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艾濃濃把手機從包里拿了出來,在打開外賣軟體之前,小小的猶豫了一下,要不要給先生打個電話?

不過艾濃濃又想,她還差半年才到十八歲,現在還是未成年人。

就算是打架了,警察局也不可能把她就關起來的,最多就是關一會兒,肯定就會把她給放了,那她就沒有必要打電話給先生了。

在艾濃濃的潛意識裡,還是不希望先生知道她打架的事情,覺得有點丟臉。

摸了摸肚子,還是先點個外賣吧,吃飽了再說!

吃點什麼好呢?

艾濃濃打開外賣軟體,看著上麵食物精美的圖片,喃喃自語地小聲說著:「宮保雞丁燜飯、青椒肉絲蓋飯、梅菜扣肉飯……」

忽然,從隔壁房裡傳來一個聲音,「別念了,肚子都餓死了!」

艾濃濃急忙說:「不好意思啊,我在點外賣。」

隔壁沉默了一瞬,「小姐姐,你怎麼能點外賣?」 艾濃濃理所當然地回答:「用手機點的啊!美團你知道吧?」

對方:「你進來的時候,警察沒有把你的手機給搜走嗎?」

艾濃濃說:「沒有啊?還要搜身的嗎?哎,我不跟你說了,我肚子太餓了,我先把外賣給點了哈!」

「你確定外賣能送進來?」

艾濃濃微微愣了下,「為什麼送不進來?」

也對哦,萬一真能送進來呢?好過大家在這裡餓肚子啊!

對方又沉默了一瞬,「小姐姐,你幫我也點一份外賣好嗎?我的手機被警察給搜走了。你加我兄弟微信,我讓我兄弟把錢轉給你。」

艾濃濃挑眉,「可以,但是要加五塊錢的辛苦費。」

「行,沒問題!」那個人說了個微信號,「你加這個微信,他會把錢轉給你的。」

「那你要吃什麼?」

「幫我點一份青椒肉絲蓋飯,謝謝!」

「好的。」

「小姐姐,你也幫我點一份吧,我也給你加五塊錢辛苦費!」

「小姐姐,幫我點一份牛肉麵,我給你加錢!」

「小姐姐,也幫我點一份梅菜扣肉飯,謝謝!」

「小姐姐……」

一時間,隔壁傳來了好幾道聲音。

艾濃濃一一記下來,心裡樂開花。

一份外賣加五塊錢,這麼多人點外賣,她可以小賺一筆了!

隔壁有聲音傳來,「衛少,這邊可以點外賣,你吃什麼?」

一道又囂張又中二的聲音傳來,「你們怕不是智障吧?大家都坐牢,為何你們如此優秀?你們覺得警察局可以送外賣?」

「外一能送進來呢?總好貴大家在這裡餓肚子吧?這擺明了不管飯啊!」

一陣沉默。

那道囂張又中二的聲音:「給我點一份咖喱牛肉飯,再加一杯可樂。」

「哎,好嘞!」

「小姐姐,小姐姐,這邊再點一份咖喱牛肉飯加可樂啊!」

艾濃濃記下來,「好的。」

她真心覺得剛才拿到囂張又中二的聲音莫名熟悉,隨口問了一句:「咖喱牛肉飯那位,我覺得你聲音很熟啊?」

被叫做咖喱牛肉飯的衛昊然:……

艾濃濃擰著小眉毛,「真的很熟悉啊,就是想不起來在那裡聽過。你叫什麼,說不定我真的認識你。」

「哈哈,我就說衛少魅力大吧,都被關進警察局了,還有妹子主動搭話!」

「那可不是,衛少長得這麼帥!」

衛昊然怒:「給我閉嘴!再吵把你們嘴巴縫起來!」

艾濃濃聽到如此熟悉的說話風格,忽然一拍大腿,「我想起來,你是衛昊然!」

衛昊然皺眉。

隔壁牢房再次傳來鬨笑聲,「哈哈哈,我說什麼來著?果然是魅力大,坐牢都有妹子認識衛少啊!」

「小姐姐,你認識衛少啊?」

艾濃濃驚訝,還真是衛昊然?

她湊到隔壁牢房牆壁,「衛昊然,我是艾濃濃,是你的同學啊,你怎麼也被關進來了啊?」

衛昊然皺眉,艾濃濃?

他抱到醫務室去的那個女生?

這也太巧合了吧!

衛昊然今天和戰隊的朋友們在網吧打遊戲,另外一個戰隊的打不過他們,就故意到網吧來找茬,結果兩幫人就打起來了。

警察來了,那幫孫子跑了,衛昊然和幾個遊戲戰隊的朋友都被關進來了。

家裡已經通知了,應該很快就會來接他出去的。

可是都過了這麼長的時間了還沒有來,衛昊然的眼眸深了下。

他爸爸肯定又是被家裡那個人給攔住了……

艾濃濃還在那裡小激動,「呀,衛昊然真的是你啊?你怎麼會被抓進來的?」

「小姐姐,你和衛少是在談戀愛嗎?」

「我們是不是該喊你嫂子啊?」

「小姐姐,你該不會是因為衛少進來了,就跟著追進來的吧?哈哈哈!」

「我說衛少,你看看人家小姐姐這麼患難與共的,你就從了吧!」

「閉嘴!」衛昊然煩躁地呵斥了一聲,耳朵尖卻莫名的紅了下。

艾濃濃急忙解釋:「唉唉唉,你們別亂說啊,我和衛昊然是同學關係,我進來是因為打架啦!」

隔壁忽然一陣沉默。

好彪悍的小姐姐!

莫名覺得和高冷衛少配一臉呢!

