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而就在此時,宋雲神色再度一變。

因為那持著尺子之人,此刻竟然身形頓時化作漫天如同沙粒一般的存在,直接顯露出一個圓形的孔洞,而那雷霆直接從天而降,透過那孔洞,朝著下方轟擊而來。

這麼一來,那雷霆之力直接籠罩宋雲。

宋雲本身掌控雷霆之力,在那瀑布一般的雷霆之力中沒有一絲的不似,但是此刻,宋雲再度變色。

目光忽然落在腳下的冰峰之上。

轟!

一聲轟鳴,宋雲陡然發現,腳下猛地一空,那雷霆之力直接將腳下的冰面轟破,頓時……灼熱的空氣蓬勃而出,顯露了腳下那座冰山之中的無盡岩漿。

同時……隨著那一道雷霆猛然轟破腳下冰層,緊接著轟入其中那無盡的岩漿之中。

轟!

陡然之間,整座冰封爆發出一陣滔天的轟鳴。

宋雲的修為,駕馭的這一道雷霆之力,一般的金丹之修都要狼狽,落在下方那岩漿之中,如同點燃的火藥桶一般。

隨著轟鳴,無盡的赤紅色岩漿蓬勃而出。

與此同時,似乎那劍門長老也沒有想到這一幕,在這剎那之間,那五行劍陣竟然陡然之間停頓了下來。

宋雲衝天而起,而下一刻,五人同樣衝天而起,雙手舉著長劍,五道人影竟然猛地撞擊而去,五人在此刻化作沙塵,在席捲之中凝聚成為一個巨大的人形。

那人沒有面孔,但是一股渾厚得讓得宋雲瞳孔猛然一縮的氣息爆發而出,同時,在那人的手中,一柄如同門板一般寬大的巨劍被高高舉起。

在舉起的瞬間,在宋雲凝目看向那天空一幕的剎那,忽然,宋雲感覺到周身猛地一緊。

不知何時……那尺子竟然在此刻縮小如同一條繩子,瞬間將宋雲的雙手以及身軀綁住。

宋雲臉色驟然大變,心神一動的瞬間,無盡的狂風直接浮現在自己的眼前,形成了一道前所未有渾厚的風牆,同時,天空的雷霆再度轟隆隆落下,凝聚在宋雲的面前。

這些還不夠,但是宋雲在此刻唯有爆發出這兩種手段,因為下一刻,那巨大人影手中的長劍已然怒斬而下。

嗡!

虛空都是一陣震動,那尖銳的鋒刃劃過虛空顯露出一條肉眼可見的漆黑空間裂痕,轉眼之間,如同瞬移,下一刻那巨劍直接出現在了那雷霆之力和風之力凝聚的阻礙面前。

但是此刻那巨劍卻是不知何時竟然化斬為拍,用巨劍的側面砰然的拍在了宋雲掌握的兩道自然之力之上。

轟!

巨響讓得天地轟鳴,這片山巒無數的山峰猛然一陣,雪崩無盡!


轟鳴滔天,那巨劍在轉眼之間直接就將雷霆之力和風之力拍碎,宋雲看著這一幕,好似無比漫長,又好似如此快,在這一股生死危機浮現心頭的剎那,宋雲唯有猛然之間轉身,整個人縮成一團,用自己的後背去抵擋那拍來的一擊!

咚!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那巨劍直接拍擊在宋雲的背部。

一股撕裂肉體的力量透過滄瀾衣,陡然之間闖入宋雲的體內,五臟六腑一股劇痛傳出。

咳!

一口逆血奪口而出,宋雲感覺全身都要碎裂一般,臉龐青筋畢露,目中血絲無盡。

同時,在那數十里之外的韓紫韻與蔡玉所在的山頭,宋雲的分身原本站著凝目遠望,此刻……忽然之間。

「哇!「一口逆血,同樣噴出,隨即分身直接盤膝而坐,瞬間閉上了雙目,體內的氣息萎靡到了極致。


那股巨力雖然經過滄瀾衣削弱了許多,但是如此近距離的打擊,那種震動之力依舊闖入宋雲的體內,更是將宋雲如同皮球一般,瞬間朝著下方那無盡的岩漿之中爆射而去。

他們交戰的地方已經是上升了許多,但是腳下依舊是那火山。

赤紅一片,宋雲眼前在前一刻還是雪白的世界,下一刻,宋雲眼前唯有赤紅,灼熱的赤紅,墜入了那熾熱的岩漿之中!

那赤紅讓得宋雲瞳孔都是血色。

嘭!

