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莫宇辰輕輕撫摸著血劍的劍刃,滿臉興奮的暗想道。

血劍震動,發出激動的轟鳴聲。

雖然聲音極為刺耳,但是卻充滿威懾力。

然而,這樣情況的發生並沒有令莫宇辰感覺到奇怪,反而讓他更加喜歡這柄血劍了。

「莫兄,我這裡有發現!」

就在此時,大殿內的角落裡,傳來了伯陽舒的聲音。

莫宇辰連忙收起血劍,循聲而去,在大殿深處的左角處,找到了一個小門。

而伯陽舒的聲音便是從裡面傳出來的。

莫宇辰見狀,當即走了進去,在裡面看到了一排排書架,上面擺放的都是各式各樣的古籍。

「莫兄,你快看,這裡有許多失傳的武技,都是這古墓前輩留下的。」

伯陽舒此時滿臉的興奮,他拿著其中一本武技,朝著莫宇辰興奮的揮了揮手。

「這本是什麼類型的武技?」莫宇辰掃了一眼伯陽舒手中的武技。

只見那本古籍上面寫著『幻天刀訣』四個蒼勁有力的大字,不由得問道。

「這可是失傳了三千年的刀決啊!」伯陽舒滿臉激動的說道。

他是用刀的,最需要的就是強大的刀決,這本『幻天刀決』已經將他沉穩的心性衝擊得蕩然無存。

「失傳了三千年?」莫宇辰聞言,眼眸一凝,心道難怪伯陽舒會這麼興奮了。

連他都沒想到,這古墓中竟然還有失傳了三千年的刀決。

「莫兄,你看這邊,這裡還有兩本失傳五千年的武技。」

「除了我這本刀法外,還有一本身法和槍法,這些武技如果傳了出去,恐怕全天下都得沸騰了。」

伯陽舒從他自己面前的書架,拿出了兩本武技遞給莫宇辰,臉上滿滿的都是激動之色。

莫宇辰一聽,心中更加震驚,原本這伯陽舒手中失傳三千年的劍法已經讓他有些驚訝了,可是這裡竟然還有兩本失傳五千年的武技。

這座古墓可真的是一個大寶藏啊。

要知道,在天靈大陸,一些強大的武技由於宗門的興盛衰敗,都流失在時間的長河裡。

所以這天靈大陸才會變得越來越弱……

在平常中,一些宗門能得到一本失傳千年的古籍都是寶貝得不得了。

可是現在,這裡竟然一下子出現三本失傳千年以上的武技,這恐怕般若聖地的武技寶庫也沒有這般強大的武技吧。

「這兩門武技都對我無用,但是若是能帶給族人修鍊,那可就不得了了。」

莫宇辰拿起兩本武技,仔細的觀看起來。

「莫兄,我孤家寡人一個,這兩本讓我拓印一遍就行,至於原本就送給你了。」

伯陽舒笑著說道。

對於他來說,沒有什麼比自己的命重要。

倘若沒有莫宇辰的到來,他可能最後被死在這裡,所以對於寶物,他此時已經變得不再看中了。

「哈哈,就依伯兄說的辦。」

「以後有機會,我會還你這個人情的。」

莫宇辰將兩本武技遞給伯陽舒,任由他拿出玉簡在武技上面拓印。

很快,伯陽舒便已經拓印完畢,將這兩本古籍遞給莫宇辰。

而莫宇辰也不矯情,直接收起這兩本武技,走到一旁的書架,繼續查看起來。

此時,伯陽舒收起了兩塊玉簡,興奮的說道:

「莫兄,這裡除了這三本最珍貴的武技之外,還有數十本失傳千年左右的武技,這裡的收藏,簡直比你們內陸般若聖地的收藏還要齊全啊。」

「沒錯,這些東西原本的古墓主人瞧不上,倒是便宜我們了。」莫宇辰點著頭笑道。

「嗯,有了這些武技,你們莫家在不久的將來,肯定能發展成內陸首屈一指的大勢力,甚至是另外一個聖地……」

伯陽舒興奮說道,就好像是他家一樣。

不過,他所說的話倒是真的。

因為,有了足夠多的強大武技,何愁不能提升實力。

那些大家族以及大門派,他們之所以經歷了千百年而不衰,不就是因為他們儲藏了許多強大的武技嗎?

