柳飄飄全面管理他建的煉藥場。 當然,有見於尚龍在這裡被襲擊,他只在靈藥大世界,象徵性地建造了幾台機械,而更多的機械則全部設在了劍界。請大家看最全!劍界有戰爭之城、七殺琴等的存在,他相信沒什麼勢力能打破,除非主神親自出手。

隨著天量的投入,葉銘很快就發現,身上的錢又要用光了。沒奈何,他只能讓舞千影和柳飄飄醫藥文明出售他的丹藥。兩女一人負責兩個大世界,同時開售。

由於葉銘出售的十種丹藥,都是需求量較高的,而且他煉製的丹藥水平又特別高,其他藥師根本就煉不出這種水平的葯。更重要的是,葉銘出售的價格,出正常市價便宜了三成!

於是丹藥一開售,便引發了搶購,不少人通宵在門外排隊,以期能拿到丹藥。目前,葉銘出售的只有十種丹藥,每天大概只能提供一百萬枚。一百萬,賣到四個大世界,幾十萬萬億人口中去,就像芝麻灑進了大海,很快就消失不見。

葉銘知道,他必須繼續加入投入,建造更多的煉藥場,以便煉製更多數量和各類的葯。然而,這一切都需要錢,他現在最缺的就是錢了。戰爭之城和無生炮的修復,一下就把他的家底給掏空了。

然而這難不到葉銘,他想起當年發行債券的舊事,於是開始以人皇的名義在醫藥文明內,發行面值五永恆幣的債券,發行數量是五十億張!總額二百五十億永恆幣!也就是兩億億長生幣。

有人皇的信譽做背書,靈藥大世界的人沒理由不相信。並且葉銘給出的利息相當之高,每年的利息就高達五成。買兩張債券,第二年就能拿到三張。於是靈藥大世界,許多的醫師、藥師,紛紛購買債券,甚至有人不惜從親朋好友那裡舉債也要買。

一年幸增值一半,兩年可就能翻番,而且幾乎沒什麼風險,何樂而不為呢?於是意料之中,二百五十億永恆幣立刻被搶購一空,甚至有人還跑到行宮門口,強烈要求葉銘繼續發行第二期債券。

但這些錢已經夠用了,葉銘繼續從月影族和靈藥大世界訂購大量藥材,請來更多符陣師、機械師,建造更多的煉藥場。

於是,短短的三個月之後,葉銘的煉藥場已經多達三十萬個,每天能生產出幾百億枚丹藥,銷往醫藥文明的大世界。而醫藥文明的小商小販,又將丹藥銷往其他的大世界,比如三皇大世界、儒道大世界等等。

葉銘算了一下,現在每天的銷售額差不多有一千萬億,大概有十二億永恆幣。一個月的銷售額就是三百五十億永恆幣,比發行的債券數額都要多。一年的話,就是四千兩百億永恆幣!

三十萬個煉藥場,天元大陸於是再也不缺丹藥。而且葉銘提供的葯,非常適用於武者。比如武徒境的培元丹、固本丹、精華丹、凝心丹等;武士境的純元丹、精勁丹、布罡丹、鐵骨丹等等。

可以說,有了這些丹藥,天元大陸的傻子都能修鍊到武師,更不要說普通的人,和那些有一定資質的人了。

在煉藥場穩定之後,葉銘留下舞千影和柳飄飄經營,他重新回到天元大陸。現在的天元大陸沒有了神朝,也沒有了官府,一切都是天道門在管理。於是為便於管理,葉銘把他苦思數月的一套制度拿了出來。

葉銘創造的制度,修行到武師以後,就開始有責任去傳授其他人修行的經驗。比如,一個人成為了武師,他只有完成了傳授一定弟子的任務之後,才可以從天道門拿到能讓他們繼續修鍊的丹藥和功法。

