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葉白冷哼一聲,緊跟而上,速度飆升到了極限,再次快速接近范龍吟,不過范龍吟死了心要逃離,速度同樣快到了絕巔,一時間居然保持著數丈的距離僵持不下。

同時,段赤陽和水無痕也向分頭向其他的地方急速逃離,冰冷無比的聲音傳來:「葉白,這次是我段赤陽小看了你,不過你放心,你沒機會了,珍惜剩下的生命吧,你一定要將自己的小命保存好了,莫要等我來取之時,已經讓於了別人。」

水無痕殘破的衣裳上露出雪白的肌膚,充滿青春氣息的肉.體就這樣暴露在空中,不過她根本不以為意,銀牙緊咬,咯咯一笑,卻語氣冰冷:「我勸你最好趁現在就自殺,否則再見之時,千刀萬剮,抽魂煉魄,承受日日夜夜煉魂之苦,永世不入輪迴的遭遇就是你的結局。」

他們三人同時發下了斬殺葉白的誓言,並且言語間充滿了不可置疑,自信無比。

不過確實是如此,他們受的傷勢雖重,但卻沒有傷到根本。只不過精元消耗太大罷了,如今還有十日宗門遺址才會開啟,這個時間對於他們來說綽綽有餘了,絕對可以將狀態恢復到圓滿的程度。

一旦到那個時候,即便葉白的戰力已經變︶態到了可以斬殺化精二轉的強者,但在他們面前。確實可以隨意斬殺。

「哼!葉白,你不要妄想躲藏起來不出現,然後等待宗門遺址開啟之後逃出去,你自己算算,有多少人死在了你的手中,兩百個,兩百真傳弟子,全因你而死,宗門少年一代傑出者。幾乎六成死在了你的手中,這是什麼樣的罪孽!」

「不錯,可以說我真魔宗年輕一輩統統被你葬送了,青黃不接,甚至將來有道統覆滅的危機,不說宗內長老,單單是這兩百真傳弟子的師尊,就饒不了你。」

水無痕突然一笑。露出萬種風情,若不說兩人之間的仇恨。這女子的確是是一個極為出眾的美女,笑道:「我突然不想殺你了,想要看看待到遺址開啟,出去之後無數練氣強者和宗內長老得知這件事後該是什麼樣的表情,哈哈,一定有趣極了。」

「有趣?豈止是有趣。抽魂煉魄,扒骨煉髓,神魂鎮壓千年,最終魂飛魄散,我想不到除了這個。還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三人紛紛開口,相互配合,這並不是為他們逃走留個場面話,而是為了攪亂葉白的心緒。

並且他們說的都是事實,兩百名真傳弟子盡皆被葉白坑殺,這份罪責太大了,沒有人能擔當的住,甚至連他們都有著絲絲害怕,即便與他們無關,但三人幾乎可以肯定,出去之後也絕對少不了一份責罰。

葉白望著這一幕,眸中閃爍,殺心大起,這件事的確極為嚴重,若想不到處理的辦法,恐怕出去之時就是他身死之時。

但隨即他冷哼一聲,看著三人,兇殘開口:「葉某什麼下場還輪不到你們操心,倒是你們自己,是不是該考慮考慮到底該怎麼從葉某手下活命?」

他嘴上如此說,手下更是將功法施展到了極限,重達十萬斤的天魔旗杆不斷揮舞而出,震得虛空噼啪作響,顫抖不已,范龍吟急速逃離,根本不和他交手,每一次躲避之後頭都不回地就跑。

