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而在那漫天光雨傾瀉下,無數道目光,幾乎是眨也不眨的凝聚在那場地中央,那裡,一道身影,自那光雨之中走出,正是龍幫幫主!

第一次的交鋒,龍幫幫主竟是沒有展現出絲毫的下風,僅僅只是憑藉著靈仙期自身的力量,便是一拳轟爆俊邡那足以撕裂靈仙期修為強者的元力光束!

這種恐怖的力量,讓得無數人有種窒息的感覺,緊接著,一種極端火熱之色,緩緩的湧向所有人的雙眼,這場戰鬥,他們知道,必將會震動整個赫炎國和霆囯!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龍幫幫主緩緩抬頭,望著那一道懸浮天空的身影,淡淡的聲音,傳盪開來。

「俊邡,難不成一個龍泉門的大長老,就只有這點能耐不成?把你的實力都給展示出來吧」龍幫幫主繼續對著俊邡呵斥道,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包裹在了他的雙拳之上,朝著俊邡的方向再次沖了過去。

步步驚情:千金的謊言 天空上,俊邡的眼神,也是徐徐陰寒而下,冰冷徹骨的聲音,夾雜著濃濃殺意,在天空上,擴散開來。

「既然你執意找死,那便如你所願!」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話音落下,俊邡體內的元氣能量便是催動了起來,朝著龍幫幫主沖了過去,之前的幾次碰撞,都是他落入了下風,所以這一次他必須要想辦法戰勝龍幫幫主。

「就看你有沒有那個實力了」龍幫幫主看到俊邡的身影,低聲回應了一句,隨即體內的元氣能量再次催動,與俊邡的身影撞擊在了一起。

「砰」一道撞擊聲響徹在了天空之中,俊邡手中的武器和龍幫幫主武器撞擊在了一起,一道道華麗的能量光芒從兩人中間爆射而出,將整個天空照亮。

「想不到這個龍幫的幫主,還真是厲害,就連霆囯龍泉門的大長老,都能夠打成平手」站在一旁樹林上空的一位中年男子,有些震驚的說道。

「這龍幫幫主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如此的厲害」站在對方身旁的另外一位中年男子,同樣有些震驚的詢問道,他們心裡清楚,如果是他,他也不可能是龍幫幫主的對手。

「據說他是從北芫國逃亡到赫炎國的一位散修,其他的就不清楚了」身旁的另外一位中年男子對著眾人說道,這也是他道聽途說的事情,其他的就徹底不知道了。

「怎麼就只有他們兩人再打,真是無聊,如果開戰多少啊」在一處懸崖峭壁上的一位中年男子,看著天空中炫目多彩的光芒,似乎並沒有絲毫的興趣,有些著急的說道。

「別著急,他們遲早會打起來的」寧罪聽到對方所說的話,對著中年男子回應道。

寧罪說的沒錯,因為此時的天空之上,兩方的勢力早已經是蠢蠢欲動了,要不是俊邡和那位龍幫幫主早就下了命令,不讓任何人出手,他們兩人要先動手,其他的人早就衝上去了,這種時刻,兩方陣容的氣氛都是十分高昂。

「幫主,讓我們上吧」一位青年站在半空中,對著龍幫幫主正與俊邡大戰的地方呵道,他們都已經是忍不住了。

因為吳家的陷害,龍泉門和龍幫都可謂是損失慘重,他們都認為是對方殺死了他們的兄弟,現在氣氛很高,都想要對著那些龍泉門的弟子動手。

「先呆著,會給你們大展身手的時候」龍幫幫主嘴角冷笑了一聲,對著那位青年的方向回應了一句,隨即再次和俊邡的身影碰撞在了一起。

「幻影絕殺」俊邡的嘴中頓時大喝了一聲,元氣能量將他的身體給包裹在了其中,在俊邡手中的長劍之上,也出現了一股強悍的能量波動,瞬息間,俊邡的身影就已經出現在了龍幫幫主的身後,速度很快,很難讓人察覺。

「終於是忍不住了嗎?」感覺到俊邡的身影消失,龍幫幫主的身影快速朝著前方衝去,轉身對著身後的俊邡詢問了一句。

「哼,我就不信,你還有什麼能耐不成」俊邡低喝了一聲,身影再次消失,當俊邡的身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龍幫幫主的身前,而長劍也幾乎沒入到了龍幫幫主的腹部。

