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聽到老大的話,其餘四人動了,他們身形如電一般,朝夢郎君逼了過去,五柄不同的武器,在同一時刻發出凌厲的攻擊,襲向夢郎君。

漠北五鬼的實力,那是極其強大的,此刻五人的聯手一擊,散發出極為強大的氣勢,朝夢郎君襲去。

浮光深處終遇你 跟在後面的凌傲天見五人一上來就與人直接動手,立即停了下來,沒有繼續上前,他可不想在這個時候招惹他們任何一方,憑他的實力,撞上他們任何一方,都沒有任何勝算。

夢郎君見漠北五鬼朝他攻來,並沒有任何動作,依舊靜靜地站在原地,嘴角含笑。

看來,這夢郎君實在是太自負了,竟然就這樣站著讓對方攻擊,凌傲天如此想著。

不過,凌傲天的這個想法剛一出來,便被他否定了,因為,就在漠北五鬼的攻擊即將到夢郎君身側的時候,他發現夢郎君的身體周圍泛起了一道道奇異的波紋。

原來,他早就出手了!凌傲天瞬間明白過來。

就在這時,瘼北五鬼的武器,已經離夢郎君不過一尺左右了。

只需要再進一步,夢郎君便會傷在他的們合擊之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奇異的一幕發生了。

原本攻向夢郎君的五鬼老大,竟然在這一瞬間將他手中的大砍刀揮動著來了一個橫掃。

當!當!當!當!

一陣急促的聲響傳出,五鬼的身體同時倒退了回去,就在剛才,四人的武器同時被五鬼老大的砍刀掃中,強大的力量使得他們各自退出了兩步。

「你們兄弟幾個不和睦,也別在這個時候內訌啊!」調侃的聲音從夢郎群的口中傳出。

五鬼老大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就在剛才,他竟然莫名其妙地中招了,就在那一瞬間,他的身體已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手中的大砍刀竟然直接替夢郎君擋住了其餘幾人的攻擊。

「殺!」五鬼老大一聲怒吼,朝著夢郎君沖了過去,手中的大砍刀瘋狂地劈出。

「嘿嘿!偷襲了你的兄弟們,都沒有一聲道歉,你的兄弟們生氣了!」夢郎君調笑般地說道。

「你以為,你的離間便能破壞……」

本來,五鬼老大想說夢郎君無法破壞他們的感情,可是,他的話還沒說完,便感覺脊背一陣發涼,回頭一看,發現五鬼的老三竟然揮動手中的利爪,朝他攻了過來。

五鬼老大自然清楚,這並不是他們兄弟問不和,只不過是夢郎君的夢神心法影響了老三而已,不過,在這個關頭,他卻不敢硬接他兄弟的攻擊,只得狼狽地躥出一大步,險險地避開了對方的攻擊。 看到夢郎君應對漠北五鬼的攻擊時一副輕鬆自在的模樣,凌傲天心中突然有了一絲不安。

不能久留!凌傲天當機立斷,轉身便走。

夢郎君朝凌傲天退走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浮現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當機立斷,是個人物,不過,你別想逃掉。」

夢郎君發現了藏在附近的凌傲天,漠北五鬼卻是毫無所覺,此一刻聽到夢郎君的話,他們簡直就是一頭霧水。

「你在胡言亂語些什麼?」五鬼老大朝夢郎君怒吼道。

夢郎君看了五人一眼,喃喃喃自語道:「空有一身實力,卻沒有長腦子,像你們這樣的人活著也是浪費,我就做做好事,讓你們回爐重造吧!」

夢郎君的話,充滿了殺意,但是,漠北五鬼並沒有聽出來,再次揮動手中的武器朝他攻了過來。

「結束吧!」夢郎君的嘴角浮現出一絲殘忍的笑意,手中那把一直沒有打開的摺扇緩緩張開。

隨著摺扇張開,夢郎君身體周那微弱的波紋變得更強了。

同一時間,漠北五鬼同時站住了,他們的臉上依舊閃現著怒意,但是,他們雙眼中的怒火卻在這一瞬間變成了驚恐。

「不!」他們張開嘴,想要大喊,卻沒有任何聲音傳出來。

接著,他們的身體同時緩緩地倒了下去。

五名實力不弱的戰者,就這樣斃命了,除了夢郎君,恐怕沒有人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夢郎君緩緩地收起摺扇,看都沒看漠背五鬼的屍體一眼,腳下一動,便朝著凌傲天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再說凌傲天離開后,沒敢多作耽擱,立即遠遁,可是,他的心底卻依舊有些不安。

奇怪了,難道那夢郎君還能夠追上自己不成?凌傲天心中暗驚,他能感覺到,夢郎君在他離去的那一瞬間已經發現了他,可是,他實在不明白,夢郎君難道會對他這個局外人死抓著不放嗎,任他怎樣想,都想不出理由。

心裡雖然想不明白,但他的本能卻告訴他,必須得離開,不然可能會有危險。

對於自己的直覺,凌傲天是十分相信的,沒有任何猶豫,他一口氣走出了五百公里以外。

現在,那夢郎君應該不會追來了吧?可是,為何心底的那一絲不安依舊沒能散去呢?

