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而我呢.啊…我的脾都快摔裂了啊……痛痛痛.不過在剛才小米婭滑下來的時候.我的這個角度居然正好又看到了一些什麼…嗯.今天的是藍白條的小褲褲.

「好痛…」我掙扎著爬了起來.天.這要不是我的話別人就算摔不死也會脫層皮的了.

米婭的臉再次紅了起來:「對.對不起.人家剛才.緊張到腦袋都空白掉了……」

誰會有你這種空白法啊…雖然想如此吐槽.但是由於我這一下摔得太慘了所以只能繼續痛吟.

「你.你.你.你.你們..是你們.」


就在這時候.我們聽見了艾德伍德驚訝的叫聲.啊.糟糕.我摔得太慘了居然沒有注意他.我只好朝米婭使了一個眼色.讓她處理艾德伍德以防他弄出更大的聲音引起拉邦的注意..雖然我們剛才已經弄出不少噪音了.

米婭迅捷無比的跳了起來.然後狠狠的踢在了艾德伍德的肚子上.於是艾德伍德就翻著白眼躺下來乾嘔個不停而沒有機會去大叫或者施展魔法了.

「啊啊~好歹這也是個老人家.你也輕一點啊小米婭.」我無奈的走了過去.然後抓起了艾德伍德把左輪抵在了他的腦袋上惡狠狠地說:「別弄出聲音了.不然就幹掉你啊喂.」

「楊寒哥哥明明更加……」米婭嘟著嘴輕聲吐槽.而艾德伍德剛剛緩過勁來.就發現自己被槍抵住了腦袋.一時間嚇得連都不敢動了.

我看了看下水道的另一邊.那邊沒有拉邦的身影.看來他都走出一段路了.不知道我們弄出的噪音他有沒有聽到.

看起來.拉邦沒有聽到.所以我放下心來.並且抓著艾德伍德說道:「喂.你這傢伙又想幹嘛.」

艾德伍德咬牙切齒的看著我那巨大左輪黑洞洞的槍口不敢動彈.但是他的手卻在法袍裡面動來動去的..而這點動作當然瞞不住我的眼睛.所以我用力的搖晃了他一下.一塊傳送石就從他的寬大袖子裡面掉了出來.

我挑起眉毛看了看他.而這老傢伙呢.訕訕的笑了笑就想轉移話題:「我只是…來和拉邦那個死老頭子敘敘舊.真的.沒別的.」

你就期待著我會相信這個么.但是這個時候也不能讓他就這麼走掉.我們也不能就這麼放棄跟蹤拉邦.所以……

「你就暫時跟著我們好了.如果發出聲音的話.我之前的警告依然有效哦.」我把槍收回了腰后的槍套.但是依然拽著艾德伍德的領子.並且就這樣向前面走去.

「咦.為什麼要帶他啦~這種臭老頭乾脆把他扔進下水道衝掉就好了…」米婭不滿的跟了上來.並且明顯不懷好意的看著艾德伍德.

這可把艾德伍德嚇了一跳.他連忙配合的跟著我們走.並且自己捂住自己的嘴巴示意自己並不會反抗.而我們則點著了短火把然後向前走去.

下水道和我們上一次走的時候幾乎沒有什麼區別.除了這一次沒有那個老被遺忘者帶路了..嗯.愛麗芮塔和我說過他.他后來跟著始祖離開了.而說起始祖.這傢伙就連愛麗芮塔也不知道到底在忙些什麼.也許是在處理人類和吸血鬼共同相處的事務.但也沒准在搞什麼陰謀呢.因為這傢伙看起來就非常像是反派一號.

走了那麼一會.我們來到了一個寬寬的污物排出管道.那兩個檯子之間足足得有五米寬.之前這裡是有一個小橋的.但是這一次卻不見了.

「啊啊.該死的.」我懊惱的撓了撓頭.跳是不容易跳過去的.不過我還有大劍.可是我的大劍一次最多只能帶一個人.不管是先帶誰都會讓艾德伍德有機會是單獨一個人.而那樣的話沒准他就會用什麼麻煩的幻術攻擊我們啊.我可不想在這種地方戰鬥啊.一不小心掉下去的話.就·完·蛋·了…即使那排出管道並不是和廁所連接.而只是排污水用的.

嘩啦啦~嘩啦啦~

就在我正苦惱的時候.一陣水聲突然引起了我們的注意力.而接下來.一個長著四隻手的變異人用他的四隻手滑動著船槳駕著一艘小船慢慢的出現了.小船上還帶著一個小小的油燈.

