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而且是一條實力境界達到末法之境的白玉龍。

龍族在完了初劫,成就末法之境之後,與其他妖族迥異,不管是碧龍、黃龍、炎龍又或者白玉龍等龍族,都會血脈純煉,化作最原始也是最為強大的太古天龍。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境界的龍族,才是真龍,才是真正純血的太古天龍,也可稱為太古蒼龍。

換言之,末法之境的白玉龍其實是不存在的,也就只有這頭自身修為末法之境的猴子,才能將自己變成一條末法之境的白玉龍。

因為這猴子,乃是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的萬法心猿,來歷成謎,彷彿天生天養,其天賦神通之一,就是化身其他與自己相同境界的妖族,而且可以完美展現所化身妖族的天賦神通法術。

雖然幻化成什麼妖族,並非完全沒有限制,但其中神妙之處,也著實是驚世駭俗。

這萬法心猿曾經在中古紀元大鬧天荒廣陸,闖下諾大的聲名,連神州浩土都被驚動,不過後來卻失蹤,不知去向,此猴神通廣大。戰天鬥地。讓天荒廣陸群妖頭疼不已。

此前妖族十聖中的盧源大聖,就是此猴的忠實粉絲,追隨偶像的腳步,希望能重現猴子昔日的風采,但鬧出來的動靜,與猴子當年相比,不可同日而語。

萬法心猿當年也是一向獨來獨往。連其他太古魔猿都對他頗為無奈。

朱厭大聖此刻見到萬法心猿,一時間就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真要問他此刻的心情,比方才金蟬子催動九幽十方兩相胎藏大界時還要糟糕。

他可完全沒有猿族又添一強者的想法,中古紀元時,便是極皇神淵都只能武力鎮壓此猴,卻無法讓這猴子乖乖聽話為其所用,相反,猴子鬧靈淵山。跟鬧天荒廣陸一樣,完全沒有任何顧忌。

林鋒看著猴子,認出其根底后,反而來了興趣:「有意思。」

他現在不急了,也不動其他法術,手指輕輕一點。兩界虛空妙術發動。便是那猴子都感覺身體瞬間有了撕裂的感覺,身處空間以自己身體中軸線為分界,彷彿要上下錯開。

如今的林鋒已經很少用兩界虛空妙術與人對敵,但並不意味著此法被淘汰了,只是法術神通要想發揮最大化作用,要因地制宜。

雖然不管是人族修士還是妖族,自結成元嬰、妖嬰那一刻起便開始接觸空間奧妙,但隨著修為日漸提高,對於這方面的天地大道理解自然也會越來越深刻。

而林鋒在空間變化之法上的造詣,放眼整個天元大世界。都是名列前茅的存在,他現在施展兩界虛空妙術,和自己當年築基期、金丹期時自然又不相同。

能躲過他這一下兩界虛空妙術的人或妖,少之又少。

猴子見狀,咧嘴一笑:「好啊,玄門之主,你這是考較俺來了?怕你沒那個本事!」

一邊說著,他身形再次改變,這次倒還是猿猴模樣,可是白頭紅腳,眼睛赤紅閃動青光,火紅的四肢撐在地面上,彷彿熊熊燃燒的烈焰。

赫然是朱厭魔猿的形象!

汪林、石天昊等人視線齊刷刷看向朱厭大聖,果然就見朱厭大聖一臉蛋疼欲碎的表情。

猴子化身的朱厭,仰天狂嘯一聲,四肢踐踏虛空,縱身之間,已經掙脫林鋒的兩界虛空妙術,那狂暴的模樣看得朱厭大聖也是心驚,畢竟現在猴子所化身者,可是一頭比他更強的末法之境的朱厭。

林鋒臉上帶笑,雙掌輕輕一合,他與猴子之間的天地盡數粉碎,化作奔流不息的地水火風,彷彿混沌初開。

地水火風很快重新安定下來,鼎立乾坤,化作一個虛幻縹緲的大氣泡,氣泡破裂,一濁一清兩道氣流,一個上浮為天,一個下沉為地,彷彿重演開天闢地的造化變遷。

面對這磅礴巨力,猴子也喝了一聲彩:「好!」

大喝聲中,身形由朱厭魔猿再變,周身上下閃動淡淡金色光輝,似金屬光澤,又似天上星光,通體雪白,額頭一個碩大的王字,赫然變成一頭純血白虎!