「速度不慢,可是,你逃不掉的!」

就在這時,凌傲天的前方突然傳來了夢郎君的聲音。

凌傲天心中一震,抬頭向前望去,發現在距他不遠的一顆大要上,一身白衣的夢郎君正悠閑地靠在一根粗壯的樹枝上,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為什麼?」凌傲天有些不解,他與夢郎君並無仇怨,對方為何不肯放過他呢?難道是怕自己走漏消息?

「你很果斷!」夢郎君輕輕地說道。

「就因為我果斷,你就要殺了我?」凌傲天不傻,自然明白夢郎君追上自己不會是找自己談心,必定是來殺自己的,對此,他感到十分無語,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夢郎君追蹤千里,要殺他的理由竟然是這個。

夢郎君從樹枝上一躍而下,站到了凌傲天不遠的地方,無比正經地說道:「沒錯!如果你在我殺漠北五鬼的時候,並沒有立即離開,我也許能放過你,可是,就在我與漠北五鬼交手的那一刻,你立即轉身就走,可見你是個非常果斷之人,對於這樣的人,將來的成就必定不可限量,這樣的話,你就可能會成為我最大的敵人,所以,我自然得殺了你。」

這也能成為理由?凌傲天有些愣住了,他怎麼也想不到夢郎君竟然如此狠辣,在不確定自己是否會與之為敵的時候,便已起了殺機。

「看來,我沒有任何機會了?」凌傲天無奈地看著夢郎君,此人的實力極強,至少已經達到六級戰者的層次了,自己不過是一個四級戰者,對上他,根本就沒有半點機會。

夢郎君點了點頭說:「沒錯,你現在唯一能活命的機會,便是殺掉我,可是,那是不可能的,你我的實力相差太遠,你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雖然夢郎君說的是實話,但凌傲天還是覺得特別的刺耳,實力,一切都是實力的緣故,如果自己有足夠的實力,夢郎君恐怕就不敢追殺了吧!

想到這一點,凌傲天忍不住緊握了一下拳頭。

「你是個值得尊敬的人,所以,我給你解釋了這麼多,現在,讓一切都結束吧!」夢郎君絲毫沒有客氣,一揮手,手中的摺扇刷的一聲打開了。

一股奇異的波動從他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精神功擊,是一種比較奇特的攻擊方法,凌傲天踏足修鍊以來,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類型的戰者,此刻見夢郎君將他的精神力散發了出來,一時之間,他有一種摸不著頭腦的感覺。

如果是一般戰者,必定是與對手硬碰硬,可是,面對夢郎君這種以精神攻擊為主之人,他們完全是站在原地不動,這又該如何對付呢?

然而,就在凌傲天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一陣恍惚,接著,便來到了一個奇異的空間之中。

「歡迎來到我的夢神空間!」夢郎君的聲音傳了過來。

夢神空間?凌傲天有些疑惑地看著他所在的空間,很快,他便發覺這個空間與他當初所進入的血色空間極其相似,難道我當初所進的血色空間便是一個精神空間不成?

夢郎君並不知道凌傲天些刻的想法,他看著有些呆住的凌傲天,德意地說道:「接下來,就慢慢享受我給你準備的禮物吧!」

「夢之神龍,出來!」

隨著夢郎君一聲大喝,整個夢神空間劇烈地顫抖起來,接著,一頭體型碩大的巨龍,出現在凌傲天的面前。

巨龍甫一出現,便發出了聲聲大吼,接著,它那一雙露出凶光的巨眼,朝著凌傲天瞪了過去。

巨龍所帶來的強大威壓,讓凌傲天心中猛地一震,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兩步。

「給我撕了他!」夢郎君朝巨龍喊了一聲,那頭巨龍立即發出一聲大吼,似在答應夢郎君一般,接著它那碩大的身體猛地向前踏出了一大步,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看著那體型碩大的巨龍,凌傲天不禁有些頭皮發麻,龍,無論在什麼時候,者是一個極其強大的種族,它們的實力,剛一出生,便達到了八階戰者的層次,到成年以後,一般都有尊級強者程度的實力,一些血脈特殊的龍,更是能夠突破到聖級甚至神級戰者的程度,憑著自己的實力,恐怕連剛出生的巨龍都打不過,就更別說眼前這頭明顯已經成年的巨龍了。

