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萬重山拍了拍矮塌的扶手:「這樣!一會兒陶莎不是有個案子嗎?既然她這麼有潛能,你就讓她和陶莎一起。如果她能做到陶莎的一半,我就同意她留下來。」

辛隨影繼續作為難狀:「怎麼才能算一半呢?」

這時,之前在冥王星看到的那個紅髮女子從一扇花鳥屏風後轉了出來:「這樣好了,我讓她先進入來訪者的記憶宇宙,過十分鐘后我再進入,如果她能在正確的記憶片斷面前等我,就算通過考核了。」

辛隨影又在一邊咋咋呼呼的:「陶莎,萬大長老不了解情況,你還不了解嗎?咱們異能中心建成兩年了,能進入記憶的覺醒者,除了你我?還有誰?」

萬重山連忙點頭:「好好,我看陶莎這個方法好。這位吳悠悠同學如果真能做到隨影所說的,那異能中心也是得到人才了,我絕不阻攔。」

陶莎卻狠狠瞪了辛隨影一眼:「我不是針對她。但是我不喜歡你這種隨意的做派,所以無論如何新來的培訓生也應該有個考核。」

辛隨影把吳悠悠拉到一邊,低聲道:「你要的做的就是別鋒芒太露,要守拙。不要顯示出你知道時間就能定位的本事。等會兒有個專門的定位工具,你裝模作樣擺弄一下就好了。陶莎那個案子,需要的是200X年X月X日X時的記憶。」

吳悠悠心裡一緊,果然是紀容遭遇創傷的那個時間。現在她又有些同情白靜了。

但她還不放心:「上次我不小心進入白靜的記憶,差點兒死了。」

「那是因為你靈力不足。放心,這是靈心台,我還會給你提供補充靈力的法器的。」

吳悠悠把心一橫:「好吧,辛總這回你可別坑我。」

「什麼話,辛總什麼時候坑過你?」

吳悠悠無語了,簡直是見面就在坑自己好嗎。

說話間兩個人來到了治療室,白靜已經準備好了,她沉睡在一張檯子上。

旁邊的台案上有兩個杯子,裡面各有一個瑩潤柔和,色如美玉、質若果凍一般的圓片。

陶莎取了一片放到白靜額頭上,又放了一片在自己額頭上。


辛隨影解釋道:「那個叫牽魂引,這樣陶莎的意識就可以準確的進入白靜的記憶了。」

吳悠悠覺得自己還是挺厲害的,至少不用這個就可以準確進入白靜的記憶。

接著陶莎挽起袖子,露出了一個手環,上面有兩個透明無暇的裝飾扣。

辛隨影繼續道:「那個手環叫隨心環。你看我手腕上也有一個。這是可以跟隨主人意識來到別人的記憶宇宙的法器。」

他指了指自己的手環,又指了指陶莎的:「你注意看那個隨心環上的石頭,叫心石。陶莎的上面有兩塊,一個是吞心石,可以吸取記憶。還有一個是焚心石,在記憶宇宙里,主要是用來點識憶香。還有一個不常用的功能,你應該印象深刻。」

想起曾經烈焰焚身的痛苦,吳悠悠哆嗦了一下:「你的隨心環上的心石比較多啊,而且怎麼是金的?她那個像水晶?」

辛隨影很是得意:「高級的覺醒者擁有的心石更多,而且能力到達一定程度,心石的材質可以隨心而變。」

吳悠悠想起之前紀寒給她的那個水晶圓柱,那個算什麼呢?但是想想辛隨影又不知道紀寒是誰,解釋起來費力,就放棄提問了。

最後陶莎拿出一個玲瓏剔透、古香古色的鏤花銀薰球。打開,燃了一張黑色的紙在中間的香盂里。

辛隨影道:「那個香囊也可以帶入記憶宇宙。裡面燃燒的就是識憶香。等下陶莎要在裡面燒的符紙,這是我們接案子最重要的一環。」

吳悠悠想起辛隨影用識憶香失敗的樣子,忍不住道:「我覺得識憶香也不是非常有效啊。」

辛隨影知道她指的是什麼:「嗬,翅膀還沒硬就開始質疑你家辛總的能力了?識憶香和符紙真的很重要。之前的步驟用的法器都是我研製出來,覺醒者直接用現成的就可以了。只有識憶香里燒的符紙,是覺醒者憑本事、根據客戶要求定製的。」


