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聽到父親對自己的評價,玉寒夕又狠狠的怔了怔。

玉華歌嘆了口氣,「他是一個好孩子,但是我卻不是一個好爹爹。」

他又說了一句,便搖了搖頭,不想再多說了,點了一壺酒,坐下來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可是聽到他的話,玉寒夕心中閃過一抹異樣感覺,久久不能平復。

雖然他不像別人家那樣的父親對他那麼好,但是他畢竟不是他的生父,從小沒短過他吃的,沒斷過他喝的,有什麼事情,還是知道護著他的,這其實……也已經很不容易了。 我沉默了一會兒,笑道:“我會注意的。”

扈三娘欣慰的點了點頭,我跟扈三娘道別後,便和夏強走入妖棧,踏入妖棧內那座吊橋已經修建好了,雖說是鐵鎖吊橋。

但是橋板都用木頭搭建而成,之前我來到時候還只是鐵鏈搭成的而已,現在有了木板,在橋上走着也沒有這麼害怕了。

走過這段鐵鎖吊橋後,已經進入了妖棧內部,妖棧內部還是那麼的熱鬧,不過我只看見玉蓮教的人,這些妖怪都似乎有點畏懼他們。

畢竟他們是殭屍,殭屍不老不死不滅,唯獨道術可以剋制他們,只有妖怪和殭屍打鬥,我還真沒見過,哪天有機會可以看看黃太爺與殭屍打鬥的場面。

前面不遠處的茶樓,有兩個狐妖似乎在接待客人,我這定眼看去,不就是怡紅院內的狐小單和狐小雙嗎?

我正站在原地和夏強說着她倆時,結果小單和小雙指着我和夏強,然後小跑過來,那體香迷倒了周圍的妖怪,紛紛用貪婪的目光看着小單和小雙。

“張孽公子,夏強公子!”倆人很有禮貌的打招呼道。

“怎麼?你們不用那啥嗎?”我笑道。

“公子莫笑話,我和我妹妹只在你們那一次脫下薄衣而已,其實我們兩個的心早已歸屬兩位公子……”小單不好意思的笑道。

“別了,我們是來辦正經事!”我嚴肅道。

“那行,兩位公子隨我上樓上廂房吧。”小單說完,便帶着我和夏強上了二樓,然後佈置一人一個廂房。

“孽哥,一人一間房,沒問題吧?” 團寵大佬她馬甲又掉了 夏強問道我。

“放心,有事情就直動手,別怕他!”我說道。

於是夏強住在我隔壁的廂房,這古代的廂房比我們現代的房間大很多,把揹包給放下後,拿出《五行妖術》看了一會兒。

還是看不出什麼端倪,不過現在既然進入了妖棧,我就得去找白雪,確定她沒事我才放心。

現在出去帶符就行了,感覺一直揹着揹包很礙事,不過這《五行妖術》肯定是必須要放在身上的,我就不信沒人會不來暗殺我。

尤其是玉蓮教那幫人!

我看着廂房周圍,乾脆直接拿揹包放在牀上,接着把《五行妖術》給塞進兜裏,往門外走去。

敲響了夏強的廂房門,夏強走過來偷瞄了一眼,打開門問道:“啥事孽哥?”

“跟我出去走走。”我說道。

萌妻入懷:譚總,須節制 夏強點了點頭,拿起傢伙跟着我下樓去。

我走出茶樓,心想該往哪去找黃太爺,正愁着時,茶樓那邊傳來了熟悉的女生聲音,我扭頭看去,發現老穩帶着一羣人,圍着小單小雙在調戲。

“動他!”我對夏強說道。

“好!”夏強從腰間抽出一把尼泊爾砍刀,我頓時一驚。

問道:“你什麼時候拿來這把刀?”

“隨身攜帶。”夏強笑道。

“他們是殭屍,你這刀砍下去,只是幫他們撓癢癢而已。”我白眼道。

“給。”夏強丟給我一把短銅錢劍,帶頭走了過去,推了一下玉蓮教的其中一人,罵道:“滾!”

玉蓮教的人扭頭看着夏強,立馬爆發屍氣,呈白眼殭屍撲向夏強,夏強撒開一疊鎮屍符,把這羣殭屍給震開。

“玩羣毆?”老穩撥開白眼殭屍羣體,走上前一腳踹倒夏強,接着拿出一把黑色的匕首,準備插入夏強的體內。

我立馬發動鬼紋,快步衝了過去,撲向老穩。

老穩被我撲倒後,倒在地上和我廝打起來,左滾一圈,右滾一拳,隨後我把老穩給壓在身下,握着拳頭對着老穩的鼻子打下去。

老穩雖是學邪術,但是身體還是普通人無異,這一拳下去,老穩的鼻子被我打破,流出鼻血來。

“你真敢打我?”老穩怒道。

“老子打得就是你!”說完,我又是一拳下去。

結果老穩伸手擋住我這一拳,用頭頂撞我的腹部,把我給頂得喘不了氣,我捂着肚子蹲在地上顯得有點吃力。

而老穩已經拿出一張黑符,貼在自己的胸口唸着咒語,煞氣從黑符流露出來,結果卻被人撕下。

我擡頭看去,發現是左隸。

左隸把老穩胸口的黑符給撕下後,淡淡的說道:“別惹事!”

