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至尊神器的威壓也暫時停止了下來。

不過,也就是那麼一會兒,至尊神器就再次的恢復了。

他的永恆力量只能讓至尊神器停止那麼一會兒時間而已。

至尊神器太強了。

「主人,是我爆發的時候了。」

一道聲音在楊風的腦海當中響起。

剎那間,一桿槍從楊風身上爆射而出,電閃雷鳴,日月無光,極盡璀璨。

閻羅天之槍。

在這一刻,閻羅天之槍展現了他極其強橫的一面。

就連楊風都看呆了,這一刻,炎羅天之槍竟然是至尊神器。

炎羅天之槍狠狠的撞在了天刀上面,雙方直接的展開了廝殺。

隨即,他們就見到了毀天滅地,天崩地裂。

這邊的空間封鎖瞬間的就被破除了。

不遠處的強者看到這樣的一幕都是驚呆了。

這是什麼級別的戰鬥?這遠遠的超出了他們的認知,他們心裏面都不由的判定,這應該是至尊級別的戰鬥吧。

不過很快他們就看出來了,這是至尊神器在進行著激烈的對抗,雙方都是展現了恐怖的殺伐之力,想要戰勝敵人。

這裡不是不允許帶至尊神器嗎?

他們來不及多想,瞬間就被一股強橫的意志給毀滅了。

楊風和薇薇安都是鬆了一口氣。

風不冷則是感覺到渾身一緊,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楊風竟然有至尊神器,這一下子就打亂了他的計劃。

戰鬥的結果那就不是他能夠預料的了。

「晴兒,趕快回去吧,我沒事的。」

楊風看著司馬晴,輕咬了一下嘴唇,這次危機肯定能夠化解。

楊風相信,炎羅天之槍最後一定能贏。

「嗯。」

司馬晴的虛影隨即就消失了。

(本章完) 「和誰說話呢?這裡沒有其他的人啊。」

薇薇安來到了楊風身旁,不由的問道。

她剛才的時候明明看到楊風和人說話,但是卻沒有看到其身影,對方的隱身能力那麼的強,連他都無法看到嗎?

「你看不到而已。」

楊風輕聲的回應道。

司馬晴出現的時候只有楊風能看到,其他人是無法看到的。

「那個人對你非常的重要吧,你看著他的時候那是難得的溫柔。」

薇薇安從來沒有看到過楊風有過如此溫柔的眼神,當時在他眼中,除了那道身影之外,別無其他。

「非常非常的重要。」

楊風點頭回應道。

薇薇安突然間感覺自己竟然有微微的嫉妒之意,不過很快的就被她給控制住了。

對方畢竟不是她的親哥哥,再說,就算是自己的親哥哥,自己也不會那麼的任性了。

自己哥哥願意做什麼那就做什麼,願意喜歡誰就喜歡誰,那是她哥哥自己的事情,她再也不會幹涉了。

在遠處,天刀和閻羅天之槍之間的戰鬥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不過閻羅天之槍已經佔據了明顯的優勢,一次次的猛攻天刀,天刀試圖發動反擊,但是卻每次都被閻羅天之槍給擋了回去。

「你也有至尊神器,開始的時候為何不用?」薇薇安有些不解的看著楊風。

楊風剛開始用身體抗衡自尊神器啊。

差一點就死了。

這傢伙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我不知道這桿槍是至尊神器啊。」

楊風很是無奈的回答道。

閻羅天之槍楊風以前經常用,但是自從他成了真神之後就不怎麼用了。

因為他認為閻羅天之槍檔次已經有些差了,說不定用了之後會被毀掉。

再說,武器都是關鍵時候用的,如果起不到作用,自己就可能被殺死。

「你有至尊神器竟然不清楚這是至尊神器?」

薇薇安兩隻明眸眨呀眨,她真的不敢相信楊風的話,這也未免太離譜了吧。

但是她看的出來,楊風沒有撒謊。

「真是不知道,以前的時候沒有這麼強啊。」

楊風摸著自己下巴。

如果以前的時候閻羅天之槍如此強橫的話,那自己碰到的敵人豈不是都被自己輕易的斬殺了。

他現在心裏面也有很多不解。

「刷。」

「刷。」

「刷。」

突然間,閻羅天之槍爆發了。

無數桿閻羅天之槍出現了。

每一桿閻羅天之槍都非常的強橫。

閻羅天之槍朝著天刀發動了圍攻。

且,閻羅天之槍的圍攻不是隨意的,而是有著一種規律,這讓它的攻擊增長了幾個檔次。

「這,這是陣法。」

薇薇安看的呆了,這桿槍自己還有屬於自己的陣法,讓其攻擊力大大的增強。

那把天刀雖然強橫,但是現在卻真的沒有絲毫的抵抗之力了。

終於,天刀開始出現了裂縫,這裂縫隨著時間的推移那是越來越大。

最終,天刀徹底的破碎,凝聚在天刀上的至尊意志也是徹底的消散。

薇薇安看的是火熱,天啊,那可是至尊神器啊,竟然是這樣的被硬生生的給打散了。

在這之前她還沒有聽說過這樣的情形呢。

「可惜啊。」

楊風則是輕輕的搖了搖頭,閻羅天之槍雖然將天刀給毀滅了,但是,它也變得暗淡起來了。

估計很長時間內沒法用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看到閻羅天之槍突然間變成了普通的武器,再也沒有了至尊神器的風采,薇薇安也是驚訝,至尊神器除非徹底被毀滅,否則擁有自我修復功能,肯定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怪不得楊風不知道這是一件至尊神器,放在誰身上誰也不可能知道啊。

