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而虎子與肖庭,也是愣了下才反應過來,陳哥不見了!

沒錯,那闖入煞氣之中的黑影,正是陳莫。

陳莫抓准了機會,剛才他看出場中的變故,就要比大長老以及一干謝家人要快一步。

他知道,這個困獸斗要被破了,而謝家要付出慘重的代價,這個結果,自己阻止不了,比自己厲害的大長老也阻止不了。

不過,眼下卻是他出馬的機會。

陳莫看出,九幽真君剛才一番爭鬥,看似是那謝家子弟在戰鬥,但是,卻是九幽真君附體那謝家之地,說到底,也是九幽真君自己在戰鬥。

九幽真君剛才與大長老、與整個困獸陣法,打的如此虎虎生威,功力怎麼可能不受到損耗?

當九幽真君沒有斃敵,而是釋放出煞氣之時,陳莫更加肯定了自己內心的這個想法,他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身形一動,陳莫如同一道影子一般沖了出去,就連他身邊的虎子與肖庭都沒有反應過來,在半途中,陳莫又操起了那黑袍,不過,陳莫卻不是用那袍子來給自己阻擋。

而是用那黑袍來對付九幽真君。

九幽真君很滿意這樣的戰果,他剛才因為走神而被大長老給擊中,實際上又何嘗不是他故意為之。

九幽真君要的就是大長老送自己一程,助自己一臂之力,如今看來,事情的發展和自己想象的一樣。

陣破了,謝家的人死的死,傷的傷,就連大長老也急火攻心,差點要吐血,這便是九幽真君想要看到的結果,他知道,謝家再也困不住自己,再也鬥不過自己。

如今,他?釋放出煞氣,就是要將謝家給一網打盡。

九幽真君心中的如意算盤打得噼啪響,效果也是極好,甚至,他都不用親自動手,最終這些謝家的人便會全部倒地,而大長老也會成為孤單一人,他還能成什麼氣候?

到時候,自己早已經恢復了發力,一舉滅掉了陳莫那個雜碎,直接奪了軀舍,成就真正的不死之身。

「哈哈哈……」九幽真君忍不住發出了一陣狂肆的笑聲,這樣的結局實在是太美好了,不枉費自己戰鬥了半天啊!

但是,就在這一刻,他突然心思一動,發現了一絲不正常,似乎有什麼人闖進了自己的煞氣之中。

這怎麼可能?自己的煞氣采自九幽之地,非常的厲害,不禁能暈眩人的思維,還能腐蝕人的**,是什麼人,竟然如此的大膽,自己主動闖入者煞氣之中?

突然,九幽真君的心思又一動,他想到了一個人,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那個人是不怕自己的煞氣的。

那個人便是陳莫!

本書源自看書惘


… 想到這裡,九幽真君大駭,剛要有所動作,但是一切都已經遲了,之間一塊黑布向著他籠罩而來,他看的真切,這……這不是自己穿的那件黑袍嗎?

「嗡」

一聲破風之聲,那黑袍向著九幽真君蓋來,九幽真君的本體頓時從謝家弟子的身上退出,想要逃遁。

「去你大爺的不死之身!」恍惚中,九幽真君只聽到陳莫如此大罵了一句,而後自己便被囚禁了進來。

陳莫將九幽真君收進了黑袍之中后,他的手便快速的將黑袍紮成了一個結,九幽真君大急,他無處逃竄,頓時破口大罵了起來。

「陳莫,你這是找死,你這是找死啊!識相的趕緊將爺爺給放了!」九幽真君發出吶喊,但是陳莫又怎麼會聽他的話。

「陳莫,你放我出去,我不與你對著幹了,我也不要你的軀體了。」見陳莫沒有鳥自己,不為自己所嚇,九幽真君害怕了,他開始心虛起來。

「陳莫,我求你了,你快放我出來吧!我這就帶領我的門徒隱藏,再也不露面,甚至,我還可以將我的寶貝分給你。」陳莫仍然沒有說話,九幽真君再度利誘。

霎時間,九幽真君又是大罵,又是求饒,什麼話都說出來了,顯然他是無比的驚慌,而陳莫壓根是一點反應都沒有,這可把九幽真君給著急的不得了。

「你不是喜歡釋放煞氣嗎?我也讓你嘗嘗這煞氣的厲害,你就老實的在裡面呆著吧!」

突然,九幽真君聽到陳莫的一聲話語,而後他便意識到自己的寶葫蘆,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陳莫給摸走了,而自己正被陳莫給裝進了葫蘆裡面。

