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至於那個聲音的突然出現,此時戴明反而一時沒有心思去思想了。

自小活到大,戴明從不有意去殺生。他很尊敬所有生命。不管是吸人血的蚊子,還是到處震翅嗡嗡嗡的蒼蠅,蟑螂還是蛇,他都尊重。

所以他不想殺一隻螞蟻。 世間之妖,因人類的打殺而多不敢示人前,只能藏匿於人跡罕至之地苟延殘喘。

如沙漠、沼澤、森林與海洋的深處與地底之下,都是妖的安身之家。

……

戴明十餘天未動手敲擊鍵盤后又手癢心寂寞了。不寫小說的話他不知道能幹什麼,所以他又繼續動手寫之前未完的故事了。

「我不是一個眼高手低的人!」

這一次,他彷彿比以往都更要認真了,更認真的造就他借用文字創造的世界……

……

之前寫到即將要被冷餓弄死的戴明似乎是被一隻神奇的螞蟻救了,而那隻螞蟻還被戴明無意的抓到了手裡,但戴明怕傷了它的生命而把它小心的放到了地上。

那隻螞蟻沒有死,它動了。這讓戴明甚是開心,開心自己沒有誤手殺掉一隻可愛的螞蟻。

不冷不餓,精神又飽滿的戴明站起來了,他看著蜿蜒小道的末路,眼裡又恢復了對未來路的渴望與期待。他笑著臉踏腳向著前路大步走去!

「喂!你就這樣走了?」戴明的腦里又出現了那個聲音,脆柔的好聽的聲音。

「什麼!到底是誰在逗弄於我?」戴明懷疑是有高人在逗弄自己,這個地方就在中林寺附近,有高人也不足為奇。他皺起眉四望,只有灰天在頭,綠林在兩邊,小道在腳下。沒有看到其他人。

「咯咯咯……」那個聲音在戴明的腦里笑。笑的戴明心裡發毛。

看不到人,卻有聲音在自己的腦里笑,是誰都會心裡發毛的。

「我的本體剛才被你捏在手裡來著的,不過你肉眼凡胎也只能看看我的虛像罷了!」這聲音在戴明的腦內方落,然後戴明目瞪口呆的看著一個有些虛幻的女人的身影慢慢的在他的面前凝聚出來了……

女人的臉是一張美麗的臉,豈止是美麗,簡直是絕世美麗。這張美麗的臉上掛著笑,看著戴明。而臉下的曼妙身姿上著一身杏黃衣裙。

戴明自生以來,從未見得過有人生得如此美麗的。一時,他看的呆了。

「看,再看!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喂我的小螞蟻們吃!」這副美麗虛像故作嗔態,心裡卻得意的緊。她喜歡被人這麼注視著。

戴明猛然想到了什麼,身子顫抖的往後退,臉上蒼白的喃喃道:「你是妖吧?」

「是吧!在你們人類的眼裡,我確實是一個活了很久的妖。」美麗的女人把臉上的笑撤了,道。

「是你剛才救了我?」戴明似乎想通了點什麼,心裡沒有剛才那麼害怕了。

「你該怎麼報答我?」美麗的女人冷笑著,走近了些戴明。

戴明沒有後退,他的內心掙扎了幾下,但心裡還是有些緊張,他無奈的笑了笑,道:「你想我怎麼報答你?」

「我覺得你有趣,才出手救你。你要讓我繼續得到有趣的感覺,不然……咯咯咯……就殺了你!」美麗的女人笑的花枝招展,身軀亂顫。

聽了這話的戴明很無奈。自己確實是被對方所救,眼前之妖確實是難以以人類的思維去度量。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這是他這生遇到的第二個妖,兩個妖的性情似乎都是喜怒無常。或許活的再久,生命所追逐的都是為了讓自己快樂吧……

想清了自己的境況,戴明只好道:「你喜歡什麼呢?」

「我喜歡殺人。尤其是中林寺里的方空禿驢,我最喜歡殺他。你帶我去殺他吧,這樣我就會快樂了。」美麗的女人的美麗的臉上一絲表情都沒有。

「啊……」戴明說不出話來了。他很驚訝,他沒有想到眼前的女人會說出這樣的話。

「你想殺他,為什麼要我帶呀?你自己去殺就可以了啊……」戴明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很小,深恐惹的喜怒無常的對方不快,而致殺身之禍降臨。

