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肖雲波苦着臉問:“程支,你剛纔說那個老傢伙很可能身患癌症,就算南雲方面暫時沒能把那個老傢伙抓捕歸案,那個老傢伙也活不了多久,至於讓他隱身兩年嗎?”

程文明摸摸鼻角,無奈地說:“南雲方面通報了一個新情況,那個老混蛋可能擔心這輩子也找不着他,所以惱羞成怒幹了一件事。”

“什麼事?”

“到處散佈韓昕的照片,放出韓昕壞了多少人事的風聲,其中涉及到境外的好幾個毒梟。也就是說,現在盯上韓昕的不只是那個老混蛋!”

肖雲波大吃一驚:“屬實嗎?”

“大多跟韓昕沒關係,但現在跟他有沒有關係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在好幾個毒梟那兒掛了號。那些毒梟報復他的可能性雖然不高,但我們不能不防。”

“怎麼會弄成這樣……”

“他們老部隊領導開始也沒想到會弄成這樣,如果當時知道那個老傢伙陰魂不散,肯定不會找關係請你和關書記幫這個忙。”

“這麼說我們引進了個人才,同時也引進了一個大麻煩!”

看着肖雲波哭笑不得的樣子,程文明似笑非笑:“天底下哪有隻佔便宜不吃虧的好事,陵海分局之前佔了大便宜,所以現在被搞得焦頭爛額,接下來就輪到你了。”

肖雲波定定心神,緊攥着拳頭:“我不怕麻煩。”

“不怕就好,我先回去了,有什麼情況我會及時跟你通報。”

“我送送你。”

“別送了,我只是瘸又不是癱。”

程文明拄着柺杖走到門邊,想想又回頭道:“如果覺得麻煩,隨時可以給我打電話。”

肖雲波愣了愣,明知故問:“程支,你這話什麼意思?”

“幫你們解決麻煩。”

“怎麼解決?”

“找找關係,打發他走人,讓他有多遠走多遠。”

“我們怕麻煩,人家就不怕麻煩?程支,你就別開玩笑了,事情還沒到那一步。

至少沒有證據顯示那個老混蛋和境外的那些毒梟,知道他在我們支隊,甚至很可能都不知道他在濱江。” 很快,蕭寒拿著手機,走了出去。

看著他一副當真的樣子,張美蘭他們忍不住譏笑了幾下,不屑說道:「真垃圾!!說得自己好像真有本事一樣!」

結果沒過多久,蕭寒回來了。

「蕭寒,怎麼了?七星級酒店開好了嗎?我們這一輩子都沒住過七星級酒店,你要給我們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呀!」張美蘭怪聲怪氣地嘲笑道。

「大姨,酒店那邊馬上派人過來接咱們。」蕭寒淡淡地說道。

「喲?還有專車接送呀?蕭寒你該不會叫來幾輛破計程車過來充數吧?我可受不了計程車裡面那股臭味。」劉芬芬一臉嫌棄的樣子,說道。

「閨女,你別聽他瞎扯,他哪裡開得了七星級酒店,我看他在裝逼,忽悠咱們而已。」劉大海一臉不屑地說道。

忽悠你們?本帥可沒這麼多閑情雅緻。

蕭寒冷笑一聲,並沒有解釋太多,等會兒酒店車來了,一切就揭曉了。

畢竟事實勝於雄辯!

而劉大海看到蕭寒不出聲,誤以為蕭寒心虛了,於是,他們看待蕭寒的眼神,變得越來越不屑。

垃圾!!垃圾當中的戰鬥機!

結果沒過多久,酒店門口出現一輛加長版的勞斯萊斯,只見華麗的車身,在燈光下顯得十分的耀眼,車上每個零件,都充斥著一股奢華與珍品。

這輛加長版本的勞斯萊斯,市價至少三千萬。

「嘩!!好大氣的勞斯萊斯!」

「這輛勞斯萊斯至少幾百萬吧?」

「幾百萬?老弟,你瞧不起勞斯萊斯嗎?這輛是限量加長版,市值3000多萬,好不好?」

……

路邊的群眾紛紛拿出手機,瘋狂地拍照,畢竟這種級別的勞斯萊斯,不是隨隨便便能夠看到的。

「爹地,你聽到了沒?這輛勞斯萊斯價值3000多萬,要是咱們有機會坐上去,那該多好呀!」劉芬芬是一個拜金女,她的雙眼像是會發光般盯著這輛勞斯萊斯。

「閨女,你開什麼玩笑,這種級別的汽車,是咱們這種市井小民能夠坐得起嗎?能夠坐在裡面的,都是超級大佬。」劉大海開口解釋說道,但是話音里,充斥著一股羨慕與渴望。

於是,他發自內心地感慨道:「我要是能夠坐上一回,自己寧願折壽幾年!」

「我也一樣!」張美蘭雖然不懂汽車,但她知道勞斯萊斯是超級豪華品牌,有錢人的象徵!

