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而在幻化的一瞬,姜子牙也運轉三靈建物真意,為這些人直接虛空造物出衣物,將他們層層包裹起來,避免不雅。

元始天尊等人原本依附在羅征體內,他們的氣魂是通過彼岸信物降臨的方式出現的,只要羅征允許的情況下,氣魂就能只有離開。

「嗖嗖嗖嗖……」

那些氣魂們紛紛鑽入了涅黏土鑄就的肉身中。

看著曾經的師尊,前輩,強者們重新出現在自己面前,姜子牙眼中也有一絲難以壓抑的激動。

他彷彿再度回到了七十七號混沌,那個人類主宰的萬千星域世界。

等諸位英傑適應肉身後,姜子牙就帶著眾人前去那個洞穴。

洞穴本身並不大,數十人是依次。

姜子牙,元始天尊還有女媧走在最前面,羅征因為進去過一次,則排列在後面。

就在羅征等待之時,體內世界中傳來青玉之靈的聲音,「羅征,羅念想要看看那玄量世界,可否讓他前去一觀?」

「羅念?」羅征一愣。

他將羅念託付給青玉之靈后,就沒怎麼管他了。

現在天宮受襲,陷入亂世,他也不打算將羅念放出體內世界。

不過放在稷山空間,倒也不是為一種選擇。

最重要的是,姜子牙曾提及過,對梵文的破譯能力越強,在玄量世界越是遊刃有餘。

而羅念對任何梵文幾乎都是秒解,不知他是否能快速適應玄量世界?

「可以,等人族前輩們觀摩之後,我再放他出來,」羅征讓青玉之靈給羅念傳話。 無憂王將綁在洞穴旁的繩索一一拉了回來,再用那些繩索綁縛著元始天尊,女媧等人。

綁好后,他們便徑自鑽入了玄量世界內。

在他們鑽入玄量世界的一瞬間,就化為許多光點散布出去,肉身連通著他們那一絲氣魂,都化為了玄量之態。

這些人族英傑們活的時間不比姜子牙短,見識也不比姜子牙差。

可這一刻,一個個興奮的像個孩子一般在後面摩拳擦掌。

「前面的猴子,能不能讓給位置,讓我先去看看?」后羿在後面問道。

那一副毛公臉的猴子轉過頭來,惡狠狠地瞪了后羿一眼,后羿頓時不說話了。

人族三十九英傑中,這猴子能夠排入最強的幾位了,戰鬥力與伏羲不相上下,而後羿除了剋制帝俊之外,綜合實力在三十九英傑中屬於較弱的,曾經后羿也不是沒被猴子教訓過。

女媧與元始天尊等人在玄量世界中遊歷了相當漫長的時間,最終才戀戀不捨從中退出來。

元始天尊看完之後,臉色說不明,道不清,只幽幽說道:「這玄量世界內的信息,難以解讀。」

「我看到了一座山,」女媧說道。

在梵文的天賦上,女媧是優於元始天尊的。

元始天尊的強大在於對許多事物的分析與推導,破譯梵文元始天尊並不算拿手。

「我怎麼沒看見?」伏羲說道。

「我也沒看到……」帝俊搖搖頭。

第一批進入玄量世界的人,只有女媧能夠看到那一座山。

「不愧是女媧娘娘,」姜子牙感嘆了一聲,「這玄量世界內雖然不存在距離,但最容易找到的就是那座山,我在其中無數年後,才從星光中辨認出一座山,那些涅黏土也是從山中弄來的,沒想到女媧娘娘第一次進入,就看到那座山了!」

「我只是看到山的影子而已,」女媧微笑道。

「那也十分難得了,」姜子牙說道。

元始天尊將綁在身上的繩索解除,換給後面的人。

這般陸陸續續的進入,出來,玄量世界對於他們而言也算是一個小小的測試。

對於梵文破譯比較拿手的人,在玄量世界中要適應的快上許多,他們也能比較準確的形容自己看到的東西,感知到的東西。

而對梵文比較棘手的人,則完全無法適應玄量世界。

那后羿進入玄量世界后,回來都是暈頭轉向,完全弄不清楚狀況,彷彿喝醉酒一般,好一會才恢復神智……

姜子牙看著前輩們的表現,內心是隱隱有些失望的。

這些英傑們曾經莫不是一方霸主,論修為,論天賦,皆不再自己之下。

他姜子牙在玄量世界呆在無數年,還是沒能在其中尋到門道,只是潛入了那座山中挖出來一些泥巴而已!