嘩啦啦~嘩嘩~變異人用船槳勾住了檯子然後把船停在了我們面前.並且拉下了蓋住頭的兜帽說道:「請問你們是.」

「啊…呃.那個.我是…來拜訪朋友的.」我撒了個小謊.因為我可不想說我是跟蹤朋友來的.

「那麼請問你的朋友的名字是.」變異人如此說道.看樣子他就是相當於門衛的存在吧.

不過這個問題可難倒我了.我尷尬的撓了撓頭.然後準備實話實說…可是那變異人突然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啊.您是.流浪的英雄.十分抱歉.我居然剛剛認出來啊.您是我們的戰友又是拯救者的朋友.來.快請上船.」變異人突然就變得十分的熱情.雖然說他的話讓我有些摸不著頭腦.

「唔..楊寒哥哥的面子到哪裡都是那麼大嗎.」米婭有些吃驚的點起了嘴唇.然後露出了壞心眼的笑容:「那麼下一次就打著楊寒哥哥的名號去【劫富濟貧】好了~」

喂.你那麼做的話我可是會生氣的喲…我用無奈的眼神表達了我的意思.隨後便拉著艾德伍德踏上了小船.船雖然很小.但是是能夠容得下四五個人的.

嘩啦啦~嘩啦啦~

變異人的四隻手臂再次同時移動.小船就順著排污管道的下游飄了下去.變異人還和我們解釋:「這是一條近路.原本的路被我們堵住了.因為還是有一些歧視者們來找麻煩……」

變異人說的是那些不接受變異人長相的人類們.雖然是少數.但是他們的作為可是不怎麼讓人接受的了.也是有這些歧視者的存在變異人才不得不留在下水道裡面的.

似乎這一段「水路」還會很長.所以我就向那變異人問起了他之前說的話:「嗯…之前你說拯救者是什麼意思啊.」

「就是拯救者啊.」變異人理所當然的答道:「那個拉邦老先生.我剛剛把他送到城裡.」

誒.

「爺、爺爺.可是……」米婭驚訝地試圖說設么.不過我連忙捂住了她的的嘴巴..現在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啊.還是和拉邦匯合之後在問詳細情況吧.

「哼.那個臭老頭是拯救者.要是說他把你們害成這樣我倒還信.」艾德伍德哼哼著偏過了臉.一副執拗老頭的樣子低聲的說著.

可是這樣一下變異人居然露出了氣憤的表情.停止划船並且轉向了艾德伍德:「我不准你這樣說拉邦老先生.」

艾德伍德嚇了一跳.差點沒翻下去.可是他隨後也生氣了氣.扭曲著臉大吼道:「可惡.那個殺死了我所有同伴的老不死就活該被說.我們從來沒殺過人.可是他卻用那麼殘忍的手法把他們全部殺掉了.這樣的傢伙.怎麼配叫拯救者.怎麼配…」

我連忙拉開了兩個人.並且用有些嚴肅的聲音喊道:「好了.」

艾德伍德不知道拉邦其實並沒有殺死他的朋友甚至還保護了他.他現在生這麼大的氣是有理由的.所以我可得阻止他不能讓他們兩個打起來.

而米婭似乎忍不住了的樣子..因為她可不能忍受別人那樣說她的爺爺啊.

「才不是.」米婭生氣的大喊道.


呃.糟糕了. “如果你不回答,我可不會信任一個第一次見面就隱瞞自己的人,呃,鳥”趙燁也知道這鳥在打什麼主意,無非就是想抓住一隻潛力股,顯然它智慧比起那些同伴來高出不少。

“好好,我說,其實我們綠峯鳥壽命本來不長,不過這座山上,我出生的這個族羣,恰好這座山被水之女神選成了駐足之地,我們長得又都很漂亮,就被她選成了巡山的一隻隊伍,所以我纔會這麼強”毛毛小眼珠又轉了幾下,找了一個理由想矇混過去。

“你又沒說老實話,如果隨隨便便一隻女神的寵物都這麼強,還要我們這些英雄幹什麼?神眷可不是隨便說着玩的,你跟我老實交代,”趙燁一邊向前走着,一邊抓住了那毛毛的尾巴,防止他逃跑。

“好好,你怎麼和你那個神一樣精明,我還以爲,其實很簡單,就是,就是”毛毛腦袋轉了轉,似乎在感覺什麼,然後才接着說,“水女神和青春女神是好朋友,有一次,嘿嘿”