「快看!龍泉門要發威了」

「是啊,那俊邡終於是拿出了自己的真實實力」周圍觀戰的那些人,此時都是眼睛一亮,因為他們都知道,如果俊邡的這一劍刺中了龍幫幫主,恐怕對方不死也得是個重傷。

「砰」令人意外的一幕出現了,就在那一劍快要刺中了龍幫幫主的時候,龍幫幫主的身影突然間轉換了一下,使得俊邡的那一劍直接從龍幫幫主的身體擦肩而過,龍幫幫主用他手中的一把彎刀一挑,將俊邡的長劍擋在了一側。

俊邡的速度很快,反應速度更快,就在龍幫幫主剛剛將俊邡的長劍挑開,俊邡的身影一轉,長劍朝著龍幫幫主的頭顱斬了過去。

此時,整個天空所有人的聲音都停止了,因為俊邡的速度太快,就連他們都沒有看得太清楚,如今反應過來,更是有些吃驚的看著場地中間位置,已經兩次直逼龍幫幫主死穴,而之前一向佔得上風的龍幫幫主,卻是在這時顯得有些無力。

「看來快要結束了啊」一位率先反應過來的赫炎國勢力的中年男子,輕聲的說道。

「那可未必,你看那龍幫的幫主」聽到這句話,另外的一位中年男子,觀察的比較細微,對著身旁剛剛說話之人說道,因為他看到了龍幫幫主嘴角的那抹陰邪的笑容,如果真的是快輸了,龍幫幫主又怎麼會有這樣的表情。

事實果然如同那位中年男子所說的,勝負是誰的還根本不能下定論,因為在龍幫幫主的手中的彎刀,突然間出現了一道藍色的光芒,同時龍幫幫主的身體周圍,也在這時被一股藍色能量包裹著。

「砰」俊邡手中的長劍打在了龍幫幫主的脖頸間,但是讓人意外的是,在龍幫幫主的身體周圍,那股藍色能量屏障,竟然是將那長劍給阻擋了下來。

「你,輸了!」然而也在這個時候,龍幫幫主的嘴角再次動了動,說出了一句話,手中的彎刀也在這時,刺向了身前俊邡的身體,而此時的俊邡,還正一臉震驚的看著面前的龍幫幫主。

「噗哧」根本沒有絲毫防備的俊邡,直接被龍幫幫主給刺中了身體,一口鮮血,也是在這個時候,吐了出來,俊邡一臉震驚的看著身前的龍幫幫主,心有不甘,如果不是剛才龍幫幫主身體周圍的藍色光芒,恐怕被刺中的,就是對方了。

不過現在說這些都已經晚了,因為對手不會再給他第二次的機會,龍幫幫主甚至再次舉起了手中的彎刀,準備刺向被他重傷的俊邡的腦袋,一旦被刺中,就算是大羅神仙,都別想再救活俊邡。

「放肆!竟然敢傷我龍泉門的人」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嚴厲的喝聲,從地面的樹林中傳了出來,聲音很是蒼老,應該是一位老者所發出的聲音。

「果然不出所料」站在懸崖上的寧罪,自然也是聽到了這道聲音,目光看向了樹林之中,剛才那道聲音寧罪能夠聽得出來,對方正是龍泉門的掌門,這一點還是有些讓他意外的,因為寧罪知道龍泉門肯定會帶人過來,但是沒有想到的是,俊邡會帶著掌門一起同來。

「那個人是什麼人,聽聲音好像是個老人,而且勢力也是蠻強的」在懸崖邊的另外一位中年男子,有些疑惑的對著寧罪詢問道。

「如果我沒有猜錯,那個人就是龍泉門的掌門」寧罪淡淡的回應了一句,沒想到那個傢伙都來了,此時寧罪巴不得一下啊子衝出去,將那龍泉門的掌門給殺了。

「這,打不過還打算帶著家長嗎?」龍幫幫主站在那裡,看著身前出現的那位老者,對著龍泉門掌門說道。

之前就在龍幫幫主準備將俊邡給斬殺在這裡的時候,龍泉門的掌門的身影突然出現,將俊邡給救了出來,再晚一刻,俊邡可能就真的被斬殺在這裡了。

「那人是誰?」周圍的那些其他勢力的強者,除了霆囯的那些勢力能夠猜得出對方的身份,但是赫炎國的那些強者,都不認識,一時嘩然而起,都在詢問著對方的身份,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雖然赫炎國沒有人知道對方的身份,但是對於這位老者的出現,都是非常的興奮,他們都想讓龍幫的人死在這裡,畢竟龍幫可是土匪,龍幫在他們赫炎國一天,就會有著不少人會死在他們的手裡。

