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范浪站定,門扉關閉。

一道光芒從石碑上飛射而出,打在范浪的腦門之上,形成了一名男子的意念之音。

「吾之一生,將畢生心血傾注於鑽研陣法之上,不願心血浪費,特留傳承一份,有緣者得之。」

「有緣者,如若汝有疑問,不明吾為何將傳承留給外人,而不是自己的後代。」

「答案很簡單,只因吾是單身……」

范浪聽這位早死多年的前輩啰嗦了一大套,下面才是重頭戲。 啰嗦一大套,重頭戲其實是這份傳承本身!

那名陣法大師的說完之後,傳承正式開始,大石碑飛射出一道光束,籠罩范浪全身。

【獲得陣法大師冷孤獨的傳承,開始吸收。】

系統提示響起。

與此同時,范浪感覺到一股記憶洪流注入到識海當中,化為了一顆顆意念星辰。

所謂的傳承,主要就是關於布陣方面的記憶。

其中包括布陣的基礎,各種技巧,各種陣法如何布置等等,可謂畢生心血。

這些記憶經過特殊的處理,吸收之後就好像親身體驗,彷彿就是自己的記憶,而不是外來的記憶。

得到這些記憶,能讓人一躍成為布陣高手!

記憶就相當於經驗值,一連串的經驗值滾屏冒出,振奮人心。

【布陣經驗值+280000。】

【布陣經驗值+280000。】

【布陣經驗值+280000。】

隨著經驗值的增加,范浪的布陣師等級水漲船高。

【升級為2星級布陣師。】

【升級為3星級布陣師。】

【升級為4星級布陣師。】

【升級為5星級布陣師。】

【升級為6星級布陣師。】

【升級為7星級布陣師。】

連升六級!

范浪的布陣師等級一路扶搖直上,至少稱得上高手了。

留下傳承的冷孤獨大師,自身的水準肯定比這個等級要高,但是記憶畢竟只是記憶,得到傳承的人,不可能達到與冷孤獨大師比肩的水準,會差上一些。

僅僅是這樣,就已經很令人激動了,讓范浪在陣法一道上省卻了大把的時間,直接有了一個很高的起點,距離大師水準已經不遠。

說時快,那時遲。

實際上整個傳承的過程花費了很長的時間,足足一天之久。

最後一段記憶注入范浪的腦海,不再是關於陣法的內容。

就見一名老者半蹲在地,輕撫著腳下的陣法,顯得有那麼幾分落寞。

記憶結束,猶如一場走馬觀花。

但是傳承不僅僅是這些,還有另外一份大禮包。

【開始轉移十陣絕地的靈魂烙印,進度1%……】

進度條走了很久,達到了百分之百,新的提示彈了出來。

【完成轉移,獲得十陣絕地的控制權。】

從現在開始,整個十陣絕地都成為了范浪的囊中之物,可以隨意的操控,他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還能動用其中的十個陣法。

萬里黃沙陣、龍音雷鼓陣、陰陽龍鎖陣……以及最重要的天羅地網陣!

范浪這次可真是賺大了,得到了布陣師傳承,還得到了十陣絕地。

這些陣法的威力,他早就領教過了,連玄皇都能擊殺,以後算是多了一張強有力的底牌。

范浪拿了人家的好處,總要有點表示才行。

他在石碑之前擺上香爐,點燃三根香,取出酒水做為供奉,將酒水灑在地上。

「謝了,你安息吧。」

范浪正色道。

生者恭敬,死者無言。

這是一次跨越千年的傳承與交接。

范浪默哀良久,然後轉身離開,接下來該去清理那些屍體了。

死在十陣絕地之中的人,留下了一些財物,不拿白不拿,權當是額外收穫。

范浪最愛做的兩件事,一個是黑吃黑,另一個就是大發死人財,在這兩方面,他可是黑的坦蕩。

時間過去這麼久,闖入十陣絕地的大概有三百五十人,基本上死了個乾淨,還剩下區區三人還在垂死掙扎,剛好三人全都是玄皇。

死人身上有好處可撈,活人身上也一樣有油水可榨。

范浪操控十陣絕地,念頭一動,眼前立即浮現出了一扇門扉。現在的他,已經成為十陣絕地的主人,可以隨意的操控,自由來去,種種奧妙,信手拈來。

他一步跨入門中,來到第六個陣法星隕滅絕陣。

轟!轟!轟!