「啊…」

一聲慘叫,是九幽真君發出的最後一句話,因為陳莫已經將葫蘆的口給封上了,而後將整個葫蘆給放進了自己的乾坤袋之中,沒有辦法,他現在根本不知道如何徹底的消滅九幽真君,只得將他囚禁,以後再慢慢想辦法。

而在收九幽真君的這個空檔,陳莫順勢將周圍的煞氣也都給收進了葫蘆,場中頓時變得清明了起來。

「段……陳莫,是你!」大長老露出了驚異的表情,他這才想起,自己的兒子謝雄霸告知自己,陳莫可以抵擋那煞氣。

「可不是么?見你們擺什麼陣,轉了老半天,轉的我這個圍觀的人頭都暈了,卻沒行到功虧一簣,不僅沒有將九幽真君給制服,還受傷了這麼多人,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便出手幫你們收了這個孽畜!」

陳莫收了九幽真君,整個人變得神氣活現了起來,話說的輕鬆,其實,他知道,謝家的人一定也不輕鬆,如果自己一開始就打著這個心思將九幽真君給收掉,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後來機會抓住的比較好,這其中,謝家人所做的貢獻不言而喻。

大長老有點無語,但是他知道,今天是多虧了陳莫,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不管怎麼說,謝謝你,陳莫!」大長老誠摯的道了句。

「是嗎?我記得你剛才可是跟我說要好好跟我算賬的!」陳莫的眉毛一挑,沒有過多的與大長老墨跡。

「這件事我們等會再說,將九幽真君收服在這個葫蘆裡面,應該不會有事吧?」大長老心有餘悸的問道。

「呵呵……這個你倒不用管了,我覺得,你現在奮力救助你們謝家的人才是正道!」陳莫呵呵一笑道。

不過,他說的話倒是真的,因為九幽真君雖然被收了,但是九幽門的弟子還有很多,他們與謝家子弟之間的戰鬥,非常的激烈,互有傷亡,不過,九幽門不愧為邪派,手段還是不少的,單單是這些九幽門弟子中,不少人的手上都有煞氣,就讓謝家子弟吃了很大的虧。

「你所言極是,是我糊塗了。」大長老這才反應過來,而後也不在墨跡,開始掃蕩起院落里其它的九幽門弟子來。

其實,九幽真君與謝家之人的戰鬥,許多人都沒有留意到,謝家人沒有留意,是因為他們根本無暇顧及,而九幽門的弟子則不用在意,在他們的心中,九幽真君是無上強者般的存在,即使他一個人牽制住謝家的這麼多人,又怎麼可能會被打敗?

這個時候,只要陳莫嚷上一句,九幽真君已經被自己給收服了,那些九幽門的弟子發現情況,氣勢一定大減。

但是,陳莫不可能這麼做的,因為他知道,這些九幽門的弟子都已經走上了邪魔外道,根本就不能夠收服,只能夠殺掉,不然,留著也是個禍害。

九幽門的弟子,實力較之謝家的人要強上不少,要不然,他們也不會以少於謝家人一倍的數量,穩居上風。

但是,大長老加入到謝家的陣營之中,現場的情況就有些改變了,他基本上見一個九幽門弟子就滅一個,如鐮刀收割稻穀一樣,手段十分的凌厲。

看到這一幕,陳莫不禁倒抽了口氣,想當初,自己對付起這些九幽門的弟子,那是何等的棘手,而這大長老卻是如此的輕鬆,由此可見,他的實力超然,而他剛才有九幽真君的戰鬥,看似簡單,實際上卻非常的嚴峻。


陳莫有點後悔,自己剛才收九幽真君是不是速度太快了點,起碼讓他再與大長老乾上一回,耗掉大長老的氣力,自己才算是坐收漁翁之利嘛!