「家長,我可不是他的家長,我是誰你不必知道,但是我來這裡的目的可以告訴你,那就是為民除害」龍泉門掌門對著龍幫幫主說道。

「哈哈,好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為民除害,我們不就是土匪嗎,如果我們不是土匪,我看你們還如何說這句話,我們之間的比試,他輸了,你補上來要殺我,你們龍泉門,可真是,名門正派」龍幫幫主頓時大笑了起來,對著龍泉門掌門說道。

龍幫幫主說的在理,如果他不是土匪,恐怕現在會有許多看不慣龍泉門的實力出來為龍幫撐腰,但是現在,因為龍幫早已經是讓赫炎國眾人唾棄的存在,也不會有人會來幫主他們,一時間,龍泉門素有的弟子,全部過來,將龍幫重重圍起來。

「殺了他們!」一位身受龍幫迫害的青年,站在半空,對著那個方向喊道,有了他的第一聲,頓時整個赫炎國的方向,都是開始傳出了這種呼聲,殺了龍幫,正是他們來者這裡的所有人的心愿。

「聽到了嗎?都要殺了你們,所以,我們也是沒有辦法」龍泉門掌門自然是知道這個結果,對著身前的龍幫幫主說道。

「呵呵,想殺了我,你真的以為你有這個能耐嗎?」龍幫幫主對著身前的龍泉門掌門說了一句,體內的元氣能量再次催動了起來,他已經在開始尋找逃走的路線,這次出現,龍幫幫主也開始後悔起來。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如今想想,龍幫幫主的出現,不僅暴露了他自己的面目,還能讓他們全軍覆沒在這裡,整個赫炎國敵視他們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看著周圍那些起鬨的赫炎國勢力的成員,龍幫幫主越來越覺得他是掉入了龍泉門的圈套中,他們對於這次的行動是特別的保密,只是沒想到龍泉門會將這件事情給傳出去,如今被他們龍幫劫持過的那些勢力,幾乎都來到了這裡。

「幫主,情況有些不妙啊」龍幫那位情緒高昂的青年,此時也眉頭緊鎖起來,快速來到了龍幫幫主的身旁,對著龍幫幫主說道。

「還用你說嗎?」龍幫幫主似乎有些氣憤,對著身旁的那位青年呵斥道,現在他確實有些後悔,如果單單對抗一位龍泉門的掌門,他還有機會逃脫,但是如果其他的勢力也參與到這場戰鬥中,恐怕他們連離開的可能都沒有。

「幫主,不如這樣,我們與他們拼個魚死網破,到時候我們兄弟們殺出一條血路,您趕緊離開這裡」龍幫的那位青年思索了一下,他也想到那些勢力會對他們出手,對著身旁的龍幫幫主說道。

龍幫幫主沒有說話,自然也是默許了這個辦法,因為這是現在最好的一個辦法,也是最後一個辦法,他沒辦法回應青年的話,畢竟他是幫主,讓兄弟們殺出一條血路,那是要用幾十條命換他一條命。

「哈哈,怎麼,龍幫幫主也會害怕了不成?」龍泉門掌門對著龍幫幫主嘲諷的笑道。

「想要殺了我,至少你也得掉層皮」龍幫幫主心裡確實是害怕了,不過這個時候,他肯定不能表現出來,畢竟還有幾十個兄弟在這裡,如果想要殺出一條血路,他們的士氣不能低落。

「那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強」龍泉門掌門微微冷笑了一聲,話音剛落,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起來,一把長鐧出現在了他的手中,朝著龍幫幫主的方向沖了過去。

「那,那就是伏仙鐧?」看到龍泉門掌門手中的長鐧,寧罪身旁的那些中年男子的眼神頓時睜大,連忙說道,眼神中滿是貪婪之色。

「那不是伏仙鐧,不過也是一把仙器」寧罪淡淡的說了一句,伏仙鐧的威力要比這把長鐧強很多,而且伏仙鐧現在還在萬劍門,所以那把長鐧不可能是伏仙鐧。

「哦?小兄弟知道的可不少啊」聽到寧罪的話,李團長有些意外的看著寧罪說了一句,他們這裡的人都有些驚訝,甚至對寧罪的身份有些懷疑起來,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

