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而後的一切我們不知道。

只知道刺客沒有成功,而艾瑞莉婭也沒有抓住他。

人們打開密室的時候,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屋子裡到處都是螺旋的飛刀,還有飛劍劃過的深深痕迹。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沒有一滴血液。

李青心中一笑,當然沒有血液,艾瑞莉婭當晚正在和自己商討軍情,那個作死的卡特琳娜居然敢傷他艾瑞莉婭,來啊,你有多少飛刀老子接你多少飛刀,嚇不死你!

作為一個副將,李青在那個時候幾乎是每個夜晚貼身都和這個傲氣的女人探討著軍情,李青的一些大膽的想法和計策,讓艾瑞莉婭刮目相看。

當然,李青只是提供孫子兵法里或許比較適合現在戰場上的局勢的一些計策而已,要論到真正的實施,只有艾瑞利亞這個當時的最高指揮官才有權決定。

在那晚卡特琳娜襲擊艾瑞莉婭失敗之後,艾瑞莉婭充分意識到了李青本身的震懾力,於是她果斷的將李青放入了戰場,卻沒想到自己的這一決定成就了日後的——不敗戰神!

也正是這個決定,才會讓艾歐尼亞的人們對日益聲名顯赫的李青和救世主艾瑞莉婭有著極不普通曖昧的那些流言蜚語。

越來越多的人認為,如果艾瑞莉婭是艾歐尼亞的信仰,那麼李青就是守護信仰的武器!

(補回昨天的五章!今天還有五章!!!感謝各位的月票,打賞,你們的角色不管正反,我都會寫出亮點,感謝你們的支持。)

… 愛德的故事仍在繼續:「戰鬥的進程是緊張激烈的。


雖然一整個夜晚,艾歐尼亞的宮殿中都無法消停。


但是,諾克薩斯卻不會憐惜他的敵人。

黎明還沒有來到的時候,西部的諾克薩斯軍隊又對普雷希典的駐防軍隊發起了進攻。

而艾瑞莉婭又披掛上陣,揮舞著她的大劍,斬殺諾克薩斯人。

雖然諾克薩斯軍隊的方陣很堅固。

但是,艾瑞莉婭比他們更厲害。

她獨自沖入陣中殺了幾人後又迅速的撤退,雖然受了一點輕傷。

但是諾克薩斯的整個陣營卻被衝擊潰散。

普雷希典的駐軍在艾瑞莉婭的帶領下,又將諾克薩斯的進攻打退。

正當艾歐尼亞人慶祝這個小小的勝利的時候。

突然艾瑞莉婭的身體頂了一下。

而後,她的巨大的寶劍摔落在地上。

與此同時,艾瑞莉婭也倒在了地上。

眾人急忙把艾瑞莉婭送回到王宮內。

只見艾瑞莉婭臉色蒼白,黑色的神秘符文纏繞著艾瑞莉婭的身體。與她那雪白的肌膚成為了鮮明的對比。

黑暗的詛咒。

但是,諾克薩斯卻不會憐惜他的敵人。

黎明還沒有來到的時候,西部的諾克薩斯軍隊又對普雷希典的駐防軍隊發起了進攻。而艾瑞莉婭又披掛上陣,揮舞著她的大劍,斬殺諾克薩斯人。

雖然諾克薩斯軍隊的方陣很堅固。但是,艾瑞莉婭比他們更厲害。

她獨自沖入陣中殺了幾人後又迅速的撤退,雖然受了一點輕傷。但是諾克薩斯的整個陣營卻被衝擊潰散。

普雷希典的駐軍在艾瑞莉婭的帶領下,又將諾克薩斯的進攻打退。

正當艾歐尼亞人慶祝這個小小的勝利的時候。突然艾瑞莉婭的身體頂了一下。

而後,她的巨大的寶劍摔落在地上。而後,艾瑞莉婭也倒在了地上。

眾人急忙把艾瑞莉婭送回到王宮內。

只見艾瑞莉婭臉色蒼白,黑色的神秘符文纏繞著艾瑞莉婭的身體。與她那雪白的肌膚成為了鮮明的對比。

這是黑暗的詛咒。

眾星之子索拉卡一看就知道。」

李青臉色平靜,這段故事倒是真的,不過其中的內幕,他到是不太了解,他只知道艾瑞莉婭命中注定會遭逢此劫,所以在艾瑞莉婭昏迷不醒的時候,他也只是在艾瑞莉婭的窗前說了一句話,「艾瑞莉婭的意志,不會滅亡!」

然後就是屠殺,李青瘋狂的屠殺著諾克薩斯的士兵,也就是那一夜,李青憑著一己之力,消耗掉了四塊水晶樞紐的能量,帶著不知道突然冒出來的無盡怒火,殺掉了上萬個正在進行軍營休息的諾克薩斯敵軍!

