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至於越南賭場,這群人心狠手辣,控制著羅阿那普拉的賭場,所以這群人不好招惹,因為他們不講人性,連孩子都可以利用。

也許走在大街上,一個孩子懷裡揣著炸彈,走過來和你同歸於盡。

金盾商會是赤血會手下的組織,控制著羅阿那普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毒品交易,因為背靠大山,所以沒有人願意和金盾商會交惡。

張玄聽到這裡的時候,眉頭一挑。

包括歐文和林凜,都露出了一絲絲猙獰的笑容,滿臉的血腥氣。

赤血會什麼的,正是他們的最愛。

看樣子進入了羅阿那普拉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這個金盾商會搞掉啊。

老喬彷彿沒有看到一群人的猙獰的笑容,繼續講解道:

「銀翼是一家專門善後,處理屍體的組織,一旦有對方發生火併,這群人就會出現,為死者收屍,看起來沒有什麼危險性,但問題是這群人精通下毒,身手不凡,曾經以一己之力剿滅過好幾個類似於果敢自由軍的勢力,所以不好招惹。」

「芭提雅舞會就是羅阿那普拉這座城市裡面的妓·院,什麼樣的女人都有,人妖也有,是泰國人在這裡開的,這群女人大多數都市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但也有一部分人兇殘的很,殺人不眨眼。」

「不少得罪了這個舞會的人,都是在家裡被人割喉,還有很多人死在床上,所以沒有人願意去招惹這群女人。」

「至於黑石,他們很神秘,我也不太清楚這群人到底是做什麼的,但羅阿那普拉內,不少人對於黑石談之色變,很多人都不願意和黑石發生衝突。」

「櫻花會和芭提雅舞會很相似,兩家組織就是羅阿那普拉最大的妓·院,更加有趣的是,兩者不是競爭關係,而是守望聯盟,看起來猶如一家,城內大部分皮肉生意都是兩家一起在做,勢力很強大。」

張玄對於做皮肉生意的,沒有什麼好印象。

到時歐文有些激動,小聲說道:「老子憋了這麼久,總算是可以發泄一下了。」

而林凜彷彿沒有聽到一樣,既不會產生同情,也不會覺得憤怒,彷彿這件事情和自己沒有任何關係。

至於谷川靜,則很是不忿的說道:「無恥。」說著,還白了張玄一眼。

張玄覺得自己無辜中槍。

你說歸說,幹嘛看我,我又不去那種地方。

老喬說道這裡,停頓了一下,凝重的說道:「最後我要提的就是這個泰羅藥店,如果不到萬不得已,你們最好不要去招惹這個泰羅藥店。」

林凜問道:「他們是買藥品的?」

「沒錯,實際上不光是藥品,就連醫院都都是他們開的,這座城市內有十幾家醫院,都市泰羅藥店開的,所有醫生都是他們的人,小到感冒藥,大到槍傷葯,都受到了他們的控制。」

老喬慎重的說道。

「這就相當於把人的性命控制在他們的手裡了,其他的組織會同意嗎?」林凜不解的問道,按理說,這種事情絕對不應該同意的。

「不同意也沒有辦法,因為泰羅藥店成立的太早,根本沒有取而代之的可能性,一旦他們罷工,整個城市的醫療系統就會崩潰。」

老喬說道:「其他的組織不是沒有想過扶持其他的藥店,但效果並不怎麼樣,很快就被泰羅商店擠垮,趕盡殺絕。凡是不加入他們組織的醫生,都會被暗殺。」

張玄聽到這裡,算是明白了。

只有羅阿那普拉這種城市,才會誕生如此奇特的組織。

如果換做其他的地方,根本不可能形成壟斷。

但羅阿那普拉不同,這裡玩的就是壟斷。

經過老喬的一番介紹之後,張玄一行人總算對即將到達的城市……羅阿那普拉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不過想要深入了解,光靠這些嘴上說說的資料可不行。

