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至於自己的行蹤,只要不是被人刻意盯著,那麼以李逸晨的手段想要隱匿起來,其實也不是什麼難事。

在與元雪分開的兩天之後,通過一個個傳送陣的李逸晨已經進入陣神殿的域內。

李逸晨,曾經也是陣神殿弟子,如今想要進入陣神殿自然不是什麼難事,片刻之間,李逸晨便已經進入陣神殿的主峰殿中。

「李逸晨?」殿主冷毅對於李逸晨的出現顯然有些意外,雖然此次凌霄閣等各方勢力密謀十分謹慎,哪怕以冷毅的身份也沒有收到半點消息,但是此刻對於李逸晨的來訪多少還是有些意外。

不過想到當初李逸晨在妖域之時的確救過陣神殿不少人的性命,此刻再面對李逸晨到也只有以禮相待。

當然此刻殿中除了冷毅之外還有十大陣法大師中的六位。

「晚輩冒昧有事想與殿主單獨商量!」時間緊迫,李逸晨也沒再兜圈子。

「在場皆是陣神殿的核心大師,我知道的事他們都可以知道!」不過冷毅身為一殿之主,自然不可能被李逸晨牽著鼻子走。

而且僅憑李逸晨一句話便斥退六位大師,這樣的事情冷毅顯然也不會去做,畢竟這些人才是陣神殿的中堅力量,若非必要自然不能令他們不悅。

「是嗎?殿主先看看這個!」李逸晨沒有廢話,當即將一塊晶玉扔向冷毅。

以一個晚輩的身份做出這般舉動,其實已經是十分無禮之事,不過李逸晨身為天崖海閣樓弟子之事如今在天域已經不是什麼秘密,所以哪怕其他六位大師,一時也不敢發作。

冷毅接過晶玉,精神力微微一掃,臉色不由一變,「此物你得自何處?」

李逸晨給冷毅的自然是陣法篇的內容,想要求助於陣神殿,李逸晨自然不可能沒有準備,當初陣神殿不是丹道谷,冷毅也不是任空,所以李逸晨給他的只是陣法篇中很小的一部分,但這已經足以令冷毅無法再繼續淡定!

「殿主還不認為我們應該單獨交談嗎?」李逸晨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

這一次冷毅沒有再拒絕,當即對四周長老說道,「諸位先迴避一下吧,此事之後,我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覆!」

雖然不知道李逸晨給殿主的晶玉之中包含著什麼信息,但是冷毅之前神情中的變化大家卻是看眼裡,意識到事態嚴重的諸人到也沒有多分便紛紛走身走了出去。

「現在你可以說了吧!」冷毅當即開口道。

陣法篇乃是陣神殿立足之根本,哪怕僅得殘篇,他們也足以躋身天崖海閣的一流勢力,這些年來陣神殿同樣不遺餘力的在搜尋著完整的陣法篇,哪怕機會渺茫,但事實上,在這上面陣神殿所花費的人力物力,遠遠不是尋找天運神劍所能比擬。

可以說對於陣神殿來說,完整的陣法篇其意義遠遠大於天運神劍。

「殿主一直有沒有很奇怪一件事!」李逸晨微微一笑說道。

「什麼事?」冷毅雖然心急如焚,但畢竟是一殿之主,此刻既然李逸晨有要賣關子,那麼他知道自己也只有耐心地聽下去。

「我一直以來表現出來的陣道造詣,難道殿主不覺得這其實已經不是天才兩個字就能夠解釋的了!」李逸晨微微一笑說道。

「你的意思是,你很早就已經得到了完整的陣法篇?」冷毅不由目光一凝。

的確,李逸晨的陣道天賦有目共睹,陣神殿諸多陣道奧義在李逸晨面前更是沒有半點神秘可言,甚至同樣的陣法在李逸晨手中施展出來,哪怕是老一輩的陣法大師也未必能比得過。

在此之前,大家只是覺得李逸晨陣道天賦了得,但即使如此,對於這種天賦了得眾人心裡仍然覺得太過離譜,但如果李逸晨早就得到完整的陣法篇,並且早已深入研究過,那麼這一切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釋。

「殿主能這樣想,那就最好了,這自然也能說明,殿主相信我擁有著完整的陣法篇!」李逸晨微微一笑道。

「那你想要什麼?」看著李逸晨成竹在胸的模樣,冷毅似乎也冷靜下來。

李逸晨千里迢迢的趕來,自然不是為了炫耀自己的陣道何等了得,此刻更是主動表示出自己擁有完整的陣法篇,那麼他肯定是有所求。

而此刻冷毅所希望的只是李逸晨提出的要求不要太過苛刻!