美麗的女人聽到戴明這話,頓時惱了,聲音也較之之前的脆柔尖銳多了:「這就是卑劣的人類么?枉我之前認為你有些與眾不同,原來也是如此,罷了,救你也是我,殺你,註定也是我!」

惡狠狠的說罷,美麗的女人猛的撲到了戴明的身上。

戴明大驚之下欲躲開,但哪裡躲得開,他頓覺渾身一陣陰冷,腦子一昏,就人事不知了。

……

美麗的女人的本體是一隻蟻后。她的子孫後代極其之多,在她的帶領下,她建立了一個幸福的螞蟻地下王國。

在她的帶領下建立的螞蟻王國中,每一隻螞蟻都有工作,有家住,有食物和水,大家都和睦相處,有難同當有福同享。甚至不少有天賦的螞蟻還能修鍊,甚至成妖,從而活的更長,擁有更廣闊的家園。

她一直以為自己能在如此幸福的螞蟻王國中永遠的生活下去。

但,有一天,一切都改變了。

那一天,中林寺的方空大師從螞蟻王國的上面路過,碰巧看到了一群螞蟻在搬運分解一隻動物的屍體。那方空也不知當時在想些什麼,或許是覺得螞蟻太過殘忍,而出手殺了那群螞蟻,甚至尋根找到了螞蟻王國,隨手放了幾個火彈術,就把幾乎所有的螞蟻和它們幸苦創造的傢伙都屠戮一空,毀於一旦。

當時,成妖了的蟻后自然是跟方空拚命,卻無奈她道行雖高,卻不善與他人爭鬥,一下就被對方給打的重傷,她為了來日能報仇雪恨,只能怨毒之極的暫時遁地逃了。

……

中林寺的某間禪房中。

房中盤坐著一個老和尚。老和尚本來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了。

「怎生事?心為何不得靜?難道是近期會有什麼劫難要來找我嗎?」方空從蒲團上站了起來,打開了房門,走到了栽了一棵棗樹的院子里。

他渾濁的雙眼看著棗樹,久久不能分離視線。而他的思想卻飄到了九霄雲外。

他在思想自己是否在外界種了什麼惡因,而近期是否是那惡因開了花,要結出惡果了?

「也罷也罷,阿彌陀佛,因因果果,我方空之心自無愧於天地。」 「方空禿驢果然無恥,連阿彌陀佛也敢誆騙。咯咯咯……」

突然的聲音傳入腦內。方空滿臉的皺紋因驚駭而舒張開來,一雙渾濁的眼極力的睜大著張望周遭,庭院還是庭院,除了棗樹也沒有其他存在。

既然用眼見不到那個聲音的源頭,方空只好把眼閉了,動用「天眼通」的神通掃視周遭。在庭院的門口,方空「看」到了一個年輕人的身影。

「既然來了,就進來吧!何必裝神弄鬼。」既然找到了聲音的源頭,方空的心也定了大半。對方多半是個精通「幻術」的妖魔鬼怪之流了。對方竟知曉自己的名諱,看來必是引起自己方才心不得靜的「惡果」了。

「戴明」的臉上顯著詭異的笑,一雙怨毒之極的眼直直的瞪著方空,雙腳懸空數寸而慢慢的飄進了庭院中。

「是你!不對,你的身體被一位妖友佔了。這位妖友,在下可和你有何怨結么?」方空正是那日接見戴明的老和尚。他自然知曉眼前的年輕人的身軀正被一位妖怪侵佔了,但他一時還是想不起散發著如此驚人的妖氣的妖怪是何時和自己結下惡因的。

「十八年前!我的螞蟻王國!」「戴明」狀若瘋狂,雙手在身前亂舞,瘋狂大叫:「記起來了嗎!就是你!你!殺了我千萬子民,毀了我的螞蟻王國!」

這些年來,蟻妖一直潛伏在中林寺的山下。因為中林寺被一層前代高僧留下的「隔妖罩」保護著,使她一直進不得中林寺找方空報仇雪恨。

「原來是你,我道是誰。你要報仇,就殺我吧,何必為難於無辜的他?」方空想了想,果然憶起當年自己隨手滅掉的一個蟻窩,當時從那蟻窩中還跳出了個道行高深的蟻妖,自己與之大戰數頓飯的時間才重傷對方,卻萬不想對方如今竟會找上門來。

