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老夫人哼了一聲:「我當然是聽到了白門主的話,可你怎確定那些人就不會衝去妖獸之森?反正我不管那麼多,你在哪裡我就去哪裡!」

藍老爺子的臉色有些糾結,他不想捨棄陪他征戰的手下,同樣也不願最愛的人枉死。

「藍老爺子,你請聽我一言,」白長風乾咳了一聲,「我和妖獸之森的那些妖獸有些熟悉,我會讓他們幫忙庇護一下你的那些手下,他們也會看在顏兒的份上,護衛他們的安全,你不用太憂心。」

「當真?」藍老爺子疑惑的看向白長風。

白長風眸光閃爍了一下,淡笑著道:「如果藍老爺子願意隨我去聖島,我就幫你這個忙,如果不願意……我也不樂意幫你,你別怪我威脅你,除此之外,我沒有其他辦法。」

他不可能讓藍老爺子去妖獸之森冒險,也許那些人不忌憚妖界,而去屠殺妖獸之森?

所以,就算用威脅的手段,他也必須讓藍老爺子跟著他們前去聖島,只有那裡,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老爺子,顏兒一定不願意看到你有危險,要是這威脅對你都沒用的話,乾脆我直接打暈了將你帶走。」

白長風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淡淡的聲音中含著威脅。

藍老爺子的嘴角都抽了兩下,他沒想到,這堂堂的葯門門主,也會如此卑鄙無恥。

「我還聽說,藍家大公子在追逐鳳棲國的女帝鳳鸞,這鳳鸞如今加入了聖地,雖然她不是聖地的精英弟子,但我可以讓楚然將她也送去聖島。」

白長風淡笑著說道。

藍老爺子看著白長風淡定自若的神色,終究無奈的輕嘆了一聲:「你都已經說過,我哪怕不同意,都將我打暈帶走,那我的意見也沒有什麼用了,走吧,我聽你們的就是。」

只是一想到藍家的那些人,他的心情就變得格外沉重,只希望他們……不會受到傷害。

白長風自然發現藍老爺子的擔憂,微笑著道:「藍老爺子,你彼時,讓藍家的這些人都穿上統一著裝,我會告訴妖獸保護藍家之人安全。」

妖獸之森,困難重重,再加上那邊是妖獸的地盤,大不了打起來的時候……讓那些妖獸帶著藍家的人跑路。

只要藉助著妖獸之森的險境,拖住那些人並沒有問題。

「有勞白門主了。」藍老爺子苦笑著說道。

見到他答應了,藍老夫人等人都鬆了口氣,他們還真怕這老頭倔病犯了,死活不隨他們離開……

在與藍老爺子說完這些話后,白長風就命人四處將大陸遇到危險的情況說了出來,並且讓他們去妖獸之森保命。

一些對葯門深信不疑的人當然不會懷疑葯門的話,急忙包袱款款向著妖獸之森逃亡。

而更多的人,卻對這番話持有質疑的態度。

妖獸之森的那些乃是妖獸啊,這些年來,前去妖獸之森的可有活下來的人?

如今,還讓他們舉遷前往妖獸之森?

這不是保命而是送死吧?

何況……

這片家業,是他們好不容易打下的,又怎會捨得放棄?這種時候,自然是不願意離開。

當然,跑的最快的,當屬鳳樓與妖獸宗兩方勢力。

這鳳樓是白顏名下的勢力,白長風借著白顏的話發下命令,花蘿自是帶領著鳳樓萬千之人跑路去了,其中包括白顏花了幾年才培養出的煉丹師們。

至於妖獸宗……

要知道,葯門的白長風是白顏的外公,而白顏又是什麼身份?

她的兒子,可以統御萬獸,就連妖獸宗的璃龍都被他馴服了,妖獸之森的妖獸,怎會不聽從葯門的命令?

雖然……如今的璃龍被白小晨丟在妖獸宗,但被馴化過的璃龍已無往日的兇悍,反而變得異常的溫順。

所以,妖獸宗自然不怕妖獸之森的妖獸攻擊他們,立即帶著妖獸宗的所有人前往了妖獸之森尋求庇護。

……

青銅色大門之內。

白顏盤膝坐在空地之上,淡淡的真氣縈繞周身,她的身子散發出青色的光輝。

轟!