就在他們感慨萬千的時候,一旁的蕭寒淡淡地開口說道:「大姨夫,坐車而已,不用折壽這麼嚴重!」

「你懂個屁!!這是勞斯萊斯,你以為是你叫來那些破計程車呀?」劉大海不爽地反駁說道。

「我沒說叫計程車過來!」蕭寒搖搖頭,糾正說道。

「那你叫的是什麼車?」劉大海眉頭一皺,疑惑地問道。

「就這輛勞斯萊斯!」

蕭寒指了指那輛超級豪華汽車,淡淡地說道。

「哈哈哈哈!」

「你個死裝逼犯,一會兒不裝逼,就不舒服是吧?你知道這是什麼汽車嗎?勞斯萊斯!!價值3000多萬的豪華汽車!」

「見過不要臉的,但從來沒有見過如此不要臉的!!這可是勞斯萊斯,蕭寒就一個上門女婿,他怎麼可能請得起這麼昂貴的汽車?」

……

頓時,劉大海等人哈哈地大笑著,甚至連眼淚都快笑出來了。

但是下一秒,從勞斯萊斯車上走下一個身穿黑色燕尾服的司機。

只見他畢恭畢敬地走到蕭寒面前,然後客氣地說道:「蕭先生,您要我們接的人在哪裡?」

。 所以為了佔取諸夏這個大市場。

很多軟件公司選擇對這個區域他們的盜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比如微硬公司就是這樣的,他們的windows系統在這裏幾乎沒有人用正版。

而且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很久很久了,他們明明有能力管,但是市場上盜版依然泛濫。

對他們而言,能夠佔領這個市場才是最好的事情。

一直放任盜版,不是說他們是好人,他們當然是有很多壞心思的,放任盜版也是故意的。

在國內放縱盜版,讓盜版系統在諸夏泛濫,這樣一來,國人都會用這種盜版的系統,而懶得去再開發一款屬於自己的操作系統。

這就讓諸夏人難以發展自己的操作系統,如果以後遇到什麼事情,對方禁用系統那就糟糕了。

畢竟電腦系統開發起來困難重重,投入的資金可能是數十億起步,投入的時間更是多。

Windows系統現在都歷經多少代了?

想要短時間之內就做的很好,那簡直不可能。

而且開發出來也不一定有人用,因為windows系統已經成了氣候,人家有完整的生態,上萬種成熟的軟件與種類繁多的遊戲。

而且盜版的windows還不用花一分錢,這樣的情況下,何必再去開發新的系統呢?

所以說微硬公司的這幫老賊心眼兒壞的很。

如果突然有一天所有的盜版軟件都消失了,那麼對於很大一部分人來說是場災難。

所以要慢慢來,先從遊戲開始,杜絕盜版。

spark公司的這個遊戲平台一經發佈之後,很多老的遊戲廠商都找上了他們,並且要簽訂合同。

這種新生的優秀的平台,他們很樂意去嘗試並且支持。

所以這個平台能夠買到的遊戲一下子就變得非常多,一時間就變得百花齊放,連沈益他們自己的遊戲都被移到這裏。

甚至有很多獨立的開發者都對這個遊戲平台非常感興趣,即便擔心這是個新生平台,流量並沒有steam那麼高。

但是他們要是試試效果不好的話,也可以去steam發佈嘛。

反正他們沒有獨家發佈的協約,要是簽訂那種協約,也不是他們這種個人開發者能夠觸碰得到的。

GB支持的遊戲越來越多,而且有很多人在這個平台上購買遊戲。

加密器的收費非常簡單,也就是抽出這個遊戲銷售額的2%作為使用費用。

其實這2%並不多,能夠徹底根絕盜版,估計這些廠商就算收10%也會覺得很良心。

就算加上了那15%,最終也是17%,依然是比steam良心的很多。

這些個人開發者想着自己美好的未來,簡直是做夢都能笑醒。

然而事實也是如他們所願,這個出生自帶恆大熱點的平台。

發展的特別快,才僅僅不到一個月,能夠買到的這種遊戲已經非常多。

GB這個新生平台被許多遊戲開發商都寄予厚望。

它的收費更加合理,而且對版權的保護力度更強。

steam現在還是能通過離線賬號租號的方式玩盜版的。

自從夢源公司入股了spark,雙方就基於良好的關係,展開了非常親密的合作。

夢源公司的星火電腦管家在這裏免費使用,他們的遊戲諸神之戰、還有各種單機遊戲也在這裏被取得了代理權,連續上線。

儘管短時間之內諸神之戰,這款遊戲不會火起來,但沈益看中的是它的文化價值。

諸夏的神話,裏面表達的就是一種人定勝天的抗爭精神,它與西方並不相同。

西方神話中遇到大洪水,首先就想着造方舟逃跑。

但是國內的神話卻是女媧補天、大禹治水。

遇到大山攔路,愚公選擇用一代代人的努力將它挖平。

天空出現了十個太陽,為了保護人們,那麼大羿就把它射掉九個。

如果被大海淹死了,就化作鳥,嘴裏銜著石頭,勢要將大海填平。

遇到夏桀暴政,他們喊出:時日曷喪?吾與汝偕亡!

這不是為了貶低西方,畢竟遇到困難就逃跑是動物的本能。

這是為了讚美諸夏勇於抗爭的先祖,弘揚這種精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