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自從上次孫秀蘭要和段成旭完成了一起睡覺的任務之後,孫秀蘭就一直跟着段成旭了,儼然已經成爲了段成旭小跟班。

段成旭臉色陰鷺的走了進來,目光一掃,居然朝着一個虎背熊腰的男子走去,這個男子據於小雅所說叫董大爲,是公司裏銷售部的一個小組長,段成旭和他已經死掉的女朋友曉曉以前就是在他手裏。

於小雅和張小凡找了一個位置落座,於小雅掃了一眼董大爲,說道:“小凡,我和你說,這個董大爲以前和曉曉有一腿呢。”

張小凡驚訝的說道:“這你都知道?”

於小雅很是不以爲然的說道:“那當然了,我們這裏的人大部分都知道呢,那時候啊……”

隨後,於小雅把曉曉和董大爲以前的事情說了一下,張小凡聽了心中暗暗驚訝,說道:“這麼說的話,董大爲也許也知道了,不過他帶着孫秀蘭一起過去幹什麼?”

“董組長,你也搶到了一百多塊啊。”段成旭微笑着說道。

董大爲看起來人很是實在,雖然名義上他是段成旭的組長,但是一點都沒有架子,根本就一點都看不出他給段成旭戴過綠帽子的樣子,他連忙起身朝着段成旭說道:“小段啊,曉曉的事我也是悲痛萬分啊,不過我們要化悲痛爲力量,千萬不要自暴自棄,明白嗎?”

段成旭要不是從孫秀蘭口中已經知道了董大爲睡過他女朋友了,此刻恐怕還真的感激涕零的說好的,董組長你說的對。

不過現在,段成旭只是微微點頭,說道:“董組長真是好人啊,我就和秀蘭坐在你後面吧。”

“嗯,那好吧,現在看到你和孫經理能在一起,我真的很欣慰啊。”董大爲笑呵呵的說着,彷彿就是一個慈祥的長輩一般。

張小凡看着這幾人暗暗搖頭,絕對他們都挺裝的,隨後沒在關注,開始打量起這輛公交車,車裏溫度有些陰涼,司機大叔一直看着前方,等人到齊之後,他才悠悠的說道:“我要開車了,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衆人都點點頭,不過令張小凡詫異的是,這輛大的公交車居然還有很多空餘的座位。 車輛緩緩使了出去,這輛公交車沒有引擎的轟鳴聲,而是非常的安靜,一點聲音都沒有。

同事們坐在公交車裏面面面相覷,令人驚訝的是,隨着路途行駛過去,居然越來越偏,而窗外的景色也越來越暗。

“天黑了麼?”於小雅看着窗外驚訝的說道。

張小凡搖搖頭說道:“貌似不是因爲天黑。”

突然,公交車停了下來,車門突然打開,外面一大羣人走了進來,這些人臉色異常的蒼白,一個個都低着頭。

“年輕人,我年紀大,能不能讓個座啊?”一個老太婆笑呵呵的對坐在中間的一個胖子說道。

胖子驚訝的說道:“啊,你爲什麼要坐我這裏啊?”

“因爲我累啊,我年紀又大了。”老太婆咳嗽着說道。

胖子被這些人一直盯着,心裏有些發毛,無奈說道:“那好吧,你坐吧。”

“小夥子,你人真好,要不要吃點東西啊?”老太婆說着,從手上籃子裏拿出一個烙餅,聞着異常的香。

這胖子一下子便被吸引了過去,喃喃說道:“好香啊。”

“那是當然了,這是我獨家燒的烙餅,很好吃的,小夥子,你這麼尊老愛幼,人這麼好,就送給你吃吧。”老太婆開心的說道。

車輛還在行駛着,張小凡說道:“這些人不正常。”

“是不正常,你看那個穿紅衣服的女孩,一直對我們這裏笑。”於小雅驚恐的說道。

下一刻,一個打扮的異常潮流的男子走到於小雅面前,說道:“美女,我們認識一下吧。”

“啊……”於小雅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張小凡突然拍了拍於小雅的肩膀,隨即朝那個男子說道:“滾開,這是我的女人。”

“什麼?”男子怒視着張小凡,突然朝於小雅說道:“我家裏有玫瑰花,很多玫瑰花,想要嗎?跟我下車吧。”

“再勾引我女朋友我抽你!”張小凡冷冷喝道。

隨着張小凡話音的落下,於小雅也馬上反應了過來,搖搖頭說道:“你走吧。”

男子臉色難看,無奈的走到一邊。

這時候之前那個紅裙美女走了過來,她長得很美,身材勻稱,瓜子臉,畫着淡淡的妝容,一過來便朝着張小凡微笑了一下,說道:“你好,小帥哥,我迷路了,你能領我回家嗎?”