而另一邊,段赤陽和水無痕兩人更是已經逃離到了數十丈之外,看到這一幕,葉白知道不能再耽擱下去了,心中發狠,忽然放棄了天魔旗,收入儲物符中,向前暴竄而去。

天魔旗重達十萬斤之重,嚴重影響了他的速度,此時一經放下,頓時他的速度暴漲,將空氣都撞得發出嗚嗚呼嘯之音,只是瞬間便到了范龍吟的身後,他面上殺機凜然,一拳轟下。

「砰!」

這一次,葉白髮了狠,根本就沒給范龍吟躲避的機會,一拳砸在他的后心之上,隨後絲毫沒有停手,拳印密密麻麻,震動蒼穹,這方圓數張之內盡皆籠罩,猶如千手觀音一般,到處都是恐怖的拳印。

「砰砰砰!」

只是瞬間,范龍吟身軀上邊不知道被砸了多少拳,他狂吼中奮力抵抗,將全身所有剩餘的精元都調動了起來,撐起一個厚重幾近三尺的精元護照,光華流轉,爆發出璀璨光芒。

「轟!」

有拳印砸落在地面萬斤巨石之上,頓時爆碎為齏粉,地面震動不休,出現密密麻麻的粗壯裂縫。


「碰!」

范龍吟被砸入了地面之中,精元護罩顫抖不停,嗡嗡作響,無數拳印落在其上,噼里啪啦一陣爆響,無數裂縫出現在護罩之上,隨後啪的一聲脆響,精元護罩破裂了。

「不!」

范龍吟驚恐大叫,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會落到這一步,身為化精四轉的少年英傑,即便是在諸多真傳弟子中也是極為出眾之輩,超過了無數人,將來幾乎百分百可以跨入練氣之境,成為至高無上的強者。

「嘭!」


葉白面無表情,拳頭砸下,頓時范龍吟吐出大口大口鮮血,內臟碎塊噴了一地,葉白的力道實在太強悍了,沒有任何抵擋之下,單單憑藉他的肉身,只是一拳就直接將他的生機全部斬滅。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我范龍吟註定是要成為縱橫無盡大地的強者的,怎麼會就隕落在了這裡?還是死在了一個默默無名不過養精後期的小子手中!」

「嘭!」

葉白沒有耐心給他遺言的機會,再次一拳轟下,直接將他砸為肉醬,屍骨無存,天魔旗揮舞,魔光一刷而過,神魂血肉盡皆消失不見。

轉眼望去,段赤陽水無痕兩人的身影已經到了百丈之外,葉白眉頭皺起,殺機湧現,下一刻,猛然間身軀彎曲猶若一張滿弓,渾身肌肉暴突,條條青筋密密麻麻浮現,一道道渾厚無比的精元加持到了肉身之上,手中沉重無比的天魔旗一甩而出。

速度快到了絕巔,肉眼幾乎都快看不清楚,天魔旗化作了一道黑色流光,超出了人眼的捕捉痕迹,瞬間便跨過了百丈距離,出現在了水無痕的身後。

「唰!」

而直到這時,旗杆破空的聲音才爆響而起,傳入葉白的耳中,可想而知,葉白這一擊的力道有多大。(未完待續。。)

ps:經過慎重考慮,鳳眸決定九月份努力更新,狠狠拼一把,不說爆發,但至少要做到每天兩更,請大家監督。至於票票之類的,大家可以先不用給,看鳳眸的表現,一周后,半個月後,若鳳眸做不到,自然也就沒臉去求,而若是做到了,那麼,嘿嘿!

… 水無痕嬌嫩的俏臉猛然間大變,細膩雪白的肌膚上出現層層細密汗珠,她將精元運轉到了極限,全部涌到後背,光華驚世,牢牢守護己身。

化作一道烏光的斷裂旗杆呼嘯而來,速度快到了極致,讓水無痕根本就沒有時間躲避。

「嘭!」

巨大無比的碰撞聲響起,方圓十數丈之內盡皆化作廢墟,無數萬斤巨石被擊為了齏粉,巨大無比的氣浪向四周掀去,地面上泥土砂石翻滾不休。

中間夾雜著猶若雞蛋殼破碎一般的清脆響聲,以及隱隱約約間骨骼斷裂的聲音,一道身影猛然自漫天塵土中橫飛而出,被轟出數十丈之遠,身軀彎曲成了一個弓形,痛苦無比,尚還在空中,鮮血就噴吐不停。