那毛毛又要停下不說,趙燁用手稍稍用了點了力,知道這樣對它沒有什麼危害,只是提醒它自己的信任度又要降了。

“這事情反正你以後也會知道,不過你千萬別說是我說出去的,有一次,大概好幾百年前了,你的那個神來拜訪水女神,不知道想打什麼注意,下山的時候,被我發現,不是,是發現了我,就讓我跟着他一起去拜訪青春女神,然後他們不知道商量了什麼,後來青春女神就給了一瓶青春之泉,我喝下之後,就永遠,也不是,大概幾千年之內吧,都會保持這個模樣,一般的傢伙們也就活幾十年,可惜他們沒有一個相信我是他們老祖宗的,倒是天天罵我偷懶,”毛毛說到最後,翅膀又炸起來,似乎想起什麼一般。

“算了吧你,你天天喊人家哥哥弟弟的,誰能把你當祖宗看,”趙燁鬆開手,在幽深的樹林裏,一邊小心繞過那些藤蔓和荊棘,一邊向上攀登。

“而且你嘴裏肯定沒說實話,否則也不會剛剛聽到我的身份,就那種表現,算了,我不再追究了,估計你是怕說得太詳細了,會把你自己乾的好事泄露出來,”趙燁更傾向是這傢伙和自己的神達成了什麼協議,而不是那麼簡單的過程,不過這些以後再慢慢問它,現在就在水女神的山上,不好說話。

“你心裏明白就行,對了,前面有一頭冰霜巨狼,它所在的地方就是這座山上唯一,和其他山氣候相似的地方,也就是很冷很冷,”那毛毛趕忙轉開話題,還裝着打了幾個寒戰。

“是嘛,難道是水之女神特意給他留下的生存之地,”趙燁嘴裏說着,腳下不停,果然很快,走出了這片綠峯鳥的棲息之地後,就看到上面一片白茫茫的針葉林,一股寒氣都能直接感受到。

好在趙燁也發現自己根本不用怕,有體表的自動防護在,這些寒氣不到一定程度是透不進來的,再看看肩膀上的毛毛,它嘴上說冷,其實也沒有多少感覺。

“咯吱咯吱”踩在混合着殘枝敗葉的雪堆上,發出沉重的響聲,和剛剛蔥綠的樹林,簡直是兩重天。

耳邊不時還有寒風呼嘯,不過那毛毛果然是沒有什麼感覺,而是睜大了眼睛,腦袋不住地向四下看着。

“嗷嗚……”一聲狼嚎遠遠地傳來,毛毛的爪子不由地抓緊趙燁的肩膀,讓他感到有些異樣。

“怎麼你是不是很怕那個傢伙?”趙燁發現毛毛的樣子有些不對勁。

“那倒不是,只是他,只是他,呆會你就知道了,”毛毛左顧右盼,又不想說實話了。

一人一鳥在這冰冷的天地中走着,在經過一棵歪倒傾斜的松樹後,趙燁眼前一亮,來到一片開闊地,而他面前正坐着那頭毛毛口中的冰霜巨狼。這隻狼渾身上下一片雪白,尖利的牙齒閃過陣陣寒光,縮進去的爪子更像是一把把匕首一般。

“今天水之神告訴我有個未來的神要來,果然你這隻懶鳥又是搶先跟上了,可惜,你依舊不能獨佔這個好處”那頭狼雖然看似強大,但沒有表現出任何兇惡,更沒有擺出警戒的姿勢,而是和平常一般坐着,一條豎起的前腿指着毛毛說道。

“這還不是我運氣好,呃,看來在幸運之神那裏轉一圈果然有好處,就算我偷懶都有兄弟姐妹們把我喊起來,”那毛毛似乎跟這頭碩大無比的巨狼很熟悉,從趙燁肩膀上飛下來,落到那狼的頭上,抓着他的頭皮說道。

“那又怎麼樣,你和我得到的不過是很少的一部分,還是人家做試驗的,要不是水之女神幫了一下你,估計你就要被撐死了,我們可比不上這個傢伙,他的運氣才真的叫好,”那巨狼似乎有些妒忌,指着趙燁說道。

“行了,你就不要自怨自艾了,雖然你的族羣裏的確也有英雄甚至神出現,不過你可沒有那個潛力,能跟着我撈點好處就不錯了,”毛毛似乎有點着急,提醒了這頭狼一句。

“冰霜巨狼請求成爲您的追隨者,請問是否答應,”趙燁又聽到了類似的提示,當然沒有猶豫,管他們是不是以後關鍵時候聽不聽用,先扯起了一張虎皮充面子再說。

“九階神眷生物冰霜巨狼:利風,攻擊力六十八,防禦力二十;神技(二十五)輔助技能(十七)特長:急速,在速度上享有優勢。”

趙燁已經有些見怪不怪了,這些神眷的東西,都是極容易接近他們靈魂強度上限的,而且靈魂強度上限一開始就比別的生物高出很多,那個毛毛靈魂強度上限八十,綜合指數卻只有七十,看起來還是偷懶造成的。他們應該都是和自己一般,靈魂強度可以一比一轉換成攻防指數的。 「才不是..」米婭大喊著.可是我卻因為擋在變異人和艾德伍德之間無法阻止她了:「爺爺他才沒有殺死你的同伴.拉邦爺爺他才不會這樣做.爺爺他、爺爺他其實是在保護你了啦.」

「什麼..什麼….」艾德伍德的表情首先是十分吃驚.之後卻慢慢卻釋然的轉變成了有些複雜的低落神情.