「這只是我曾經在霆囯的時候聽說的,被一位萬劍門的長老給奪走了,所以我想他手中的肯定不是伏仙鐧」聽到李團長的話,寧罪想著肯定會被他們懷疑,寧罪有些後悔自己說出來這麼多。

「快看,他們兩人動手了」就在這個時候,一位中年男子成功的引起的所有人的注意,中年男子看到了空中雙方已經開戰,連忙激動的呵道。

聽到了男子的聲音,寧罪等人也是連忙看了過去,此時龍泉門的掌門和龍幫的幫主已經交手,兩人在空中快速的相互打著,光芒瞬間照亮了這片大陸。

「萬靈歸隱」龍幫幫主連忙大喝了一聲,體內的元氣能量包裹在了他的身體周圍,淡藍色的元氣能量,在他的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個堅硬的屏障。

「砰」龍泉門掌門手中的長鐧也在這時打在了龍幫幫主的胸口位置,發出了一道碰撞的聲響,不過並沒有傷到龍幫幫主絲毫。

「你如果把你的這套功法交給我,我倒是可以考慮放過你」龍泉門掌門在和龍幫幫主戰鬥了幾個回合之後,對著身前的龍幫幫主說道。

「呵呵,你沒有這個本事」龍幫幫主將手中的彎刀斬向龍泉門掌門的肩膀,回應了一句。

「砰」雙方武器再次碰撞,不過還是與之前一樣,誰也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只是龍幫幫主體內的元氣能量,已經所剩不多。

「那你就死在這裡吧」龍泉門掌門可是狠角色,看到龍幫幫主不肯妥協,直接動了殺心,長鐧快速轉動,直接將龍幫幫主的彎刀挑開,再次刺中了龍幫幫主的胸口位置。

雖然是有著淡藍色屏障的保護,但是龍泉門掌門的實力卻是比龍幫幫主強上許多,強大的能量衝擊,將龍幫幫主的身體直接震到了身後數米的距離。

「好!」看到了眼前的一幕,那些站在周圍的赫炎國眾多強者,連忙叫喊起來,他們能夠看得出來,如果龍幫幫主沒有那個屏障保護,恐怕現在早已經是被龍泉門掌門給斬殺了。

「兄弟們,為我們的幫主殺出一條血路,我們幫主一定會為我們報仇的!」龍幫的那位青年,看到自己的幫主一直處於一個下風,連忙對著身後的眾人呵斥道,體呢的元氣能量也是催動了起來,率先朝著赫炎國方向沖了過去,那裡已經被龍泉門的弟子給圍堵。

看到那位青年的舉動,那些龍幫的青年也是大喝了一聲,朝著那個方向衝去,為他們的幫主打開一條通道。

瞬間,整個天空之上,再次閃爍起了各種光芒,此時的天空已經漸漸明亮起來,這一戰直接打了一夜,才算是真正的開始。

「他娘的,老子忍不了,我要去殺了那些龍幫的畜生!」一位赫炎國勢力中的中年男子,大罵了一聲,朝著前方飛去,很快來到了龍泉門弟子的身後,他也要幫忙斬殺那些龍幫的弟子,他的兒子,就是死在了龍幫的手中。

看到那位中年男子沖了過去,一些也受過龍幫欺負的門派,也是沖了上去,要和那些龍泉門的人一起將龍幫的人一網打盡。

「這可不能怨我們,這些都是你自找的」龍泉門掌門看到陸陸續續過來的強者,對著龍幫幫主微微一笑說了一句。

龍幫幫主沒有回話,不過心裡早已經是把對方罵了一萬遍,如果不是他們泄密,如果不是他的出現,恐怕現在全軍覆沒的不是他們龍幫,而是龍泉門那邊的人。

龍幫幫主看向了身後的方向,龍幫的那些幫眾,已經是和那些龍泉門的弟子打在了一起,有著那些赫炎國勢力的幫忙,他們這邊的情況很糟糕,他們幫忙的人,正在快速的減少,而且那個口子,一直沒有打開。

再回頭看了一眼龍泉門的掌門,龍幫幫主只能是咬了咬牙,朝著身後的反向沖了過去,想要逃離這裡,他已經引起了眾怒,就算龍泉門的人不殺他,那些赫炎國的人,也會殺了他的。

「想跑?」看到龍幫幫主竟然要逃走,龍泉門的掌門嘴角冷笑了一聲,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朝著龍幫幫主逃跑的地方追去。