面對著完整的陣法篇,可以說李逸晨只要提出的要求不那麼苛刻,陣神殿都不可能有拒絕的理由。

「我的要求很簡單,陣神殿出力幫助丹道谷抗過眼前這一劫,完整的陣法篇,我又手奉上!」見對方認可了自己的陣法篇,李逸晨到也沒有再拐彎抹角。

「丹道谷的眼前一劫?」冷毅的眉頭不由皺在一起,身為陣神殿殿主,他顯然都沒有收任何消息,但他相信李逸晨也絕對不可能拿完整的陣法篇來開玩笑。

當然還有一點更重要的是,如果丹道谷面對的困難是連他們都需要向外求助的話,陣神殿加入進去真的能抗過去嗎?

而且李逸晨又是天崖海閣樓弟子,以他的身份都不能解決的問題,又會是小問題嗎?

完整的陣法篇從長遠來講的確可以令陣神殿的實力得到質的飛躍,可這前提是陣神殿得有長遠,若是捲入這樣的風波中,陣神殿連眼前都沒有,那麼拿著完整的陣法篇,又有什麼意義呢?

不過李逸晨並沒有隱瞞,直接將丹道谷的處境大致說了一遍,這其中包括有著天崖海閣樓的影子之事,李逸晨也沒有隱瞞。

既然是與對方交易,那麼李逸晨就會告訴對方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至於如何選擇,那就是對方的問題了。

果然,聽完李逸晨的講述,尤其是在得知還有天崖海閣樓的弟子參與之後,冷毅的眉頭不由皺得更緊起來。

「如果一切按你說的這樣,那麼就算我們陣神殿插手進去,估計也改變不了丹道谷的命運,如此一來,拿到完整的陣法篇,對於我們來說似乎也沒有什麼意義!」畢竟是一殿之主,片刻之間,冷毅還是衡量出其中得失。

「理論上是這個樣子,不過既然我已經介入了,那麼此事肯定就不會沒有半點勝算,當然我也沒有絕對的把握一定能勝出,所以這是一場賭局,參與還是放棄,一切全在殿主的決定!」李逸晨說完之後亦雙目凝視著冷毅。

雖然他知道完整手陣法篇對陣神殿的誘惑力,但他同樣知道,冷毅一旦決定參與進來陣神殿將要面對的危險,所以哪怕前邊一切都按著自己的預想推進著,但此刻冷毅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卻不在李逸晨的計算之內,同樣李逸晨也無法去計算……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不過冷毅並沒有馬上回復李逸晨,雖然李逸晨說得底氣十足,但此事已經涉及到天崖海閣樓的層面,那他也不得不更加的慎重。

而且冷毅更清楚,此事不插手則已,一旦插手,陣神殿將再無回頭之路,要麼功成身退,要麼萬劫不復!

可是完整的陣法篇對於陣神殿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誘惑力,更重要的是,若是錯過這個機會,陣法篇一旦流傳出去,那麼別人複製出一個新的陣神殿,那也不是沒有可能!

「此事我需要同殿內之人商量一番,明日給你答覆如何?」雖然身為殿主,但茲事體大,冷毅自己一人也不敢就此拍板。

「半日,半日之後殿主若不召見,我便離去!」李逸晨卻堅定地說道。

他可以理解冷毅需要商議,但如今的他卻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耗在這裡,半日已經是他的極限。

「好,那便半日!」冷毅也不欲在這個環節上討價還價!

說著當即安排弟子帶李逸晨到貴賓室去休息,而自己則開始去聯繫殿內其他半步神境的老祖。

這等大事已經不是那些只有造化境的陣法大師們所能決定的!