方空的麵皮露著一副愁苦之態,緊接又道:「冤冤相報何時了,妖友何必抱著執念痛苦於世。退一步,方得海闊天空啊。」

聽方空如此言語,蟻妖更是怒急攻心,何話都說不出,也不想再說了。她動手了,手一揮就是一大片灰濛濛的霧氣急速的朝著方空衝去。

方空何等人也,乃中林寺的高人也,他當初的道法就何等高,如今自然是更高了。他的右腳輕輕一點,就往後倒飛了出去,飛到了庭院的邊緣處方停,然後大袖一揮,他的身前就憑空生出一股猛烈的大風出來,往那灰濛濛的霧氣一吹,就吹得其煙消雲散了。

佔據著戴明的身軀的蟻妖見此,怨毒至極的瞪了方空一眼,然後突然舍了戴明的身軀,鑽了地下,不見了。

沒有了蟻妖控制的戴明的肉身一軟,跌倒在地,神魂不知。

這十八年來,蟻妖一直在修鍊神通。曾經她並不在意神通,因為神通並不能長生。不過在有了想要殺掉的目標后,她不得不修神通了。而且一修,就是十八年。

道行高,並不代表神通高。活的老,身體就會不行,身體不行就會影響神通的施展,所以方空並沒有當年強。而蟻妖卻比當年強。

所以方空此時在感受到了蟻妖的強大后,打算找人幫忙。

方空的眼四下張望,提防著蟻妖的突然殺招。一邊他正聚氣的往喉嚨而去,打算施展獅吼功喊「救命」兩個字。

忽然,方空似察覺到了什麼,猛然一蹬腳衝天而起,在他的腳離地瞬間,六根拇指粗的漆黑的觸手突然鑽地而出,纏向空中的方空的腳。

方空大駭,屁股一扭,雙手往下一拍,身子再騰空高了數丈多,才險險的避開了觸手。無建樹后,空中的觸手似無力支持一般的滴溜溜一轉,縮回了地下,不見了。

方空又無翅膀,自然是不能在空中呆多久的,所以他落地了,他很小心的落地了,老眼瞪著腳下的土地,老腳跳來跳去,深恐又有觸手突然竄出來要抓他的腳。

開著天眼通的神通的方空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地下的動靜。此時,氣已從他的丹田聚到了胸腹之間,快要到喉嚨了。他就快能大喊「救命」了。到時,會有很多厲害的和尚來幫他降妖的。

只要再堅持一會會就好了……

在地下的數丈之下,有一隻小小的螞蟻正在用她的六根腿糾纏一起,頭朝下的趴伏著。她正在施展一門極其厲害的神通。這門神通她足足修鍊了五年零九個月二十多天才修鍊成功。這門神通的名字叫「大地散花腳」。

何謂「大地散花腳」?

就是蟻妖在地下之中用她的六根腳朝著要殺死的對象猛揮,揮出一片片富含精純元氣的「花」出來殺敵。這神通突然發動之下,簡直讓人躲無可躲,又威力極大。

蟻妖很自信這一招能殺死方空。此時她已經快到了施展完畢這一神通的重要階段了。

……

而躺在庭院棗樹旁神魂不知的戴明此時在夢裡。

是這樣的一個夢:

火車在路上疾馳,但突然被一群人般大的像糞坑裡的蛆一般的蟲子擋住了前路,火車在壓死了很多蟲子后被迫停了下來。戴明在火車裡,很多人也在火車裡。戴明很害怕,火車裡的其他人也很害怕。蟲子在拍打火車的玻璃,似乎在試圖進來吃人。

「快用東西堵住呀!堵住呀!」有人害怕的大叫。但自己又不敢上前。戴明怕的躲至另一節火車廂去了,但又見到別的車窗也有蟲子在拍打,車窗似隨時會被拍裂的模樣。

蟲子們進來還得了?那麼噁心的蟲子撲到身上來還得了?那麼噁心,怎麼活的下去喲。戴明為了不讓那麼噁心的蟲子撲到身上來而發了狠,找來了黑色的膠布把車窗給封起來了。

雖然蟲子還在拍打車窗,但自己總算是用眼看不到蟲子在拍打車窗了,所以心裡也安慰了許多。大家的心裡也都安慰了許多。

眾志成城之下,大家用膠布把火車的所有車窗都封了起來。

「啪啪啪,啪啪啪」車窗一直在被蟲子拍打。但大家的眼都看不到,心裡的害怕也不那麼強烈了。 「大地散花腳!」

藏在地下的蟻妖終於朝著地面發動了這招她最強的神通。

「救命呀!」同時,方空也發動了「獅吼功」這門神通對天大吼。

頓時,無數拇指般粗細的黑色觸角猛然破地而出,若狂魔亂舞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向朝天大吼救命的方空而去。