「他能量用完了,不就是這個樣子嗎?」

楊風對至尊神器了解的並不是很多,因此認為這是屬於很正常的現象,突然間的爆發,爆發之後恢復正常,這沒有什麼異常啊,就是不能等至尊神器用了。

薇薇安白了楊風一眼,看來楊風真的是對至尊神器一點都不了解。

她因此將至尊神器的一些特徵告訴了楊風。

楊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這樣說來,還真是夠怪異的。

閻羅天之槍,肯定有什麼秘密。

不過現在閻羅天之槍之靈已經陷入了睡眠,楊風得找機會才能知道答案。

「想走?」

看到風不冷帶著其他幾個僥倖活下來的風家子弟要離開,楊風冰冷的聲音立刻的響起。

「小子,我們無冤無仇。」

「但是,如果你殺了我,那你就得罪了風家。你或許還不知道風家到底有多強。但是你只要知道得罪風家對你沒有任何的好處就行了。」

風不冷停下了腳步,惡狠狠的看著楊風。

都是這個小子礙事,否則的話,薇薇安早就被殺了。

現在倒好,回去之後,風家肯定會遭受到薇薇安所在家族的報復。

「呵呵,無冤無仇?當你用至尊神器攻擊我的時候,你怎麼不覺得我們無冤無仇。」

「當薇薇安求你讓我離開的時候你是怎麼說的,你怎麼不說無冤無仇。現在你卻給我說無冤無仇。我倒是想問問你,這話,你是怎麼說出口的?」

「至於得罪風家,毀了你們的至尊神器,還不算得罪嗎?真是天大的笑話。」

楊風凌厲的聲音帶著無邊的怒火。

風不冷嘴巴張了張,想說什麼卻說不出口。楊風的話讓他啞口無言。

楊風也沒有再廢話,身影閃爍,一隻拳頭瞬間擊穿了風不冷的身體,風不冷的身體化為了血霧,最終消散於天地之間。

楊風現在還動用著血連山的力量,在其面前,失去至尊神器的風不冷自然不可能是對手。

其他的幾名風家子弟則已經被薇薇安消滅了。

血屠女不愧是血屠女,這消滅敵人的速度那可不是一般的快。

「走吧,我們不能浪費時間了。」

殺了風不冷之後,楊風感覺到自身的本源力量再次的增長了幾分。

不過一想到那些強者看到薇薇安就立刻的逃走,楊風突然間覺得自己接下來不會有太大的收穫。

(本章完) 薇薇安對著楊風調皮的眨了眨眼睛,那雙血瞳很是妖艷,動人,蕩漾著一股特殊的韻味。

她已經從楊風的眼神裡面看出了對方的擔心。

她掩著嘴,輕笑道:「放心吧,我不會破壞你的行動的。我變得普通一些就行了。保證其他人根本就認不出來。」

她有自己本來的模樣,有著屬於自己的氣息和氣質。

一般情況下,她是不願意做出改變的。

但是,為了楊風,她願意做出改變。

「委屈你了。」

楊風自然知道薇薇安這樣做意味著什麼,不由的輕輕的開口。

「有什麼委屈的,都是我自願的,走吧,我們趕快去玩獵殺遊戲吧,到時候我都將人殺到一口氣,你徹底的結果了他們。」

薇薇安這個時候已經改變了容貌,傾國傾城的容貌已經變成了小家碧玉的妝容,那雙標誌性的血瞳變成了藍寶石的顏色,有妖異變成了迷人。

「你對本源力量的提升沒有興趣?」楊風有些啞然的看著薇薇安。

薇薇安的意思很明顯了,她栽樹,楊風摘桃子。

「我來這裡就是想殺風家的人,我的實力已經基本上到極限了,單純本源數量的提升已經沒有用了。必須得邁出自己的路才行。」

薇薇安將頭朝著旁邊一側,微笑著解釋了一番。

楊風頷首,沒有再說什麼,這是對方的好意,自己也有需求,自然不會推辭。

楊風和薇薇安聯手,效率高了不少。

楊風感覺自己距離成天期後期越來越近了。

血色紀元世界關閉的時間也快結束了。

楊風估摸著突破成天期後期希望不是很大了。

不過即便是如此他這次的收穫也算是很大了。

「楊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