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聞言,葉子晨的瞳孔劇烈收縮。

無需多想,那個被耶魯擒住的人到底是何人,葉子晨心中便已有定數。

絕對是蘇逸雲!

來之前蘇逸雲就比他們走的要早,並且也只有他有這種能力將痛苦主神重傷,將肖語媚他們救出來。

「那人是誰?」

「怎麼,葉星主對他感興趣?」

耶魯抿著嘴角笑了笑,旋即輕輕拍手。

不多時,耶魯座下的一位主神便是押著名衣著黑袍,渾身浴血,髮絲凌亂耷拉著頭的青年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看到此人,楊戩和大聖都跟著瞳孔一縮。

他們會如此,只因此人就是將他們從情人彎救出來的傢伙。只不過此人一直都戴著面具,出招也很詭異,他們倆都沒有認出此人的真正身份。

只不過他的這件黑袍,大聖他們絕對不會認錯!

葉子晨的右手更是猛地握緊,胸口劇烈起伏。

他不會認錯!

眼前這個已經被打的幾乎要重傷致死的黑袍青年,就是他大學就開始的摯友。

如今的冥河冥帝——

蘇逸雲!

「這就是本座……」

「放了他!」

「葉星主這是何意?」耶魯輕輕的皺眉,臉上閃過些許怒意道,「葉星主都明確的說了不是你的人,您卻還要插手此事,更是對本座頤指氣使的命令,您是不是有些逾越了您該把控的度。」

「我讓你放了他!」

轟隆——

九天雷動。

就在葉子晨言語間,洶湧的氣息便已然從他的體內席捲而出。

灑落著冰雪的虛空之上瞬間被烏雲遮掩,墨色的雲層恍若陰鬱的猶如要落下雷雨,赤紅色的雷暴猶如要滅世般在雲間轟鳴不止。

火焰也是在葉子晨的身上熊熊燃燒,蒸騰的熱氣都染上了一抹血紅色。

在熱氣剛剛出現,周圍的冰霜風暴就會將其凝結。

化作無數紅色的冰晶,如小冰雹似的從空中落到地下。

血紅色的氣,是葉子晨的煞氣。

葉子晨不噬殺,就算是在神妖魔這種戰爭四起的世界內,他依舊還保持著現世普通人對生命的珍惜和敬畏。

他決然不會濫殺無辜,他的身上自然也就不會有什麼煞氣。

可此時……

洶湧的煞氣如潮湧般從他的體魄中冒出,只不過瞬息間,方圓百里竟都變成了一片赤紅之色。

站在後面的肖語媚、蘇煙、蘇柳兒……

凡是認識他的人,知道其秉性的人都不禁瞪大了眼,從背後看著猶如深淵巨獸般的葉子晨,眼中充滿了陌生。

眼前這個煞氣撲面的人,真的是他們曾經認識的葉子晨么?

血色煞氣一浪盛過一浪。

域外神族的虛空都產生了道道漣漪,跟著煞氣潮汐的波動撲向耶魯和其座下的主神。

此時冰息外的虛空,在聞得情人彎爆響之後就未曾離開的戰爭女神和其侍女一直注視著這裡的一切。

葉子晨釋放的煞氣已是籠罩到了他們這裡,沒見怪什麼血的侍女眼中已是閃過懼色,舔著嘴唇看著旁邊的戰爭女神。

「姐姐。」

她很害怕。

她生便生在神族,儘管父母在神族內都只是最底層的普通人,可域外神族的強勢讓外族不敢對其產生任何想法。

沒有經歷過戰爭的她,幸運的被戰爭女神選中,成了貼身侍女。

之後又被安插到耶魯身邊當眼睛。

可以說,就她誕生的這百年以來,她幾乎活人的血都沒見過。

葉子晨釋放的這種煞氣,給人的感覺就是屍山血海,那是真正殺過人才會釋放出的氣息。

從未經歷過這種情景的侍女,小腿都不由自主的打顫。

尤其是耶魯跟葉子晨他們針尖對麥芒的這一刻,她真的擔心雙方就此大打出手。

「姐姐,現在可怎麼辦呀!」

侍女搓著手眼裡充斥著焦急,殊不知此時戰爭女神眼中的擔心並不比她少。

「怎麼會這樣。」

戰爭女神心中低語,看著完全暴怒就猶如被激動的獅子般怒意衝天的葉子晨,眉宇間儘是焦急。

妻手遮天 「你不可能是他的對手,既然他都讓你走了,你幹嘛不走!」

別人不知道耶魯的手段,戰爭女神心中清楚的很。

就算是她完全體,最巔峰的時期,跟耶魯交手都無法在他的手下支撐過百回合。

這還是建立在他不動用毀滅奧義的前提下。

若是動用毀滅奧義……

「真是個笨蛋!」

外面戰爭女神急的猶如熱鍋上的螞蟻,裡面葉子晨的憤怒當真已到了鼎沸之勢。

他惡狠狠的瞪著耶魯,右眼赤紅如血。

「放了他!」

「葉星主管的未免太多了些!」「我讓你放了他!」嘶啞著嗓音,血氣盎然葉子晨凝視著耶魯其背後的主神道,「若是他出了任何問題,我要你整個神族為其陪葬!」 血色的怒氣在冰息下凝結,就猶如血色的冰雹從虛空墜落。

對峙著的葉子晨已然到了怒不可遏的地步。

尤其是看到蘇逸雲自始至終都未曾出現過任何掙扎,哪怕是動一下手指都沒有,他焦躁的心緒就像是被填了燃料般,燃燒的越來越盛。

關注著這邊的戰爭女神都怔住了。

剛才葉子晨說了什麼……

他是在威脅耶魯么?