白虎,主殺伐,睥睨天下,有生皆殺!

光是那狂暴冰冷,決絕無情的殺意,就讓人幾乎要窒息。


玄門天宗以外,神州浩土現如今殺性最烈之人乃是輪迴宗現任宗主,修羅道掌門莫修羅,殺性最烈的法寶則是隨釋天方攻玉京山,被林鋒扣下的修羅戰刀。

可是在猴子所化身的這頭白虎面前,莫修羅就像是個尚未成人的半大小子,修羅戰刀就像是個玩具一樣。

林鋒看著這頭白虎,甚至隱隱從其身上感受到了幾分與自己誅天劍相似的氣息。

那是一種屠戮一切,不僅僅屠蒼生,更要屠天地的酷烈力量意境,彷彿將天地造化也視為有生命之物,要予以滅殺。

方才走了一頭初劫歷劫期的白虎,卻不曾想,轉眼間碰上一頭更強的,成就末法之境的白虎。

猴子所化白虎發出震天虎嘯,頭頂天穹直接破開,無數星輝閃爍,下一刻,那些星光赫然化作一顆顆流星,朝著林鋒當頭砸落!

純血白虎的種族天賦神通,白虎星落!

這一招,雜血白虎也可以施展。但遠遠比不上純血白虎催動的威力。此刻朝林鋒砸來的流星,並非遙引星光轟擊,並非法力變化,而是真正的星辰自天穹之上落了下來!

末法之境的白虎大妖一聲怒吼,直接吼落星辰!

這還不算完,猴子所化白虎在施展白虎星落的同時,還又催動白虎一族的另一門種族天賦。寂滅死星!

就見那些砸向林鋒的流星,星光飛速黯淡下來,所有力量一齊向著中心塌縮,化作一顆顆黑色圓球,如同傾盆暴雨一般落下。

那完全凝結成實質的殺伐之意和寂滅之意,彷彿可以洞穿毀滅一方世界,直接將林鋒元始開天妙術所化森羅萬象打得千瘡百孔。

元始開天妙術本來有無窮化生之能,但此刻被這死星之雨打過,竟然無法繼續化生。彷彿一個生命被萬箭穿心射殺了一般。

破去林鋒的元始開天妙術,猴子這一次已經衝到林鋒面前,重新變回自己本來模樣,伸出猴爪,就朝林鋒抓去,笑道:「你那把劍。讓俺見識見識……」

話音未落。猴子心中突然升起驚悚的感覺,渾身猴毛倒豎,彷彿有大危險要降臨在自己身上。

「讓本座動劍,你現在展現出來的本事可還不夠呢。」林鋒輕笑一聲,右手食中二指並立如劍,指尖一點混沌模糊的劍芒閃耀,正是誅天劍炁,凶戾肅殺之意,比起猴子所化白虎的神通有過之而無不及。