同樣的道理,大武師也有任務。而到了武宗階段,就必須公開表明自己的武道思想是什麼,大家公認沒有問題,那麼就可以參加天道門舉行的武考。通過武考的人,可以成為其他武者的管理者,獲得更多的資源,擁有更大的權力。

接下來,武君是必須要參軍的,而且要立下足夠的軍功才可以退役,否則就要永遠留在軍隊之中。至於武聖,那就是比較強大的存在了。天元大陸出來的武聖,基本上都能秒殺法一境的修士。正因如此,他們都有極高的地位,可以正式拜進天道門,學習更高深的武學。

葉銘制訂了這麼一套制度,就是要壓榨每個人的潛能,讓他們不斷往前走。因為只有前進,才能獲得更多的資源和尊重,才能成為強者。

與此同時,更多的修鍊寶地被建造出來。以城鎮為單位,每個地方都要建立系統配備的訓練裝備,從武徒到武聖,一應俱全。可以說,天元大陸百姓的待遇,比當年世家弟子的待遇還要好。

當然,這只是葉銘培養武者計劃的一部分,他還用自己的本源之血,煉製了一批丹藥。本源之血,可以傳承一個人的一切,甚至能滴血重生。同樣的,它也非常珍貴。

是以,葉銘每三天都會滴一滴血,然後煉成本源武丹。武聖以上的修為服用此丹,立刻就能擁有超凡的資質,無盡的武道經驗,成為天才中的天才。當然了,這種丹藥是非常珍貴的,不是什麼人都能得到。

天道門規定,只有每年經過了比試,實力最強的一百名武聖,才有資格服用本源武丹。以葉銘的估計,這些人一旦培養出來,至少也是中品道體,上品道體也並非難事。

把天元大陸的諸事處理完全,又是三個月過去了。

這天,潘元龍和武元極從試煉路歸來。兩位親傳弟子,氣質與以往大不相同,居然都已成就了武神。只不過,他們的意志看上去並不堅定,由此可見,還未擁有清晰的武道之路。

「師尊!」

見著了葉銘,二人猶如迷茫羔羊,紛紛跪地:「請師尊教弟子!」

葉銘十分欣慰,道:「為師以為,你們會走上神道,沒想到終究還是走了武道的路子。」

潘元龍嘆了口氣:「師尊,我們雖然突破,但後面毫無頭緒,十分的苦惱。要不然,也不會提前離開試煉路。」

葉銘:「我看你們應該得了不少好處,也算不虛此行。為師已經把武道一重理清,你們可以學了。」

二位弟子大喜,連忙拜謝。葉銘當即宣講心法,將武道一重傾囊相授。得了功法,二人歡喜得手舞足蹈,不能自已。

葉銘在二人頭上分別敲了一記,道:「不要得意忘形,快去閉關。」

二人歡歡喜喜去閉關,葉銘也覺得該離開,返回靈藥大世界了。走之前,他找到小死。小死仍坐在不死樹上,見著葉銘,就道:「不死樹現在缺少養料,它若要生長,就需要更多的信仰,以及更多的肥料。」

葉銘:「信仰的事不好辦,天元大陸就這麼多人。」

「不死樹可以連接其它的大世界。」小死道,「你不知道嗎?」

葉銘一愣:「可以連接其它大世界?」

「當然。不死樹本身就是通道。連接了更多的大世界,我也能有更多的信徒。」小死道,「但要讓他們認可我這個祭神,只怕要很長的時間。」

葉銘笑道:「那還等什麼,算上劍界和兵界,我現在掌管著五個大世界,你讓不死樹把它們都連起來。」

「但是缺少肥料啊。」小死道,「不死樹需要高級的能量。」

葉銘:「什麼肥料?像上回吞掉噬蠱那樣?」

「噬蠱肯定不夠。」小死道,「最好是上古凶獸的屍體,真神的屍體,永恆大能的屍體。當然了,活的更好。」

葉銘一陣無語,翻著白眼道:「死的都難找,哪裡去找活的?那根本就是找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