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范浪以劍道為主,對於搜羅天下寶劍很有興趣,尤其是那些獨一無二的寶劍,很多連修改都修改不出,資料庫中沒有相關數據。

他接下來的計劃,有一環要去跟「鬼」戰鬥,這柄如來杖劍正好能派上大用場。

「這裡設有結界,是你們解開,還是我親自動手?」范浪偏過頭,望向一臉悲戚的清空方丈。

「想要拿走如來杖劍,難點不在這些結界上,老衲來解除即可,諒這些結界也難不倒你,沒必要多此一舉。」

清空方丈伸手結印,口中念念有詞,解除了此地的結界。

就見一層層的光幕散去,如來杖劍的上的金環嘩楞楞的響動數下。

范浪大步上前,靠近了如來杖劍,感受到了一股浩瀚莊嚴的佛力。

清空方丈以及眾多和尚的心懸了起來,這柄如來杖劍對於慈悲古剎太過重要,一旦外傳出去,將是巨大的損失。

好在如來杖劍有使用限制,並非實力強大就能使用,就算讓范浪拿走,都不一定能成功。

如來杖劍能夠分辨善惡,明斷是非,只有心地善良且一心向佛的人,才能將它拿走,否則就會遭到排斥,連碰都碰不了。

「范浪就是個殺人魔,手底下殺人無數,如來杖劍豈會認可他。」

「就怕他不認賬,明明拿不走還要強求。」

「今日遇到這個大魔頭,真是慈悲古剎的災難。」

「方丈,難道你真的要捨身圓寂?萬萬不可啊!」

眾僧暗中交流。

清空方丈又是嘆息,又是搖頭,回應道:「眾位冷靜,先看看范浪能否拿走如來杖劍,然後再隨機應變。今天是我們的劫難,無論如何也要熬過去。」

眾僧這才漸漸安靜下來,專心去看范浪的動靜。

就見范浪伸出手,緩緩接近了如來杖劍,抓住了那金光閃閃的長柄。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如來杖劍安安靜靜,沒有任何的反抗。

范浪將其輕描淡寫的拔了起來,拿在了手中,反覆打量。

看到這一幕幕的眾僧,全都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都快飛出來了,幾乎不敢相信看到的這一切。

范浪竟然拔出了如來杖劍,沒有遇到一丁點的反抗!

就算是清空方丈出手,都不可能這麼順利!

這簡直不像是他們所知的如來杖劍,完全打破了他們對於這柄劍的認知,太過匪夷所思,對他們造成了巨大的衝擊。

「這、這是怎麼回事?如來杖劍怎麼沒有反抗?」

「不應該啊!不應該啊!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 如來杖劍能夠分辨出好人跟壞人,壞人一旦觸碰,就會遭到反抗。范浪殺人如麻,作惡多端,怎麼可能得到如來杖劍的認可?」

「肯定是他動了什麼手腳,用了特殊的手段!」

「先別急,再等一等,也許如來杖劍要晚一點才會反抗。」

眾僧都慌了神,尤其是清空方丈,在他看來,這柄劍比他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

他們倒是猜對了一件事,范浪確實動了手腳!

在范浪的身上,有一項善惡值的數據,這個數據早就被他鎖定成了百分百的善良,導致他成為了一個「大好人」,如來杖劍當然不會反抗他。

使用如來杖劍,除了必須是個大好人之外,還需要佛力驅使,這更加不是問題。

范浪身懷軒轅骨,可以隨意轉換玄力屬性,有多少玄力,就有多少佛力。

他催動軒轅骨,將自身玄力轉化成為了佛力,周身佛光大盛,浮現種種異象,響起了梵音妙唱,降下了朵朵蓮花。

眾僧看的目瞪口呆,他們眼中的殺人魔,竟然擁有這樣一身精湛的佛力。

這到底是一個佛法無法度化的惡人,還是一個懷著善念屠戮眾生的好人?

范浪在眾目睽睽之下,將自身佛力注入到如來杖劍當中,整個禪杖綻放金光,頂端的圓環叮噹作響。

「如來杖劍開始反抗了!」有和尚忍不住喊道。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眾僧幾近絕望。

就見范浪一揮手,如來杖劍立即轉變形態,金光一閃之下,化為了一柄金燦燦的利劍。

禪杖是用來度人的,利劍是用來殺人的!