對準近在咫尺的猴子,林鋒一劍點殺過去。

猴子一呲牙。身形一變,化作一隻體型極為巨大的青鵬,張開雙翼,遮天蔽日,雙翅一振,強大的力量爆發出來,避過林鋒的誅天劍炁,竟然是顯化了鯤鵬的鵬形。

以鯤鵬爆發之力躲開最初之劍后,青鵬振翅間,已經化作一頭金鵬,冰冷雙眸中金光閃動,身體化作一道金光,展開金鵬極速,瞬間遠遁,徹底擺脫林鋒誅天劍炁的攻擊。

猴子變化之間,沒有絲毫遲滯,鯤鵬之力與金翅大鵬之速度,都發揮得淋漓盡致。

林鋒見了,也點頭贊道:「不錯,很好。」他誅天劍炁的滅絕劍意之下,將目標徹底鎖死,絕難躲避,對手只能抵擋或硬拼,這還是第一次被人完全規避。

猴子若只變鯤鵬, 總裁嬌妻出逃中 ,若只變金翅大鵬,則無法爭奪誅天劍炁的鎖定。

天下萬法,有生有克,普遍情況下,一種法門,總有其他法門可以剋制。

這猴子不僅僅通曉多個妖族的神通,更能因地制宜,準確找出最合適當前使用的法門,於是幾乎是只有他剋制別人,別人卻很難克制他。

萬法歸於一身,卻又破盡天下萬法,變化無常,故稱萬法心猿。

極速金光快到近乎無法辨別,在遠方天際一下轉折后重新回到林鋒面前,又變回猴子模樣,他看著林鋒,自見面以來,兩隻眼睛前所未有的發亮,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他甚至抓耳撓腮,呲牙笑道:「痛快,痛快,只是你為何不動你那些仙山法寶?莫非是看俺不顯化原形真身嗎?」

一言至此,圍觀眾人方才醒悟,原來猴子與林鋒斗到現在,林鋒固然是只憑自身神通法力,猴子卻也始終沒有顯化原形真身。

猴子看著林鋒,腦袋突然一側,從耳朵眼裡倒出來一個小棍。


看見他這個動作,林鋒又有一種無語的感覺,然後就見猴子手掌接住那根小棍,微微一晃,小棍頓時化作一根粗鐵棍,散發出驚天煞氣。

「古往今來所有妖族,恐怕只有俺一個用武器。」猴子將鐵棒脫手扔向地面,鐵棒瞬間變大,立在大地上彷彿擎天之柱。

他看著林鋒笑道:「好,既然如此,俺就跟你比一比,看是你先動你那些仙山法寶,還是俺先動原形真身和這根神鐵。」

說著,猴子再次向林鋒衝來。

林鋒看著猴子,搖頭失笑:「有趣,好久沒感到這麼有趣了。」(小說《史上第一祖師爺》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石天昊、汪林等人如今也算見聞廣博,看著地上立著,彷彿擎天支柱一般的鐵棍,感受其中氣息,立刻認出:「如意神鐵?原來是這猴子收了那如意神鐵礦脈。」

如今說法,是天下間有六大奇金,但其實在中古紀元以前,是七大奇金,其中一種名為如意神鐵,身為金鐵變幻如意,頗為玄奧,獨特之處在於普天之下只有一條礦脈,儲量龐大到無以復加,品質極為優良,更生之下近乎無盡。

可是在中古紀元整條礦脈離奇消失不見,以至於如意神鐵徹底在天元大世界絕跡,卻想不到是被這猴子收了。

他那鐵棒,赫然是整條如意神鐵礦脈所化,也是天元大世界所有礦藏的如意神鐵凝聚而成。

朱厭大聖看著那條鐵棒,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以前只聽過這萬法心猿的傳聞,時至今日才真正見識到其神通廣大。」

他是猿族當代坐第二把交椅的強者,距離徹底完初劫只有一步之遙,但觀方才猴子與林鋒一戰,僅就猴子已經展現出來的實力,他就算顯化原形真身都未必是對手。

「通天也敵不過他,真要算起來,此猴才是我猿族眼下第一強者。」

「放眼整個天荒廣陸,梧桐林里那頭鳳凰恐怕都不是其對手,天魅成就末法后深淺不知,但把握也不大,金蟬子只能跟他拼末法浩劫承受數量,玄海里那兩條龍。坤龍王也未必能行。怕是只有元龍王才能與之一戰了!」

到了這時,虛空破開,封豨大聖才趕到,見到與猴子對峙的林鋒,封豨大聖得意洋洋的哼哼道:「現在知道我家大師兄的厲害了吧?你……咦?」

封豨大聖突然愣了愣,因為他看著猴子變化身形,竟然化作一頭模樣甚是古怪的異獸。

體型倒是不大。身長只有一二丈左右,遠遠看去有幾分大型犬的模樣。

這異獸角似鹿,頭似駝,耳似貓,眼似蝦,嘴似驢,發似獅,頸似蛇,腹似蜃。鱗似鯉,前爪似鷹后爪似虎,弓腰挺臀、威武軒昂,前腿直立,後腿左右分開蹲坐,昂首怒吼。

赫然是一頭真犼!