老穩瞪了我一眼,然後丟下黑符,往茶樓裏面走去。

夏強把我給扶起來,問道:“沒事吧。”

“沒事。”我緩口氣,回答道。

小單和小雙跑到我身邊來,關心的問我有沒有受傷,我自然而然說是小事,沒有受傷。

“對了,你們知道在哪裏可以見到黃太爺嗎?”我問道。

“前面往左拐,有一間府邸,黃太爺就在那府邸內。”小雙回答道我。

我答謝過後,便拉着夏強去往那所謂的府邸,行走幾百米後,左邊果真有一古代府邸。

“黃府!”夏強看着牌匾說道。

“走,進去!”我說道。

我和夏強走上門口,當夏強想要敲門的時候,我攔住夏強的手,夏強問道:“幹啥,孽哥?”

“直接踹!”說完,我用力的踹着這大門,發出砰砰砰的響聲。

身後的妖怪都在圍觀,他們估計在擔心我,踹着黃太爺府邸的大門肯定九死一生。

結果踹了十幾腳,這門愣是踹不開,我倆把所有的力氣給用在踹門上了,身後的那羣妖怪搖搖頭失望的離開,本以爲有什麼好戲看的。

“走吧,這黃太爺八層是不敢出來!”我氣喘吁吁的說道。

夏強點了點頭,和我再次回到茶樓廂房內。

妖棧和地府不一樣,妖棧是有早上和晚上的,我在妖棧休息了一晚後,感覺還不錯,整個人安然無恙,沒有人來暗殺我,或許是我想多了。

八月十三這晚,我收拾好東西,洗洗睡躺在牀上時,門口忽然傳來一股妖味,警惕的我立馬從牀上坐起來。

發現在半空中有一團妖氣,妖氣化作幾個字,很明顯的漂浮在半空。

“用書換人,黃府!”

十幾秒過後,這妖氣消散而去。

我知道這是黃太爺製造的,坐在牀上的我,思考了幾分鐘,決定拿起《五行妖術》前往黃府,把白雪給換回來。

一本無字破書根本沒什麼用,也不知道爲什麼這麼多人想要這本書。

我穿上衣服後,背上桃木劍,悄悄的下樓,往黃府走去。 帝玄御順著他的話,繼續問下去,「你兒子在外面過得不好么?你為什麼要找他回來?難道你認為,他在你的身邊比在外面要過得好么?」

玉華歌搖了搖頭,「我沒有這樣認為,我還是希望他能在外面,那樣他可以無憂無慮一些,只是這一次,我身不由己……」

他說的身不由己,玉寒夕已經猜出個大概了。

讓他身不由己的,還能是什麼,除了家族之事。

想到這裡,玉寒夕心中不由一涼,那個家,也就只有他是把自己當成兒子,那個家,從來不是他真正的家,除了這個爹,並沒有人關心他。

他突然忍不住問了出來,「那如果有人想要你兒子的命,你會怎麼做?」

「誰敢要我兒子的命?那也要問我同不同意!我不會放過他的,除非我先死!」玉華歌想也不想的答道。

聽著他的話,玉寒夕突然激動轉身離開。

「喂……等等。」帝玄御也趕緊追了出去。

看了看離開的兩人,玉華歌心情更加煩躁,嘆了口氣,繼續悶頭喝酒。

百里清清幾女看到這一幕,也連忙跟了過去。

……

幽靜的山頭,玉寒夕一個人躲在這裡,心情複雜,沉重。

其實,他真的很想有一個父親疼著自己。

他雖然有個父親,卻是那樣的特殊。

他不是他親生的兒子,可是他依然很奢求父親的疼愛。

今天聽到父親這樣的話,他心中感到很是悲痛,父親會為了家族而利用他這個兒子么?