范浪不僅可以拔出如來杖劍,還能隨意的轉換形態,這意味著如來杖劍徹底認可了他,願意被他所用。

清空方丈看著范浪手握如來杖劍,兩眼一黑,險些摔倒,顫聲道:「你、你竟然能被如來杖劍認可,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一柄劍而已,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一直以來都是我降服利劍,還從來沒有哪柄劍能騎到我頭上,這柄如來杖劍也不例外。三個條件,已經達成其一,別耽誤我的時間,進行第二個條件吧。我要看到你們慈悲古剎的誠意,要你們發誓不再背叛!」范浪逼迫道。

清空方丈看了看如來杖劍,又看了看范浪,點點頭道:「好,老衲這就去做安排,處理一下身後事。施主請移駕到禪堂休息,我會給你一個交代,慈悲古剎也會給你一個交代。」

「好,我再給你一點時間!」

范浪手握如來杖劍,飛出了這座寶塔,在一間禪堂之內等待。

這對於他而言,已經是一種讓步。

畢竟他還做不到真正的絕情,所以給了慈悲古剎一條活路。

這一等就是良久。

清空方丈安排好一切,再次出現在范浪面前,帶著眾多和尚一起保證不會再參與兩個大陸之間的紛爭,會關閉寺廟一段時間,直到這場大戰結束為止。

第二個條件完成,只剩下第三個條件了。

「清空方丈,來與我一戰!」范浪宣判了清空方丈的命運。 打一場生死戰,這是第三個條件!

如果讓清空方丈自殺,豈不是浪費了一次賺經驗的好機會,所以這場戰鬥必不可少。

范浪的殺意宣洩開來,讓周圍的溫度都降低了幾分,方圓千里一片肅殺,那些弱小的生靈嚇得瑟瑟發抖,連天空中的太陽都被烏雲遮掩,失去了幾分光芒。

「阿彌陀佛,老衲命中當有此劫,是生是死,就在這一戰中見分曉吧。范施主,這邊請,我們要打就去遠處打,以免傷及無辜。」清空方丈單掌合十,另一隻手指向屋外。

范浪二話不說,直接飛了出去,一路飛出了慈悲古剎的範圍。

眾僧為清空方丈送行,上上下下悲戚一片。

范浪的實力有目共睹,大多數人都認為此戰清空方丈必死無疑,然而清空方丈本人並沒有徹底放棄。

清空方丈剛才做了一些準備,動用了一些提升實力的手段,一旦打起來,他還可以利用慈悲古剎的地利優勢,並非沒有勝算。

要是能擊敗范浪,不僅能保全他的性命,還能奪回如來杖劍!

如果這是劫數,一旦度過劫數,就是另一片天地!

「阿彌陀佛,老衲去也!各位同門,你們保重!」

清空方丈辭別了眾僧,腳踏祥雲,一路飛上高空。

眾僧有人哀嘆,有人痛心疾首,還有人潸然淚下。

遙遠的半空中,范浪懸空而立,背後張開劍印龍翼,手中握著剛剛得到的如來杖劍。他一身鋒芒畢露,彷彿將世界切為了兩半,身邊左右兩側形成了微妙的錯位感。

清空方丈飛至此地,在對面停下,雙方當空對峙,有無形的力量在碰撞。

「我還以為你們會請梵剎過來救你們。」范浪淡淡道。

「遠水救不了近火,而且那樣只會越陷越深,給慈悲古剎帶來更大的災難。原本我想用最少的傷亡來結束這場戰爭,現在看來已經不可能了。」清空方丈搖搖頭道。

「所謂最少的傷亡,就是指殺了我,對吧?」

「沒錯,只要施主一死,騰龍大陸的反抗就會小很多,能早日結束這場大陸之爭。」

「要是梵剎死了,一樣能早日結束戰爭。」

「梵剎太強大了,騰龍大陸沒人能殺得了他。」清空方丈搖搖頭。

「既然你選擇站在他那邊,就是我的敵人,就要承擔這份後果。言盡於此,出手吧!」范浪將如來杖劍拔出劍鞘,一道佛門金光綻放開來,洗禮大千世界,「我今天就用佛門的劍斬了你這個禿驢!」

如來杖劍爍爍放光,周圍響起梵音妙唱,大地開放出一朵美麗巨蓮,將天地包裹在內,可謂——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這是如來杖劍創造的奇景,范浪手握此劍,就是此地的主宰者!

「唉,真沒想到,老衲有一天要面對如來杖劍的劍鋒,還真是一種諷刺。施主,老衲得罪了,來會一會你的高招。」

清空方丈手掌一晃,手中多出了一根長棍。

掠情豪門:拒做總裁妻 佛門武僧,慣用長棍類的兵器,長棍剛柔並濟,不像刀劍那般犀利,符合佛門的理念。

長棍一出,清空方丈隨即展開攻擊,腳踏玄妙步法,在半空中縱橫來去,手中長棍連連破空,將雄渾佛力注入到空中。

嗖!嗖!嗖!

