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臥槽!!

衆人眉頭一挑,目瞪狗呆的看着風尤物,這特麼什麼情況?

這還是那個風尤物嗎?如果是放在以前的話,風尤物絕對會直接來一句,劉致澤,你被開除了。

但是現在……風尤物竟然只是讓劉致澤別在教室抽菸,還出去抽?臥槽的!!你的學生在你面前抽菸,你竟然還叫他去走廊上抽菸? 縱橫諸天小門神 這特麼還是那個風尤物嗎?難道是自己的腦袋出問題了嗎?

說好的要劉致澤哭呢?怎麼他沒哭,反而是風尤物低頭了啊?這特麼到底是什麼情況?誰能告訴我一下啊?

重生之娘子追夫記 “好勒,給風老師面子,賤人,走。”說着,劉致澤對着南宮劍使了一個眼神,兩人直接離開了教室。。

我靠!!這……這,這特麼的是劉致澤瘋了還是自己瘋了?亦或者是風尤物瘋了?這特麼的還是那個風尤物嗎?劉致澤都特麼要造反了,你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反而還讓別人出去抽菸?

他們看着在走廊上又點起一支菸的劉致澤,更加目瞪狗呆了,臥槽!!這劉致澤還不是一般的吊啊,簡直吊炸天了有木有?他竟然真的點起煙了,還真特麼給風尤物面子啊。 看着那個正在外面抽着煙的劉致澤和南宮劍,教室裏面一羣真的是羨慕的要死,他們也不管爲什麼風尤物今天爲什麼性情大變,他們只知道,要是自己也能像劉致澤一樣就好。

隨心所欲的,想幹嘛就幹嘛,連抽菸都是給別人的面子纔去抽。

只是劉致澤可不去管這麼多,他叼着煙,揹着手,站在走廊上,像特麼一個領導似得。

“澤哥,你看給裏面那羣人羨慕的,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南宮劍從窗戶撇了一眼教室內的情況,就看見那一個個的都在盯着自己兩人。

“少爺,剛剛老周給我打電話,說是閘北路出現了殭屍,他和張伊已經趕過去了,要我來喊你。”忽然,一道清風吹過,關瞳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劉致澤的身後,着急的說了起來。

這小子說是說當保安,不過也是來搞笑的,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學校竟然還沒開除他。

“臥槽!!你特麼哪來的。”南宮劍被突然出現的關瞳嚇了一跳,手中的煙都直接飛了出去。

“殭屍?”劉致澤慢悠悠的轉過頭來,看了關瞳一眼道“有殭屍喊老周和張伊去不就行了,來叫我幹嘛?難道不知道澤哥現在是好學生嗎?從不逃課的。”

關瞳“……”

南宮劍“……”

臥槽的!!你特麼之前被路起從網吧帶回來的時候,你怎麼不說這種話,你特麼現在嘴裏還叼着煙,你也好意思說自己是好學生?你特麼敢不敢再不搖碧蓮一點?

關瞳和南宮劍都差點噴血,也真虧劉致澤能這麼不搖碧蓮的說出這種話來。

關瞳苦笑一聲,他雖然很想噴劉致澤一頓,但還是不敢,只能繼續道“少爺,老周和張伊就怕鬥不過,所以才讓我來喊你的。”

“這麼點小事也要澤哥親自出手,走吧。”劉致澤丟掉了菸頭踩了兩腳,這才慢悠悠的向着樓梯走去。

關瞳和南宮劍苦笑一聲相視一眼,卻也是跟了上去。

此刻閘北路也已經鬧成一鍋粥了,因爲這裏又死人了,還是在原來的老地方,不得不說,這裏接二連三的出事,真的嚇到了不少人哪怕是今天圍觀的羣衆都已經沒有以往的多了。

此刻在那老地方又放置着兩具屍體,又是那個法醫在檢驗着屍體。

這時,一羣人直接越過外圍的警戒線衝了進來,帶頭的正是張伊和周復生。

見到兩具屍體,周復生和張伊相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沒錯,又是殭屍乾的,看來自己之前讓關瞳去請劉致澤是對的。