陳莫沒有再度出手,他的雙眼眯了起來……

而肖庭與虎子也加入了戰鬥之中,準確的說,他們也開始在混亂中渾水摸魚。

不過,他們卻不是與九幽門的弟子動手,而是在場中游曳,他們每人的手中都拿著一個葫蘆,在不斷地收著場中的散落的煞氣。

見有了援軍,連煞氣的侵襲都削弱了不少,那些謝家子弟士氣大震,而九幽門的門徒,可要凄厲多了。

九幽門的門徒之中,也不知道是誰發現了一旁情況的不對勁,門主似乎不見了,而剛才門主所牽制的那些人,都開始活絡了起來,開始收割著自己等人的性命。

這讓他們很是著急,甚至連戰鬥的**都沒有了,可謂是士氣無比的低落,一點也沒有剛出場時那般威風。

而這股低糜,很快便傳頌給了場中的每一個九幽門的弟子,他們想逃,又沒有機會,而戰,又戰不過敵人。

大概十五分鐘過後,場中的情景變得安逸了起來。

九幽門的門徒,盡數被滅,沒有一個還活著的。

而謝家的人,終於鬆了口氣,受傷的人、脫力的人,在一旁歇息,而那些還有氣力的人,則開始清理起戰場來。

今天這一劫,謝家算是躲過去了,而謝家也因此而受了很大的創傷。

大長老從場中退下,來到陳莫等人的身邊,這個時候他才發現,那些釋放出來,侵襲在自己族人身上的煞氣,已經被陳莫給收的差不多了。

大長老的心裡,對陳莫不甚感激,想要說些什麼,但是,他還沒有再開口,而陳莫卻率先說話了。

「有什麼話的話,等會再說吧,你們謝家損失慘重,現在有的人還在危險之中。」

聽到陳莫的話,大長老點了下頭,而後著手指揮家族的人行動,中煞氣的人被他們抬進了別墅裡面,而受傷嚴重的人則直接送去醫院,至於死去的人和九幽門弟子的屍體,也被人給分成了兩個區域,排列開來。

這一清理,足足用了一個多小時才結束。

而陳莫與肖庭、虎子,可要輕鬆不少,這些做後勤的工作,他們沒有加入進去,而是在一邊悠閑的喝著茶。


可以說,最後,陳莫不費吹灰之力,便將九幽真君給收了,至始至終,就他們三人最輕鬆,身上不要說是傷了,就是一點灰塵都沒有沾上。

而戰場和傷者、死者被清理好了之後,大長老率領一干還能行動自如的謝家人,來到了陳莫跟前。

陳莫耍了把大牌,他沒有站起身,只是將手中托著的茶杯往邊上一放,一副養尊處優的樣子。

但是,對於陳莫的這一絲傲慢,卻沒有一個謝家人出來指責,也沒有一個人露出不悅的神情,這與一開始時他們對陳莫的態度,可謂是天差地別。

這些人知道,如果不是陳莫的話,他們今天根本贏不得這份勝利,可以說,是陳莫拯救了謝家,陳莫是謝家的恩人,現在有大長老在現場,就算是說話,也輪不到他們,而是大長老出面。