只要能夠勘破玄量世界的規律,應該能夠獲得更多,甚至能解開玄量世界的秘密!

但即使是最有天賦的女媧,也只能看到山的影子,距離姜子牙的期望還是差的太遠。

待到最後一批進入其中時,羅征上前說道:「姜子牙前輩,晚輩這裡還有一人想要進入玄量世界。」

姜子牙對羅征能將師尊親自帶來,心中倍加感激,自無不可,只是問道:「不知羅征是想將何人送入玄量世界?」

「此人是我犬子,」羅征說道。

姜子牙微微一笑道,「若是想看個新鮮,的確沒問題,請吧!」

羅征的體內世界中,羅念已經做好準備。

上次青玉之靈見識過玄量世界后,就已經有了念想,他和九五二七一致判斷,羅念很適合進入玄量世界,原因就是羅念擁有瞬間破譯梵文的能力。

要不是上次回渾源大世界后羅征很忙,青玉之靈都想催羅征再進一趟稷刪空間。

在青玉之靈描繪了玄量世界后,羅念本身也產生了興趣。

羅念只覺得一股強大的引力作用在自己身上,他身形一陣旋轉,已出現在一個小小的山洞內。

「爹,元始爺爺,女媧姐姐,猴哥……」

羅念一出來,就向人族英傑們打著招呼。

「你在亂叫什麼?」羅征眉頭一皺。

叫喚元始天尊為爺爺也就算了,竟稱女媧一聲姐姐,這輩分可是亂到天上去了。

「我哪有亂叫了?在爹的體內世界中,我就是這麼叫的,」羅念聳聳肩。

體內世界來了這群「外人」后,羅念也混得很熟了,即使是生人勿近的孫悟空都能聊上幾句……

「我們活了這麼多年的老妖怪,哪裡還談什麼輩分?」女媧淡淡一笑道。

「對嘛,普通凡人活不過百歲,才講究這個……」羅念不滿的說道。

「那是不是我該叫你爹?」羅征反問道。

羅念撇撇嘴,無力反駁,這才將注意力放在洞穴之外。

「這就是師父描述的玄量世界?挺有趣的嘛?」羅念看著那飄動的光點。

姜子牙將繩索遞給了羅念,隨即說道:「這世界很奇妙,等你進去了便知曉。」

羅念將繩索一圈圈系好,就朝著洞穴外的空間一躍而出。

「嗡……」

他整個人已化為許許多多的光點,朝著遠處迅速的散開。

對於初次進入玄量世界的人來說,根本無法定位自己。

他們不知自己身在何處,距離感,方位感,時間感,目力等等,一切都發生了變化,也根本無法找到回歸混沌的洞穴,所以才需要在身體上繫上一根繩子。

「那些光點……」

在羅征眼中,諸多光點都是沒有意義的。

但在羅念眼中,只是隨意瞄了一眼之下,已看明白其中的含義。

「這些光點,是一座山……」

「真的很有趣,我可以降在這座山上!」

山體本身也是由光點組成,女媧第一次進入就能看清楚,已經是非常驚艷的天賦,可羅念竟再進一步,直接站在了山上。

將自身穩定下來后,羅念朝著周圍又是一陣觀摩。

光點互相之間都有著特殊的意義……

一些光點湊在一起,就是一顆大型岩石,另外一些光點則形成一片泥潭,姜子牙就是在泥潭中挖掘出來的涅黏土。

不過羅念對這些並不感興趣,他想前往更遙遠的地方。 羅念所化的光點一陣飄動,在一堆看似雜亂無章的光點內穿梭。

如果從純粹的視覺上來看,羅念的光點並未移動,移動的是那座光點形成的山。

但玄量世界中的距離,與尋常意義上的理解是不同的,移動的其實是羅念本身。

不多時,羅念已離開了那座山。

他依舊在光點中穿梭著,這些光點圍繞著羅念穿梭如梭,彷彿河流一般在羅念眼中這真的是某種形式上的河流。

當河流不斷掠過他的身體后,前方又出現一圈圈的光點。

所有的光點都十分平整,似乎是精心擺放過的陣法。