巨龍,可不會理會凌傲天在想什麼,它得到的命令,便是撕了凌傲天,因此,它沒的任何猶豫,直接朝凌傲天沖了過來,那有力的龍爪也在瞬間兇狠地抓出。

凌傲天還在想該如何應對眼前的巨龍,便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朝他襲來,沒有任何的猶豫,一揮手中的殘劍,便朝那頭巨龍的巨爪上劈了過去。

可是,就變剛出手的一瞬間,凌傲天愣住了,那柄一直在他身側的殘劍,竟然在此刻不見了蹤影。

由於一劍劈空,巨龍那對有力的龍爪已在這時來到了他的胸前。

轟!龍爪重重地擊在凌傲天的胸口,接著凌傲天的身體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五般,倒飛了出去,重重地跌在地上。

好強!巨龍的這一撞,力量強大無比,凌傲天只感覺全身上下如同要散架了一般。

巨龍一擊將凌傲天擊倒,並沒有多作耽擱,再次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怎麼辦?凌傲天皺起了眉頭。

「小子,怎麼你每次都能惹出大麻煩啊!」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在凌傲天的腦海中響起。

血蛋!是那神秘的血蛋!凌傲天突然激動起來,再次消失了許久的血蛋,竟然再一次出現了。

「你以為我想啊,還不都是麻煩自己找上門來的啊!你有沒有辦法對付這個大傢伙,我不是它的對手!」凌傲天急忙向血蛋傳音。

「什麼狗屁的大傢伙,這不過是意識空間內的障眼法罷了!」血蛋不屑地說道。

「對你這怪物倒不算什麼,可是我沒辦法對付啊!」凌傲天撇了撇嘴,無奈地說道。

「呃!這倒也是!」血蛋似是突然意識到了,「這大傢伙雖然只是那小子的意識凝成的,但好歹人家也是六級戰者的實力,你這個小小的四級戰者確實是應付不了。

「你知道就好,快點想辦法對付這傢伙,要不要用我的身體?」

「笨蛋,這裡是意識空間,你哪來什麼身體,放心吧,交給我好了!」血蛋依舊滿不在乎地說。

「那就快點,再晚可就來不及了!」凌傲天不滿地說道。

「唉!我怎麼那麼倒霉,遇上你這小子,每次我好不容易恢復一點,都會被你小子惹出的麻煩弄個消耗殆盡!」血蛋不滿地抱怨著。 嘴裡雖在抱怨,但血蛋也沒有閑著,就在那頭巨龍瘋狂地沖向凌傲天的時候,一個巨大的血蛋憑空出現,橫在了它與凌傲天的中間。

「吼!」見自己攻擊對象被血蛋擋住了,巨龍發出一聲怒吼。

「吼個毛線啊!我就擋著你了,你能怎麼滴?」血蛋雖說體形已經夠大了,但是和巨龍那龐大的體形比起來,卻依然只能算一個小不點兒,此刻,它一邊對巨龍說話,一邊不停地向上蹦,相要與巨龍那對巨大的龍目對視,看起來極其滑稽。

「吼!」又是一聲大吼,巨龍揮動它那巨大的龍爪,朝著血蛋抓了過來。

「嗷嗚!」血蛋似乎為了打擊巨龍,同樣也大吼了一聲,從地上蹦了起來,撞上巨龍的巨爪。

巨龍的體型巨大,僅僅它那一對龍爪,就比血蛋的整個體型大上了一圈,血蛋就這麼不自量力地接了上去,能討得了好嗎?

就在凌傲天忍不住想閉上眼晴,不忍看到血蛋被巨龍一爪擊飛的時候,讓人瞠目結舌的一幕發生了。

轟!一聲巨響傳來,接著,巨龍那龐大的身體在瞬間倒飛了出去,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靳少的祕密愛妻 「光是個子大,是沒有用滴!」血蛋那滿不在乎的聲音傳了出來。

看到血蛋在與巨龍的碰撞中佔據了上風,凌傲天總算是放下心來,看來血蛋說得不假,意識空間內出現的物種是絕對不能以常理來衡量的,它們的強大與否,與空間的主人有著極大的關係,就算是一隻螞蟻戰勝了一頭巨龍,那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再說夢郎君召喚出來的巨龍,在被血蛋擊飛倒地后,怒吼了一聲,翻身從地上一躍而起,再次向血蛋沖了過去。