要深入。

大巴從九點多離開了城市,進入了城外,一路顛簸,搖搖晃晃開了四個多小時,終於在凌晨一點的時候,進入了一條水泥路。

老喬說道:「到了這條路,一直往前走,就是羅阿那普拉了。」

果不其然,隨著大巴的前進,前方的道路終於變得開闊,前方還豎起了一張巨大的的廣告牌,上面寫著羅阿那普拉歡迎你。

看起來,好像旅遊廣告一樣。

穿過廣告牌,就算是進入了這座城市,大巴沿著寬闊的街道前行,並不是大城市的那種寬闊的油柏路,而是普普通通的水泥路。

不過看起來很平整,沒有一絲絲裂紋。

大巴前進了十幾分鐘后,前方忽然出現了一個路障,車前的兩個大燈照耀過去,看到一群穿著軍裝的男子正在向老喬揮手,示意停車。

老喬神色一變,低聲說道:「不好,是果敢自由軍的人。」

林凜目光一冷,毫不猶豫的掏出了槍,果斷上膛,來的路上他們解決了幾個果敢自由軍的人,對方此行,顯然不懷好意。

老喬把大巴停下來之後,一群果敢自由軍的人把大巴團團包圍了起來。

每一個人都端著九五突擊步槍,槍口對準地面,隨時都可以舉槍射擊。

張玄仔細的數了一下,一共二十二個人。

一個帶著紅色貝雷帽的男子走了上來,眉頭一皺,說道:「老喬,我們的人呢。」 上車的五個果敢自由軍和張玄一夥發生衝突后,早已經被幹掉了,自然不會有人通知他們,所以這群人並不知道他們已經死掉了。

紅色貝雷帽上車之後沒有看到自己的部下,自然會非常的好奇。

老喬面不改色的說道:「不知道,那幾個傢伙沒有上車。」

「沒有上車?」紅色貝雷帽皺起了眉頭,扭頭對車底下的人說道:「立即給我聯繫那幾個混蛋。」

「是,長官。」有人大聲回答。

紅色貝雷帽把腦袋扭正,看著張玄一群人說道:「這些都是什麼人?」

老喬說道:「都是一群來這裡避難的人,不懂緬甸語,你最好說漢語。」

他點了點頭,用熟練的漢語對張玄幾人說道:「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不過既然你們來了,就必須遵守我們的規矩,加入我們果敢自由軍,成為我們的一份子,我發誓,我們果敢自由軍,一定會庇護你們。」

在這裡,他們只不過是三流勢力而已,所以不放過一切機會招人。

尤其是這些剛剛進入這座城市的外來人員。

「我們果敢自由軍是這種城市之中非常有名的武裝組織,擁有強大的火力和完善的紀律,只要你們加入進來,必然會……」

張玄現在總算是明白了那幾個果敢自由軍為什麼敢胡吹大氣,滿嘴跑火車。

原來是上樑不正下樑歪啊。

眼前這個紅色貝雷帽顯然也是這樣的人,不管的給張玄一群人洗腦,宣傳果敢自由軍的強大和自由。

在他的嘴裡,果敢自由軍絕對是這座城市最自由的軍隊,只要服從命令,就可以獲得食物,自由,人權,地位,女人等等。

這傢伙要是放在傳銷組織,絕對是一把好手啊。

張玄打斷了他的話,說道:「抱歉,我們來這裡,是想要投奔我們的親戚。」

紅色貝雷帽眼瞳中閃過一絲絲怒氣,有些琢磨不定這群人到底是什麼人,就在此時,一個男子跑了上來,敬禮道:「報告長官,我們聯繫不上吞倫他們,不過根據最後一次聯繫,吞倫他們應該已經登上了大巴。」

紅色貝雷帽又驚又怒,扭頭對著老喬大發脾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老喬!」

「動手!」

看到事情已經暴露了,張玄果斷下令。

歐文瞬間站起來,瞄準紅色貝雷帽長官,和前來報告的人,連開兩搶。

以他的槍法,打出去的子彈輕而易舉的擊穿了兩個人的眉心,從腦後帶起一篷鮮血,飛濺在了大巴的擋風玻璃上面。

兩個難以置信的看著歐文,滿臉的不可思議,最終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與此同時,歐文猛然一跳,撞碎了大巴的窗戶,從裡面飛了出去,在電光火石之間,用膝蓋撞擊在一個士兵的臉上。

巨大的力量將這個倒霉鬼撞飛了出去。

碰碰碰碰……

一號,三號,十三號,三十二號幾乎是在同時撞碎了大巴的玻璃,從裡面飛了出去,有模有樣的學著自己的教官,雙腿彎曲,用膝蓋撞擊在士兵的腦袋,胸部,或者肩膀。

有人被撞飛出去,有人被直接壓在身下,骨頭碎裂。

一時間,所有的士兵都混亂了起來。

不少士兵立即端起手裡的突擊步槍,扣動扳機,果斷開槍。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子彈擊打在地面,摩擦出璀璨的火花。