一顆顆流星從天而降,砸落在地,引起猛烈的爆炸。

就見兩名玄皇兵合一處,施展各種防禦手段,跟飛來的流星抗衡,不斷的遭到轟擊,處境堪憂。

他們被困在了此地,進退不得,找不到出口,也找不到入口。

再這樣下去,只有等死的份兒。

「這裡的陣法太可怕了,一個強過一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我受了很重的傷,恐怕堅持不了太久。」

「堅持住,再往前走走,也許出口就在前面。」

「唉,早知道就不該來這個鬼地方。」

「咦,你看前面,似乎有個人!」

兩人言語交流,忽然注意到了懸浮在半空中的范浪,只覺驚疑不定。

他們在這裡吃苦,被流星雨攻擊,范浪卻顯得輕輕鬆鬆,沒有受到任何攻擊。

他們與范浪並不熟,難免有所顧慮,但又隱隱覺得是個機會,好歹見到了別的活人。

「范浪,我們是瀟湘門的瀟湘二叟,如今我們二人身陷陣法之中,進退兩難,不知你能否施以援手?」

一名玄皇問道。

瀟湘門並不是超然勢力,而是獨立的一方上品勢力,情況與過去的寶島拍賣會有些相似。

「讓我幫你們,不是不可以,只要我一個念頭,就能解除陣法攻擊,但我不能白幫你們的忙。」范浪道。

在兩人對話之時,又有新的隕石砸落下來,被瀟湘二叟用攻擊轟碎,很是狼狽,灰頭土臉。

「你能控制這裡的陣法?難不成你已經得到了這裡的寶藏?」瀟湘二叟之一問道。

「對。」范浪坦然承認。

「那我們豈不是白忙一場?」

「別被貪字迷了心,你現在該考慮的是如何活下來。」

「既然你一個念頭就能操控陣法,豈不是舉手之勞?」

「對,是舉手之勞。」

「那你還等什麼!還不快點停止陣法,放了我們!」瀟湘二叟都急了,心理不平衡,范浪輕輕鬆鬆就能放他們出來,卻還談條件。

「你們兩個這是在對我下命令嗎?看來我多此一舉了,壓根就不該來。」

范浪態度轉冷,乾脆丟下瀟湘二叟,開啟了門扉,轉身離開,消失不見。

「他竟然走了!」

「此人心地太壞,貪得無厭,根本不是想幫我們,而是要用陣法困住我們,勒索好處,簡直就是土匪強盜!」

「既然好處都已經被他奪走,我們就別往前走了,乾脆原路返回吧。」

「恩,只能如此了。我們依靠自己的力量回去,不去求他。」

瀟湘二叟氣急敗壞,放棄了前進,改為原路返回。

來時不容易,回去一樣不容易,不是他們想走就能走的!