愛德博士道:「怎麼回事?為什麼艾瑞莉婭會突然受到了詛咒呢?原來是班克,賽撒被艾瑞莉婭殺掉后,消息傳遞到了南部的塞恩(亡靈勇士)的耳朵里。

於是,塞恩打算除掉艾瑞莉婭。但是中間卻間隔了一個艾歐尼亞的王城。

在整個進攻計劃還沒有完整部署的時候,塞恩也沒有辦法。

於是,他陣營中的一個黑暗法師烏瑟爾·盧塞法提出了一個建議,艾瑞莉婭的強大不在於她的劍術,而是在於她那把似乎帶著靈魂的劍,他們準備直接使用詛咒術來奪取艾瑞莉婭的生命。

而後,這個術式就被啟動了。

在幾個小時的漫長過程后,艾瑞莉婭的氣息被找到了。於是就出現了艾瑞利亞被靈魂巫師所詛咒的事,武器受到了制約,艾瑞莉婭很快就受到了無法癒合的傷,甚至,她的身體里,也出現了和她父親一樣的那種黑色。

艾瑞莉婭的病倒,對艾歐尼亞是一個致命打擊。而且他的哥哥儘管很擔心自己的妹妹,但是卻由於南部戰事的需要無法抽身。

艾瑞莉婭靜靜的躺在了床上。生命的能量一點點的離開她。而索拉卡也開始吟唱起囑咐的咒文,以幫助艾瑞莉婭。

但是,在黑暗與光明的抗衡中,關鍵還是要看艾瑞莉婭自己。

她能不能夠從死亡中,重新走出來!

艾瑞莉婭能不能夠自己醒來,的確是取決於她的意志。

不過原因不單單是由於黑暗法師的詛咒。

她的沉睡,只不過是為了她的醒來,做更大的準備。

而這些,不過是里託大師隱藏的一個驚天的秘密。

當人們驚訝的發現,眾星之子索拉卡的祝福使得艾瑞莉婭胸前的項鏈亮出了閃爍的光芒,並且黑暗的符文在一點點的被那個項鏈吸收的時候。艾瑞莉婭卻在經歷著一場她人生中最大的痛楚。

為什麼?

里託大師在臨死前的召見。而給艾瑞莉婭留下的最後一句話就是:等待著屬於自己的命運,那時候便會真相大白。

現在,真相就擺放在她的眼前。

里托的幻象出現在了她的面前。那是一座火焰熊熊燃燒的劇院。

里托在把自己的兩個孩子,澤洛斯和艾瑞莉婭救出現場后,安置在了一處偏僻的小巷子里。

獨寵成婚 。而後便返回到了劇院中。然而,他發現,舞台上的貝爾尼曼·林德早已經不見了。

而舞台上卻沒有任何人的屍體。

在不遠的地方,刀劍響聲吸引了里托的注意。他知道那是里佩克的護衛同刺客們交手的聲音。

於是沿著劇院後門的小路,追尋著聲音來到了一處懸崖。

只見三個人正在與一個人交戰,四周橫七豎八的倒落了數十人,有不少都是艾歐尼亞的劍術高手。

而里佩克已經深受重傷倒在了地上。

在月光的映照下,里托看清楚了,那個受傷的里佩克不過只是個替身而已。

而與他的護衛戰鬥的人,則是諾克薩斯的首席刺客:杜卡奧。一個比里托更為可怕的劍術大師。不,應該說是刺客!

因為他不單單擅長劍術,對於刺殺的本領來說,只有里托知道,杜卡奧才是諾克薩斯的最強殺手。


現在,他竟然和其他兩個人聯手進攻,但是卻被艾歐尼亞的那個護衛壓制的喘不過氣來!

里托驚訝了,艾歐尼亞竟然還有這樣厲害的角色!她那飛舞的身形,如同閃電一般穿梭在杜克卡奧等人中間,而纏繞在其周圍的,是一把巨大的紅色飛劍!