「吵什麼吵!你們開會呢!」警察不耐煩地拿著警棍拍了拍門。

「警察叔叔,我們真的是好學生,你就把我們放了吧!」

警察瞪眼,「好學生不上課跑到網吧去打架?」

「我們是一個戰隊的,我們在網吧是為了練習電競。我們真的沒打架,是另外一個戰隊的打不過我們故意來挑事的!」

「別吵了,已經通知你們家長了。有家長來接的可以出去,沒家長來接的就在這裡慢慢呆著吧!」

艾濃濃忽然莫名有點心虛,那她的家長應該沒人通知吧?

這時候警察局的外面,聚集了好多個外賣小哥。

「我們是來送外賣的,憑什麼不讓我們進去啊?」

「就是。已經超出送達時間了,客人給差評,你們負責啊!」

「我們一個差評就要扣工資的,請你們警察同志不要為難我們外賣小哥啊!」

警察被這群外賣小哥吵得腦袋都大了,「我們這裡沒有人點外賣,你們肯定是搞錯了!」

「怎麼可能搞錯!你看我這裡還有地址呢!」

外賣小哥把地址拿出來念道:「大學路警察局拘留房,進門口左轉第二間,收貨人是艾小姐。」

警察被這群外賣小哥實在是煩得不行,只好從他們的手裡接過了外賣。「好吧,下不為例,以後你們可不許再往這裡送外賣了。」

「好嘞好嘞,謝謝警察同志啊!」

外賣小哥們送了餐,紛紛離開了。

兩個警察提著大包小包的外賣走進了後面關人的拘留室,「是誰叫的外賣?」

「是我!我的青椒肉絲飯!」

「我的是梅菜扣肉飯,謝謝!」

「還有我的牛肉麵!」

警察很是無語,「你們怎麼點的外賣?」

艾濃濃更無語,「我們肚子餓了,你們這裡又不包飯,難道還不許我們吃外賣嗎!」

「吃什麼外賣,想得美!把手機叫出來!」

艾濃濃寶貝似的抱著手機,後退了好幾步,「不給!除非你先把外賣給我!」 這還有討價還價的?

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清新脫俗的坐牢!

最後警察還是把外賣給這群優秀的坐牢者了,因為不能浪費糧食啊!

艾濃濃剛剛端著外賣,還沒有開始吃,就有兩個警察走到關她的房間門口喊了一聲「艾濃濃出來!」

艾濃濃不舍地看了一眼外賣,「我可以吃完外賣再出來嗎?」

錢都花了,如果不吃完的話,真的好浪費呀!

這兩個警察和之前送外賣進來的那個警察的態度截然不同,表情兇狠地說:「廢什麼話,趕緊走!」

他們走進來給艾濃濃戴上了手銬,把她給帶走了。

隔壁牢房的那群少年聽到這邊的聲音,都忍不住紛紛開口喊道:「小姐姐,你要去哪裡?」

「喂!你們為什麼要把小姐姐帶走?」

衛昊然心裡也有點糾結,畢竟他手上還端著艾濃濃給他點的外賣。

吃人嘴短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這兩個警察莫名其妙的要把艾濃濃給帶到哪裡去?

衛昊然也站了起來,大聲說道:「我叫衛昊然,這個女生和我是一起的。我爸是衛氏集團的老闆,他馬上就要來保釋我們了。你們別帶她走,喂!」

可是那兩個警察根本就不理這群少年,帶著艾濃濃走遠了。

衛昊然皺眉,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

艾濃濃被帶到了另外一邊的牢房。

「坐下!」警察呵斥了一聲。

艾濃濃剛剛坐下,一盞強光燈就打在了她的臉上,強烈的光線晃得她睜不開眼睛,眼睛又酸又痛,不停的流眼淚。

她想要捂住眼睛,警察卻把她的手銬在了椅子上,讓她無法遮住眼睛。

「老實交代,你為什麼要對同學動手,做出傷害秦麗小姐的事情來?」

艾濃濃別過腦袋,閉著眼睛避開強光燈的照射。

警察厲聲警告道:「你最好老實交代,把你的作案動機說清楚,不要抱僥倖心理,現在誰也幫不了你!」

艾濃濃扭過頭回答:「我沒有什麼作案動機,是秦麗和艾小雪誹謗我在先,我忍無可忍才對她們動手的。而且也不是我先動手的,是秦麗先扯我衣服的!」

當時的情況亂糟糟的,艾濃濃當時也沒想動手,只是氣不過就推了秦麗一下。

秦麗居然順勢抓住她的衣服往下扯,差點就把她的衣服給當眾扯掉了。

這種小動作擺明了就是想扯掉她的衣服,讓她在大教室幾百個學生們面前出醜。

艾濃濃這才忍無可忍,動了手的。

神醫娘子有點毒 「把這個簽了!」警察甩了一張口供書過來。

艾濃濃快速地看了一眼,上面寫著艾濃濃因為自己心裡陰暗扭曲,嫉妒秦麗,所以才對秦麗動手的。

艾濃濃氣笑了,「我是不會簽這份口供書的!」

警察站了起來,雙手撐著桌子,「再問你一遍簽不簽?」

艾濃濃咬牙:「不簽!」

警察把強光燈直接照到了艾濃濃的臉上,強光猛地照過來,刺得艾濃濃眼睛有短暫的失明,瞬間什麼都看不見了。

她只能緊緊閉著眼睛,「不簽!我不簽!你再問我一百遍我也不會簽!」

最後警察失去了耐心,走過來要掰她的眼睛,「你早點簽了少受點苦,否則的話……」

話音未落,忽然走廊上傳來了一陣沉穩有力的腳步聲,那腳步聲在審訊室的門口停下來。

彷彿是訓練有素的士兵,整齊劃一的步伐。

兩個警察面面相覷,一個站起來打開門去看情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