說完,她居然還朝着張小凡拋了一個媚眼,不得不說,這女的實在是太漂亮了,饒是張小凡定力不錯,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是有些小激動,好在他坐在於小雅的裏面,於小雅輕輕推了一下張小凡,張小凡這才反應過來。

體內秦小雨無奈的說道:“小凡哥哥,你這樣太se了,這些人其實都不是什麼好人,你可不要上當呀。”

張小凡心中一凜,連忙說是,其實這也不能夠怪張小凡,如今他沒有了精神力,龍袍也因爲沒有精神力而不能使用了,所以現在的他只能算是一個稍微強一點的普通人罷了,根本沒有什麼很強的戰力。

坐回去之後,那個紅衣女子狠狠的瞪了一眼於小雅,隨即走到邊上一個男生那邊攀談起來。

張小凡再次看向了那個胖子,只見他已經吃了老太婆送給他的烙餅,不得不說,這烙餅確實很香,哪怕張小凡他們站的比較遠,但是還是能夠聞到這烙餅的香味。

“嗯,好香啊。”胖子吃的滿口的芝麻,意猶未盡的說道。

老太婆咯咯的笑着,突然再次拿出一個烙餅,問道:“還要吃嗎,我有很多呢。”

“嗯嗯,我還要吃,我肚子好餓。”胖子連忙說道。

此刻就算是胖子身邊的幾個人也滿臉豔羨的看着胖子,老太婆似乎早就看出來了,笑呵呵說道:“誰還想吃啊,你們年輕人啊,上班忙,不補充體力怎麼能行?”

“嗯,謝謝婆婆,我肚子也餓了。”

“我也要。”

“要不給我也來一塊。”

衆人都說着,這時候,老太婆笑呵呵的點點頭,說道:“都有,都有。”

隨後從自己的布袋子裏又拿出一個烙餅,遞給一個女孩。

這一刻,在老太婆布袋子中,一縷黑氣縈繞,張小凡由於眼睛特殊的緣故,被他敏銳的察覺到了,他衝過去便是一把打掉了胖子要吃的烙餅。

胖子很生氣的指着張小凡罵道:“你一個幹保潔的神經病啊,我吃點東西礙着你了麼?”

周圍人也早就看張小凡不爽了,因爲最近張小凡出的風頭很多,辦公室裏很多女生都在討論張小凡,說他居然敢和李再賢鬥什麼的,說他很勇敢,這自然引起了其他男同事的不滿,一個個已經把張小凡當成了眼中釘。

這時候一個男同事指責道:“張小凡,你自己不想吃也就算了,居然浪費糧食。”

“就是,這是農民伯伯們辛苦做的,你倒好,居然扔了。”

胖子冷聲道:“張小凡,別以爲你上次耍了小聰明就對付不了你了,現在大家已經知道了你的名字,你再有心眼的話,下次我們大家都投你,弄死你。”

張小凡神色冷厲說道:“死胖子,你以爲你吃的真是烙餅嗎?看看吧!”

說完,張小凡一把踢飛了老太婆籃子,頓時,一團黑霧散落在公交車上,頓時所有人都噁心了,這裏面哪有什麼烙餅,而是一大團泥巴混合着蛆蟲,蟑螂的泥巴餅。

障眼法!

張小凡腦海中猛然想起了這個詞語,而這個胖子發現地上的東西之後,嚇得連忙後退,指着地上支支吾吾說道:“死老太婆,你你……你給我吃的是什麼玩意。”

“這些可都是好東西呢,咯咯咯……”老太婆輕笑着。

而這時候,公交車突然停了下來,司機冷漠的說道:“要下車的人下車吧。”

車門打開,老太婆猙獰的看着張小凡說道:“你居然害我的好事。”

“你想如何?”張小凡冷眼旁觀,根據他的觀察,這些鬼根本不能奈何他們,否則的話,恐怕一開始的時候就對付他們了,而不是等到現在,所以張小凡根本就不害怕。 面對張小凡的叫囂,老太婆冷哼一聲,卻是扭頭朝着胖子笑呵呵的說道:“小夥子,我要下車了,你要是想要吃烙餅的話,就隨我下車吧。”

胖子顯然是個吃貨,喃喃道:“真的嗎?”