… 那飛劍的速度,就連里托也驚嘆不已。

而她所使用的招式也是里托等人從來沒有見過的。

忽然,那飛劍竟然瞬間分裂了開來,變成了數把小個的飛劍。

杜卡奧身邊的兩個幫手瞬間就被殺死。

而杜克卡奧本人也應接不暇,眼看他就要完蛋。

里托趕了過來,化解了杜卡奧的危機。

重生寵妻:時光盜不走的愛人

不知道為什麼,似乎是兩人聯手的威力巨大。

那個人逐漸的落到了下風。

最後,終於被裡托搶到了一個機會,將她的飛劍打落在地上,而後把她打下了懸崖。

但是,在那一瞬間,改變了里托的一生!

因為,里托的飛劍正好割斷了她的面紗,而他也驚奇的發現,那個人就是艾瑞莉婭的母親:貝爾尼曼·林德!

就在里托驚訝、疑惑、懊悔的時候,杜克卡奧將自己的短劍刺入了里托的後背。

而里托昏倒之前,最後見到的卻是杜克卡奧冷笑的表情。

而後的事情就如之前所說,里托被艾歐尼亞的法師喚醒了記憶。

而他的內心卻一直遭受到譴責。

而貝爾尼曼·林德的下落,已經成為了瓦洛蘭大陸的一個秘密。

當里托的傷勢好轉之後,他決定,要找回貝爾尼曼·林德所失去的東西。

於是他化裝成普通的旅者,潛入了諾克薩斯,回到了以前的家中。

在那裡,他發現了一封遺書與一條項鏈,也得知了這個項鏈的秘密。

於是,他帶著項鏈,潛入了諾克薩斯的兵器研究所,盜竊回了貝爾尼曼·林德的飛劍。

但是,卻被當時同樣接受研究的一隻巨大的老鼠跟蹤。

總裁我是第一

於是,里託大師急忙在海上甩掉了這個暗殺的野獸,回到了艾歐尼亞。

隨著影像的逐漸清晰,艾瑞莉婭所受的打擊令她痛苦萬分。

而其他的人們並不知道她的這個感受,可是他們卻能夠看到,里託大師給艾瑞莉婭留下的那柄飛劍,突然懸在看空中!

艾瑞莉婭醒來了。

她的雙眼中滿是冷靜與深沉,那是因為她已經將諾克薩斯的仇恨化為了源源不斷的力量,而隨著西部戰爭的潰敗,南部起義軍的隊伍在短短兩天內越來越壯大。

諾克薩斯的南部領導者,塞恩,終於坐不住了。

他如同斯維因所預料的一樣,向著艾歐尼亞的王城發起了進攻,並且在樹林中擊敗了德瑪西亞的第一先鋒——福倫特。

不可一世的他終於來到了艾歐尼亞的王城下,準備攻城。而後,卻陷入了之前福倫特所出的計策。

他遭受到了澤洛斯的伏擊。

諾克薩斯的軍隊一度潰敗不已。

塞恩急忙用他那巨大的斧頭斬殺了幾名慌亂的士兵。而後他重新組織起散亂的部隊,對澤洛斯進行了猛烈進攻。

澤洛斯頓時吃不消了。

艾歐尼亞最後的希望,就要化為了泡影。

這個時候,王城的大門打開了。

艾瑞莉婭帶領著她的十二名親衛隊的士兵沖了出來。

塞恩軍隊看到為首的人是艾瑞莉婭,頓時大吃一驚。

就連給艾瑞莉婭下詛咒的那個黑暗法師也吃驚不已。

於是他急忙吟唱起咒文,準備對艾瑞莉婭實施精準打擊。

艾瑞莉婭也向著他沖了過來。

但是,黑暗法師卻不害怕。為什麼?因為咒文已經吟唱完畢了。

隨著天空的黑暗,一條黑色的絲帶沖向了艾瑞莉婭。眼看艾瑞莉婭就要被放倒。

突然,一道光環纏繞在艾瑞莉婭的身邊。

隨著光與暗的中和。黑暗法師的詛咒失去了效果。

此時,她已經之身衝擊到了諾克薩斯大軍的中間。

塞恩一見,急忙指揮軍隊向艾瑞莉婭進行圍攻。瞬間,艾瑞莉婭的親衛隊的士兵就全部死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