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而且,還不是一個兩人的組隊來打,一般都是五六個人的小隊組隊來打,比較合適。

現在的情況是,是這個高級別的女孩子,在帶這個低級別的男生在打這個試煉怪物。

難道是高手帶低級新手?

那倒不是。

其實,他們是同班同學,而且,還是同桌呢。還都是一樣的學霸級高手。

不然,他們兩個也不會建立如同情侶般的親密關係。

只是,事情從一年前,出現了改變。

這個男生的實力,突然掉級了。

掉級這種事情,偶爾也會發生,就好像一個人生病了,缺課了,實力就會下降一樣,但是,這樣的實力下降,往往很少,而且,也容易補上來。

但是,這個男生的實力,卻是一下從跟她並駕齊驅的學霸,一下掉成了學渣。

這種事情,也是這個女生,甚至是他們的老師,第一次見。

讓人完全搞不清楚,這個男生,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

級別掉下去了,就需要人帶級。

帶這個男生的責任,自然就落到了這個女生的頭上,而且是責無旁貸。

畢竟,他們是最好的朋友,如同情侶一般。

其實,就是情侶,只是差這最後一層窗戶紙的捅破了。

如果不是這個男生,突然發生這種讓人覺得難以理解之事,如果他沒有掉級,只怕,現在,這層窗戶紙已經捅破了吧。

婚內纏綿:陸少的私寵妻 可是,這個世界,沒有假設。

只能繼續說眼下了。

眼看著這個試煉凶使,很快就要被打敗了,馬上就能夠獲得經驗了,這個男生的臉上,也是不由的緊張起來。

因為對於他會不會升級,他心裡並沒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

可是,他也不忍心讓這個女生失望,他只能盡量安慰這個女生的道了:「一定會的!我感覺快了!」

聽到男生這樣說,女生的心情,立即變得激動許多。

終究,一直期待他能夠再次升級,重新找回他過去的實力呢。

不為別的,更不是他實力低了,就看不起他。而是,實力不一樣,兩人就沒法再像以前這樣一起做試煉任務了,就沒法共同進步了。

級別高的人,試煉任務跟級別低的,肯定不一樣。

所以,一旦她升級,就沒法跟這個男生一起做這個任務了。

甚至,為了等他,她已經故意延遲升級很久了。

她這個曾經的學霸,為了等這個男生,如今已經在班裡實力排名倒數第二了。

實力排名倒數第一的,自然就是這個男生了。

所以說,為了這個男生,這個女生真的是犧牲很大。

「試煉成功!請接受試煉使的傳功吧!」

女生的實力,即使是在班裡倒數了,也比這個實力停滯了一年的男生高太多了,她帶著這個男生打怪通過試煉還是很快的。

現在十幾下,就是幫他打通了這個試煉任務。

獲得了傳功經驗。

獲得了傳功經驗,等到完全接受了傳功經驗,就可以升級了。這需要一點時間。

所以,女生期待又耐心的等著這一會兒。

過了一會兒,她才是問起這個男生道了:「怎麼樣,升級了沒有?」

女生問起,這個男生自己都是慚愧,覺得對不起這個女生的道了:「沒有。但是,姜柔,你相信我,這是最後一次失敗了。下一次,我一定會成功的!」

「下一次,下一次!白雲飛,你給我說說,你到底給我說了多少次的下一次了!」女生見到再次被這個男生欺騙了,她不由傷心的落淚了。

其實,她心裡已經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接受這個男生的再次失敗了。畢竟,一年來,已經是多次的失敗了。這一次,很容易想到就是也不會例外了。

所以,她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接受這個男生的再次失敗。

但是,她接受不了的是這個男生一次又一次的欺騙。

比起他升不上級來,對她不斷的欺騙,這才是最讓她無法容忍的。

是對她們深厚感情的一種深深的傷害。

女生的傷心,當然是應該的。

男生心裡,也不怪她。畢竟,她已經等了他一年,換做別的女生,大概一星期都等不了的吧。

所以,此刻,即使女生跟他說分手,白雲飛也不會怪她的。

但是,白雲飛也不會輕易的讓這個女孩子跟她分手,不是捨不得沒有了女朋友,恢復單身狗,會很孤單可悲。

而是,他依舊有著足夠多的信心,可以照顧好這個女孩子。

因為,他自己知道,他不但在一年前掉級,現在還總是升不上級,是有原因的。

只是這個原因,他不能夠告訴這個女生,哪怕是他這麼感情深的女生而已。

實在是,他是一個心裡扛得起秘密和擔當的男人,所以,他選擇了自己來扛住這個秘密,還有一切之後的後果。

他便是此刻,仍舊做出努力的對這個女孩子道了:「姜柔,你相信我,這是真正的最後一次了。如果下一次,我還是不能夠升級,你可以一輩子不用理我。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再給我最後一次機會。再相信我這最後一回!」