「咻!」

天魔旗反彈而回,在空中接連翻滾了數圈,「唰」的一聲,插入地面之上一塊大石之上,猶若豆腐一般直接沒入大半。

「嗖!」

葉白身形自天魔旗一旁爆竄而過,瞬間將其倒提而起,腳步跺在地面之上,頓時就是一個個大坑,密密麻麻的裂縫綻放,但同時,每一步都跨入數十丈之遠,快到了極致,風馳電掣,留下一道道殘影。

水無痕身軀砸落在地上,「哇哇」吐出數口鮮血,但就在這時,她俏臉之上猛然之間露出一絲猙獰可怖之色,望著急速而來的葉白更是恨意達到了極限,彷彿可以將他千刀萬剮,然後再一片片生吞活吃了一般。

隨後她似是終於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一口猩紅純凈無比的精血吐出,雪白細膩的臉龐上瞬間一片慘白,一道道法決頃刻間打了出來。光華驚天,令人眼花繚亂。

「轟!」

猛然間,她身軀之上爆發出無量光華,璀璨無比,目眩神迷,氣息一瞬間提升到了恐怖的地步。虛空都被震顫的嗡嗡作響。

「唰!」

她爆竄而出,猶若一頭蠻荒凶禽一般,化作一道血紅色流光,劃破空間,瞬間橫跨數里距離,直接消失在視線之中。

而同時,她的氣息也急速衰落,直接從化精四轉掉落到三轉,又被打落二轉。更是留下一道道血跡,待到消失不見之時,氣息幾近消散不見。

「葉白,真想不到你一個區區養精後期的小子,居然能將我水無痕逼到這一步,為了活命不得不生生將修為打落兩個層次,此仇此恨,不殺你。我水無痕誓不為人!」

遠遠有冷漠無比的聲音傳來,中間還夾雜著吐血的聲音。隨後徹底消失不見。

葉白面色陰沉無比,完全沒有想到水無痕居然還有這樣的手段,那一瞬間爆發的速度讓他動用破神弓的機會都沒有。

他殺機衝天,向另一側看去,段赤陽的身影也只剩下一個小點,快要消失不見。他眸中閃爍,細長丹鳳眸子漸漸眯起,隨後身軀一動,爆竄而出,天魔旗獵獵作響。向段赤陽追殺而去。

即便斬殺不了他,也要逼得他沒有療傷的機會,生生將他耗死。

段赤陽數次想要置他於死地,在進入宗門遺址后更是直接派人前去偷襲斬殺他,如今更是不死不休,若給他充足的時間去療傷恢復狀態,到時他自身真的會有危險。

「想必水無痕動用了這等的手段,定然沒辦法短時間內恢復,生生被打落兩個層次的修為,沒有半年甚至一年的時間絕對無法恢復過來,我先追殺段赤陽,不給他喘息之機,將他斬殺之後再去尋找水無痕。」

葉白心中急轉,不過是瞬間就分析出了現在的形勢。

一身紫衣的柳鳳英站立一旁,獃獃看著這一幕,眼中依舊有著難掩的驚駭之色,心中更是震撼無比。

「兩百真傳弟子,三名化精四轉,十數化精三轉,上百化精二轉,如今卻只剩下包括我在內的三個人,甚至連范龍吟都死了,而這一切居然卻是一個養精後期的外門弟子做的。」

他喃喃自語,有些呆愣,怎麼也不敢相信,但卻同時也不能不相信,這一切他都親身經歷,看到了眼中。

但即便這樣,望著那個手提斷裂天魔旗的少年,他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敬服之色,以區區養精後期的修為,居然能夠做到這一步,攪動風雲,堪稱絕代少年英傑,魔宗後起之秀。

