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至此,一名秦家高階神人被斬。

前後,其實也只是十息之間。

四周圍的眾人,愣愣地看著這一幕。

「近身的江寂塵竟然如此的可怕!」

眾人驚呼。

這時候,觀看這一幕,還有一群渾身青腫的紈絝公子。

汪泉、秦智明、欒玉濤都在其中。

還有祝慶、金管事等人,他們臉上還殘留著一道清晰的掌印。

江寂塵以秘法抽他們的臉,此時掌印根本難以一時之間消去。

所以,祝慶、汪泉這一波人都對江寂塵恨之入骨。

他們本來要看著江寂塵被如何的凌虐。

但結果,卻看到秦家的高階神人被江寂塵用沉岳拍爆了。

這一切,讓他們難以接受。

「不用擔心,江寂塵就算近身之下,都需要五十擊才能拍滅一名神道七重境的高階神人。」

「所以,若其他的高階神人一起出手,他們不會有任何的機會。」

祝慶這時候開口道。

而便是戰境之中的眾神人也都覺得如此。

「江寂塵,一切到此為止吧!」

汪、祝、欒等家的高階神人,對於秦家高階神人的死,毫不在意。

此時,聯合出手,殺向江寂塵。

而江寂塵,身處於眾神的圍擊中,輕輕地掂量著沉岳道:「終究是太輕了,那就全部解封吧!」

說話之間,江寂塵神念一動,沉岳上面的封印一層一層的解開。

五千萬斤,六千萬斤,七千萬斤

若是之前,江寂塵會以為自己道體九重境,只能動用七千萬斤的沉岳便是極限了。

但走過煉體古道之後,那便遠不止如此!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都來讀手機版閱讀網址:m. 鼓足勇氣說完了那些話,也不管其他的「同事」是否有向她投來異樣的眼光。

現在她唯一想的事情,就是離開這裡!只要能離開這裡,去哪裡都無所謂。

「不應呀。就這點事情,你這小腦袋瓜子還沒有想明白嗎?還是我說的不夠清楚嗎?

而且,現在都幾點了。早就沒有回去的班車了。就算要回去,也只能打的回去。

幾百公里的路程,打的回去可不是小數目,而你現在身無分文的,誰會免費送你回去呢?」

之前還說,要送自己回去。現在又說,沒錢誰會送她回去。不過關強子不提起,她也不想說什麼。

「所以,我還有一件事情想請你幫忙。就是想讓你借路費給我,等我回去了廠里。

我再找同事借錢,然後把這個路費匯到你的卡上。或者等我有空的時候,我再親自給你送過來。你看這樣可以嗎?」

聽到張小花這樣說。關強子都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里聽到的內容。心裡琢磨,這菇涼是真的傻呢,還是在跟她裝傻。

他想著自己明明已經說的很清楚。而且還說了不只一遍,怎麼這人還妄想著離開這裡。

她來到這裡,目前為止還沒有給他帶來任何盈利。反而還供她吃喝,提供「住宿」給她。現在,這人居然還想著問他借錢。

怎麼想的。心裡雖然覺得張小花的想法很奇怪,但是也不好直接說出來,更不能直接就說不借。以免得罪了她。

而只是假裝說「我借錢給你沒有問題,問題是現在車站已經沒有客車。如果你要打的回去的話,我也不放心。

晚上一個女孩子家,一個人打車多不安全啊。這新聞里,經常報某某女,深夜獨自乘坐計程車遭到侮辱什麼的…不放心!

而且。你的任務沒有完成,就算我去幫你跟領導說,領導也是不會同意讓你現在就離開。

你還是歇著吧,別想這些沒用的事了。有時間多想想,還有沒有認識的人,爭取明天多聯絡幾個。畢竟,掙錢才是最要緊的事。」

張小花依舊態度堅決「我不管。我現在就要離開。我不是你們這裡的員工,你們這裡的規定對我無效。

如果你們覺得我說的不合理,可以報警讓警察過來評判。這樣總可以吧?」

一聽說警察,關強子頓時不再說話。這時,何春花站了起來。親切的拉著張小花的手說

「小花啊,你不要說傻話了。你現在離開,真的是沒有車了。現在車站沒有車,你只能等到明天。

而你現在離開這裡。晚上又能睡到哪裡去,這裡雖然條件不是特別好,好歹能夠遮你風擋雨。

怎麼說也是個安全的住宿,你說是不是嘛。

你一個人晚上在外面多不安全。萬一路上遇到壞人,出了點什麼事情,你讓你關叔這輩子怎麼能心安呢?

你就聽嫂子的吧,安心留在這裡。回去也是上班掙錢,在這裡同樣也是上班掙錢。為什麼一定要回那廠里呢?