進入貴賓室,李逸晨並不擔心陣神殿會強搶自己的陣法篇,因為自己如今還有一個天崖海閣樓弟子的身份,強搶的後果顯然不是陣神殿所能承受的。

連日的趕路,李逸晨也有著不少的消耗,此刻正好趁著這個空檔好好的恢復一番。

雖然如今這樣的修鍊對於丹道谷將要面對的問題根本起不到任何實質意義的作用,但是李逸晨知道這是如今自己唯一能做的。

半天的時間轉眼即逝,李逸晨停止修鍊,感覺自己連日的消耗已經完全恢復過來之際亦感應到門口中已經有陣神殿的弟子候著。

李逸晨走出去,守在門口的弟子行禮之後便直接引起路來,不過這一次並非前往陣神大殿,而是直接走向大殿後院。

行至一個閣樓之前,那名弟子向李逸晨指明之後便轉身退去,而李逸晨則獨自踏上閣樓。

閣樓之中這次不止冷毅,在他的身邊還有著四人,其中有一個還是李逸晨曾經在妖域見過的那位陣神殿的半神老祖柳輕狂。

雖然其他三人李逸晨並不認識,但李逸晨也猜到,這三人應該也是陣神殿的半神老祖,當即微微抱拳仍然以晚輩之禮見之。

一番客套之後,冷毅當即開門見山地說道,「你的要求我們已經商量過了,不過我們想知道你如何保證我們在幫助丹道谷之後,能得到完整的陣法篇?」

最終陣神殿還是沒有頂住陣法篇的誘惑,又或者說他們沒有放棄陣法篇的勇氣,但此刻什麼原因顯然已經不再重要。

「這個簡單,但前提是你們確定你們願意合作?」李逸晨微微點頭道。

「我們願意合作,但前提你要拿出一個讓我們信服的方案,要讓我們確定事後我們能拿到完整的陣法篇!」冷毅亦是寸步不讓的說道。

畢竟此事非同小可,若是沒有足夠的保證,他們絕對不會輕意卻冒這個險!

「事後拿到?這點我還真不太能保證!」李逸晨嘴角微微一挑,就在眾人神色變化之間,卻已經拿出一塊晶玉,「既然你們願意合作,那我能保證的是,你們在事前就能拿到完整的陣法篇,畢竟還有十來天的時間,也許這樣對你們實力的提升也會有些幫助!」

顯然誰也沒有想到李逸晨居然會在這個關鍵問題上如此乾脆,原本他們甚至已經想出好幾個方案就等著李逸晨來商量,可是如今李逸晨卻已經直接將晶玉扔了過來。

如今幾人亦沒心思多想,當即將精神力探入晶玉之中,片刻之後便一個個神情變得興奮無比起來,顯然完整的陣法篇給了他們極大的觸動,似乎正在解決著不少他們曾經無法想通的難題。

「你就這樣給我了,難道不怕我們反悔嗎?」確認了晶玉中的內容,回過神來的冷毅還是忍不住問道。

面對著這個曾經的陣神殿弟子,冷毅卻發現自己似乎從來就沒看透過他,甚至此刻有些後悔當初李逸晨在陣神殿的時候沒有留住他的心。

「我相信陣神殿的招牌!」李逸晨嘴角微微一挑又補充道,「同時我也相信自己的手段,若是陣神殿這次拿了東西而沒有與之相應的付出,也許未來某天你們會發現所謂的陣法篇會成為天域每家必備之物!」

「你……」冷毅沒想到李逸晨居然會說這樣的話,但此刻其實也提醒了他,當即冷毅問道,「那你如何保證此事結束之後,你不會將陣法篇外泄出去?」

「憑我承諾過此事!」李逸晨立刻斬釘截鐵的回答道。

「承諾?這樣的保證似乎不那麼可靠吧?」顯然冷毅對這個回復不夠滿意,甚至連他身邊的幾人也是眉頭微皺。

「可不可靠,我也沒法,同樣你們也沒法,因為你們除了相信我,別無選擇!」李逸晨卻是雙肩一聳。

李逸晨回答霸道之中又帶著幾分無賴之意,但冷毅等人一陣對視之間還真有種拿他沒轍的味道。

雖然他們自信以他們的實力任何一人都可以把李逸晨留在陣神殿,但如今的李逸晨已經不是當年的李逸晨,他還有一個天崖海閣樓弟子的身份,這個身份註定他們不敢用強。

而這也註定了對於這個承諾他們還真的只能選擇相信李逸晨,如此之外別無他法。

「好了,我的人品我想大家還是有目共睹的,你們應該相信我,我還另外有事,就先行告辭了,等到丹道谷再見吧!」面對幾人的沉默,李逸晨笑道,在「我也相信陣神殿收了我的東西,肯定不會讓我失望的!」