“又是你們。”那法醫見到張伊和周復生頓時一驚,怎麼到哪都能碰到這兩個人,不過想想也對,畢竟張伊是負責這一塊的,現在閘北路又出現了這樣的事情,他就算不想來也得來。

“不要再動屍體了,立刻把這兩具屍體擡走燒了。”周復生看了那法醫一眼,當即和張伊相視一眼,帶着一羣第七科的人就望着閘北路里面跑去了。

那法醫一愣一愣的,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周復生和張伊就已經不見了。

“老周,有沒有辦法確定那玩意的方位?”走進了閘北路深處,張伊看了周復生一眼說道。

張伊周復生以及在身後的第七科衆人同時觀察起了四周的情況,但是這閘北路除了一些爛尾樓卻是已經沒有其他的東西了,什麼也沒有看見。

“我試試,這玩意從某寶買的,也不知道準不準確。”周復生說完就從自己的包包裏掏出了一個羅盤看了起來。

這羅盤之前他在鳳林市中學內用過,但是卻一點反應都沒有,當然了,也不排除,是因爲界域影響了羅盤,所以他現在纔會再次拿出來。

“某寶的東西?臥槽!!老周,你丫的能不能靠譜一點?”聽到周復生的話,張伊和他身後的那羣第七科成員同時心頭一顫。

你好歹也特麼是一個抓鬼師,買法器什麼的不買好點也就算了,竟然還敢上某寶去買?你丫的心真大。

“我試試。”周復生尷尬的笑了笑,額頭都流出了汗水,也不知道是因爲跑的太急了,還是因爲太尷尬了。

說完,他就開始盯着手中的羅盤看了起來,看來看去的,擺弄來擺弄去的,周復生卻是發現那羅盤上面的指針一點都沒動。

周復生眉頭一挑,特麼的,某寶的東西是真的坑啊,自己竟然買了個假貨。

周復生苦笑了起來,都特麼怪劉致澤,好端端的把自己的羅盤給摔了,不然的話,自己現在也就不會這麼尷尬了。

“怎麼樣?老周?”張伊和第七科成員走了過來,好奇的看向了周復生手中的羅盤。

“被坑了。”周復生苦笑一聲,又把羅盤塞進了包包裏,其實他也很絕望啊,花了幾百塊錢,結果還買了個坑。

“我靠!!老周,你這波操作我給你滿分,一點都不怕你驕傲。”張伊驚呼的叫了起來,你買法器都特麼敢上某寶去買,你也真特麼夠有種的。

“別說了。”周復生擺了擺手,苦笑一聲,從包包內掏出了一把符咒,遞給了張伊,繼續道“你把這些都分一下,然後去找。”

“這玩意有用嗎?不會又是你從某寶陶來的吧?”張伊抓着那把符咒有些懷疑的問道,老周買法器都敢去某寶買,更何況符咒了。

“你特麼要不要,不要給我。”周復生伸出了手說道,這張伊還沒完了,這些符咒可都是自己親手畫的,平時賣出去都要賣幾百一張,結果還遭到了張伊的嫌棄。

“不要白不要。”張伊嘿嘿一笑,說着就把符咒分了下去,至少每個第七科的成員都拿到了一張符咒。

“老周,我們真的要去找嗎?可是我怕。”張伊雖然拿着符咒,但畢竟沒有對付過殭屍,萬一出了什麼事,那可就尷尬了。

“別怕,有我在。”老週一臉自信的說道,其實有他在又毛用啊,真碰到了殭屍,他也沒辦法,畢竟他也沒對付過殭屍。

“老周。”忽然,一旁的張伊拍起了周復生的肩膀,那手都還有些顫抖,就像是在害怕似得。

“都說了別怕,你們儘管去找就行了。”周復生瞪向了張伊有些無語的說道。

“不是,老周,我們不用去找了,你看那。”張伊指着前方說道。

此刻在他們的前方,正站着一個露着獠牙,血肉橫飛的人,說的準確一點應該是殭屍,此刻那殭屍身上還冒着濃濃的屍氣,十分恐怖。 “嗯?”順着張伊的手看去,老周也看到了那殭屍,只是現在太陽高照,那殭屍竟然也敢出來瞎晃悠。