我嘆了口氣.看起來現在繼續隱瞞也沒什麼用處了.於是我用力的揉了揉米婭的小腦袋把她拉了過來.才和艾德伍德說道:「你也知道你自己是一個鏡族人吧.雖然你們是一個古老的種族了.可是你們會在情緒過於激動的時候失去控制..這也是你們逐漸沒落的原因之一..而當時.發生那件事情的時候.你失去控制了…你的朋友並不是死於拉邦之手.拉邦他甚至為了不讓你太難以接受而撒下了謊言.把一切攬到了自己的身上.事實會很難以讓人接受也會很突然.相信我.我不久之前還體會過這一點.但是.你必須去接受它..因為那是事實啊.」

我說完.伸出手拍了拍艾德伍德的肩膀.而艾德伍德在這過程中一直愣愣的呆在原地.皺紋許多的臉上的表情依然複雜無比.

變異人沒有再說什麼.他只是繼續抓起船槳搖動了起來.然後把我們慢慢的往目的地送去.

沉默就這樣持續著.足足有好一會.小船才再次停到了另一個下水道口.這時候變異人才繼續說道:「往這邊一直走然後向右拐再走一會.就可以到達城裡面了.很榮幸見到您.」

我想他點了點頭表示謝意.然後扶著小米婭踏到了檯子上.又向著艾德伍德伸出了手:「跟我們一塊走吧.既然現在話都說清楚了.你也一定想見見拉邦或者問他點什麼吧.」

艾德伍德這才從出神狀態裡面走出來.然後保持著那複雜神情點了點頭.費力的拉著我的手踏上了檯子.

嘩啦啦~嘩啦啦~變異人則默默地把小船調頭然後像原來的方向劃了回去.沖我們揮了揮手之後不一會就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

「繼續走吧.」我說著.首先走了過去.米婭立刻緊緊地跟著我.而艾德伍德則是心不在焉的拖著法袍跟了上來.

果然.聽那變異人的話走了一段路後向右拐.不一會.我們就看到了熟悉的出口.繼而.我們就來到了更為熟悉的巨大空間裡面.中間.就是那異種之城.從這就可以看到城裡面的人比我們上回來的時候少了一點.尤其是吸血鬼.幾乎見不到幾個了.但是變異人依然自然的生活在裡面.毫無異樣.

「啊…糟糕了.這樣的話可就很難找到拉邦了.」我向四周看了看.也沒有看到拉邦的身影.而在這樣的幾乎快和安德菲爾一半那麼大的城鎮裡面找人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

拽~~拽~~


米婭卻從後面拽了拽我的衣角.我回過頭去.卻發現她興奮的抬起頭看著我說到:「那麼就趁此機會來逛街吧.人家很好奇這裡會賣些什麼東西呢~」

喂.不是逛街的時候吧.而且.我可不想再來一次啦.至少這一年內都沒有力氣了.

「喂喂…算了.路過的時候如果見到喜歡的東西.順便買一點吧.」我雖然想嚴厲的駁回.但是看到米婭興奮的可愛樣子也不好說什麼了呢.

於是.米婭高興地挽起了我的胳膊走入了城中.而艾德伍德繼續失魂落魄的跟著我們.讓我們看起來就像是哥哥帶著妹妹和遲鈍的爺爺一起出門玩一樣..雖然來玩的地方是這樣的地下城.

城裡面的許多地方都有擺攤.但是正經的商店卻沒有看到幾家.路上的行人也大多都是變異人.雖然他們看起來真的是有點恐怖.但是他們其實是非常的平和.我們在城中隨意地逛著.期待著能夠碰到拉邦.不過找了足足有半小時也沒有看到拉邦的人影.我都在考慮要不要放棄了.

「去問問有沒有人見過…拉邦吧.」艾德伍德突然如此向我們建議道.我想這是他第一次說出拉邦的名字時沒有用嘲諷的語氣的吧.

這倒是個辦法.雖然我不想弄得太張揚.不過看起來也只能這樣了.