換別的女生,肯定不會再相信這個男生的了。

但是,姜柔會。

她雖然痛苦,但是,還是忍不住願意給這個男生一次機會的道了:「雲飛,這是最後的機會了。你知道,你已經讓我失望了多少次了。這些,我還能夠忍受。可是,我最忍受不了的是你欺騙我,還有,你有事情瞞著我。為什麼掉級,為什麼升不上級,你都不跟我說。你這樣,讓我心裡怎麼想你。我很難的。」

聽到姜柔這樣說,白雲飛什麼都理解的道了:「我明白。小柔,就一天,就一天而已。明天這個時候,我還不能夠升級的話,你不用罵我,我自己就知道該怎麼做。」 「雲飛,那我就不先升級了。我再陪你一天,咱們從頭開始。」姜柔嘆了口氣,心裡雖然還難過,可是,已經是願意打起精神,再次帶這個男生做其他試煉任務了,幫助他升級了。

「謝謝你,姜柔。」女朋友這樣好,自然讓白雲飛心裡有數。他暗暗發誓,一定會對這個女孩子好的。

因為這是一個等了他一年,跟他一起把別人的白眼,往肚子里咽下的人。

這是共患難的女朋友,經得起時間和苦難考驗的女朋友,白雲飛自然知道會珍惜她。

「白雲飛,姜柔,你們又在打30級的試煉凶使啊。怎麼樣,你們什麼時候到四十五級啊!」這時,從遠處過來一群嬉皮笑臉的同學,他們帶著看熱鬧心切的心情,小跑著過來,看白雲飛和姜柔。

「是你們。你們不是早就四十五級了,早就不打這個試煉任務了,是特意跑這裡來,看我笑話來的吧?」對這些人來的目的,白雲飛心裡門清。

他們這些高級同學,早就不在這裡做試煉任務了,心中不嫌棄路遠,特意跑過來這30級的試煉任務區域,顯然,不是他們閑的無聊,而是他們就是特意來看他笑話來的了。

「白雲飛,你不要這樣說。我們是來關心你。看你現在還能夠升級沒有?看樣子,你並沒有?你又失敗了?這是你多少次的失敗了?有一年了吧。一天一次的話,也有三百六十五次了吧!」同學貌似關心,實則其心可誅的對白雲飛道。

「白雲飛,我可真佩服你。同一件事,你一直不斷的失敗三百多次,你都不灰心。真是毅力帝啊!」

「就是,真是毅力帝,讓人佩服。」

「你們還不來佩服這個毅力帝!」

「佩服,佩服!」

一群同學,都是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子,「佩服」白雲飛。

這樣的佩服,顯然就是嘲諷了。

「一群白眼狼,勢利眼。當年,你們是怎麼求白雲飛帶你們做試煉任務的,那個時候,飛哥飛哥的叫,你們現在在看看你們現在的樣子,真是讓人覺得可恥!」姜柔自然會替白雲飛說話。

姜柔這樣道,那些人的臉色微微尷尬,但是,之後就是自然起來的,一個人站出來道了:「姜柔,你話可不能這麼說。當年,咱們也是組隊做任務,我們也是儘力的。再說了,我們過來關心關心以前的老同學,有什麼錯嗎?值得你這麼冷嘲熱諷的。」

「就是,姜柔。我看你還是趁早甩了這個廢物男朋友吧。多漂亮的班花啊,跟了他,可惜了。你看我們王鵬大哥,多好。現在都已經五十級了。 豪門冷婚 你現在卻才44級,被這個廢物害的總也升不上四十五級。要我說,您不如跟我們王鵬大哥好了。讓他帶帶你,很快,你就升上來了。」

「張小龍,我看你就是一個小人!」這話,聽得姜柔都是氣的臉色一片青,一片白的了。

「姜柔,我張小龍是龍還是蟲,已經不是你能夠評論的事情了。信不信,我現在就揍你?別以為你是女生,我就不好意思動手打你。惹急了我,照樣揍你。誰讓你現在還是一個連二轉都沒有轉的人呢?揍你,跟玩一樣!大家說是不是啊!」張小龍用眼神肆意的侵略姜柔的班花曼妙身材,那眼神里充滿了不懷好意。

其他人也是跟著一陣的鬨笑。

被人這麼當眾調戲,姜柔當然坐不住了。就算是沒有二轉,她也要為自己出這口氣,跟這個張小龍打一架。

姜柔就要拔劍,卻是被白雲飛立即伸手按住了她拔劍的手道了:「姜柔,不要衝動。」

然後,白雲飛突然站出來,對這個張小龍道了:「王鵬,張小龍,劉猛,還有你們幾個,都給我記住了今天的事情!」

說完這話,白雲飛就是拉著姜柔轉身走了,想要離開這個地方。

「呦!飛哥說話了,恐嚇咱們了,我好怕怕啊。你們都怎麼了?飛哥發話了,讓你們記住今天這件事,你們怎麼不怕怕啊!我都怕了,你們都怎麼不怕啊!」明顯是帶頭的王鵬笑著發話了。