原本因為被葉白牽連其中,在解劍湖中遭受萬件武器攻殺而心中鬱結的他釋然了,向前走去,攔住了也白,開口道:「葉白師弟,不用著急,我知道他們會去哪裡,絕對逃脫不了。」

葉白停身,看著劉鳳英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之色,有些慚愧道:「柳師兄實在是對不住了,葉某遍地仇敵,不得不行此手段,以至於將你也牽連了進去。」

葉白心中確實很是慚愧,柳鳳英為人極為不錯,不但提前將報酬給予了他,如今在如此情況下,依舊沒有怨言,雖然其中有柳鳳英有事情需要他幫忙,但能做到這一步,絕對是一個可交之人。

他一路行來,仇敵遍布,朋友卻幾乎沒有幾個,心中暗道:「不知柳師兄到底想要我幫的忙是什麼,如果能夠做到,我就盡量忙他實現。」

但隨即,他目中一轉,心中殺機暴徒,問道:「柳師兄,段赤陽與我之仇難以共天,小弟心中實在是放心不下這麼一個化精四轉的強敵,不殺他著實難以心安。」

葉白目光幽幽望去,柳鳳英瞬間感覺到渾身有些冷意,心中驚駭,「這個師弟實在是太不一般了,而如今不過才養精後期的修為,真不知道他若是到了我這個修為,會恐怖到什麼地步。」

他按下心中的諸多想法,但卻沒有回答葉白的問題,而是反而開口道:「師弟,你可曾記得我之前所說的需要你幫我取得一件東西?」

葉白猶疑,心中忽然升起一個奇異的想法,點了點頭道:「自然記得。」

柳鳳英看到葉白的反應,微微一笑,道:「那想必師弟也自是記得段赤陽當時與我的暗鬥,師弟所想不錯,段赤陽和水無痕一定會前去那裡的。」

葉白眸中閃爍,隨之問道:「柳師兄,不知如今是否可以告訴小弟這件東西到底是什麼了?」

柳鳳英猶豫了一下,輕聲吐道:「道之碎玉!」(未完待續。。)

… 「師弟可知為何宗門遺址內天地精華混亂到如此的程度,更是諸多靈山被打碎,幾乎化作了廢墟?」

柳鳳英問道,但不待葉白說話,又自顧自說道:「當年一戰,天魔六宗齊齊到來,我真魔宗以一宗之力抵抗六宗,無數強者隕落,就連無上大能之輩都隕落了不止一位,而最終宗門大陣被攻破,六宗圍攏真魔宗,關鍵時刻,掌教至尊聯合諸位太上長老以通天手段抽取三千靈山本源,自斷宗門根基,放棄基業,將其凝聚為一枚道玉,無限提升戰力,孤身一人獨對六宗所有無上大能,最終斬殺三位,擊傷七位,我真魔宗才抗衡下來,沒有滅亡。」

柳鳳英目眩神迷,甚至都帶著微微的顫抖,興奮無比,繼續說道:「而道之碎玉,便是這以宗門根基,三千靈山本源,凝聚而成的道玉燃燒后剩下的碎片,雖然不可能如當初那般完整時將戰力提升至斬殺大能的地步,但依舊恐怖無比,若能得到,就相當於多了一條命,就算是遇上練氣強者,嘿嘿,逃跑?未必就沒有斬殺的機會。」

「什麼?」

饒是葉白一項淡然,此時也忍不住一聲驚叫,心中震驚無比,升起了深深的驚駭,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若柳鳳英所說為實,那麼這樣的東西就堪稱天地異寶,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太過破壞平衡了。

但隨即柳鳳英搖了搖頭,嘆息道:「可惜一般人根本就承受不住道之碎玉的燃燒,尚未爆發,自身便已經被同化,化作天地間純粹的精華,屍骨無存。非福緣深厚受天地所鍾愛者,難以承受。」