我找到了一個在地下城入口附近擺攤的一個變異人.向他搭起了話:「你好.嗯…麻煩你你有沒有看到一個穿著綠色皮坎肩和旅人裝的老人路過.他只有一隻手.應該很容易注意到吧.」

「噢噢.是拉邦大人啊.我見過見過.還向他打了招呼呢.」

啊.這麼快就找到線索了嗎.我不自覺的彎起了嘴角.然後繼續問道:「啊.那你看到他向哪個方向去了嗎.」

變異人非常熱情的給我們指出了方向.然後我們就順著那個方向找下去.並且繼續找人搭話問路.雖然有人懷疑我們的動機不肯告訴我們.不過我們最後還是找到了準確的路線.

拉邦還真是出名啊.而且看起來變異人們真的很尊重他.這讓我有點摸不到頭腦呢.

「唔..這邊吧.楊寒哥哥~」米婭想我指了指一個半圓型的建築物.那上面掛了一個如同圓月一般的大標誌.看起來像是教會之類的公共建築.

我想起了拉邦對於那個「聖物」的描述..一塊隨著月亮圓缺變化而變化的玉石.難道說.這裡就是保存那聖物的地方.我還以為那麼危險的東西會被封印起來呢…話說我們離得那麼近不會也受到影響吧….有點擔心呢.

「還不進去.」艾德伍德有些著急的說道.然後等不及一般的就像半圓形建築的大門走去.

「啊.喂….」我輕輕的喊了一聲.然後也跟了上去.說起來艾德伍德的精神狀況才更讓人擔心啊.我得好好的看住他.


哐~~~.

可是.就當艾德伍德走到門口的時候.那半圓形建築的大門卻被人從裡面一下子推開了.然後一個穿著白色大衣的變異人匆匆忙忙的沖了出來.還渾身冒著煙..不.確切的說.是渾身都著了一層火.火焰奇怪的並沒有少得很旺盛.但是看起來依然不是可以忍受的.

「唔啊啊啊啊…」變異人大叫著就撲倒在地上然後滾來滾去.一直到身上的煙沒了才停止下來.

而我們就保持著一開始那被嚇到的姿勢看著這突然衝出來的傢伙..他身上的白大褂黑一塊漏一塊的.而且有許多地方看起來還不是剛剛才燒壞的.他看起來很像人類.但這只是因為他的變異比較少而已.他似乎只有兩手的手指各多了一根.而其他地方包括長著一頭金色長發的腦袋都沒有變異.

「啊啊…你也小心一點啊.」

拉邦的聲音突然從門裡面傳了出來.然後拉邦本人也邁著步子走了出來.當他看到我們的時候.可想而知的表情變得驚訝起來.

「嗨…嗨.」我試著和他打了個招呼.

「你這臭小子果然還是跟來了啊.而且還把米婭也帶來…呃.艾德伍德.」拉邦終於看到了門邊的艾德伍德.而當他看到了艾德伍德的表情的時候.似乎看出了一點點跡象.

而這時.地上的變異人終於爬了起來.並且緩緩的拍打著自己的身上.然後看向了我們.露出了燦爛的微笑:「啊.是人類.阿啦啦~真是稀客.請…呃.請先進來吧.」

那微笑還有自然的語氣說的就像他剛才根本沒有全身著火一樣啊.

不過.看起來情況十分十分的複雜啊.我們的確是該坐下來慢慢的談.

「啊.謝謝.聽起來是個不錯的主意啊.」

…………………………..

半圓形建築的裡面很簡潔.幾根柱子還有牆壁上都擺滿了蠟燭.正中間擺放著一個被盒子蓋住的祭壇.而四周是幾把散亂放著的椅子甚至還有一張床墊.

我們坐在了椅子上.然後尷尬的互相對視著.

明顯白大衣變異人對這種氣氛很不適應.所以他決定用那燦爛的微笑首先打破沉默:「啊.你們好.你們都是拉邦的朋友吧.我是阿斯特姆.是一名醫生.」

「我是楊寒.算是個旅行者吧.這是拉邦的孫女米婭.這邊是…艾德伍德.」我也一一作了介紹.並且上前去和阿斯特姆握了握手.

「你.都知道了吧.」拉邦在這個時候突然盯著艾德伍德說道.

艾德伍德點了點頭:「嗯.」

………

然後又是一陣的沉默.

啊啊.不行.我要轉換話題.這種沉默的氣氛最難過了.

「說起來.你們很尊敬拉邦啊.為什麼呢.」

阿斯特姆驚訝地看了看我.然後說道:「啊…為什麼.因為拉邦的原因.我們一族才可以活下來啊.」

「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