如同巨石扎入湖中,宋雲陡然感覺如同要融化自己的熱度傳遍全身,緊接著比適才那體內的劇痛還要慘烈的撕心裂肺從頭顱的各個地方傳來。

視線在瞬間直接就已經失去,岩漿毀滅了宋雲的雙目,他的長發在瞬間被蒸發,衣服嗤的一聲化作一朵淡淡的火苗,隨即顯露出了宋雲內在的滄瀾衣。

那尺子在掉落岩漿的瞬間,就已經被劍門長老收回。

而也正是因為那尺子此刻收回了,因為宋雲穿著滄瀾衣,宋雲的身軀猛然一頓,他沒有了視線,但是還有神識。

隨著一切被焚毀,宋雲手中的儲物戒指同樣崩潰,儲物戒指的崩潰,其中那所儲存的東西陡然嘩啦啦的出來。

在這一瞬間,宋雲神識猛然看到了其中的千年冰花,那千年冰花在出現的一瞬間,咔咔之中竟然在這岩漿之中都凝結了一層冰霜。

風之力瞬間席捲,宋雲將那千年冰花一把抓過來,沒有絲毫猶豫,面龐血肉模糊之下,直接朝著自己口中塞了進去。

岩漿的熾熱無法形容,宋雲此刻竟然有一個好笑的念頭,想著自己終於體會到了那些掉下岩漿裡面死亡的人是什麼感受了。

頭顱都要被融化,由原本灼熱的刺痛到漸漸好似溫暖到沒有了知覺。

直至……那一朵千年冰花被宋雲塞入已經是血肉模糊的口中,一切好似靜止了,被炎熱的岩漿灼傷的傷口停頓了,不再被灼傷,被岩漿灌入的身體停頓了,不再有岩漿流入。

一股至極的冰寒之力陡然之間從宋雲的頭顱爆發,緊接著隨著喉嚨直接入侵體內。

同時,一股熾熱之力,同樣瞬間從四面八方朝著宋雲體內入侵,這些岩漿如同發現了這片岩漿湖之中的另類,奮不顧身的想要將其同化,讓得這一切也要化作岩漿。

宋雲原本還想要藉助風之力凌空而起,但是此刻他駭然的發現,一切都因為適才自己那一揮手打破了平衡。

熾熱的火之力,冰花釋放出的冰寒之力,瞬間席捲自己的體內,而因為自己操控風之力的瞬間,讓得體內原本就不多的力量瞬間削弱,宋雲陡然發現,自己的修為瞬間被兩種力量壓制,如同被封印在了丹田之中。

神識依舊存在,宋雲看到了那火山口站著的巨人,在光芒一閃之間化作五道人影,那五道人影在此刻一陣晃動,隨即那種強大的氣息緩緩消散,而緊接著五人陡然睜開了雙眼,隨即他們手中的長劍化作六道流光朝著天空一掠而去。

他們五人似乎還有些迷糊,但是在蘇醒與那劍門長老的氣息離去之後,他們陡然噴出一口鮮血,那鮮血赤紅,朝著火山口……宋雲感覺那就如同是朝著自己噴來。


這是宋雲最後看到的畫面,隨即……一切意識沉淪!

數十里之外的韓紫韻與蔡玉,看著面前宋雲的分身不斷的噴出鮮血,皮膚漸漸變得赤紅,忽然……下一刻直接雙目一閉,倒在了雪地里。

「宋雲,宋雲!」二人驚呼。

韓紫韻瞪大了眼睛,滿目的無法置信,她不敢相信才相聚多久,就要分離,而且是這種看起來如同生死分離!


「師姐,師兄氣息還在!」蔡玉手臂輕輕放在宋雲的胸口,許久之後微微凝目抬頭說道。

「我們找個地方等他,他這麼重的傷勢不能被那些人找到!」二人相視點頭,韓紫韻帶著淚痕和蔡玉將宋雲抬著倉促的離去。

外界,隨著轟鳴的消失,不遠處山溝的那些劍門弟子頓時朝著這個方向來臨,一些弟子抬頭看向天空之中那漸漸消散的烏雲,目中猶有餘悸。

他們知道,適才戰鬥的,是六名劍門長老藉助那六名師兄們的修為在與宋雲交戰。

這就是宋雲的實力么!

他們心裡頭浮現一抹無力的駭然。

片刻之後,一群人來到火山腳下之後,看到還有一些岩漿在雪地里冒著熱氣,目中的震撼之色依舊。

「師兄在那!」隨著一人驚呼,頓時眾人發現,在那火山口六道人影正倒在雪地里。

一行人一擁而上,將六人抬起,一個個檢查之後頓時發現盡皆重傷,體內的修為差點就是報廢,身軀更是脆弱無比,如同被掏空了一切。

顯然,這是帶價!