“是啊。”

張小凡拍了拍胖子肩膀,這一拍,直接將胖子驚醒了過來,只見他一臉的震驚。

“之前你吃的什麼難道忘記了嗎?”張小凡的聲音在他耳邊爆喝。

張小凡雖然沒了精神力,但是這麼長時間以來,自然知曉一些對付鬼的方法,所以才能將被迷惑的胖子驚醒過來。

“嘔……”

這一下子,胖子再也忍不了了,趴地上乾嘔起來,之前覺得無比美味的食物現在只覺得喉嚨裏噁心無比。

“曹尼瑪,你到底給我吃了什麼東西?”胖子破口大罵說道。

老太婆冷哼說道:“都是好東西。”

“尼瑪!”

胖子根本不知道老太婆的不正常,衝上去一腳將老太婆踹飛,由於車門還開着,老太婆倒飛出去之後,原本慘白的臉變得更加慘白了,她的身體開始腐爛,蛆蟲從她的身體上爬來爬去,看的車裏的同事們都要噁心的吐了起來。

老太婆在車外吼道:“混蛋,我不會放過你們,不會……”

車輛再次行駛了出去,胖子這一刻看向張小凡的臉色變得和善起來,說道:“謝謝你兄弟,要不是你,恐怕我真的跟着這老太婆下車了。”

說着,胖子捂着肚子一臉的噁心之色,這也難怪,他吃的東西都是蛆蟲和蟑螂這些蟲子,尋常人聞到這些味道就要吐了,而他居然吃了。

“沒事,不過接下來小心點了,你吃了那些髒東西,身上陰氣太重。”張小凡提醒。

“謝謝,我就劉明輝,來這裏上班三年多了。”劉明輝伸手說道。

車子再次啓動,之前的紅裙美女已經勾引到了一個男同事,正旁若無人的坐在男同事身上,兩人如膠似漆,紅裙美女輕聲說道:“帥哥,親我。”

男同事頓時激動起來,暗道自己雖然進入了一個恐怖的紅包羣之中,但是沒想到今天會碰到豔遇,要知道,眼前這個美女可是大極品啊,摸上去不但滑不溜秋,而且他伸進去摸了一把,簡直鮮嫩多汁,最關鍵的是,這美女很是開放,似乎喜歡玩癡漢遊戲,嘖嘖,這種極品可是很難得啊。

於是馬上親在了一起,這一下子,男子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居然開始乾癟了下去,而男子一點都沒有察覺。

旁邊的於小雅尖叫道:“哎呀,你們兩個幹嘛呀。”

聲音驚醒了這個男的,他一把推開紅裙美女,摸了摸嘴巴,皺眉說道:“好臭,到底什麼……”

這時候,他感覺到嘴巴里被塞了什麼東西,他乾嘔起來,一下子蛆蟲被吐了出來,他驚恐的喊道:“曹尼瑪的,什麼玩意。”

藥窕淑女 “曲正傑,你……你的臉……”於小雅指着曲正傑,一臉的驚恐之色。

“咳咳咳……怎麼了?”曲正傑看着面前的紅裙美女,突然又發現她臉色更加白嫩了。

紅裙美女微笑着說道:“年輕人的滋味就是舒服。”說着她直接離開了。

曲正傑一個座位的一個男的之前還羨慕不已,不過這時候連忙跑開,一邊跑一邊驚恐說道:“曲正傑,你那鏡子看一下你自己吧。

曲正傑心是顫抖的,因爲他看到了自己的手,原本強壯而有力的雙手變得乾瘦無比,就有七八十歲老人的手,他連忙拿出手機,將前置攝像頭對準自己,入目的,是一個老頭的臉,鬍子拉碴,滿頭白髮,皺紋爬滿了額頭,牙齒也已經鬆動。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曲正傑踉蹌的站起來,但是他發現自己的動作已經不像以前那麼靈敏了,動作猶如行將就木的老人,一吹就倒,他只能再次坐了下來。

“爲什麼會變成這樣子,我認爲你還是問問和你親嘴的女人吧。”張小凡冷冷說着,隨即看着周圍剛剛上車的這些人,說道:“最好遠離這些人,否則,你們的下場會和曲正傑一樣。”

這些人全都用猙獰的目光看着張小凡,紅裙女子冷聲說道:“你這個傢伙真是會多管閒事。”

突然,車子停了下來,司機說道:“下車吧。”

這些鬼臉色一白,忌憚的看了司機一眼,不過還是下車了。

其他人奇怪的看着張小凡,這時候才問道:“張小凡,你怎麼知道這些人都有問題的?”