真犼。又稱望天犼。雜血望天吼稱之為犼,而純血望天吼便被稱為真犼,原是天荒廣陸的強族之一。

自從進入今古紀元以來,直到四千六百年前那一次兩界戰爭以前,天荒廣陸妖族世界一直是幽都一族的天下,幽皇天海君臨妖界八荒。

在這一段時期內,唯一對幽皇天海的妖族聖皇之位造成過實質性衝擊的大妖只有一個,那就是昔日真犼一族族長,博臨望天。

博臨望天統帥真犼一族向天海幽都和幽都一族發起挑戰,最終失敗。博臨望天被天海幽都擊殺,真犼一族也有大量強者隕落,自此真犼一族走向衰落,到了現如今,純血真犼已經極為少見,常見的只有雜血犼。

別說末法之境的真犼了,就連成就不滅妖魂的真犼,如今都幾乎見不到了。

也就只有猴子的變化之法,變出了一頭末法之境的真犼,才讓這天荒廣陸昔日強族的風采重現於世。

但封豨大聖卻看得一愣,因為猴子變化真犼,這就意味著對手點子頗硬,極為扎手,猴子不顯化原形真身,不用他那根神鐵,也必須要出全力了。

封烯大聖看得分明,林鋒可也是只憑自身神通法力與猴子相鬥,沒有動用任何外在寶物。

猴子所化真犼盯著林鋒,猛然朝天發出一聲怒吼,僅僅是一吼之力,天穹彷彿就要整個坍塌,眾人所處世界似乎要一起破滅。

林鋒身周的虛空不停破碎,萬事萬物彷彿一起重歸混沌,而在這混沌中,隱約有無窮光輝符籙圖紋涌動,共同構成諸多火焰跳躍。

這些火焰並非真實之火,不是七大真火那樣的熊熊火力,而是虛幻之火,但這虛幻之火所經之處,虛無的混沌竟然彷彿也一起被燒得凝固為實體。

林鋒誅天劍炁刺出,破開混沌,誅滅重重變化,但是那虛幻之火極為狡猾,避開林鋒的鋒芒,卻將重重被焚燒過,彷彿有形固體一樣的混沌氣團迎向誅天劍炁,不停消磨林鋒的劍氣。

見狀,林鋒目光微微一凝,看出其中奧妙。

造化初開,無中生有,混沌開闢,鼎立兩儀,其後化作四象地水火風暴亂,四象安定,則開天闢地,化生萬物。

可是被這虛幻之火焚燒過的混沌,竟然彷彿徹底凝死了一般,無法被破開,造化自然也就無法開闢,在最初剛開頭時,就被扼殺,彷彿新生孕兒,胎死腹中一樣。

被凝固的混沌氣團不停消磨林鋒誅天劍炁的同時,也向著林鋒收縮擠壓,這一下子如果被擠住了,林鋒諸般神通法門也無法再運轉,只能任由對方炮製。

林鋒雙目開闔間神光暴漲,身上陡然爆發出黑白二色光輝,交替閃爍,化作漫天光靄和雲霞,烘托著林鋒,彷彿一片黑白光海瀰漫宇宙。

黑白二色光輝接觸到猴子所化真犼催發的封神虛火神通,頓時將這虛幻之火隔絕開來。

無數神秘的符文和圖形密布虛空之中,化作茫茫一片光霧,光霧裡彷彿有滿天神佛一起詠唱。

林鋒誅天劍炁再發,劍芒上半黑半白的神光閃動,勢如破竹裂開混沌和虛火。

然後,林鋒右手指尖劍芒揮灑的同時,左手沖著猴子一指,一道虛幻模糊,朦朦朧朧的天極宙光便向著猴子籠罩過去。

猴子所化真犼在半空中猛然一個翻滾,已經再次變了模樣,化作一條人面蛇身,通體赤紅的怪龍,身長千里以上。

這怪龍睜眼時,普天光明,即是白天,閉眼時,天昏地暗,即是黑夜。

強大的時間力量真意瀰漫開來,竟然成功化解了林鋒的天極宙光。

