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脆弱的李青在兩秒之內帶走!

穿心長矛:潘森使用長矛向前方錐形範圍發動三連擊,對英雄造成雙倍傷害。同時潘森也變得更了解敵人的弱點,從而讓他能對生命值低於15%的敵人進行暴擊。

消耗

45/50/55/60/65法力

冷卻

10/9/8/7/6

效果

被動效果:潘森的普通攻擊和長矛飛擲,對生命值低於15%的敵人將100%暴擊。普攻暴擊傷害為200%,長矛飛擲的暴擊傷害為150%。主動效果:潘森使用長矛向前方錐形範圍發動3連擊,每擊造成13/23/33/43/53(+0。6)物理傷害。對英雄造成雙倍傷害。


繩鋸木斷,水滴石穿。


與此同時,鳳迷情並沒有聽李青的往草叢裡走,她明白李青的意思,他是想藉助草叢的視野進行先手,可以打對方個措手不及!

但此時不拼,更待何時!

在李青的騷擾之下,在無形中李青的消耗下,德瑪只剩下了五分之一的血量!

前進噴泉!兩秒三刀!德瑪還沒來得及揮舞著他的死亡之舞,他就已經倒在了地上!

當潘森準備尋找他的下一個目標的時候,他的獵物卻主動迎上門來!

「哈!」

破空斬!

飛翔中的鳳迷情是如此的美麗!

… ……

當提莫被戰爭之王的胯下嚇暈之後,當她清醒過來,就發現自己的視野已經變黑了。

緊接著九尾妖狐被小炮的毀滅打擊撞飛到牆上之後,那種被三人輪流暴力的血腥畫面直接嚇的她不敢看。

最後她的三姐凱特琳居然被盲僧無情拋棄,直接讓她內心的憤怒飆到了極點!

「混蛋!混蛋!拋棄隊友的混蛋!」

三個人的屏幕依次變黑,需要時間復活的她們只能眼睜睜看著前方激烈的戰場,二打四,真的能打過嗎!

「混蛋!這次輸錢,都怪李青!哼!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就不該收他!」水娉婷現在怨念的不行,一臉擔憂的看著戰場。

「呵呵呵呵,我覺得似乎你們都想錯了,看看戰場吧。」白素兮嫵媚的一笑,將視野標記在了激烈戰鬥的現場!

「雙殺!鐵血玫瑰戰隊:鳳迷情擊(無雙劍姬)殺滅天戰隊0861:卡爾(不詳之刃!無雙劍姬已經大殺特殺了!)」

「三殺!鐵血玫瑰戰隊:鳳迷情擊殺滅天戰隊0861:皮特(麥林炮手)!無雙劍姬已經主宰比賽了!」

「四殺!鐵血玫瑰戰隊:鳳迷情擊(無雙劍姬)擊殺了滅天戰隊0861:昆西(德瑪西亞之力!無雙劍姬已經暴走了!)

當鳳迷情使用破空斬飛翔潘森的一剎那,幾乎所有的人的氣息都凝固了!

「五殺!」「五殺!」「五殺!」

三個女人心中默默的喊著,從成立戰隊到現在,她們從來就沒有過五殺!

難道這次真的能實現了嗎!而且還是比她們更高一級的青銅戰隊!

這不是夢!這一定不是夢!

「鐵血玫瑰戰隊:鳳迷情擊(無雙劍姬)擊殺了滅天戰隊0861:列夫(戰爭之王),無雙劍姬已經無人可擋了!」

「啊?怎麼不是五殺?」汀雙兒滿臉的疑惑,明明連續殺了五人,為什麼!

「當然是對面有英雄復活了撒,正如你們也復活了一樣。」李青無語道。

「啊啊啊!太可惜了!」汀雙兒一臉遺憾,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在泉水復活了!

「小青子,你是不是故意拋棄你娉婷姐的?」白素兮嬌笑的看著水娉婷。

李青對水娉婷抱了一個歉意的微笑:「當時情況緊急,沒有過多解釋,因為從剛才的狀況來看,我和娉婷姐的傷害根本不足以殺死潘森,因為娉婷姐沒有了任何技能。而且當時娉婷姐離小炮和蓋倫是比較近的,她不可能穿越潘森往後逃跑,所以無論是哪個方向,她都必死無疑。」

汀雙兒想了想剛才的狀況,似乎的確如此,那個時候鳳迷情剛剛秒掉了趙信,不詳之刃正在使用死亡蓮華,德瑪正在蜂椽鳥附近遊走,水娉婷正海使用了繩網反衝到了四個人中間!幾乎是腹背受敵!

水娉婷陷入了沉思。

白素兮則是不停的像著李青拋媚眼。

李青受不了白素兮勾魂的眼神,轉頭對水娉婷繼續道:「我當時最大的顧慮就是小炮直接會利用刷新的火箭跳躍跑來潘森身邊!