他眼中閃過淡淡的光芒,說道:「而這,只不過是道之碎玉的第一個用途,真正讓無數人心動的是,道之碎玉可以令人悟道。曾經有人一朝頓悟,有化精四轉直接越過五轉,破入六轉,最終以七轉之身跨入煉精期,精元深厚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足以是同階之人的數百倍之多,更是傳聞這人在煉精期就有了與練氣強者一戰的戰力。」

葉白再次震驚,甚至有些不相信,這太過不可思議。但隨即他心中一動,問道:「既然如此,那麼這道之碎玉豈不是早就受到了無數人的覬覦,又怎麼會留到現在?」

這樣的東西不說是他,恐怕就是練氣強者都會心動,為之爭奪廝殺,怎麼可能留存下來。

柳鳳英微微一笑,道:「這便是為何我要找師弟幫忙的原因所在。道之碎玉隱藏在遺址最中心,也就是遺址中原本我真魔宗的主峰之中。道玉有鎮壓天地靈氣,獨斷乾坤之能,任何進入其中的人,修為都會被鎮壓削弱數個層次,只有持之道玉,才能不受影響。這也是為何當年一戰掌教至尊能夠誅殺眾多大能的原因所在,現在師弟明白我為何要找你了吧?」

葉白腦中電轉,隨後猛然閃過一絲明悟,道:「肉身之力!」

「哈哈,不錯。正是如此,道之碎玉雖然會鎮壓修為,但卻對肉身無用。」

葉白喃喃自語:「這樣說豈不是以我如今的肉身,可以橫著走,想殺誰就殺誰?」

柳鳳英一愣,嘴角抽搐了一下,面色卻逐漸嚴肅起來,道:「師弟萬萬不可大意,這一次進入宗門遺址中真正的強者還沒有出現,我可是到如今都還沒有見宗內隱世不出的幾位無上大能的太上長老的弟子出現,另外,還有我真魔宗掌教至尊的親傳弟子,進入遺址前師尊曾告誡我一定要小心這幾個人,並隱晦告訴我他們幾人好似在進入遺址前就已經跨入了化精四轉,如今二十多天過去,以他們掌握的資源,定然不會原地不前。」

葉白心中一動,看來柳鳳英的師尊絕對也不會是一般之人,不過他腦中一轉,忽然想起靈藥園中那個一身血衣俊美無比,有女子英氣,又有男子狠厲坑殺五六十真傳弟子的血無垢。

雖然並沒有展現太過強悍的修為,但葉白隱隱約約感覺,血無垢絕對是一個非常恐怖的人物。

「段赤陽野心極大,一定不會錯過得到道之碎玉的機會,而且,更重要的是,傳言段赤陽的身份很不一般,與某位太上長老有不為人知的關係,不然也不會得到乾坤袖這件上古異寶的殘器,因此他定然會前往主峰,尋求那幾位太上長老弟子的庇護。」

葉白眸中閃爍,並沒有說什麼,隨之與柳鳳英離開了解劍湖,一路循著段赤陽留下的痕迹,遠遠追了上去。

進入宗門底蘊中的弟子總共大約有五百人左右,在火山中被葉白坑殺了三十多人,靈藥園中血無垢坑殺了五六十人,而在解劍湖,又被葉白坑殺了兩百多人,這加起來已經超過了三百人,再加上因為各種原因死去的弟子,如今整個遺址之中,剩下的弟子恐怕最多不會好過百人之數。

也就說,已經死去了八成的人,存活率不足兩成,著實有些嚇人。

往屆雖然也會有不少弟子死亡,但卻遠遠達不到這個數據,宗門雖有磨礪弟子的期望,但這一次真的是傷筋動骨了,很有可能真的如水無痕等人所說,致使宗門青黃不接。

葉白與柳鳳英穿行於遺址之中,周圍荒涼無比,數十里見不到一個人影,甚至連鳥獸都幾乎看不到。

但卻也正因為如此,段赤陽的蹤跡幾乎遮掩不住,很輕鬆被兩人追蹤到,緊緊跟隨到後面。

一天之後,足以深入了百里之遙,他們曾數次接近段赤陽,但都被他跑了,只不過段赤陽原本就在萬件靈器下受了不輕的傷勢,精元幾乎耗盡,被連續追殺之下,更是沒有半點的療傷恢復時間。