然而一方面,他又心疼父親的處境。

所以他現在很是糾結。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他靜靜的坐著,山中吹來冷風,涼意讓他忍不住渾身一個哆嗦。

轉眼間,突然看到女子站在自己的身後,他一愣,「雪兒,你這丫頭什麼時候來的呀?」

「寒夕大哥,我一直就在你身後,只是你沒有發現我。」帝凌雪對他笑了笑。

「你……」玉寒夕上前握住女子一雙冰冷的小手,皺了皺眉,她的手這麼涼,一定早就來了,「你這傻丫頭……」

隨即,他的眼中忽然綻放出一抹奇異的色彩,低頭便在女子的唇上落下一吻,心情大好。

太好了,他並不孤獨啊,因為他現在有了帝凌雪,他的小雪兒,這個傻丫頭,她這麼喜歡他,他簡直太幸福了!

帝凌雪臉頰微紅,看著他,低頭笑了笑。

他不開心,她也不開心,如今看到他笑,她便也忍不住跟著開心。

她想要的很簡單,只要看著自己喜歡的人好,那就什麼都好了。

玉寒夕捏了捏她冷冰冰的臉頰,蹙眉道,「小雪兒你這傻丫頭,什麼時候來的?居然不叫我,就這麼站著一動不動,著涼了怎麼辦?嗯?」

說著,他心疼的將她緊緊的擁入懷裡。

「嘻嘻,我看到寒夕大哥你很難受,便不忍心打擾你嘛。」帝凌雪吐了吐舌頭。

聽著她的話,玉寒夕的心更是軟的一塌糊塗,「雪兒,這世上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小傻瓜呢?哎,我要是在這裡發獃上幾天幾夜,你是不是打算要站在背後陪上我幾天幾夜?

你叫我說你什麼好?」 深夜的妖棧有少許安靜,圓月掛在天空中,加以妖棧內紅燈籠的掛飾,使得妖棧有少許的慶典氣氛。

我來到黃府外,走上門前,正考慮是敲門還是踹門時,結果一陣風吹過,黃府大門被吹開。

我看向府內,發現黃太爺坐在正中堂,白雪被黃太爺定着身站在一旁,見我來到後,口裏嗚嗚的響卻說不出話。

我跨過門檻走進去,拍着手掌笑道:“黃太爺守信用,不錯不錯!”

“當然,不然我怎麼能擔當起妖棧的一妖之主呢?”黃太爺端起一杯茶喝下去,笑道。

我站在對面,打量着白雪,然後說道:“人沒事吧。”

“你還需要檢查?”黃太爺說完,手袖一揮,白雪像是掙脫了繩子辦,往前釀蹌了一步。

然後看了看自己,跑到我的身邊來,喊道:“快跑!”

我正納悶着,白雪叫我跑幹嘛?

我可是守信用的人,那邊的黃太爺站起來,把手放在後面,笑道:“書呢?”

我從兜裏把《五行妖術》拿出來,然後丟給黃太爺,說道:“接着!”

黃太爺接住《五行妖術》,我淡定的轉身,拉着白雪的手若無其事的走去門口。

直到我走出門口後,黃太爺也沒有追來,我加快腳步回到茶樓,把白雪拉進自己的廂房後,立馬緩口氣來。

“你要死啊,我讓你別來找我,你還來!”白雪罵道。

“喂喂喂,我救你,你還感謝我!”我白眼道。

“那是黃太爺設下的全套,你在陽間的所作所爲他都看得見,你殺了黃家仙,黃太爺已經發誓要殺了你,這次妖棧爭霸他已經設下圈套了!”白雪焦急的說道。

“我知道。”我把牀底的《五行妖術》給拿出來放進揹包裏。

“你那是什麼書?”白雪見我手中的《五行妖術》問道。

“你懂的。”我笑道。

白雪欣喜若狂,讚揚我道:“想不到你還留了一手。”

“別廢話了,等下我保護你出去,速度要快!”我嚴肅道。

當我把揹包收拾好後,把桃木劍遞給白雪,說道:“你拿着防身。”

白雪接過桃木劍,跟在我的身後。

我走到夏強的廂房門口,以三長兩短的方式敲門,這是我和夏強約定好的,結果重複了幾次,夏強還麼反應。

我感覺有點不妥,結果夏強房間傳來了打鬥聲,下一秒,夏強從廂房裏破門而出,我還懵着時,在夏強的房間內,黃太爺站在裏面。

黃太爺用妖力把夏強吸到他的身邊,然後掐住夏強的脖子,冷笑道:“張孽,你比你師父還機智,用一本所謂的《小學生習題課程》來騙我充當《五行妖術》!”

我知道事情敗漏了,立馬把玄冥子給召喚出來,玄冥子見黃太爺,笑道:“黃太爺,你動不動就欺負後生,傳出去你顏面何在?”

“把《五行妖術》給交出來!”黃太爺怒道。

玄冥子凝視黃太爺幾秒,說道:“小子,把《五行妖術》交給他!”

“真給?”我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