都是打工。在哪裡上班,不都一樣嗎?何況這裡能掙到大錢,你們廠裡面呢?廠裡面上班,不扣你的錢就不錯了。

而且還有東扣西扣的一大堆不知道什麼東西。等到自己手裡的時候,已經沒有多少錢了。

你仔細想想看。自己辛辛苦苦掙得錢,無緣無故扣沒了。這是不是很虧嗎?聽嫂子的話,安心留下來就對了。」

「是啊,花姐姐。你就留下來吧。我爸我媽會把你當成親女兒一樣對待。難道不好嗎?你還走什麼呢?你就留下來吧!」

關小雲說著。還拉著她的另一隻手,不停的搖晃個不停,請求她能夠留下來,一副很捨不得她的樣子。

有那麼一瞬間,她有些動搖了。想要留下來跟她們一起工作。因為對於這家人,她是真心的喜歡他們。覺得他們一家,是難得的熱心人。

看著他們她就覺得特別的親切。即使是她們領導,雖然提出的要求,她不能接受。但是自己依舊對她討厭不起來。

可只要想一起那三千塊錢,一下子就變成了一萬兩千塊錢。她這心裡始終都無法淡定,離開的願望再次強烈。

於是她輕輕的把關小雲的手拿開。並對她們說「我也捨不得離開你們。可是如果有緣,我相信我們還會見面的。

好朋友也不一定,一定要在一個公司上班。以後有空了,去我們廠里來找我玩,我請你們吃飯。

只是現在,我真的該回去了。也沒有跟廠里交代一聲,就來到了這裡。廠里的領導已經很生氣,如果再不回去恐怕我會被開除。」

「開除了不是正好嗎?開除了有什麼關係呢?你反正這邊已經找到了工作,那邊的工作即使丟了。又有什麼關係呢?」

「是啊!小花。我家小雲一見到你,就特別喜歡你。你們年紀也相仿,以後還能成為好朋友。她是真的捨不得你離開。」

即使大家極力勸說,張小花依舊不再動搖。而後來又連續問了關強子幾遍,想要請他幫忙去說道。

可是他依舊不同意幫忙去說道,只是說領導不會同意。就連試著去說一下,都不願意去說。

而只是一個勁的勸說她,讓她安心留在這。即使她再怎麼請求,關強子堅持他的建議。不同意張小花離開,更別說幫忙去說道。

眼前請求無望,她只能走最後一步。隨即便說「既然關叔不願意,那我也就不勉強。這就告辭了,以後我們有緣再見。」

說完頭也不回的往門口跑去。她已經想好了,不管怎麼樣,她今天一定要離開這裡。

即使身上身無分文,她也想要離開這裡。只要能離開這裡,即使晚上就是睡大馬路,也在所不惜。

可是才跑了幾步,就被關強子給拉了回來。而且是死死的拉住不放,使她怎麼都不能再走動半步。

「關叔,你拉著我幹嘛。你就讓我走吧。我真的不能就在這裡,現在就必須離開。

我怕我要是再不離開。就算把我賣掉,也付不起你們這廠里規定的那些錢。我真的不能呆了,片刻都不能呆下去。」

頂點 自踏過煉體古道之後,江寂法便沒有真正的動用過沉岳。

超然突破后,他的力量極限在哪裡,他亦不知!

但此時,哪怕七千斤沉岳在手,依舊是太輕了。

所以,又一層封印解開!

八千萬斤沉岳在手,但依然可以輕易的揮動。

「那麼,繼續解封吧!」

江寂塵心中暗語,然後又解開了下一層封印,沉岳達到了九千萬斤。

道體九重境,能夠使用九千萬斤的沉岳,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象的事。

然而,哪怕九千萬斤的沉岳在手,這依舊不是他的極限。

「那麼,最後一層封印解開吧!」

最終,江寂塵低喝一聲。

沉岳之上的最後一層封印解開!

剎那之間,江寂塵便覺得手中一沉。

這是一億斤的沉岳!

好沉,但這才是他現有境界的極限。

億斤沉岳在手,江寂塵才覺得兵器趁手。

體內,力量翻滾,如怒海狂濤,隨時都要爆發出來。

而這一刻,其實也只是在一瞬之間就完成了。

四周眾高階神人的攻擊,也同時轟殺而至。

可怕無邊的攻擊之道,汪、欒、祝等數家的高階神人,共有九人,同時殺來。

他們出手,自然已是毫不留情,無一絲的保留。

「雪瑤,先進噬毒珠碎片空間中!」

江寂塵傳音道。

現在,這方天地,已變成了可怕的毀滅之地。

楊雪瑤沒有江寂塵這樣驚世強悍的體魄,自然不疑留在這裡。

楊雪瑤沒有勉強,消失在原地,進入到了噬毒珠碎片空間之中。

而面對四周的攻擊,江寂塵神色漠然,手中沉岳揮出。

啪!

啪!

江寂塵手中的沉岳,揮舞不息。

但凡沉岳所至,所有的攻擊,都一碰即滅,根本無法傷到江寂塵分毫。

億斤沉岳的力量實是太可怕了。

隨便掄動,輕輕一拍,虛空都破裂開來。

江寂塵踏開靈修步法,幾個閃爍,便已出現一名高階神人身邊。

而對方不斷轟殺出來的攻擊,都被江寂塵以沉岳拍滅。

「這」

看到這一幕,高階神人終於露出了驚恐之色。

根本沒有想到,自己凝出的可怕攻擊,竟然無法傷到江寂塵分毫。

對方手中的黑色長刀,只是輕輕一拍,他們的攻擊就碎滅。

就像是戳破氣泡那般輕鬆、簡單。

「不」

這名高階神人大叫,同時已經感到不妙,要極速退走,遠離江寂塵。

但已經近身的江寂塵又怎麼會給他這樣的一個機會?

億斤沉岳拍下,落在他身上。

啪!

噗!

先是這名高階神人身上防禦破滅,無法阻擋分毫。

接著,沉岳的拍擊之勢,根本沒有弱半分,破滅對方的防禦之後,落在了他的身上。

最後,他只來得及發出一陣慘叫之聲。

身體就化成了一片血霧,飄散在虛空中。

甚至,連神嬰都沒有衝出來的機會,也一起化成了血霧。

可怕!

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內心震撼,根本無法置信。

若說之前,江寂塵近身之下,連著五十拍擊,才拍爆一名神道七重境的神人,而且還讓對方的神嬰衝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