“臥槽!!白眼殭屍?”看到那殭屍的眼珠子,周復生瞳孔一縮,震驚的叫了起來。

他雖然沒有碰到過殭屍,但也知道這殭屍也分等級,藍白眼殭屍都已經相當於八品抓鬼師了,甚至加上殭屍的不壞之身,哪怕是一般的八品抓鬼師都奈何不了。

“怎麼?老周,白眼殭屍很厲害嗎?”張伊和第七科衆人忍不住看向周復生,想要周復生爲他們接到一下疑惑。

“我都才相當於黑眼,你說他厲害嗎?”周復生苦笑道。

“那特麼豈不是說你都對付不了?”張伊眉頭一挑,震驚的問道。

“差不多是這個理。”周復生尷尬的笑了笑說道。

“差不多你妹啊,那特麼還不跑,在這等死啊。”張伊在心中大叫臥槽啊!!周復生都解決不了,那自己和第七科的就更加不可能解決的了了。

說完,張伊二話沒說,直接轉身就逃跑了起來。

看着張伊的背影,周復生一愣,我曰!!這小子怎麼跟他先祖一個樣啊,遇到事情就跑。

“吼~”然而就在這時,那白眼殭屍怒吼一聲,當即向着周復生這邊跑了過來。

“別跑啊,你們都拿着符咒,可以對付他的。”周復生大叫了起來,只是張伊和第七科的人理都沒有理他,跑的賊快,一眨眼的功夫就跑出了幾百米之外。

忽然,一旁傳來了一股濃濃的屍氣,頓時讓周復生心頭一顫,他慢悠悠的轉過身去,就看到那殭屍正站在自己的身後,而且還正瞪着自己。

周復生距離那白眼殭屍的距離不超過二十公分,就跟快要親嘴似得。

“吼~忽然,那白眼殭屍吐出了一口氣,周復生的臉色頓時變的鐵青。

我曰!!這特麼多久沒有刷牙了啊,這臭味簡直要上天了。

哪怕是周復生這種見多識廣的,感受到這股臭味之後都是雙眼一翻,差點沒有當場昏倒在地。

只是還沒等周復生昏迷過去,就看到那白眼殭屍一把抓住了周復生的身體,直接甩了出去。

“啊……”周復生慘叫一聲,掉落在了地面,而那白眼殭屍卻是竟然不動了,就站在了原地。

“老周,你沒事吧。”張伊見到周復生倒在了地上趕忙跑了過去,把他扶了起來。

當張伊看到周復生的樣子之後差點沒有笑出來,就看周復生全身抽搐着,眼珠子也不停的往上翻去,露出了白花花的眼白。

“局長,這玩意我們對付不了,我們還是先走吧。”這時,那袁隊長走了過來,一臉着急對着張伊說了起來。

“哈哈……原來這就是第七科和所有的道門抓鬼師,沒想到竟然這麼不堪一擊。”

張伊還沒開口,就在這時,一旁的爛尾樓內忽然抓走出了一箇中年男子,正對着張伊一羣人大笑着。

他滿臉鬍鬚,身着邋遢,倒像個乞丐似得。

“你是什麼人?”見到這中年男子,張伊一把甩掉了手中的周復生,站起身來對着那中年男子怒喝道。

“在下五鬼門屍道人,在此先見過各位了。”中年男子微微作揖,說是說見禮,但是看他那傲氣的樣子,完全是在鄙視張伊一羣人。

“五鬼門?你和鬼道人是一夥的?”第七科的人羣中一個青年指着那中年男子叫了起來,他正是何齊,也是上次差點被鬼道人弄死的那兩個第七科成員之一。

“鬼道人?別把本道人和那個廢物相提並論,那廢物算起來,不過是個低階的煉鬼師而已,而本道人則是高高在上的煉屍人。”