「對了,我想借陣神殿的陣法轉入望天城,不過需要保密,這個沒問題吧!」李逸晨正欲邁步,突然想到什麼。

「望天城?」冷毅不由一愣,顯然他也有些搞不明白李逸晨這個時候要去望天城幹什麼,畢竟若是以陣神殿為中心的話,那麼望天城與丹道谷明顯是在截然不同的兩個方向。

「殿主能給個方便嗎?」李逸晨問道。

「可以,我這就安排人帶你去!」看著李逸晨沒有解釋的意思,冷毅也識趣地不在多問。

當即拿出一道傳訊符出來,片刻之間便有一名弟子帶著李逸晨走了出去。

望天城自然與丹道谷方向不同,但自己進入陣神殿肯定瞞不過有心人的眼睛,如今藉助陣神殿的傳送陣先逃過所有目光的注視自己才能有更多的活動空間,當然更重要的是望天城雖然與丹神殿方向不同,但當初凌雲卻說過,要找魂族便去望天城。

既然陣神殿與星辰盟的力量加起來也不夠,那麼李逸晨自然也就想到魂族!

而且仙劍宮被魂族救走,李逸晨一直沒有機會抽身去查看一番,現在有這個時間空檔,他自然也不願意浪費。

隨著那名陣神殿弟子進入陣神殿內部的傳送陣,半天的時間,李逸晨便已經出現在望天城不遠住的一座山峰之上。

不過雖然站山峰,但遠遠望去,卻發現在望天城雖然看似處於平原的位置,但其地勢比李逸晨所在的山峰還要更高,原本很詭異的現象但看在眼裡卻沒有半點不自然。

這也令望天城看上去彷彿站在最高的建築之上,抬頭便可看到天宮,所以也因此而得名。

不過李逸晨此刻顯然沒有時間去欣賞這種大自然的奇特,快速向著望天城奔行而去之際,手心之中卻多出一顆黑色的小果。

黝黑的小果其實連藥材都算不上,所以哪怕李逸晨也叫不出小果的名字,不過李逸晨卻記得當初分別之時,凌雲將這枚小果拿給自己,並告訴自己,進入望天城捏碎小果,自然會有魂族在之人前來接引。

所以在靠近城門之時,李逸晨五指微微用力,手中小果破碎,隨風而化消失不見。

有點意思!雖然一直注意著小果的變化,但李逸晨卻沒有感覺到任何不同的氣息,而且小果的消失更像是化著空氣一般無跡可尋。

探索無果,李逸晨也難得再去多想,直接邁入城中,反正這個小果不是重點,魂族出現才是重點。

望天城,雖然地勢極高,但城中的世界之力不要說和天崖海閣樓相比,哪怕就是比起其他一些城市也差上許多,這也使得城中居然其實大多修為都在天人境初、中期,不要說造化境的存在,哪怕是天人境後期強者也不多見。

不過這顯然不是李逸晨所需要關心的,既然凌雲說過捏碎小果之後魂族之人會主動找上自己,那麼李逸晨自然也沒必要再去瞎跑,環視城中各建築之外,最終選定了地勢最高的一家酒樓直走過去。

與其瞎溜達那自然不如抽空先滿足一下口腹之慾。

望天居,望天城中最高的一家酒樓,據說有著城主府的背景,生意異常火爆,李逸晨進入之後,也已經只有靠窗的一個空桌,不過對於這點,李逸晨自然不會介意……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手機閱讀