因為只要小炮跳過來,那麼劍姬隨著小炮進入潘森的攻擊範圍!這個時候只要潘森使用聖盾打擊定住隊長,這個團戰直接就會崩盤!萬幸的是,這個小炮的水準並不是我想象的那麼好,他沒有跟我想的劇本進行表演收割!」

這個時候,已經連續拿到五個人頭的鳳迷情金盆瓢潑的回到了基地。

「幹得不錯!」

鳳迷情用五殺的經濟直接購買了貪慾九頭蛇!

傷害直接爆表!

此刻的她可以在不使用終結技的情況下一v二了!

如果有終結技呢?

一切皆有可能。

李青對鳳迷情的誇讚還是有些得意的,笑道:「嘿嘿,隊長也挺厲害的!當時我只算了對方的技能,沒有算好你的破空斬也冷卻了,如果你聽我的進入了草叢,勝負估計是五五開,而你直接反過來殺蓋倫,然後用破空斬追擊潘森,這種擊殺的成功率可以直接提升到百分之百!」


「哼!下次你要是敢這麼拋棄隊友,我一定讓你好看!」水娉婷心中好受了點,但嘴上還是繞不過李青。

「好!好!好!下次拋棄你,我一定先通知你的。」李青眼神非常認真,有的時候該棄就棄,為了所謂的義氣放棄團隊的勝利,那都是前世低分段的選手,已經成為最強王者的他,早已足夠冷靜。

「你!」水娉婷這次是真氣了!

「好了,好了!三姐彆氣了,李青他說著玩的,下次如果他拋棄你而且團戰還沒勝的話,我替你教訓他,可好?」白素兮連忙過來打圓場。

「鐵血玫瑰戰隊隊長!我是滅天戰隊隊長德伊!聽到請回答!」

這是屬於戰隊之間的對話,只能由隊長開啟,也只能是隊長之間的對話,但是其他隊員都能夠聽得到。

鳳迷情剛離開泉水準備清理上路堆積的小兵,就聽到了對方隊長的喊話。

「什麼事!」鳳迷情微微皺眉,如果對方說垃圾話,她絕對會立刻屏蔽。

「五十萬,買你們的視頻!我們投降!」德伊的聲音有些不甘。

鳳迷情停下了腳步,臉上閃過一絲驚喜,難道?

「怎麼回事?這盤對方還有得打,怎麼就投降了?什麼五十萬?什麼視頻?」李青這次可就真的疑惑了,對面核心輸出位的小炮這麼肥,完全可以打啊,怎麼就突然就投降了呢?

「哈哈!哈哈!我懂了!他們是怕自己沒面子!一個青銅戰隊被一個普通戰隊拿了一個五殺!雖然只是一個假的,但確實是五殺!如果我們把這段視頻放到網上的話,那支持他們的贊助商絕對要撤資了!」汀雙兒高興的跳了起來。

「哦~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啊!確實,被一個弱隊打出了五殺,的確很丟臉!」李青不笨,直接明白了那五十萬的真實含義。

「更因為我們戰隊還有個沒有懲戒打野的盲僧,他們可以說真是丟臉丟到家了!」白素兮看著李青的猶如看著一個絕世寶物一般。

李青汗顏:「是我的仇恨值太高了,對面判斷失誤造成的,我其實沒做多大貢獻。」

鳳迷情淡淡的道:「你們滅天戰隊的身價就只值五十萬?」

德意回話了:「那你說多少!別獅子大開口!我們背後也是有人的!」

鳳迷情眉毛一挑:「我要的不多,一千萬!一千萬換你們滅天戰隊的榮譽!非常便宜了。」

「一千萬?干!****吧!敬酒不吃吃罰酒!你等著!我會讓你們見識青銅戰隊真正的厲害!」德伊怒道!

鳳迷情直接關掉了隊長頻道,轉身對李青道:「李青!我們鐵血玫瑰的御用分析師,根據現在的情勢,你認為接下來該怎麼打!」

雖然不知道鳳迷情為什麼不要五十萬,但隊長的決定他不能放那波,於是李青微微一笑道:「只要聽我的指揮,讓隊長拿一個真正的五殺也不是不可能的。」

(票票!評論!收藏!打賞!明天到底是三更還是五更呢!你們越給力我更的越多!)

… 「切!」

「你說五殺就五殺啊!」

「就是!」

李青無奈的道:「只要你們不搶隊長人頭,這種概率還是很高的。」

「不要再議論了,全部回到線上!好好打!下路穩住!中路做好眼衛,注意趙信遊走!」鳳迷情立刻吩咐道。

「是!」「是!」「是!」

……

十分鐘后,鐵血玫瑰六個隊員全部從神選之艙起來。

「哇!哇!哇!二娘太酷了!五殺!兩次五殺!」小正太直接撲到了鳳迷情的懷裡。

鳳迷情臉上帶著一絲興奮的潮紅,是對,剛才她完成了一次真正的五殺!