見巨龍再次衝過來,血蛋也再次跳了起來,一蹦一蹦地朝巨龍迎了過去。

血蛋那一蹦一蹦地迎向巨龍,看起來極其滑稽,可是,作為它對手的巨龍卻在它的一蹦一蹦中感覺到了危險,發出了一陣不安的吼叫。

「叫個毛線啊叫!要是害怕就馬上滾蛋,聲音大就了不起嗎?」血蛋實力深不可測,卻沒有半點強者的風範,反倒像極了市井無賴。

不過,血蛋雖沒有強者風範,卻不影響它身上所散發出的強者氣息,在它不斷逼近巨龍的時候,那頭巨龍開始顫抖起來。

「抖什麼抖?要滾就快點滾蛋!」血蛋依舊用極其無賴的語氣對巨龍喊道。

不知是巨龍聽懂了它的話還是受不了它身上散發出的威壓,原本不可一世的巨龍竟然在即將與血蛋撞在一起的時候轉身就逃。

巨龍離開的速度極快,不過片刻的功夫便離開了凌傲天的視線。

就這樣結束了?凌傲天瞪大了眼睛。

血蛋見巨龍逃走,也不追擊,就那麼晃晃悠悠地立在原地。

在不遠處指揮巨龍攻擊的夢郎君看到自己召喚出的巨龍竟然就這樣落荒而逃,不竟傻眼了。雖然自己在夢神空間內召喚出的巨龍的實力並不如真正的巨龍,但也因為夢神心法的獨特修鍊方式,他所召喚出來的巨龍的實力比他自己要強出一線,可是如今,這實力比自己更強的巨龍竟然落荒而逃了,這實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夢郎君有些狐疑地看著眼前的血蛋。

「你肯定是在想,我究竟是什麼東西,對吧?」血蛋依舊如同面對巨龍一般,一副無賴的語氣。

夢郎君死死地盯站血蛋,他的心底突然升起了一絲不安,在血蛋對他說話的一瞬間,他似乎感覺到了一雙貪婪的眼睛死死地盯著他。

不宜久留!夢郎君心中立刻萌生了退意。

「你想要離開嗎?那恐怕不是那麼窬易的。」血蛋調侃般地說道。

「夢神空間,是我的意識空間,難道你還能留下我不成?」夢郎君可不相信眼前這奇怪的東西有那麼厲害的本事。

「那你走吧!」血蛋似乎毫不擔心。

見血蛋的樣子,夢郎君心中開始不確定起來,難道對方真有本事將自己留在夢神空間不成?

雖然心中不確定,但夢郎君還是決定一試,於是,他心念一動,整個身體瞬間便消失在夢神空間之中。

本來聽血蛋的語氣,凌傲天以為血蛋肯定能有辦法留住夢郎君,可是看到夢郎君竟然真的從夢神空間中消失了,不禁沒好氣地對血蛋道:「你不是那麼有把握的嗎?怎麼樣,現在讓那傢伙跑了吧!」

「嘿嘿!」血蛋尷尬地笑了幾聲,「那也沒辦法,我根本沒有辦法擊敗他,所以,只得將他嚇跑了,小子,我的力量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後面的事情,我可就幫不了你了!」

「你……」凌傲天急了,如果沒有血蛋的幫助,自己想要對付六級戰者實力的夢郎君,那可是沒有任何辦法的啊。

雖然凌傲天想要讓血蛋繼續幫他度過難關,但血蛋卻根本沒有給他機會,不等他多言,血蛋身上散發出一絲血霧,將凌傲天的身體包裹在中間,將凌傲天送出了夢神空間。

麻煩大了!自己要如何對付實力強過自己的夢郎君呢?帶著擔憂,凌傲天回到了現實當中。

本來以為,接下來他將會面臨夢郎君瘋狂的攻擊,可是,回到現實許久,站在他對面的夢郎君始終沒有任何動作。

怎麼回事?凌傲天困惑起來,按照夢郎君對他的態度來說,即使是夢神空間不能將他殺死,他肯定也會在現實中動手的,可是,如今夢郎君竟然沒有一點動靜,這著實讓凌傲天有些不解。

夢郎君改變了主意?那絕對是不可能的。

凌傲天有些困惑地朝夢郎君看去。

夢郎君依舊如先前好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莫非是夢郎君還沒有從意識空間中回來?凌傲天不禁產生了這樣的念頭。

沒有心思細想問題的所在,趁現在夢郎君還沒對自己動手,趕緊逃吧!

這樣想著,凌傲天腳下一動,便想離開這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