果不其然,大長老開口了,「陳莫,今天真的非常感謝你,沒有你的話,我們謝家一定損失慘重,就算是我拼盡全身之力,也未必能夠制服這個邪派。」

「別跟我說這些虛的,眼看著你都口口聲聲謝謝我兩三次,但是實際的表現了?」陳莫一口氣打發了大長老的好言好語,而是開口道。

可以看出,陳莫無論在什麼場合都是秉性不改,那邊是將好處賺個夠,他剛才收服九幽真君純粹是因為自己要滅掉九幽門,只不過是趁機利用下謝家罷了。

「呵呵……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快人快語,爽快!」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 大長老笑了一聲,而後也端坐了下來,這才正兒八經的對陳莫開口道:「我剛才聽說,你想要收購我們謝家的雄霸影視,我一心浸淫武道,向來不過問家族的事,不過這件事我可以做主,將雄霸影視划給你,如你所說,不用出一分錢。」

雄霸影視,現在雖然是個空殼子,但是其代表的意義卻不小,大長老這麼一說,也算是給陳莫一份大禮了,不過陳莫卻並不是太在意,想當初,自己只不過是隨便救助了下張倩,張一凡便送給了自己一家註冊資金兩千萬的影視公司,今天如此煞費苦心,簡直勞心勞累的一場戰鬥,才得到一個空殼子的公司,這不是坑自己嗎?

陳莫搖了搖頭,開口道:「你說得對,我陳莫還真是沒打算花一分錢就收購你們謝家的雄霸影視,千萬不要說我痴心妄想,你們看,這是什麼。」

說著,陳莫往桌子上放了一個小本子,大長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他知道陳莫這人詭計多端,這個時候拿出這麼個本本,一定非常的重要。

想著,大長老便將那本子給拿過來,打開一看,他霎時間就變色了。

這個小本子上,記錄的是謝家做的每一筆賬,從賺錢到洗錢,到偷稅漏稅的,一有盡有,可謂是十分的詳細。

「你們所說的什麼雄霸影視對你們謝家十分的重要,不就是因為它是個洗錢的工具么?你送一個空殼子公司給我,還想要談什麼人情,我收購雄霸影視,是我真的有所需要,而不是買個擺設,大長老,你覺得,我這個籌碼夠嗎?」陳莫開口道。

大長老的面上有點陰晴不定,要知道,任何一個世家的存在,起經濟實力都是基礎,他沒想到,陳莫連謝家這麼隱秘的東西都搞到手,真不知道,他還有什麼東西搞不定。

到了這一刻,大長老看待陳莫的眼神,不禁又有了一絲改變。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一代新人換舊人了啊,陳莫,你的武力、智力都讓我謝某人十分的敬佩,雄霸影視完全奉送給你,而我們謝家還向其中追加兩千萬的發展資金,助你發展娛樂公司,此外,我還有一個重大的決定要說。」大長老面色無比凝重的開口道。

大長老的話,讓周圍的謝家之人無比的吃驚,他們沒有想到,大長老竟然會在陳莫的面前低頭,而陳莫也是神情一震,不過,他倒不是驚喜於大長老做出這樣的決定,而是對大長老做出的後半句話而感興趣。

「陳莫,你我都清楚,今天九幽門的突然臨場,和你脫不了干係。」大長老眼睛直視著陳莫說道。

「我承認,我的確有利用謝家對付九幽門的意思,但是我一開始的時候,可不知道是九幽門闖入謝家來了,而且還是整個山門一齊出動。」

表面上雖然是這麼說,但是陳莫的心裡卻悄悄地補充了句,就算是老子知道,老子也一定會往謝家引來。

直到此刻,陳莫還有點沾沾自喜,自己將九幽真君引入謝家的打算,做的實在是太對了,要是九幽門的人一出面,便有這麼多人將自己圍起來,就算是十個自己,恐怕也逃不掉了。

「這邊是你要跟我算的賬么?」陳莫別有意味的問道。


他的心裡也做好了準備,如果謝家真的要拿此來對他發難,他想過了,自己直接帶著虎子與肖庭溜走,絕不與謝家硬碰硬。

大長老沒有說話,他的面色依舊無比的凝重,而他的雙眼直勾勾的看著陳莫,直過了一分多鐘,他才反應過來。

「哈哈哈……」大長老大笑了一聲,而後才開口道:「陳莫,你真是說笑了,剛才說的算賬的確是因為此,但是你收了九幽真君,拯救了謝家,這恩怨過失,相相抵消,你的武力、你的智力,實為我謝某人平生罕見,我無比的佩服,而我所做的那個決定,便是,謝家願意歸順於你的勢力之下,但你要庇佑謝家。」