林鋒見狀,不驚反喜:「好,不愧是萬法心猿,連燭九陰都可以變化。」

燭九陰,即是燭龍,又名燭陰,是太古天龍的一個分支族群,其瞑乃晦,其視乃明,參悟日月之運轉,視為晝,眠為夜,吹為冬,呼為夏。

不過這一族群, 誰都不能碰我的季老師

很多已經近乎絕跡的妖族神通,今天在猴子身上一一重現,林鋒也有大飽眼福的感覺。

和白玉龍族一樣,燭龍族其實也沒出過末法之境的燭龍,如今卻在猴子身上有了展現。

猴子所化燭龍,破去林鋒的天極宙光,身形再次一轉,又重新變作真犼,再次施展封神虛火神通,攻向林鋒。

他變化萬千,將各大妖族的頂尖神通法門信手拈來,但在變化之時,卻沒有絲毫滯澀感覺,圓轉如意,不會有任何耽擱,手段頻出,當真如同一己之力身兼萬法一般,令人嘆為觀止。

不過林鋒誅天劍炁、造化神光、天極宙光一起開道,猴子再化身真犼也已經困不住他。

自林鋒返虛之後,親身交過手的對手裡,神通法力之強大,當以此猴為最,不顯化原形真身,不動他那根神鐵,面對蜀山天罡劍尊和仙天劍的組合,勝負都要打過才知道。

此猴如果能更進一步,怕就是又一個極皇神淵了。

林鋒也隱隱有了酣暢淋漓之感,這一戰,其實沒有什麼利益衝突,沒有什麼布局計算,沒有嚴重到必須死戰一場的恩怨糾葛,就是兩個人各展所長,窮盡自身神通變化,斗個高下。

「偶爾來這麼一場鬥法,倒也有趣。」林鋒搖頭一笑,眼前的猴子鬥法能力極強,與之較量,讓林鋒對自己的諸般法門運用,也越發隨心所欲,念動法隨。

他身上七彩光環閃動,展開玄門天遁,豁然反守為攻,已經殺到猴子面前!

雖然沒有用末法浩劫攻擊,但猴子還是眼睛閃動了一下,盯著林鋒:「你這神通,可以規避末法浩劫?!」

林鋒笑道:「試試不就知道了?」說著一道加持了黑白二色神光的誅天劍炁刺向猴子。

猴子同樣大笑著說道:「你以為就只有你會?讓俺今天來教你一個乖!」

他搖身一變,卻化作一頭通體雪白,生著藍色眼瞳的巨大猿猴,那對湛藍雙瞳盯著林鋒,然後身體猛然向上一縱,躲開林鋒的誅天劍炁。

這一縱,落在所有人眼中,都產生了一種極度不真實的感覺,彷彿這頭藍眼白猴一下子跳出了這方大千世界,直接超脫此方天地,真正逍遙自在。

朱厭大聖看著這一幕,臉上表情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靈極天縱,靈極天縱!我就知道啊!」

林鋒玄門天遁之外,天元大世界漫長歷史上,還出現過其他可以規避末法浩劫的神通法門,目前唯一還流傳的一種是太虛觀太虛九重天訣最後一訣,成天太虛玄光。

除此以外,其他法門都湮沒於歷史長河中,最有可能重現於世的便是太古魔猿中,靈極神猴一族的靈極天縱!

極皇神淵隕落,靈極神猴一族也遭重創,如今純血靈極神猴一族族主乃是一頭原始真靈境界的靈極大聖,若靈極大聖將來能達到初劫歷劫期,只要他歷一次末法浩劫而不死,便能重現靈極天縱這一門強大神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