屍道人聽見鬼道人三個字頓時冷哼一聲,看起來他和鬼道人之間有些仇恨。

“局長,上次我們就是差點死在五鬼門鬼道人手中的。”這時寧開也開口說了起來,畢竟上次是真的差點就完蛋了,要不是劉致澤出現,他們現在估計也變成了鬼道人手裏的玩物。

“哦?原來鬼道人那個廢物是死在你們手上的?這樣最好,也免得我去找你們了,這次呢,我是奉了門派之命,前來調查鬼道人的死因,既然是你們殺了鬼道人,那你們就跟我走吧,把你們帶回去,我的任務也就算是完成了。”

屍道人淡淡的說道,完全沒有把眼前這羣人放在眼中。

“不是我們,但是是一位很厲害的前輩。”寧開解釋道。

“厲害的前輩?雖然呢,本道人和鬼道人那廢物沒有什麼關係,但是這次奉了門派之命而來報仇的,既然你知道是誰殺了鬼道人,那你就趕緊把他叫出來,本道人早點弄死他早點回去覆命。”

屍道人微微的笑道,在他眼裏,鬼道人就是個廢物般的存在,他可沒想過殺害鬼道人的人能有多強,最多也就比鬼道人要強上一絲而已。

“我……我不知道他在哪。”寧開低下了頭說道,要是知道那位前輩在哪,早就叫出來收拾你了。

“那就沒辦法了,只能拿你們做替死鬼了。”屍道人微微的笑了笑說道。

“是我。”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在了所有人的耳中,衆人一愣,轉頭看去,就看到劉致澤叼着煙,揹着手慢悠悠的走了過來,在他的身後還跟着關瞳和南宮劍。

“你又是哪來的?”屍道人看着劉致澤眉頭一挑,臉部抽搐了起來,他真的很想衝過去給劉致澤兩耳巴子,而麼的,裝逼又裝逼的要是。

“前輩。”忽然,那寧開激動的走出了人羣中,直接向着劉致澤而去,當他去到劉致澤面前的時候,直接“噗通~”一聲就跪倒在地。

“臥槽!!你特麼幹嘛?”劉致澤心頭一驚,趕忙躲開,這小子誰啊,怎麼見到自己就下跪,自己可不想被折壽啊。

“前輩,我是寧開,難道您忘記了嗎?上次在對付鬼道人的時候,我也在場的。”寧開滿臉激動的說道。

自從上次他們被送進醫院後,就一直在住院,直到今天才出院,只是他們纔剛上班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不過現在又見到了這位前輩,寧開還是很高興的,畢竟這位前輩的法力通天,而且又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寧開,你在做什麼?”這時,那袁隊長大喝了起來,他們第七科可是和劉致澤有着一些小仇恨的,雖然張伊和他關係好,但是袁隊長卻是一直很不滿意劉致澤。

可是剛剛看到寧開對着那小子跪下了,袁隊長頓時感覺臉好痛,就像是被人打了無數巴掌似得,自己的手下竟然對着仇人下跪了。

“袁隊長,上次就是這位前輩一招秒殺了鬼王的。”寧開說道這個事情就更加的激動了,恨不得現在就摟住劉致澤的大腿。

臥槽!!一招秒殺鬼王? 一招秒殺鬼王?你特麼彷彿在逗我玩喔,這特麼怎麼可能?鬼王那是什麼存在,能夠被這麼一個小屁孩給秒殺了?哪怕就算是天塌地陷怎麼也不可能相信啊。

這一刻,不僅張伊和第七科的人愣住了,就連那屍道人也都愣住了。

一招秒殺鬼王?要真的是這樣,那還報個鬼的仇啊,別人都能一招秒殺鬼王了,自己在他面前豈不是連螞蟻都算不上?分分鐘就能弄死自己?