在那青州,距離雲城有著數十里的一座邊緣城市之中,一個衣衫邋遢的老頭正在街道之上乞討,他的手中拿著一根拐杖,此刻……忽然這老頭猛然一頓,驟然之間抬起頭朝著一個方向看去,隨即這老頭右手伸出不斷的掐指,片刻之後,老者神色驟然一變。

「幾個無知小輩,這是要將老夫留下的道統直接覆滅啊!」老頭子嘆息,一雙渾濁的雙目在此刻不斷閃爍,片刻之後,一丟手中那破爛的瓷碗,隨即整個人在這大街之上直接衝天而起。

一時間,整個城池之內一片嘩然。

「那是仙人……」

時過境遷。

冬令營之行短暫的進入了寧靜期,只有偶爾劍門弟子們在一起獵殺荒獸,完成任務之時與荒手而造成碰撞的轟鳴,還有荒獸的嘶吼傳開來。 冬令營之行並非是沒有時間限制,有人說說一個月的時間,有人說是半年,但是沒有人說准了,因為說一個月的時候,有人待了幾個月,說半年的時候,有人待了幾年。

最終,所有人都判斷出,進入的人不同,也就會造成這冬令營之中的時間不一樣。

而冬令營時間漸漸接近末尾的徵兆,就是漫天的大雪越來越大,到結束的那一天,大雪將如同傾盆,雪花化作冰雹,碩碩砸落之間將整個世界都是冰封。

直至……下一次明年的開啟,才會恢復如常。

轉眼,過去了一個月,這一個月,讓得所有人心神微微有些不寧,因為雪花不但沒有越來越大,反而漸漸的越來越小,隨即天上太陽漸漸綻放,冰雪消融。

山巒叢林之中抽出了嫩芽,綠意漸漸覆蓋一座座山巒。

雪原里冰層不見了,草地漸漸覆蓋,如同是從隆冬來到了春天,春意漸漸覆蓋整個世界。

雪原之中那些原本生活習慣了冰冷的荒獸很快就適應了環境,他們不但沒有因為環境變化而變得虛弱,反而是更加強大。

在一處層嵐疊嶂的深山裡,韓紫韻背著宋雲分身正不斷的越過一道道障礙,身後蔡玉緊隨,偶爾回頭朝著身後看去。

「這已經是第十次他們找到我們了,該死的!」蔡玉一邊走著,略微抱怨了幾句。

「快走!」韓紫韻僅僅只是說了這麼兩個字,腳下不由更快了。

一個月的時間裡,她與蔡玉二人帶著宋雲的分身躲躲藏藏,但是一次無意之間的遇見,被那些人發現了宋雲竟然還存活著,但是卻昏迷不醒,這個消息讓得所有劍門弟子再次開始了追擊,眾人的修為原本差別並不是太大,逃亡之中韓紫韻更是突破到了凝氣後期,一次次將後面那些人甩掉,但是不知為何每次總是能夠被那些人找到。

那些人並不知道這個僅僅只是宋雲的分身,一個月前他們已經知道宋雲跌落到了那岩漿之中,原本以為是必死無疑,最終有人猜測定然是藉助了千年冰花才在岩漿之中得到了韓紫韻二人的救援。

逃亡的生活是緊迫的,沒日沒夜,而在這期間,也讓得韓紫韻與蔡玉成為了朋友。

韓紫韻也不由微微佩服蔡玉,當時選擇成為宋雲的追隨者或許是因為那時候其強大的實力,所以那時候的韓紫韻依舊有點鄙夷此人,而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被追擊之中,一次次捨生忘死的與那些人搏命,韓紫韻明白了此人的忠義。

「呼哧、呼哧!」二人終於再度將身後那些人甩開了,再次找到一個山洞休息,他們唯有抓緊時間恢復修為,如此才能夠在下一次被發現之時有力氣逃跑。

片刻之後,山洞之中的韓紫韻與蔡玉同時睜開雙眼,體內修為之力恢復得七七八八,二人相視一眼,隨即看向一旁靠著石壁的宋雲。

分身的臉色顯得有些蒼白,但是二人依舊能夠感受到活著的氣息,雖然很萎靡,但是還是有的!

這也是韓紫韻一直沒有放棄的原因。

在這片世界被春意帶來的氣息解除了冰封之後,一座座山頭之上開始冒起了濃濃的熱氣,有的更是透出濃厚的煙霧。

那是一座座在冰封之下的火山,如今在冰雪消融之後顯露了出來。

此時,在其中一座火山之中,這裡冒出的煙霧發白,若是有人走近甚至能夠聽到嗤嗤的聲音,如同冷水澆灌在赤紅的鐵塊之上,又如火焰之中存在水流,但是卻又不能將火焰熄滅,而這火焰又不能完全將這水流蒸發。