其他人立即都是跟著會意的起鬨道了:「怕啊,我們好怕啊!怕你一個三十級過兩天來打我們五十級的!我們怕的要死呢!」

「你就是一個大寫的笑話,如果我是你,早就一頭撞死了!」

白雲飛都走了,他們還在身後嘲笑白雲飛起勁。

真是一說起白雲飛的慘勁兒,他們渾身的不舒坦,就都舒坦了。不開心的事情,都變得開心了。

被白雲飛拉著走的姜柔,滿心的不開心。

受辱了,卻是不能夠打回去,她心裡覺得憋屈啊。

要知道,以前,她可是跟白雲飛一樣的學霸啊,在班裡,走到哪裡,也是被叫做小柔姐的風雲人物啊。

如今為了等白雲飛,一直沒有二轉,還始終是44級,才是學霸變成了學渣,如今被人嘲笑,受了此辱啊。

那她心裡怎麼能夠好受。

放在以前,白雲飛早就幫她出氣了。

現在,卻也只能夠說些撐場面的話,撐撐場面了。

一想到這裡,姜柔立即一下想到,其實最難受的人,不是她,而是白雲飛了。

她立即就是想到安慰白雲飛的道了:「雲飛,這些人都是小人,你不要搭理他們。你以後肯定會好的,到時,一定可以重新把他們踩在腳下。」

聽到姜柔這樣說,白雲飛心裡都是不由的覺得這個女朋友真是難得的道了:「小柔,其實,如果只是我自己,我心裡也一點兒不難過。我知道,是委屈你了。但是,你放心,就一天而已。明早我要是不能夠改變,不用你趕我,我自己都會以後躲你躲的遠遠的,不讓你為難。」

「雲飛,你不要這樣說。我姜柔,也不是那種心志不堅,嫌貧愛富的人。我只是不想你再騙我。」姜柔很是認真的對白雲飛道。

白雲飛聽了,立即跟著道了:「我知道,你是最好的。所以,你放心吧。這次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我相信你!」雖然已經是幾百次的失望了,但是,這姜柔,依舊願意相信這白雲飛又說的這是最後一次了。

每一次,姜柔都願意相信,這白雲飛所說的都是真的。

這樣的女朋友,讓白雲飛不由再次覺得感動的道了:「姜柔,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孩子。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你也該回去了吧?回去吧,別讓你的家人擔心了。」

「那你呢?」姜柔問道,然後她自己就是知道答案的道了:「你要繼續做歷練任務?」

這是顯而易見的。姜柔知道白雲飛一直都是一個努力的人。

所以,她立即就是道了:「我陪你。」

白雲飛已經拖累她這麼久了,怎麼忍心再拖累她這一回,不過,也是一樣的道理,既然已經拖累她這麼久了,也不在乎這一次了。白雲飛是不忍心去拒絕姜柔的好意,那樣會讓他心裡不安的。

白雲飛就是跟她不見外的道了:「那好。有小柔幫忙,我就更加有信心,今天重新湊足升到31級的經驗了。走,咱們刷歷練任務去!」

「嗯!」姜柔激動地道。

除了白雲飛總是升不上級以外,平時白雲飛的努力,她都是看在眼裡的。即使升不上級,白雲飛也總是每天不停歇的做著歷練任務,獲得傳功經驗。

也是白雲飛的這份努力,讓姜柔對白雲飛總有一天,還會找回以前的實力,而始終抱著一絲信心。

正是這份信心,支撐著她,一直等著白雲飛。

兩個人跑了一天,總算是,又幫白雲飛幾乎湊夠了升級所需要的經驗了。

「馬上就是深夜了。雲飛,又是可以接試煉凶使任務了,咱們接嗎?還是明天白天再接?」姜柔問道白雲飛的意見。

跟他在一起,哪怕他實力不如往昔了,姜柔依舊會在跟以前一樣,有事兒,都是讓白雲飛這個男朋友拿主意。

她並沒有因為她的級別現在比白雲飛高那麼多,就是不把他當回事了。

「連夜接。小柔,我今天要讓你以我為榮!」白雲飛充滿信心地道。

「嗯。」白雲飛的輕鬆神情,讓姜柔都是跟著感覺到了白雲飛的信心,這讓她疲憊的身子,立即就是跟著不再感覺疲憊,不再感覺酸痛了,立即就是打起精神的跟著白雲飛一起去往試煉凶使那裡趕了。

夜裡的試煉凶使,給人以更加陰森的感覺。

讓人有點怕呢。

還好有白雲飛在旁邊,姜柔的心裡,才是不那麼怕黑了。

這大半夜的,別人都不歷練了,所以此刻,前來打試煉凶使的人,就她們兩個了。

「就咱們兩個了。」姜柔微微好笑地道。好像回到了以前跟白雲飛不分日夜跑歷練任務的時候了。

白雲飛也笑了地道了:「有小柔這個44級的高手帶我,就咱們兩個也不怕,就是辛苦小柔了。」

「不要這樣說,那就接任務,開始吧!」姜柔道了。

白雲飛立即就是道了:「嗯。小柔,你也接吧。今天無論我能不能夠升級,你都要二轉了。不要說話,聽我的。」

姜柔頓時一下落淚了,但是,還是聽話的聽從了白雲飛的安排。

終究,她一年不升二重,家裡對她的意見也大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