就算族中有強者隕落了,後代也不至於家道中落。

除非是整個家族已經腐朽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有了這些武技,我就算離開了天靈大陸,也無需再為莫家擔心。」

莫宇辰此刻心中也是十分的感慨。

這些年,他雖然陸陸續續給莫家人留下不少武技功法,但是他留下的武技,級別都太高了,並不適合莫家人修鍊。

想想都知道,無賴龍傳承記憶中的武學雖然並不是很多。

但是它每一本都是精品中的精品,除非是妖孽般的天才,不然的話普通天才只能是修其意,並不能修其精髓。

所以,莫家即便擁有莫宇辰這批武技,他們的進步速度也依然是令人堪憂。

但是如今有了古墓中的這些武技,他相信莫家肯定能快速的崛起,至於他留下的那些,以後莫家人修為到了一定程度,肯定也能用得上。

此刻,他已經下定決心,等他從鎮海神宮回去之後,一定要花些時間,提升一下莫家的實力。

「莫兄,我身上的拓印玉簡不夠,要不你先將這些武技收起來,等咱們回到降魔島后,再購買些拓印玉簡來拓印。」

伯陽舒看著莫宇辰,真誠的說道。

莫宇辰一聽,心中非常的感動,但是他卻搖了搖頭說道:「不用,還是你收起來吧,離開這裡之後,我就要去鎮海神宮了。」

「如果你拓印好這些武技,有時間的話,我希望伯兄能替我送一份去內陸的中天帝國皇宮。」

「這樣啊?那真的是太可惜。」

「我還在想,等回到降魔島一定要跟你好好喝一頓呢,看來沒這個機會了。」

伯陽舒聞言,臉上頓時浮滿了失落的神色。

…… 莫宇辰見狀,啞然一笑。

他沒想到,伯陽舒堂堂一個化神境級別的高手,竟然還會如此的煽情。

當下,他無奈的安慰道:「伯兄不必牽挂,想必不久后你也會去鎮海神宮,我們到時候肯定會再次見面的。」

「沒錯,我是準備跟煙兒完婚之後,便前往鎮海神宮,可惜你不能來喝我們的喜酒。」

伯陽舒搖頭晃腦的說道,臉上流露出惋惜的神情。

「哈哈,喜酒雖說喝不到,當是兄弟我的祝福一定會送到。」

「在這裡先提前祝伯兄跟蘭小姐白頭到老,永結同心。」

莫宇辰抱著拳,由衷的祝福道。

「承蒙莫兄吉言,他日鎮海神宮相遇,我再為你補上這杯喜酒。」

伯陽舒也是抱了抱拳的應聲道。

繼而,兩人相視一笑之後,才開始在這小屋子中掃蕩,一直到最後發現沒有任何有價值的東西才一同離開。

回到大殿,兩人繼續在四周圍仔細的查看。

期間,他們又發現了幾間小房子,但是卻沒有得到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這些小房子中,只有一間是這古墓的原主人修鍊的密室。

不過這間密室看起來空蕩蕩的,並沒有得到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然而,還有一個小房子亂七八糟的,無論是牆上還是地上,到處都是血跡,而且還有廝殺的痕迹。