「李青,踢得不錯!」鳳迷情再次表揚了李青。

「我踢是一方面,關鍵是素兮姐魅惑住了潘森,讓他的聖盾打擊沒有使出來就被你們秒殺了。還有雙兒妹妹的蘑菇,如果不是他們中了兩個蘑菇的話,隊長也不能順利的收割剩下的三個人頭了。」李青這倒是說的實話。

水娉婷雖然不太滿意自己這場的表現,但同樣為鳳迷情取得了五殺而感到興奮。

鳳迷情拍了拍小正太的少爺頭,笑道:「今天的訓練到此結束,李青的本事我已經稍微有些底了,還算是對得起我出的工資!」

李青嘿嘿一笑:「這些工資就直接捐給暗影島的災民好了,我現在有保潔這份工作,吃喝住行都不愁,已是極好了。」


汀雙兒滿眼不可置信:「喲~你確定?這可是一百萬?不,不,應該是兩百萬,剛才我們不是收穫了一千萬嗎,按照規矩每個隊員都有一百萬哦!」

李青點點頭,對鳳迷情道:「捐吧,對了,我手中一個空間戒指,我想你應該有門路去賣,麻煩你幫我賣了,也全部捐給暗影島的災民。」

鳳迷情收起了剛才的笑容,一臉深意的看著李青,淡淡的道:「那我就收下了。」

水娉婷冷哼了一聲,白素兮也是臉色微變,汀雙兒也是皺了皺眉頭。

一時間歡快的氣氛陡然冷場起來。

「換好衣服,我們回!」鳳迷情打破了短暫的沉默。

李青心中滿是疑惑,我說錯什麼了嗎?怎麼一個個都突然變了一個臉色似的?

一個小時后。

鳳迷情把李青單獨叫到了會議室。

「你的水平我也看到了,的確有高級分析師的水平,而且對戰局的把握也要高於普通人,我有一個疑問。」鳳迷情非常嚴肅的道。

一臉鬱悶的李青站在鳳迷情面前,道:「說吧,只要是我能回答的,我一定回答。」

「從你的資料顯示,你似乎只進行了一次神選之戰,以你的本事,應該不至於在第一場就輸掉,我想知道原因。」鳳迷情冷冷的看著李青,一個人的水平不可能再幾天之內就陡然提升,所以在他的第一場神選之戰中,很有可能,是故意輸的!

「額~這個這個。」李青臉色猶豫,那場比賽真的是他任性了,如果不是他任性搞什麼單挑,以他的自信,絕對有搞頭。

「這都不能說嗎?」鳳迷情眼神冷冷的看著李青。

「額,說還是能說的。」李青臉色尷尬,當著有好感的人說自己的輸局,確實太彆扭了。

「那就說。」鳳迷情深深的看著李青,這個男人如果不給她一個交代,那麼她就必須使用另一套管理方式來看住這個男人了。

李青無奈的道:「那是我第一次神選之戰,在比賽之前的五年,我幾乎每天都會抽空研究神選之戰的視頻,所以我的理論研究還是不少的。」

「說重點!」鳳迷情道。

李青雖然不知道這個女人為什麼突然變臉,但他知道,如果這件事不說實話,估計在鐵血玫瑰就真的難混了。

深吸了一口氣,李青回想起了那個穿著盲僧制服的男人,道:「我遇到了一個對手,同樣是盲僧,他說這是他的第五英魂,名字也挺囂張的,叫什麼神羅~」

砰!

會議室的門突然湧進來三個偷聽到女人。

「神羅!你是說~神羅?」汀雙兒滿眼不可置信的道。

「神羅?你確定?」白素兮也是一臉驚訝的看著李青。

「哼!讀起來的音調相同吧。」水娉婷又翻了個白眼。

「能擁有第五英魂,至少是黃金戰士的水準,你是通過了地獄試煉的?」鳳迷情這才想起李青似乎已經去了傳承神殿得到了盲僧的技能!如果他第一場輸了,是絕對不可能的道榮譽勝點的!

那麼他學習職業技能的勝點哪裡來?只有一個!那就是地獄試煉!

李青直接對鳳迷情豎起了大母豬,嘆道:「這個叫做神羅自稱天手,貌似很厲害,他使用了五六次天音波,確實有點准,在全身貫注的躲避下我也只躲過了一次。」

「天手神羅,難怪你會輸。地獄試煉,也難怪你會遇到這樣的對手。」鳳迷情恍然道。

「地獄級別的試煉有什麼特殊的嗎?」李青疑惑的道,當初那個衣著華貴的魁梧男似乎真說了一句什麼這種規格的試煉,當時他也沒太注意,難道真有什麼貓膩不成。

這個時候,關雪也走了進來,對李青道:「地獄級別的試煉是對一個人進入神選之戰的最高級別的試煉,通過試煉的人,有一定幾率會遇到相同通過地獄試煉的對手,沒想到你會遇到正在修鍊第五英魂的神羅,輸給他,也算是一種榮幸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