望天居佔領著望天城的至高點,又有著城主府的背景,生意自然火爆無比,生意火爆的同時,其服務自然也極好。

李逸晨坐下片刻時間,他所點的幾樣特色菜便已經送了上來,當然還配有一壺名為無上仙釀的美酒。

無上仙釀,其口感那可完全不是當年李逸晨飲用過的百草仙釀所能比擬,而且其中所蘊含的力量更是非同凡響。

不過這點對於最近已經習慣煉化混沌之力來提升力量的李逸晨來說,似乎並沒有太大的感覺,唯一的感覺也許只有不錯的口感。

反正按著凌雲的說法,只要自己在望天城捏碎那顆小果便會有魂族之人找上自己,那麼自己也懶得去費周折,而且就算想找,他也沒有門路,索性偷得半日閑的享受起美酒美食來。

望天居除了優越的環境,良好的服務,菜肴的口感也是一絕,至少李逸晨進入天域之後已經很少吃到如此美味的東西。

當然無論再好,望天居也是一個酒樓,而作為酒樓那自然免不了有人酒後的閑聊,這種閑聊在酒精的作用下往往會讓人說出一些平時未必會說出來的話。

雖然這次李逸晨並沒有想打探什麼消息,但仍然有各種消息不斷的匯入耳中。

不過望天城隸屬於一個叫千龍門的二流勢力,這樣的勢力雖然李逸晨一些典籍中也看過相關記載,但對於長期給一流勢力打交道的李逸晨來說,也僅僅只是記著這個勢力的名字而已。

而望天城的城主,其實也就是千龍門的一個外事長老,所以此刻望天居中的各種小道消息李逸晨自然提不起半點興趣。

哪怕是附近的一些勢力之爭,那顯然也不在李逸晨的關心範圍,不過最終還是有一條消息引起了李逸晨的注意。

據說是丹道鋪出售偽劣丹藥導致城主夫人服下丹藥之後一身修為盡毀,城主夫人,那可是造化境初期的存在,城主勃然大怒已經將丹道鋪圍住一周,要丹道鋪給個說法,今日下午便是最後期限,按著城主之前的意思,若是今日申時丹道鋪給不出滿意的答覆,那麼他將不再顧忌丹道谷的面子而直接對望天城的丹道鋪發起攻擊。

丹道鋪!乃是丹道谷在各地城池的產業,是丹道谷的重要經濟來源之一,當然也代表著丹道谷的威嚴!

且不說城主夫人是不是真的因為服用了丹道鋪的丹藥而一身修為盡失,但就算是服用了丹道鋪的丹藥丟掉性命,你一個城主,說到底也不過就是千龍門的一個外圍長老而已,這樣的人物也敢去圍住丹道鋪,並且揚言要一個說法?

顯然事情並非表面這麼簡單,不僅僅是李逸晨這樣覺得,哪怕此間的各方的議論似乎也在詫異著城主龍狂的這般做法。

當然也有人為他這種為了愛妻甘冒天下之大不違的豪氣而表現出高度讚賞,不過更多的人關心的卻是抓緊時間用完餐正好趕過去看看這場熱鬧,畢竟這年頭,敢於這般挑釁丹道谷的勢力可不多。

但李晨此刻顯然品出另一番味道來!

龍狂肯定沒有這個膽!不要說一個老婆,哪怕連他所有姨太太一起因為服用丹藥死了,他也不敢去圍丹道鋪,否則不要說丹道谷的反應,估計千龍門都不可能放過他,畢竟丹道谷的怒火根本不是他們所能承受的。

可是龍狂這麼做了,而且已經圍了一周了,這隻能說明他的行為得到千龍門的許可!

一流勢力之間的鬥爭按理說像千龍門這樣的勢力根本沒有半點插手的資格,但是李逸晨知道在天域許多二、三流勢力都會依附於其他更加強大的勢力,如今看來,千龍門應該是依附了某個一流勢力,在他們的授意之下才敢這樣做。

雖然李逸晨不知道他們依附於哪個勢力,也不知道他們做真正的目的是什麼,但這樣的事情既然讓自己遇上了,那麼自己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觀,畢竟一直以來,丹道谷還是都在支持著自己。

區區一個龍狂,不過造化境初期的傢伙,李逸晨自然不會把他放在心上,所以李逸晨並不著急,現在距離申時還有一個時辰的時間,李逸晨繼續在這裡用餐。

畢竟若是等到魂族的人來接頭,這樣的事情處理起來自然也就更加輕鬆得多。

不過大半個時辰過去,酒乾菜盡,魂族的人仍然沒有出現,李逸晨也只得結帳趕往望天城的丹道鋪。

好在丹道鋪在任何一個城池都聲名遠播,哪怕李逸晨第一次進入望天城,但隨便打聽一下也就知道某具體位置了。

穿梭於街頭,李逸晨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不過當他趕到丹道鋪所在的街道之時,卻發現此刻街道的兩側已經站滿了圍觀之人。

不過這些人大多都是天人境修為,顯然是擔心一旦真的發生戰鬥而受到波及,所以到也沒有靠得太近,至於那些造化境的武者,此刻自然要站得更近一些,只不過望天城中似乎造化境的人並不算多,所以越往裡走,人也就越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