羅念觀察了一會兒后,眉頭漸漸蹙了起來。

代表著他的眉毛的光點,也微微拉近距離。

這些整齊的光點看上去像是平原,可這種平原是立體的,他雖然看得懂,可以理解,但無法形容出來,因為在羅念的所見所聞中找不到對應的情況,這裡終究不是混沌內……

光點平原對羅念散發著莫大的吸引力,他情不自禁的向前走去。

沒走出一段距離,羅念就感覺身後一緊,系在他身上的繩索已將他牽扯住。

羅念的身體只是輕輕一晃,這條繩索已從他身體上解開。

稷山空間的山洞入口處,一根繩索搖晃起來,表面的符文亦開始不斷地閃爍。@^^$

姜子牙看到這符文的變化后,臉色驟然一變。

羅征將羅念放入玄量世界心中也挂念著,注意到姜子牙的臉色后,他便問道:「子牙前輩,怎麼了?」

「繩子那一頭……鬆開了!」姜子牙說道。

「怎麼會這樣?」羅征問。

姜子牙滿臉凝重的說道:「繩子那一頭鬆開只有兩種可能性,一種就是遭遇一些未知的東西襲擊。」!$*!

「未知的東西?」羅征的心頭微微一涼。

鬼知道玄量世界裡面有什麼東西……

這世界根本難以理解,就算真的有什麼怪物,襲擊的方式也是難以想象的。

「對,」姜子牙說道:「曾經我有徒兒在山中遊歷時就曾被襲擊,那一次襲擊兩位徒兒再也沒能回來……」

姜子牙也無法確定兩位徒兒的狀況,但依照他的判斷,兩位徒兒應該是隕落了。

「還有一種可能性呢?」羅征問道。

「他自己解開了繩索,」姜子牙說道:「但這種可能性太低,剛剛進入玄量世界的人根本分辨不了方位,也分變不了自己的形態,不可能解掉繩索。」

姜子牙的意思很明確,羅念出問題的可能性很大。

羅征的臉色亦是變得極為難看,他本以為玄量世界還是很安全的,根本沒想過會有這種意外。

「也許只是一點小意外,我去看看!」

姜子牙將其中一道繩索綁縛在自己身上后,縱身一躍,已化為諸多光點擴散而去。

這些人中而只有姜子牙對玄量世界最了解,能夠解救羅念的也只有他了。

「嗡……」

母世界中的生靈,對於玄量之態理解起來是天生弱勢。

即使姜子牙一直沉浸在玄量世界內,歸納各種各樣的規律,可依舊容易迷失……

能夠勉強進入那「山」中已經是他的極限了,他只希望羅念只是小小意外跌落在山內,他還是有把握將羅念帶回來的。

就在姜子牙苦苦尋覓時,羅念已慢慢深入平原內。

最開始的時候,羅念是需要對看到的光點進行解讀的,就像解讀梵文那樣。

第一眼看到的是金色的梵文,第二眼看到的則是梵文內隱藏的信息。

可隨著羅念在玄量世界內越來越深入,光點在他眼中也發生了變化,每一個光點都有本身的含義,組合之下就形成了對應的物質。

他可以看到一片蒼翠的草原,高低起伏的群山,而在草原的中央,有一堆光點……

這光點本身對應的物質,羅念看不明白,應該是混沌內沒有對應的東西。

不過這些光點僅僅只是台階而已,就在光點的中央,更有一堆光點,這些光點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個小小的圓球。

羅念同樣無法分辨「圓球」是什麼,但他潛意識的反應已確認,就是這個「圓球」吸引著自己。

他心中微微一動,已徑自走上台階,伸手抓住這一團光點形成的圓球。

姜子牙為了學習在玄量世界中取物這個動作,訓練了無數個混沌紀元,才能勉強做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