終於,第二天葉白抓到一個機會,將他擊傷,一條胳膊鮮血淋漓,骨頭都露了出來。

同時,周圍也逐漸出現了其他人,一個個盡皆不凡,單單是外露的氣息就讓人感覺到了絕對不是好惹之人,不過確實也是這樣,能夠存活到現在,並且深入到這裡的,豈會是簡單之人?

只不過這些人都冷眼旁觀,事不關己,遠遠避開了,但待到看清楚之後,無數人卻為之驚訝了,他們看到了什麼?

一個養精後期的小子在追殺一個化精四轉的強者!

這太過不可思議,因此這條消息很快傳了出去,同時,他們也認出了葉白和段赤陽,但這卻讓諸多人更加難以置信,段赤陽之名在真傳弟子中赫赫有名,極為強大,幾乎無人不知,而葉白若不是在進入宗門底蘊前江家老祖前來,根本就不會有幾人知道。

但正因為這樣,才讓人覺得驚訝和不信。

而三天之後,一路追殺段赤陽的葉白看到視線中出現一座龐大的巨山,在一片廢墟盡皆坍塌碎裂的遺址中格外顯眼。(未完待續。。)


… 山峰巨大,氣勢磅礴,巍峨不知有多少丈,聳入雲霄之中,曦光惶惶,綻放無量光華,氤氳成霞,瑞彩升騰。

這是一座神山,作為真魔宗極盡輝煌之時的主峰,經歷當年慘烈一戰,十萬大山都被打成了碎片,它依舊佇立在這裡。

段赤陽露出了興奮之色,到了這裡,他終於可以長出一口氣了,想到被葉白一路追殺,他心中惱怒無比,恨不得立刻轉身將他斬殺,可惜如今精元幾乎耗盡,傷勢拖延之下更加嚴重,不得不強忍下去。

「段家雖然已經破滅數百年,但我到底還算是段家的旁系血脈,有這層關係在,只要碰到老祖座下的弟子,定然不會眼睜睜看著我被葉白追殺,哼,只要給我喘息之機,恢復修為,我一定將葉白這廝直接打死!」

這座山實在是太高大了,即便是看到了,待到段赤陽終於逃到山下的時候,又過去了兩天,而這期間,他數次快要被葉白追上,再次受傷,幾乎到了油盡燈枯,後背處扎著一根黑色箭矢,膿血流淌,若不是他狠下決心直接將血肉剜去,恐怕此時已經成為了一具死屍。


強烈的求生**,生生讓他堅持了下去。

而葉白此時也惱怒無比,殺機凌人,段赤陽不愧是化精四轉的強者,簡直像是打不死一般,手段層出不窮,到了這個境地,居然還剩下了數種保命手段,若不是如此,恐怕早就被他打死了。

最終,他們跨入了主峰之中,瞬息之間,惶惶曦光瀰漫而來。葉白猛然感覺渾身一震,丹田之中,精元被壓制了下去,只能動用九成的修為。

而隨著不斷前進,精元越發難以調動,彷彿天地精華被禁錮了一般。凍結成了寒冰,被壓制在丹田之中,難以引出。

不過是登上了主峰數百丈而已,渾身精元能夠動用的不過就剩下了八成。

柳鳳英深吸了一口氣,面色慎重,道:「主峰之上,越高禁錮之力越大,我的修為現在已經被壓制到了化精四轉以下,估計到達半山腰。就要跌落到三轉,而到了山頂,恐怕我的戰力也就和化精二轉差不多。」

葉白眸中閃爍,雙手噼里啪啦握到一起,感覺到強大的力量,不曾被壓制分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