方空被黑色觸角給刺的千蒼萬孔。簡直沒有了一絲好肉存在。鮮血染紅了原本土黃的大地。血腥味飄滿了本沒有血腥味的庭院,越過庭院,飄到更遠的地方去了。

陽光燦爛,燦爛的陽光熱烈的灑在大地萬物上,和庭院中,屍體上,鮮血上。

方空死了。

戴明醒了,被方空死前的獅吼功震醒的。

棗樹倒了,差些砸到戴明。戴明坐在棗樹的屍體旁用力的搖了搖頭,他的眼投向了滿目蒼夷的庭院和那具老和尚的屍體上。

那些黑色的觸手在殺完人後都不見了。

蟻妖現出了她那副美麗的虛像,面無表情,虛空立著。十八年的仇恨,終於報了。但蟻妖現在卻不感覺開心。

她現在感覺很茫然,心裡空蕩蕩的。或許是因為壓積於心多年的仇恨終於一股腦的全釋放了出來,讓她的心一時感覺很空蕩。接下來她不知道該去做什麼。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重新去建立一個幸福的螞蟻王國么?

她做不到,因為她忘不了曾經的螞蟻王國。她竟突然不知道自己生而為何。

她就那麼虛空立著,怔怔的看著方空的屍體。

從夢內出來的戴明看到這一幕,已然知曉是蟻妖殺了老和尚。他的心,在此時竟不驚懼,反而平靜異常。雖然自己接下來是生是死,全在蟻妖的一念之間。但他的心裡在此時就是不驚懼,很平靜。

戴明就坐在棗樹的屍體旁,看著蟻妖美麗的臉。

……

方空用獅吼功喊的救命終於有了反應。一群和尚衝到了庭院中。他們的神情很嚴峻。

「妖怎麼能進來?」

「方空大師出事了。」

「好濃的血腥味啊!」

「有妖怪!」

和尚們看到庭院中虛空立著的美麗女子的虛像和躺在地上凄涼的老和尚的屍體后,滿臉氣憤的嘀咕了一番腦內的猜測,打算降妖除魔了。

「殺了她!」

有和尚大喊,卻一時沒有和尚出手。

因為方空是得道高僧,卻死了,說明這妖好厲害。他們覺得自己若貿然出手的話,應該很可能也會被殺死。應該等別的厲害的和尚出手,自己再出手才不會輕易的被殺死。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一個頭上沒有頭髮,穿著一身鮮亮的袈裟和手執一根金燦燦的錫杖的老和尚見沒有和尚出手後向前走了一步,單掌豎直的對著蟻妖的虛像道。

「請問妖友為何如此殘忍的打殺方空師弟?」老和尚看了眼方空凄慘的屍體后,眼角微微抽搐,盡量平靜自己的心對著空中的蟻妖的虛像道。

戴明見好多和尚來了,心裡不但不開心,反而有些擔心起蟻妖的安危。

「為什麼會這樣?我應該開心的,為何要擔心她?」戴明一時不明白自己此時的心。他感覺心裡好難受,就像自己喜歡的東西正在被一群人覬覦一般。

「她之前都要殺我,我怎能不恨她,還要去擔心她?」戴明心裡的難受愈發劇烈了。

蟻妖的眼裡好空洞的看著當前的那個老和尚,她說話了,聲音好脆柔:「我想殺他,就殺了。你們想殺我,就也來殺吧。」

「原來如此。那麼,我們就殺你了,畢竟妖友您威脅到了我們的存在,不殺你,我們都會睡不著覺的。」老和尚的心釋然了,說完,回首看著眾和尚們,道:「你們也看到了,這妖孽殺了方空,而且是以想殺就殺的理由殺的,這說明她如果想殺我們的話,她會毫不猶豫的動手的。並且我們中林寺鼎鼎大名的『隔妖罩』竟也對這妖孽無效,這樣一來,我們怎麼能睡的著覺,專心的修鍊呢?所以,我們一起出手殺了她吧。好不好?」

「好!」眾和尚齊聲大聲附和。

「大家把你們想殺她的意念之力匯聚到我的身上,然後我再來出手殺她。好不好?」老和尚鄭重的說。

「好!」眾和尚齊聲大聲附和。

「開始吧!」老和尚大喊過後,然後專心的盯著蟻妖美麗的眼。

戴明的心感覺難受極了,因為他感覺蟻妖的眼裡似乎沒有一絲求生意志。她想死。戴明看出了她想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