吳悠悠連忙捧場:「哦哦哦,好厲害。」

辛隨影笑了笑:「符紙和識憶香最重要的一個功能就是定位。因為人的記憶浩如煙海,而識憶香會引領覺醒者找到那一段記憶。非常難,錯一點兒就刺激不到正確的神經元。」

吳悠悠忍不住想,最重要的這個功能,自己好像都不用學誒。

我,一個野生綠色純天然人肉定位導航儀。

人生中第一次,吳悠悠有了開掛的感覺。

辛隨影拍了她後腦一巴掌:「別美了,趕緊假裝畫個符,裝著是用識憶香定的位。不然太像假的了。」

吳悠悠假模假式的畫了符,和陶莎一樣披掛了一身的法器。心頭不免緊張起來。 「……呵,你以為我們費了這麼大功夫,只是想困住你?」

林安意味深長地笑,說完這句話之後,她的聲音沉寂下去,魔神神念化身卻陡然生出強烈的危機感!


達到他這個層次,這代表了足以威脅到他生命的警兆,魔神神念化身神色一沉,放棄了原本等待魔族傳奇救援的想法,開始自行突破。

封鎖圍困他的八根能量柱各不相同,由深藍法神、地淵主宰、水藍之主和水元素精靈王主持。

對普通傳奇強者而言,這八根能量柱雖然有主有副,卻被魔法陣聯合在一起,無比平衡,毫無漏洞可破,但在魔神神念化身眼中,沒有任何魔法陣是完美無缺的,他可以看到的是魔法陣中能量每一次交換,魔力每一次融合時法則變化、融合和分離,不管魔法陣對么完美,只要是人主持的,就會有弱點,何況還是四個人共同協作。

四位傳奇正警覺魔神神念化身的一舉一動,卻發覺他站在正中一動不動,並沒有出手強攻的預兆,心中不但沒有放鬆,反而更提高了警惕。

轟隆!

大地忽地微微震顫了一下。

「她開始了!」

深藍法神等人心中都閃過這個念頭,與此同時,伴隨著大地的震顫,他們原本配合無間的魔力轉換也出現了一絲銜接誤差。

「就是這裡!」

魔神神念化身猛然睜眼,兩道濃郁如血的光束從他雙眼射出。沒有絲毫破空聲,但光束周圍的空氣卻發生了劇烈扭曲,等深藍法神等人看清光束落點的位置時,心中閃過果然不出所料的念頭。

這個能量法陣是監守者們的研究成果,被存在林安給與深藍法神的封印法陣資料中,以這個能量法陣的防護上限,除非魔神神念化身使用出超過極限的攻擊,否則根本無法破陣而出。

如果魔神神念化身強行破陣,這正和他們的下懷,即便魔神神念化身能突破能量柱形成的魔法陣。也會立即被位面法則所感應。降下法則之罰!

這也正是林安從哈迪斯大帝遭遇中得到的啟發,魔神神念化身的確可怕,但他們並不需要親自出手對付,只要引動位面意志。後面自有位面法則來料理魔神神念化身。

為此。他們甚至考慮到了種種因素影響。為避免魔神神念化身主場作戰,林安甚至故技重施,用自身以及次位面的秘密。將魔神神念化身引出老巢。

事先做過種種預演,其中自然也有魔神神念化身根本不強行破陣,而是取巧破壞魔法陣運行的可能。

「果然是這樣!」

「交給你了,深藍法神。」

心靈鏈接中,水藍之主一說完這句話,地淵主宰、水藍之主和水元素精靈王當機立斷地放棄了六根能量柱的控制。

深藍法神的魔力迅速貫通整個魔法陣,眨眼間取得了所有能量柱的控制權,將已經出現破綻的魔法陣重新彌合。

魔神神念化身原本已經一爪抓出一道黑色裂縫,雙手插入縫隙中,正要向兩邊撕開。

但縫隙拉開了兩分,灰色的氣息剛剛吹出一絲,便傳來強烈的彌合之力。

以魔神神念化身之能,不是不能強行維持甚至撕開裂縫,但必定要動用超出上限的力量。

而這裡並不是他用信仰之力開闢的臨時神域,一旦動用超過上限的力量,必定會被位面意志所籠罩,即使位面意志無法進入臨時神域中鎮壓他,也必定會時刻感應他的存在,一旦他離開臨時神域,就會遭受位面意志的鎮壓。