不對,這小子身上沒有什麼強大的氣息,不可能秒殺鬼王強者的,這裏面絕對有問題。

“哦,原來是你啊,澤哥想起來了,怎麼樣?身體好了沒有?”劉致澤把寧開扶了起來微微的問道。

上次自己因爲跑的太急了,也沒有去注意第七科那兩人了,原本還以爲那兩人因此死了,但是卻沒想到現在又在這裏出現了。

“謝謝前輩關心,我的身體已經好了,前輩,你來的正好,那裏有一個屍道人,自稱是五鬼門的,還說要來爲鬼道人報仇,你看你要不要處理一下?”寧開指着不遠處的屍道人說道。

他對劉致澤可是充滿了信心的,只要有這位前輩在,什麼五鬼門,什麼屍道人,通通都是辣雞。

“這都是小意思,澤哥一隻手就能弄死他了。”劉致澤吐出了一個菸圈,滿臉囂張之色的說道。

臥槽!!衆人聽到這話,都忍不住眉頭一挑,臉部微微抽搐了起來,這小子還是這麼的囂張,一點都沒變。

“何齊,上次你不是和寧開一起執行任務嗎?他真的是你們口中說的前輩嗎?”袁隊長疑惑的看着何齊問道。

上次鬼王出世的時候,何齊是沒有在現場的,這個可以跳過,不過後來,他雖然沒有看到鬼道人是被劉致澤殺死的,但是他們兩個人沒有死就已經證明,鬼道人被這位所謂的前輩給收拾了。

現在聽見袁隊長問話,他只能點了點頭,其實他內心是很反抗認劉致澤爲前輩的,因爲那小子看起來吊兒郎當的,再加上年齡擺在那,他就更在不想喊前輩了,但是現在沒辦法,寧開都已經像人家下跪了,自己就算想不承認也不行了。

見到何齊點頭,第七科衆人包括張伊在內,同時震驚的看向了劉致澤。

這小子真的有如此恐怖嗎?一招秒殺鬼王?那特麼還有什麼他鬥不過的?都特麼能秒天秒地秒空氣了,自己又還有什麼話說呢?

一時間,所有人瞠目結舌的看着劉致澤,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喂,臥槽!!我說,這一章勞資纔是主角好不好?你們別把關注的對象搞錯了行嗎?”

這時,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着劉致澤看去,那屍道人就有些忍不住了,難得成爲一章主角,結果就被劉致澤搶了風頭,還特麼能不能愉快的成爲真正的主角了?

聽到屍道人的話,衆人同時鄙夷的看了屍道人一眼,然後繼續目瞪狗呆的看向了劉致澤。

“哼,就憑你秒殺鬼王?小子,勞資信了你的邪,勞資今天就是不信,屍煞,上,給我弄死你那小子。”屍道人大喝一聲,直接指揮着一旁的白眼殭屍。

那白眼殭屍聽到了屍道人的話,那白色的眼珠子頓時發出了一道犀利的眼神,直接向着劉致澤而去。

劉致澤微微搖了搖頭,慢悠悠的把菸頭丟掉,然後又踩了兩腳,就聽他淡淡的說道?“飛蛾撲火,你這又是何必呢?就算你是這一章的主角又如何?你始終活不過三章的。”

說完,劉致澤右手一伸一握,頓時整個地面都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八卦,還冒着淡淡的藍色光芒。

看到這個八卦,在場的所有人一驚,奇門遁甲又要出手了嗎?這可是諸葛家的鎮族法術啊,開玩笑,誰特麼不想多見識一點啊。

“好酷~”那寧開滿臉崇拜的看着劉致澤,眼中冒着小星星,恨不得現在就摟住劉致澤嘬一口。

“臥槽!!小子,你特麼的不裝逼能死啊,屍煞,給我咬死他。”屍道人怒吼道,從他那原本平靜的臉龐,就不難看出,這老小子到底有多麼的憤怒。

“乾字,定身術。”劉致澤慢慢的開口,擡起了手指頭,指向了那白眼殭屍。

可是那白眼殭屍卻依然在奔跑着,像是劉致澤的法術根本就不起作用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