……

范浪離開之後,來到了第五個陣法千嬌百媚陣。

這裡有一群美女傀儡,一個個與真人無異,長得天香國色,還能釋放媚術迷惑人心。

一名玄皇已經中招,被美女傀儡迷的神魂顛倒,露出痴獃眼神,嘿嘿傻笑。

其中一名美女傀儡依偎在此人懷中,手裡握著一柄匕首,正要往胸口處刺去。

大難臨頭,這名玄皇還不自知,沉浸於溫柔鄉中難以自拔。

啪。

范浪彈了個響指,所有的美女傀儡瞬間僵住。 「讓爺爺去炫耀。」姜小時想著自己剛才把成績單給老爺子看,老爺子發在自己的好友群里,去四處炫,心情很好。

楚含語,「……」這個借口她無法反駁,在看看自己的成績,簡直沒法看。

「小時,讓你爺爺別跟我爺爺得瑟,不然我爺爺該心情不好了。」

「爺爺已經發了朋友圈了,沒辦法攔住了。」姜小時說。

楚含語的心哇涼哇涼的,看來等會兒她得去討好一下自己家的爺爺了,「小時,明天泡溫泉,

傅爺爺有說去的是哪裡嗎?」

「嗯,你們家陳北青開的一家溫泉民俗,叫做小築。」姜小時一邊跟她講電話,一遍翻看著手裡的書。

楚含語,「……」

「小時,什麼叫做我家陳北青,你知道我喜歡的是……」

姜小時最近想了很多小說裡面的內容,現在可以確定是安南軒的官配cp不是楚含語,與其以後受傷,不如現在就開始慢慢的斷了,把感情給放下,「遲早都是,含語不要錯過對自己好的人。」

楚含語內心起了漪漣,陳北青這個人好像在慢慢浸入她的生活,「不說我,小時你跟五叔你怎麼想的。」

姜小時腦子裡面一出現了那張紅色的本本,太陽穴就漲的疼,她都已經變成了已婚婦女,還輪得到她想嗎?無論想的結果是什麼,最後的結果都是那樣。

「小時,五叔對你的愛,我們都看得見。但是我是你朋友,我尊重你所做的所有決定。」楚含語說。

「我知道。」姜小時沒有說過多的話。

「嗯,明天見,我先去哄哄我家爺爺。」楚含語把電話掛斷,就小跑去開門,就看見自家爺爺一臉鐵青的站在她門前。

楚含語賣乖的笑了笑,「爺爺……」

楚潤豐冷哼了一聲走進楚含語的房間,就跟小孩子一樣,陰陽怪氣的說著,「傅老頭,恨不得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小時考了全校第一,他這麼想讓人知道怎麼不去包下整個瑞城的廣告位,展示到開學。」

楚含語嘴角抽搐的聽著自己家爺爺的吐槽,服務周到的把水杯放在楚潤豐的面前,「爺爺,您喝點水。」

楚潤豐看了一眼自己家的孫女,開口,「含語,這次有進步。」

楚含語干呵呵的笑著,「爺爺,我的成績一直都是那麼的平穩,不會有非常大的變化。」

「有進步就是好的,對了你最近跟陳家那小子相處的怎麼樣了?」楚老爺子慈愛的看著她。

楚含語老老實實的回答,「爺爺,就正常相處。」

「你要是對陳家那小子沒有感覺,沒關係,我們還一個,爺爺手裡還有一大批存貨,都是青年才俊。」楚老爺子說著就是一個行動派,就把自己手機裡面的照片翻給楚含語看。

楚含語整張小臉都在抽搐了,「爺爺,您這是多麼希望我快點嫁出啊……」

「爺爺是希望你幸福,你看你傅爺爺,這麼多個兒子就老大結婚了,就一個孫子。爺爺也就只有你一個孫女,你找點結婚,爺爺早點看到曾孫,氣死他個老傅頭。」 在美女傀儡僵住的同時,那名玄皇隨之清醒過來,他眨眨眼,看看四周,眼神漸漸恢復了清醒。

此人是名中年男子樣貌,頭髮根根直豎,是個爆炸頭,髮型很是奇特,髮絲之中有電芒絲絲攢動。

立發男子看到了范浪,但是有些搞不清楚狀況,問道:「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是在探索秘境么,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這是秘境的一部分,一個迷惑人心的陣法,周圍的美女都是傀儡,你被傀儡迷住了,失去了意識。看看傀儡手裡的匕首,你剛才差點被殺。」范浪解釋道。

立發男子低頭看了看,美女傀儡手中握著匕首,已經抵在了他的胸口上。他打了個寒顫,心有餘悸,急忙推開身邊的美女傀儡,站了起來。

「是我剛才救了你一命,讓那些傀儡停止了攻擊,你是不是該謝謝我?」范浪笑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