「攔住他,不讓他跑」看到龍幫幫主竟然要逃走,那些赫炎國的人,頓時急紅了眼睛,指著龍幫幫主的方向大喝道。

聽到那位中年男子的喝聲,那些赫炎國的人,連忙朝著龍幫幫主追了過去,想要攔住龍幫幫主,不過他們的實力根本不是龍幫幫主的對手,龍幫幫主幾下元氣能量,便將那些人給震退了幾步。

「掌門,俊邡長老怎麼辦?」看到龍泉門的弟子,在看到掌門也要追過去,連忙上前對著掌門詢問道,他懷中的俊邡已經身受重傷,現在要趕緊醫治。

「先送回邊境,交給連長老」掌門對著身旁追過來的青年吩咐了一句,隨即追了過去,龍幫幫主不能放走,不然對他們龍泉門沒有絲毫的好處,尤其是他們生性殘忍,今後肯定會進入霆囯對他們展開報復。

「是」聽到了掌門的吩咐,那位青年連忙點頭應道,身影也是在這個時候朝著霆囯的方向飛去,而龍泉門的掌門等人,也都是陸陸續續消失在了這片區域。

「走,快去撿東西」站在懸崖處的一位中年男子,早已經看好了那些龍幫幫眾掉落的位置,對著身旁的眾人說道,催動元氣能量,準備飛向那片樹林尋找屍體。

「慢著」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寧罪卻是突然間攔下了那位中年男子。

「怎麼?」被擋了財路,那位中年男子的面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以為寧罪是打算要吃獨食,或者準備跟他搶那些寶貝,一臉的敵意。

「我只是想說一句話,那裡都是一些小羅羅,你就算過去,也不會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寧罪淡淡的回應了一句。

「哼,說的輕巧,你倒是去追龍幫幫主啊」中年男子冷哼了一聲說道,他當然也知道這裡不會有什麼值錢的寶貝,頂多有有些不起眼的法器或者靈器,但是他可不會傻到去和龍泉門還有那些強者一同去追殺龍幫幫主。

「我說的可不是龍幫幫主」寧罪嘴角微微一笑說道。

「不知小兄弟說的是誰?」李團長此時也走了過來,對著寧罪詢問道。

「龍泉門的那位長老」寧罪指了指霆囯的方向,對著眾人說道。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開什麼玩笑,那可是龍泉門的長老」之前被寧罪叫住的那位中年男子,一臉吃驚的看著寧罪,甚至有些覺得寧罪是不是燒燒壞了腦子。?

「你知道龍泉門的實力嗎?你知道俊邡大長老的修為嗎? 賞金獵手 那可是霆囯最厲害的勢力,我看你真是活膩歪了」李團長同樣對著寧罪呵斥道,他也覺得寧罪是不是有些太傻,龍泉門可不是他們這些散修能夠對抗的。

「我沒有活膩歪,你們不去我自己去就行了,聽說俊邡大長老身上的寶貝,能夠抵著一個門派,看來這財只有我一個人能啊」寧罪看了眾人一眼,隨後催動起體內的元氣能量,打算朝著霆囯的方向衝去。

「唉唉唉,趙明老弟等等」如同寧罪所料的,就在寧罪打算離開的時候,李團長連忙對著寧罪喊道。

寧罪站在懸崖旁邊,雖然是停了下來,沒有離開,但是體內的元氣能量卻是沒有絲毫的收回,隨時打算離開這個地方。

「怎麼?李團長還有事情?」聽到李團長的聲音,寧罪嘴角冷笑了一下,沒有回身,對著李團長詢問了一句。

「我們來這就是為了賺錢,不過丟了性命,這錢賺了可就沒地方花了,我們就是想要問問,你真的確定能夠拿下那個俊邡?有沒有十足的把握」李團長打著笑臉,來到了寧罪的身旁,對著寧罪詢問道。

「龍泉門只有那些人,掌門出去追人了,只剩下了重傷的俊邡和一位弟子,如果連他們我們也拿不下來,那還不如回家種地得了」寧罪淡淡的回應道,沒有絲毫的感情,聲音很是平淡,寧罪心裡清楚,現在越是顯得平淡顯得無所謂,對方的心裡就越會想要跟他一起。

「兄弟們,我覺得趙明老弟的想法很好,之前我是不清楚,現在一聽趙明老弟的想法,我是非常願意跟隨趙明老弟一起前去,你們如果不想跟著,我也不會強留」李團長站在那裡,對著身後的眾人說道。