歐文撞飛了一個士兵,瞬間到底,向前一滾,子彈擊中他身後的地面,光火四濺。他翻滾的同時再次開槍。

碰碰兩聲,兩個士兵眉心中槍,死於非命。

一號用膝蓋撞擊在士兵的胸口,將對方壓在身下,同時在瞬間站起來,抓著倒霉的士兵當自己的盾牌,另外一隻手掏出手槍,果斷反擊。

其他幾個人也紛紛各出奇某,將周圍的士兵打倒。

坐在車上的林凜抬手,瞄準車外的幾個士兵,砰砰砰開了機槍。

每一槍都是爆頭,將他們擊斃。兩者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所以他們根本躲不開林凜的攻擊。

林凜在短短几秒鐘的時間開了十幾槍,打死了七八個人,原本包圍了大巴的軍人們紛紛後退,想要尋找掩體。

但問題是,在這空曠的道路上,基本上沒有什麼掩體。

就算是前面的路障,也不過是用木頭搭建而成的,算不上什麼掩體。

一輪攻擊下來,二十二個軍人,已經死的七七八八了。

剩下五六個狼狽而逃。

「支援,我們遭到了襲擊,需要支援。」一邊跑一邊向自由軍求救。

歐文站直,瞄準了一邊逃跑一邊呼救的軍人,開槍擊穿了那個傢伙的頭蓋骨。

其他幾個人紛紛連呼救都不敢了,抱頭鼠竄,但沒有一個逃跑,被歐文一一擊斃,最終,二十二個人被徹底擊斃,沒有一個人逃脫。

「你們沒事吧。」張玄下車之後,冷靜的問道。

「沒事。」歐文得意的說道。

換做是以前,面對這種架勢,他絕對會受傷,少不了挨上幾顆子彈,但自從注射了超人血清之後,身體素質提升。

一旦集中精神,大腦高速運轉,其他人的行動在他看來根本不怎麼樣,雖然沒有電影中慢鏡頭那麼誇張,但確實慢了不少。

外加他的速度提升,一增一減之下,差距就更大了。

哪怕是面對這種局面,也可以做到毫髮無損。

「BOSS,我中彈了。」三號有些羞愧的說道。

他剛才躲的比較慢,一顆子彈擊中了胳膊,影響發力。不過在場的人除了他之外,沒有人受傷,所以他才會覺得羞愧。

歐文掏出一把匕首,交給了一號,「丟人,幫把他子彈挖出來,然後包紮。」

一號點了點頭,走到三號的面前,交給了他一團紗布,「咬緊。」

三號點了點頭。

這時,老喬走了下來,看到一地的死屍,無奈的說道:「你們殺了這麼多人,果敢自由軍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林凜說道:「正好,我們進入這裡,還沒有一個落腳的地方,乾脆把果敢自由軍的地盤搶過來吧。」

老喬:……

他忽然有一種預感,這群人絕對可以在這座城市內,掀起一陣狂風暴雨。 羅阿那普拉,當地時間,凌晨一點二十分。

「從這裡一直往前走,大約半個小時左右,你們就會看到一條街道,那就是羅阿那普拉的主街道,進入主街道,你們就算是真真正正的進入了羅阿那普拉。」

坐在大巴上的老喬對著站在車下的張玄一群人說道。

他只不過是一個大巴司機而已。

不願意牽扯到張玄和果敢自由軍之間的爭鬥,所以已經把大巴掉頭,準備連夜離開這裡,原本他是打算在這裡過夜,明天一早再走的。

可惜的是,張玄一群人得罪了果敢自由軍,他被牽連進去,所以一刻都不想要在這裡待了,寧願受一點罪,開夜車上路,馬上離開。

張玄一群人也沒有強行扣留老喬,因為那樣沒有任何意義。

對方也不可能和他們一起對抗果敢自由軍。

老喬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勸你們進入羅阿那普拉之後,最好找一個俄羅斯酒店入住,那是俄羅斯人的地盤,果敢自由軍不敢得罪他們。」

說罷,老喬發動大巴,踩死油門,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目送老喬離開之後,歐文把死掉的果敢自由軍身上的突擊步槍撿了起來,他的槍法雖然厲害,但如果打起來,還是這種東西帶勁。

林凜和其他人有模有樣的學了起來。

一個個全副武裝。

除了張玄之外,哪怕就是谷川靜,也撿起了一把突擊步槍,她雖然沒有練過槍,但關鍵時刻會開槍就行。

即便是打不中人也沒有什麼關係。

一群人開始向前進,張玄在遊戲商城內開始尋找一些好東西,看看能不能將果敢自由軍一網打盡。

他們這一群人要槍法有槍法,要實力有實力,差的就是防禦。

一旦可以刀槍不入,推翻一個果敢自由軍不在話下。

很快,張玄就在商城裡面找到了一個好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