為什麼他會這麼不理智,耶魯是誰,那可是北神族的神王,毀滅神王。

別說是葉子晨他們這種下位面的人,就算是跟他同級別的神王,也不敢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威脅之詞。

「他是傻子嘛!」

戰爭女神氣的手都不停地發抖,緊捏著拳頭盯著他們那邊的情況。

她很擔心,卻也沒有貿然過去。

或者說,現在還不是她出現的時機。

侍女早就被嚇懵了,眼下葉子晨就算再怎麼語出驚人,對她來說也沒什麼好驚訝的。

在她看來,這可能就是無知者無畏吧。

「大膽!」

「放肆!」

……

耶魯座下的主神同樣被驚的不輕,只不過他們很快就都瞪著眼跳了出來,指著葉子晨的臉怒斥。

在他們動身的同時,大聖等人也都向前邁出一步。

神力瘋狂調配,星辰之力劃破長空。

在還未真正動手前,雙方神力上的試探便已是讓這裡的威壓重到非封帝高手進入,必爆體而死。碰撞而產生的風暴,都將這裡變成真空的空間。

是的!

就是這一刻,域外神族和紀元劍拔弩張。

其實若是從利弊上來想,當時葉子晨他們直接離開是對他們最有利的。

奈何,葉子晨太重感情。

蘇逸雲跟他之間的關係太濃重,葉子晨沒有辦法放任他不管。在看到他幾乎重傷致死,他的情緒更是到了狂暴的沸點,歇斯底里毫無理智可言。

這時候葉子晨他們的團隊需要名頭腦清醒的人來為他們分析,只不過蘇逸雲是大聖和楊戩的救命恩人。看到恩人落難,他們當然不能袖手旁觀。

至於殷商和勾玉展……

他們已經隱約感覺到了那個渾身浴血的人的真實身份!

文曲星。

同為四星之一的他們,自然也不會將他留在這裡。既然都有不理智得理由,那不如就大鬧一場吧。

「放人!」

來自深淵的惡魔呢喃從眾人的耳畔回蕩不止,眾人這才注意到在葉子晨的背後已是出現了一副惡魔的虛影。

「惡魔法身!」普魯爾目光一凝。

別人可以看不出,他身為惡魔族的惡魔王不可能看不出來。

儘管葉子晨的惡魔法身還沒有完全凝聚,就此時釋放出的些許虛影就足夠普魯爾認出它的真面目。

他怎麼可能會凝聚的出!

普魯爾心頭儘是驚駭。

惡魔法身是葉子晨從他這裡搶去的,雖說惡魔典籍被搶很讓他惱火,他卻也知道就算葉子晨搶去,也沒辦法修鍊。

想要凝聚惡魔法身的首要條件——

惡魔族的血脈!

葉子晨明顯神妖魔族人,就算是魔族也達不到惡魔族得血脈要求。

將秘籍搶去,在普魯爾看來也無關緊要。

可……

他竟然成功了!

他竟然找到了要鍛造惡魔法身得全部材料,還真的凝聚出了惡魔法身。

難道說這個人,竟然跟惡魔族還有淵源?

「嚯,惡魔法身。」

在這些人中,還有一人看出了葉子晨背後的虛影,此人就是耶魯。

其實最了解自己的是敵人。

惡魔族和神族接壤,摩擦不斷。神族自然對惡魔族有些諸多了解,其中更是以耶魯為首。

葉子晨這虛影剛一出現,耶魯就可以肯定這是惡魔法身沒錯。

「真是有趣,惡魔族得不傳之秘,竟被普魯爾傳給了外族人。看來惡魔族當真沒有翻盤得可能,這才讓他迫不得已跟外人合作。」耶魯眯著眼輕笑自語。

不得不說,惡魔族和域外神族處同級。

當惡魔法身出現之時,耶魯座下的那些位主神便都是感覺到一種熟悉的威壓。

這是之前在葉子晨他們身上從未感覺到的。

隨著惡魔虛影的逐漸凝聚,葉子晨釋放出得威壓也越來越盛,惡魔之息掀起的風暴也越發駭人。

漸漸的,周圍的空間都出現無數道龍捲。

肆虐的風暴讓楊戩和域外主神他們都忍不住向後退讓,耶魯依舊面伴笑意道。

「葉星主,這麼大的火氣嘛?」

「放人!」

「葉星主,這是我們域外的事情,你一直脅迫本座,讓本座放人,這樣本座可是很沒面子的。」

「不放,就死!」

「就憑你這惡魔法身?」

耶魯得眼中有些說不出的不屑。

「試試就知道了!」

話音一落,葉子晨就像是一顆暴躁的炮彈轟然間爆射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