「什麼?」陳莫從剛才箭張弩拔的氛圍中鬆懈下來,大長老做的這個決定,實在是讓他大吃一驚,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大長老不找自己算賬也就罷了,竟然,還會這麼優待自己。

就連那些謝家的人,也徹底傻眼了,這……這是算賬嗎?這簡直是給了陳莫一塊大蛋糕。

謝家的人有點不明所以,但是大長老是謝家的最高存在,他們也不敢反駁,而這個時候,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插嘴的機會,所以也就沒有人說什麼。

「陳莫,你答應不答應呢,我們謝家雖然不是大的豪門世家,但也是一個有底蘊的家族,人力、財力都不算少,只要你答應我,那麼,謝家以後便是你的勢力之一。」

大長老見陳莫皺著眉頭,又開口問道。

「答應,我為什麼不答應。」在這一剎那之間,陳莫的心裡想過了許多可能,但是,他怎麼想,收服謝家對他來說都是有利無弊的事情,他終於應了下來。

既然你非要給我好處,那我真是卻之不恭了,按照陳莫的意思就是,不要白不要,要了也白要,白要誰不要?

聽到這話,大長老面上的神色有了一絲舒緩,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給出自己的家族,竟然還高興,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腦袋秀逗了,或者是被九幽真君給打的腦殘了呢!

或許是這個結果太過於意外了,或許是陳莫出於其他的考慮,陳莫在應承之後,便提議先回家,有什麼事情的話,以後再論。

謝家的一干人等,以大長老為中心,一隻將陳莫給送到了謝家大門的外面,兩方人才徹底分開。

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這讓陳莫感慨,時間過得真快,這一天都算是在謝家度過了。

肖庭一邊開著車,一邊忍不住對陳莫問道:「陳哥,謝家的人這麼爽快,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詐?」

「我想不會!」陳莫淡然的說道,「我想這個決定於謝家的大長老有很大的關係,一個賬本,根本不會讓謝家做出這麼大的讓步,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大長老應該是受傷了,所以他才將謝家交到我的手上,這個大長老,果真是個人精,不過,空手套白狼的事情,我實在是太喜歡了,不花一分一毛,收了個世家,我何樂而不為呢?」

聽到陳莫這話,肖庭與虎子都大吃一驚,他們細細咀嚼,覺得陳莫的猜測,有很大的可能行。

重要的是,就算是謝家有詐,他們達成的不過是口頭協議,陳莫空手套白狼,不會有任何的損失。

想到這裡,肖庭與虎子都對陳莫無比的佩服,不管是武力,還是智謀,陳莫都不是蓋得,算計謝家,利用謝家對付九幽門,收服九幽門,與謝家談判……這一串串的事情,陳莫做的滴水不漏。

而陳莫離開,謝家的內部,也變得議論紛紛了起來。

大長老沒有阻止眾人的議論,眾人疑惑與不解的話語落到他的耳中,他一點也不後悔剛才做的那個決定,反而越發的肯定,這些人都是謝家的高層,竟然沒有一個能夠看出自己心思的,看來,謝家已經難以獨撐大局,自己的這個決定沒有錯。

「父親,但不知你為何要將我們謝家給……」這個時候,謝雄霸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他貴為謝家的家主,曾經與陳莫對殺,還與陳莫互相盤算,如今看來,他都敗在了陳莫的手上,他對陳莫心服口服,可是,因為此,他也沒有甘心,就將整個謝家做為陳莫的附庸。

「噗……」

到了這一刻,大長老終於不用再硬撐,吐出了一口鮮血,沒做,如陳莫所說,他受傷了,這是被九幽真君給搞的,只是剛才他一直隱忍著,這個時候沒有外人在場,他不用再強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