剛一踏進那座小房子,莫宇辰與楊博舒兩人差點被裡面的腥臭味熏暈。

最後,他們從小房間里的蛛絲馬跡中,判斷出此地是古墓原主人飼養凶獸的地方。

但是在食物消耗殆盡之後,這些成長起來的凶獸,因為實力過於強大而掙脫牢籠。

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更何況是幾十隻凶獸。

這些凶獸在沒有食物之後,便馬上開始互相廝殺起來,最後也就只剩下兩頭最強橫的劍角吞天鱷了。

而且其中一隻還不知道什麼原因跑到了外面去。

掃蕩過幾間小房子之後,莫宇辰來到了古墓原主人修鍊的密室中。

這裡雖然空蕩蕩的,但是他們兩人卻還發現,密室後方的牆壁上有一副畫像。

畫像上面是一名英姿雄發的中年男子。

男子背負著一柄血劍,樣子十分的俊朗,他微微勾起的嘴角看起來極為邪魅,臉上那雙血紅色的眼眸,此時正盯著身處密室之中的莫宇辰與伯陽舒兩人。

「伯兄,你有沒有感覺到,畫中這位前輩似乎在盯著我們看?」

莫宇辰仔細的打量著這副畫像,心中有些莫名的感覺。

「沒錯,我也有這種感覺,好像我們面對的不是一幅畫,而是一個真人一樣。」

伯陽舒看了牆上的畫像,有些心悸的說道。

豪門罪媳 「我們是不是要拜一拜?怎麼說我們也拿著不少寶貝,表示一下對先人的尊重也是應該的。」

莫宇辰看著伯陽舒,認真的說道。

反正他是準備拜一下的,畢竟他不僅得到了血劍,而且還得到了許多武技。

「嗯嗯,莫兄說得在理,我們是該拜一拜!」

伯陽舒聞言點了點頭,然後走上前,對著掛在牆上的畫像連續的鞠了三個躬。

「晚輩自知天資愚鈍,恐怕入不了前輩的法眼,此番三拜感謝前輩的再造之恩。」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伯陽舒嘀咕了幾句之後才挺直了身軀。

莫宇辰見狀,也是邁步上前對著牆上的畫像鞠了三個躬。

「唉……」

然而,就在莫宇辰鞠躬完之後,忽然一聲蒼老的嘆息聲,在密室中響起。

莫宇辰與伯陽舒聞聲,頓時身子一震,滿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對方。

此時,那掛在牆壁上的畫像,陡然散發出熾熱的血色光芒,照亮了整個修鍊密室。

呼呼呼!

……

這一刻,整個海外的人和海獸,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威壓,從虛空中降臨而下,越是實力強大的武修,感受到的威壓越是強大。

特別是海外九域的域主們,他們的感受最為深刻。

在那麼一瞬間,他們甚至被這股威壓壓得喘不過氣來,身子無法動彈,一個個瞳孔猛烈收縮,滿臉的驚駭欲絕。

「這股威壓是……」

「天啊,就算是內陸的般若聖主也沒有如此強大的威壓吧!」

「難道這是我們海外隱世的前輩出世嗎?」

……

九位強大的域主,此刻無法掩飾自己心中的驚駭,在這股強大的威壓面前,他們感覺到自己就像是一隻老鼠一樣。

他們不可能不震驚。

因為如果這樣的強者想要毀滅他們所掌控的海域,他們這些人不管是誰,肯定都無法阻止。

而在東海附近的一座荒無人煙的荒島底下,一頭沉睡許久的海蛟猛然醒來,想要騰空而起。

但是,它的身軀卻被這股強大的威壓狠狠的按入地底的岩漿中,令它無法動彈。

「嗷吼……」

「這是人族的氣息?不可能的,海外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武修……」

這頭化神境九重的海蛟憤怒的咆哮著。

但是,儘管他的咆哮聲充滿憤怒,但是他的眼神中,卻充滿著緊張。

海外九域各地,無數強大的武修情不自禁的抬起頭仰望著天空,滿臉都是震驚和緊張的神色。

而死亡之海深處的古墓,黃金宮的密室里。

在莫宇辰和伯陽舒滿臉的驚駭之中,密室牆上畫卷里的那位身披血色長袍,背負著血色長劍的中年男子,忽然從一陣血光之中走出。 冷情總裁請斯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