海量的棍影當空擊落,猶如一場光雨,對著范浪淋撒過去。

范浪盡顯大家風範,等到對方出手,自己這才出手,手中的如來杖劍化作一道金光,洞穿了天地虛空。

紛紛棍影落在他的身上,都被金光擊破,根本碰不到他分毫,他這是以攻代守,用強大的攻擊來橫掃一切,有一往無前之勢。

金色劍芒劃破長空,直奔清空方丈,令他渾身毛骨悚然,感受到了莫大的死亡威脅。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清空方丈身形縹緲,虛虛實實,在虛空與現實之間穿梭,躲避范浪的犀利攻擊,避開了那金色劍光。

高級別的步法,大多數都與空間穿梭有關係,在這方面,范浪可是行家裡手。

琉璃照天功!

范浪一手反握如來杖劍,另外一隻手飛快結印,然後凌空一拍,釋放出空間震蕩,一道綠光擴散開來,無論是主體空間,還是暗藏的深層空間,全都受到震蕩,威能堪比地殼變遷,大地都要被摧毀。

清空方丈受到衝擊,身上的護體氣罡被破,從深層空間中跌落出來,受了不輕的傷。

范浪的追擊緊隨而至,根本不給清空方丈喘息之機,手中劍光一閃,附加一百多枚道印的威能,攻擊殺氣騰騰,逼得清空方丈急忙舉棍相迎。

雙方擦身而過,同時兵器交鋒!

鐺!鐺!鐺!

瞬息之間,兩人交鋒七次,其中有五次是硬碰硬,還有兩次是清空方丈中劍,在他身上添加了兩道傷口,傷口深可見骨,但並不致命。

范浪握劍飄走,稍感意外,偏過頭去看身後的清空方丈。

就見清空方丈的肌膚化為了金色,好似一尊金身羅漢,靠著這一身金漆,大大削弱了范浪剛才那兩劍的威能。

佛鍍金身!

「你給自己鍍了金身。」范浪冷冷道。

「阿彌陀佛,施主你有通天徹地之能,老衲只能多多藉助外力,這樣才有一線生機。」

清空方丈說話之間,已經展開下一輪的攻勢,猛然舞動身上的紅色袈裟,袈裟迎風暴漲,化作萬丈巨幕,對著范浪籠罩而去。

范浪出劍連斬,將籠罩四周的袈裟粉碎,但是又有更多的袈裟布料籠罩而來,這倒是一件頗為厲害的寶衣。

袈裟面積龐大,抖動如波,纏住了范浪。清空方丈的長棍神出鬼沒,時不時的偷襲范浪。

如此反覆數次,讓范浪心生煩躁。

「看我燒了你的袈裟!」

范浪大喝一聲,催動雷亟真火,灌注到如來杖劍之中,將兩者結合在一起,產生奇妙變化。

劍身紅雷竄動,融入金光當中,化為了美麗的金紅色彩。

范浪反握劍身,對著下方用力刺下,一朵金紅色的劍氣蓮花綻放開來,每一片花瓣都帶有劈啪作響的紅雷,爆發出毀天滅地的威能。

此為——凈世紅蓮! 一朵紅蓮綻放開來,與周圍的袈裟碰撞到一起,將袈裟引燃,燒成灰燼。

清空方丈的袈裟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焚燒,就是他本人也一樣畏懼這朵紅蓮。

呼!呼!呼!

漫天火海熊熊,整個袈裟都被燒毀,再看清空方丈,十分狼狽的逃到了遠方,不敢正面抗衡這朵紅蓮。

范浪閃身收劍,紅蓮立即縮小,變成了巴掌大,在劍身上方旋轉。

這屬於他心血來潮臨時所創的招式,系統提示彈了出來,將其列為了十三星級的劍法,必須要用如來杖劍以及雷亟真火配合施展。

紅蓮溫度灼人,范浪的殺意卻冰冷刺骨。

斬!

范浪舞動如來杖劍,追向了清空方丈,只一個閃爍就衝到了清空方丈的近前,揮劍斬了過去,那朵小小的紅蓮也隨之飛舞。

別看這朵紅蓮的體積縮小了,破壞力卻更加凝聚,連玄神都能焚化。

生死關頭,清空方丈動用保命手段,猛然煉化丹田之內暗藏的一樣寶物。

「師父,弟子不孝,借你的舍利一用!」

清空方丈的體內有著一顆舍利子,這是他師父當年坐化往生的時候留下的。

茫茫宇宙當中,有佛門的巔峰強者創造極樂世界,一些虔誠的信徒死後,會有佛陀施展神通手段,使其超脫輪迴,往生至極樂世界,在那裡得以重生。

當年清空方丈的師父就是這種往生之人,在坐化往生之後,留下了一顆晶瑩剔透的舍利子,其中蘊含畢生修為,佛力濤濤,雄渾無比。

清空方丈此時將這枚舍利煉化,獲得了其中的佛力相助,整個人頓生變化,佛力翻倍增長,還在背後凝聚出了一尊金身法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