順著這些霧氣直入岩漿之中,不知道深入多深之後,在這裡……有著一人。

此人,正是宋雲本尊。

一個月,宋雲在這岩漿之中竟然生存了一個月的時間,這樣的時間宋雲不知道,但是當他睜開眼的一剎那,他感受到自己還活著,但是卻依舊無法動彈一絲。

體內一片冰寒,體表一片熾熱,身體之內熾熱與冰寒在不斷的戰鬥,那種自己都能夠聽到的轟鳴似乎成為了宋雲在此地唯一的樂趣,原本時而傳來的經脈刺痛,讓得宋雲漸漸習慣之後,他發現,隨著兩種力量在自己體內碰撞,自己的經脈被不斷的強化。

神識能夠看到,在自己的體內那朵冰花如今已經縮小了一圈,而看到這一幕之時,宋雲知曉,待得冰花完全被融化之後,就是自己在這岩漿之中被融化的那一天。

感受到體內兩種力量不斷的涌動,在自己經脈之中流動,就好似兩條小蛇在山洞一般,宋雲的眉頭皺了皺。

他不知道自己的臉龐與面孔為何會恢復,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全身都處於完好的狀態,這兩種力量雖然不斷的在自己體內流竄,但是其經過地方卻留下了一些力量,不斷的修復自己的傷勢,直至此時,宋雲發現自己的修為都恢復了甚至隱隱有些更強,但是卻無法調用自己修為之力。

他的丹田被這兩種力量封印!

宋雲發現,自己能夠睜開雙眼,能夠看到眼前一片赤紅的岩漿,甚至其中岩漿細微的流動都能夠看到,第一次睜開眼之時,宋雲還擔心那些岩漿會不會流入自己的眼睛之內,但是下一刻,當那些岩漿覆蓋在自己眼前之時,自己的身體竟然散發出一層淡淡的冰寒之力,如同隔膜一般將那些岩漿隔離。

一天天過去……熾熱的力量給宋雲帶來一種溫暖的感覺,因為冰寒從體內發出,而那冰冷的力讓得宋雲頭腦都是一震,格外的清醒。

在這兩種力量於體內不斷流動再度經歷了一個月之後,宋雲發現那冰花再度縮小了一圈,他的心裡頭浮現了一抹焦慮之感。

在那遠處,他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分身處於瀕死狀態,因為本尊的死寂,分身已然要枯竭。

「你妹的,本少爺就不信了,既然趕不出去,大爺我今天就把你們給吃了!」頭腦瞬間發熱,而此時也正是炎熱之力流轉,宋雲陡然做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說干就干,宋雲神識籠罩在自己的丹田之處,看到那七個氣旋,其中一個閃爍著風之力和雷霆之力,此刻……其神識陡然撼動其中一個,控制這個氣旋散發出吞吸之力,而此時……正是那冰寒之力流轉到宋雲丹田附近的時候。

原本,宋雲一直想要釋放自己的修為之力從丹田之中爆發,但是那如同封印的力量完全壓住了自己的修為,而此刻,宋雲反其道而行,將那些力量引入自己的丹田之中。

此刻,隨著宋雲丹田傳出一陣吞吸力量的剎那,那冰寒之力陡然之間如同找到了一條新的路徑。

轟!宋雲的體內爆發出一陣驚人的轟鳴,這轟鳴如同宇宙大爆炸,如同星辰毀滅。

而這毀滅之中,帶著無盡的新生!

冬令營的世界之中,韓紫韻他們忽然發現,宋雲分身的身軀漸漸泛起了點點金色的斑點,起初並沒有看到,當那些斑點浮現在臉龐之上之時,韓紫韻掀開宋雲的衣裳才發現,他的身軀已經有著無數密密麻麻的金色斑點。


這一事引起了韓紫韻的驚慌,即便依舊能夠感受到宋雲分身還活著,但是他們能夠感受到那些金色的斑點是荒力。

雖然他們沒有修行分身,但是卻明白,分身是宋雲體內走出的一道力量,而這力量若是沒有人牽引,亦或者凝聚,就要消散。

當宋雲分身完全被金色覆蓋之時,就是他的分身潰散在這片天地之間之日。

「師兄的本尊一定還存活,只不過遇到了困境,那岩漿之中……我們無法下去,此事……唯有靠他自己!」蔡玉也看出了端倪,看著韓紫韻每日凄然的神情,總是忍不住安慰,但是每一次也唯有嘆息。

他們明白,宋雲是跌入了那岩漿湖之中,那種熾熱之力,逃亡的路上遇到過火山,韓紫韻曾經嘗試過,僅僅只是靠近火山口那種炎熱就讓得她的臉色煞白,她無法想象進入其中是什麼一番感受。

而在此時,蔡玉也明白了為何韓紫韻一直都是冷若冰霜,因為她一直在等這個男人,一直在等他來將她帶走。

蔡玉佩服韓紫韻的至情至性,所以對於韓紫韻更是越加的恭敬,這樣的主子……才是他蔡玉願意為之賣命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