「我跟著一起去」

「我也一起,我也要去」

李團長的話剛落,那些之前還覺得寧罪是瘋子的人,一擁而上要跟著寧罪一起前去劫殺俊邡,畢竟俊邡的身份在那裡放著,龍泉門的大長老,身上的寶貝肯定不會少了。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走吧」寧罪的嘴角冷笑了一聲,隨即催動著體內的元氣能量,縱身一躍,率先朝著霆囯的方向飛去,那位龍泉門的弟子剛走不久,帶著重傷的俊邡大長老,肯定不會走遠。

看到寧罪離開,那些中年的散修也是沖了上去,爭前恐后的,生怕自己去晚了分不到好的東西,龍泉門的大長老,他們曾經連想都不敢想。

距離寧罪等人有一公里的地方,一位青年帶著一位重傷的中年男子,正在樹林的上空飛行著,青年的額頭滿是汗水,顯然是有些體力不支了,畢竟他的修為不高,帶著一個人飛行這麼遠,自然有些承受不住。

「大長老,你一定要挺住啊」青年一臉惶恐的看著懷中重傷的俊邡,對著俊邡說道,心中有些害怕,畢竟他怕俊邡如果死在他懷裡,龍泉門的那些長老,肯定不會繞了他。

「別廢話了,趕緊走,我感覺到似乎有人在追我們」重傷的俊邡長老,還是有著一些意識,緩緩轉身看了一眼身後空曠的天空,對著身旁的青年說道。

「不會吧,難道是龍幫的那些人?但是龍幫不是被掌門追殺呢嗎?」青年弟子有些意外,他的修為低,自然不會感覺到身後有人在追他們,猜測道。

「不會,趕緊離開這裡吧」俊邡沉聲回應了一句,臉色異常的蒼白,俊邡也不知道身後是誰,但是他有著不好的預感,還是趕緊離開的好。

聽到俊邡的吩咐,那位青年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催動著體內的元氣能量,快的朝著霆囯的方向飛去,想要快的離開這裡,不過他們的度很慢,根本不可能甩開身後的那些追趕他們的人。

「怎麼?還打算逃走嗎?」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數道身影,突然間出現在了龍泉門弟子和俊邡長老的視野中,兩位勢力稍強的中年男子擋在了兩人的身前,其他人則是將這兩人給圍剿了起來,不過卻是根本沒有現寧罪的身影。

位於這裡最近的一處山峰之上,寧罪站在那裡,注視著前方半空中的一切,他沒有打算出面,也不打算出面。

那些中年男子此時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寧罪根本不在他們身旁,因為那些中年男子現在的眼中,只有著俊邡身上的寶貝,而寧罪,早已經被他們給遺忘了,少個人他們還能少分出去一份東西。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龍泉門弟子看到那些突然出現的中年男子,一臉驚嚇的對著周圍的那些中年男子詢問道。

「我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後我們就要財了,哈哈」一位中年男子對著青年回應道,隨即大笑了起來,笑聲很是奸詐,嚇得那位青年連忙向後退了幾步。

「你們,你們不知道我們是哪個門派的人嗎?我們是霆囯龍泉門的人,這位就是我們的大長老俊邡,你們是活的不耐煩了!」青年弟子壯著膽子對著身前的眾人說道,想要用自己的身份,將他們喝退。

「我們自然四知道你們的身份,不然也不會來找你們」李團長嘴角冷笑了一聲,對著青年弟子回應道。

聽到對方的話,青年弟子算是徹底的嚇住了,他沒有想到對方是專門來找他們的,而且看樣子來找他們不是什麼好事,似乎還有動手的打算,青年弟子看了看懷中臉色蒼白的俊邡長老,現在他沒有絲毫的辦法,只能看俊邡長老如何處置。

「各位仁兄,我是龍泉門大長老俊邡,如果各位仁兄能夠放我們一條生路,什麼條件我們都能夠答應你們,所有的條件」俊邡長老強忍體內的疼痛,對著身前的李團長拱了拱手說道。

「我們的條件很簡單,就是把你們所有的東西都留下來」一位中年男子聽到俊邡的話,連忙對著俊邡說道,眼神中充斥著貪婪,看著俊邡手中的那把長劍。

「給,我所有的東西都給你們」俊邡長老一聽,連忙將手中的長劍扔了出去,扔向了身前,同時將自己身上的儲物戒指都給取了下來,扔向了前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