張小凡說道:“很簡單,這些人都不正常。”

“我感覺你好厲害。”

“是啊,知道鬼還一點都不害怕。”

張小凡說道:“其實從一開始,這些鬼就是利用我們心中的貪慾,來勾引我們,劉明輝,那老太婆知道你愛吃,所以給你吃的,於小雅,那男的知道你喜歡潮流的帥哥,喜歡玫瑰花,所以才那樣對你。”

於小雅臉色一紅,說道:“我確實喜歡玫瑰花。”

“所以,這些其實就是鬼,利用我們心中的貪慾,來阻止我們前往目的地,所以說我們不能輕易的被誘惑。”張小凡解釋。

“原來是這樣。”董大爲點點頭,說道:“張小凡,真沒想到你這麼厲害,連這些都知道。”

段成旭摟着孫秀蘭冷哼說道:“這些鬼果然難纏,不過好在我意志堅定。”

事實上,之前那紅裙女子還朝他誘惑來着的,不過都被他無視了。

張小凡點點頭,暗道這個段成旭心中似乎有一股執念,這個念頭讓他的意志很是堅定。

“有什麼用,我已經變成了一個老頭子了,我的大好青春啊,張小凡,爲什麼,爲什麼你不早點提醒。”曲正傑瘋狂的說道。

吱吱吱吱……

車輛陡然停了下來,司機一拉手剎,看着後視鏡的衆人說道:“火車站到了,該下車的朋友們下車吧。”

窗外,一片漆黑,原本衆人都以爲車站都是熱鬧的,但是現在看來,熱鬧個屁,除了黑還是黑,而且外面格外的陰涼,不少穿的少的女生都捋了捋胳膊,感覺到很冷。 “爲什麼讓我們坐車過來呢?中途又爲什麼會上車那麼多鬼?”張小凡呢喃着。

這時候,體內的秦小雨恍然大悟說道:“小凡哥哥,也許我知道那是什麼原因了,剛剛我們經過的地方,應該是鬼門關。”

“鬼門關?”張小凡詫異不已,突然記起自己之前得到一百零八鬼圖上面介紹過,人死之後,要闖過鬼門關,前往地府,而這鬼門關之中,會有很多誘惑,有食物的誘惑,美女的誘惑,金錢的誘惑,這些誘惑讓你下車,而你一旦下車,就會被惡鬼吞食,成爲他們的食物。

“這麼說,我們已經闖過了鬼門關,所以來到了這個不知名的窗外?” 狂少皎皎 張小凡無比驚訝的說道。

“大概是吧,不過小凡哥哥,據我估計的話,我們坐上這趟列車應該就是前往地府了。”秦小雨說道。

張小凡凝重的點點頭,說道:“不管怎麼樣,現在來都已經來了,只能硬着頭皮過去看看了。”

說着,正欲下車,沒想到司機突然陰氣森森的說道:“你身上有種我們的味道。”

張小凡頓了一下,驚訝的扭頭看去,只見司機沒有扭頭,他看着窗外,神色默然。

張小凡連忙讓於小雅先下車,等人都走了之後,他才問道:“司機大哥,不知道我們現在去的是哪裏?”

司機大叔搖搖頭,說道:“進去吧,記住,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張小凡詫異的看了一眼司機大叔,重複了司機大叔的一段話,點頭道:“謝謝。”說着走下了車。

等張小凡一走,司機大叔眼中閃着幽光,喃喃說道:“這傢伙體內居然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嗯,通知老闆吧!”

張小凡下車之後,雖然周圍一片漆黑,但是面前還是有着燈光隱隱約約能夠看到有一輛龐大的黑色鐵皮列車停靠在邊上,周圍沒有工作人員,只有用紅色的大字標註着一二三四這些數字,來對應每個人應該進入的車廂。

張小凡很快找到了於小雅,說道:“待會列車裏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們應該走在一起。”

“嗯。”

兩人很快上了車,車廂很大,但是卻很乾淨舒適,座位是分前後兩座的,中間放着一個桌子,桌上放了水和麪包,衆人落座之後,開始聊起天。

“我們城市附近什麼時候有這種列車了啊?”孫秀蘭看着漆黑的窗外說道。

“因爲我們根本已經不在我們所在的城市了。”段成旭目光冰冷,說道:“這種列車是工業時期的老列車了,而且規格和外觀也不是這個時期的產物,據我估計,應該是以前的列車。”

“我們穿越了?”有人驚呼道。

“不一定,也許在另一個世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