這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囚困,無疑也是這種人族傳奇有意推動的結果之一。

面對抉擇,魔神神念化身立即意識到,人族傳奇們為了今天,已經做了周密的計劃部署,他所可能做的種種反應,都在他們實現的預料之中。

「該死的,我竟然會被這些螻蟻所困束,簡直是奇恥大辱!如果不能儘快破陣出來,即便日後將這群螻蟻用冥火永世灼燒,我也會成為神明中的笑柄!」

魔神本就是火焰與混亂殺戮之神,身為他的神念,自然也繼承了魔神性情中的暴虐瘋狂,能夠忍耐一時,已經是理智壓抑的結果,遭遇挫折之後,天性中的暴虐立即浮現出來。

「區區一隻螻蟻,竟然是困住偉大的神明!」

傳奇們聽到一聲暴虐憤怒的咆哮,魔法陣中湧出一片火海,火海中蘊含著點點金芒,這些隱帶金色的火焰與能量絲網一觸碰,能量絲網竟然像遭遇了天敵,膨脹收縮起來!

「神力!他竟然動用了神力!」

在一旁壓陣的地淵主宰等人先是大驚,而後大喜。

「太好了!這下他死定了,動用了神力,肯定會被位面意志感應到氣息!」

如同他們預料一般,山林上空的天空卷積翻騰,雲翳背後隱隱鍍上一層金色,可以預見,能量魔法陣的封鎖一旦消失,將神力氣息外泄,位面意志必然會降下威壓。

「深藍,可以了!」地淵主宰擔憂叫道。

深藍法神置若未聞,依舊不斷向自己的半位面抽取魔力,注入岌岌可危的能量柱中。

地淵主宰心急如焚,水藍之主從地面的震動中看出了一點端倪。

「不行,還不是時候,安那邊還沒有進入啟動狀態!」

「該死,她怎麼這麼慢!」

「不是她慢,是神念化身的反應比計劃快了!」


彷彿呼應水藍之主的話一樣,地面忽然再度劇烈震動了一下,但和之前不同,這次劇烈震動並沒有立即停止。較小的餘震接二連三地傳到地面。

「動了!動了!」

連最事不關己的水元素精靈王都不禁喃喃,寶石般的眼中閃過激動之色,知道全部計劃的地淵主宰、水藍之主和天青之槍更是緊張無比,因為成敗就在此一舉!

他們特意選擇這個戰場,可不是僅僅為了圍困甚至殺死魔神神念化身而已!

他們要做的事如果能成功,整個位面,整個人族,都將擺脫被諸神壓榨的命運,獲得自由!!!

地動越來越劇烈了!

從高處看,這片山林的地下彷彿有一頭蘇醒的巨獸在翻身。每一次翻身。就有無數樹木倒折,露出的光禿地皮上,巨大幽深的裂隙從峰頂延續到幾十裡外,裂隙深處噴射出渾濁的水流土石。地肺如同喘息般傳出隆隆巨響。

地面上所有的事物如同被放在一個巨大篩子中。篩子每抖一下。連雲層都不可避免被拍散,露出一條巨大的金光裂隙,位面意志已經醞釀待發。如同虎視眈眈的閃電,只等魔神神念化身一出來,便立即降下!

而魔神神念化身此時已經顧不上頭頂的威脅了,他感覺得到,最致命的危機來自地下,如果地下醞釀的那股力量真正爆發出來,別說是他,連頭頂醞釀的位面之罰都可能會被擊潰!

「該死的!這些人族為了對付我,到底都幹了些什麼!」

連神明都要恐懼的東西,魔神神念化身絞盡腦汁也想不出林安他們到底做了什麼,等到他醞釀的最強烈一股攻勢爆發,一直如同牛皮一樣死皮賴臉困住他的魔法陣卻像泡沫一般消去!

深藍法神早已搶先一步截斷魔力,只遭受了魔法陣強行被破后小得多的反噬,他吐出兩口血,不顧肺腑劇痛,喝道:

「——退!!!」

地淵主宰等人不用他提醒,如同燒著了尾巴的兔子般遠離能量風暴核心,天青之槍則一把挾著深藍法神飛退,誰也沒用任何法術,在這種法則扭曲的風暴中,想使用傳送法術,那是找死!

論飛行速度,誰也比不上天青之槍,哪怕他挾著個人,依舊后發先至地飛到了五十裡外,問血吐了滿襟的深藍法神,「你怎麼樣!」

深藍法神的回答是推開了他,緊緊注視風暴中心。

由於他及時切斷魔力,魔神的爆發並未被魔法陣抵消太多,余勢不衰地直衝天空,竟斜斜插進位面意志金色裂隙旁邊的流散雲層,竟打出一個黑洞!

位面意志伴隨位面誕生無數年,大概從沒遇到過敢於反抗它的存在,原本醞釀大招的金色裂隙竟沒有立即發動,裂隙周圍的金芒射出萬丈金光,迅速消弭了黑洞之後,金色裂隙緩緩開裂,彷彿雷聲大雨點小般,輕飄飄吐出一道小小的、毫不起眼的黑色閃電,似慢實快地想下方的魔神神念化身劈下。

「位面之罰!」

魔神神念化身瞳孔一陣緊縮。

他自然知道這道看似不起眼的黑色閃電的厲害,簡直是如影隨形,不死不休。

如果是在魔界,他當然可以動用自身力量消弭,但現在卻是在繆斯大陸,一旦動用超越上限的力量,就會再度引發更強烈的位面鎮壓,惡性循環,直到他徹底被擊殺!

魔神神念化身臉色大變,卻發覺似乎因為他之前那道攻擊,他的周圍都有金色光幕落下,竟是八面合圍,上天無路,唯有地面沒被封鎖!

「該死!」

死中求活,魔神神念化身想到地底醞釀的危險,以及頭上劈下的位面之罰,心中一動,看準地面一道最大的裂隙,飛了下去!

他並沒有看到,在他飛進地面裂隙的同時,五十裡外圍觀的傳奇們緊緊握拳,不約而同露出欣喜若狂和如釋重負的神態!

深藍法神抹除嘴邊的血色,深深看一樣魔神神念化身落下的方向,心說,就看她的了。

隨即,他沙啞道:「準備迎敵!」

傳奇們回神,喝葯的喝葯,汲取魔力的汲取魔力,十餘個呼吸之後,一個個黑點從天際飛來,由小變大,露出魔族傳奇們遲來的身影,氣勢熏天,魔焰洶洶。

「嘿,比飛行速度,你們還不是老子的對手!」

天青之槍預料到魔神神念化身下場,氣勢前所未有地膨脹,更在這種幾近禁斷空間傳送的戰場中如魚得水,直接飛上前,在對方攻擊臨身之前,挑釁了三個魔族傳奇,把他們引走。


其他傳奇們也不甘示弱,各自引走一兩個魔族傳奇,只剩下深藍法神留在原地,一個大崩裂術,將一個試圖從陰影位面偷渡的魔族傳奇打出來,平淡道:

「想過去,先殺了我。」

……

天空之城。

林安站在祭天台上,面前是魔神神念化身在位面之罰追逐下不斷下沉的畫面,耳邊聽到天空之城控制中樞機械的聲音彙報:

「……浮空力場完成自啟動。」

「……充能70%……80%……90%……99.9%,充能完畢!」

「……自檢開始……」

「……能源檢驗完畢……」

「……飛行軌道預設完畢……」

「……飛行時間預設完畢……」

「……自我保護機制開啟……」

「……自檢完畢。」

「……發現許可權者,確認許可權等級允許啟動天空之城,是否啟動浮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