忽然,白茫茫的天空之內,出現一道天雷,驀地落在,狠狠的落在了白顏的身上。 她依然不動如山,如同一座石雕坐於地上。

轟!

雷電快速落下,一道勝過一道,重重劈向白顏。

這雷電,整整持續了半個時辰方才消失,隨後一道金光從她的身上升出來,穿過層層白霧,升入虛空……

因她是在這青銅色門內突破,因此,外界毫無動靜,恐怕連神界的人,都沒有發現她的突破……

半響后,白顏睜開雙眼,看向圍繞在自己身旁的四道虛影。

四獸的虛影似乎知道自己完成了任務,他們戀戀不捨的看了眼白顏,旋即消失在了白霧迷茫之中。

白顏的心臟一抽,她哪怕知道這四獸都是虛影,他們並不存在這個地方,可望見他們的離去,她的內心依然深痛,不由自主的掐住了手掌。

「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四個團聚,我們一起……殺入神界!」

將那神界攪得天翻地覆,永無寧日!

白顏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從地上站了起來,繼續往裡面而去。

只是很快,她就停下了腳步……

不遠處,一道黑色的池子上面飄散著濃重的黑色氣息,之前因被白霧所擋住,她並沒有看到這些黑色真氣。

也在看到這黑色真氣的瞬間,白顏的心神猛地一震。

「這真氣……為何這個地方會有如此的真氣?難不成那道神魂產生自己的人格,更甚至想要吞噬我,是因為這真氣的影響?」

白顏的臉色逐漸凝重,她看著面前的真氣,隱隱約約感覺到,這真氣與神魂的變化有很大的關係……

她不相信,神魂能自己產生人格,並且還是與當初性格完全相反的人格。

所以,必然是受到了外界的影響,神魂才會有這般反應。

「恩?」

白顏眸光一轉,忽然看到池子旁邊放著一個古樸的竹簡,她身形一閃,就到了竹簡的身旁,急忙拿到了手中。

「丹方?」

當看到竹簡上的內容之後,白顏心神一顫,手緊緊的攥著竹簡,眼中含著欣喜。

只見這竹簡的最前方,赫然寫著幾個大字。

十品丹藥,造神丹。

她之前煉製八品丹藥都極為困難,只不過因為她連聖階都不曾到達,以她的肉軀無法抵抗天雷。

可如今,她已經突破到神階,自是能夠嘗試煉製這十品丹藥造神丹!

白顏繼續往下看去,先是十品丹藥所需要用的藥材,最後才是關於這丹藥的解說。

「造神丹,一丹一神,且無任何後遺症,因丹藥藥效極強,可謂變態,是以,對於煉丹者要求極為苛刻。

除了造神丹藥材難尋之外,煉丹者的靈魂力必須強悍!若靈魂力量不夠者煉製造神丹,將會造成永久癱瘓,半身不遂。」

白顏看到這裡沉默了下來。

她剛剛融合了一個神魂,再加上自己本身的靈魂……煉製這造神丹,足夠了吧?

這造神丹,貌似就是為她量身打造的。

白顏停頓了半響,繼續看向造神丹的介紹。

「這丹藥之所以被封為十品丹,那是因為只需要突破神階者便可煉製,望得此丹方者成功煉製,並用此造福後代,也不枉費我研究造神丹的一片鮮血。」

服用后,即可造就一個神,這丹藥的力量,足矣用變態來形容…… 「不過,煉製這丹藥的藥材有些複雜。」

白顏收起丹方,目光落在了面前的池子之上。

這池子的上方散發著讓人作惡的味道,黑氣濃烈,仿若有一條巨大的黑龍將會從中衍生而出,令人不寒而慄。

白顏看了眼池子,就將目光收回,緩步向著更深處而去。

越往裡走,白顏所感受到的真氣也就越發濃烈,突兀的,她停下了腳步,目光落在前方的葯園子之上,眼中閃過驚訝。

「那是……」

她心裡一震,急忙向著葯園子而去,那些珍貴的藥材就如同菜似得被摘種在地上,透著誘人的力量。

「造神丹上所需要的藥材,這裡竟然都有,並且還有無數稀世罕見之葯。」

她驚喜的看著滿院子的藥材,唇角挑起了一抹弧度。

有了這些藥材,她今日,就能夠嘗試煉製造神丹……

「恩?」

倏地,白顏眸光一斂,視線落在了不遠之處枯萎的一棵樹上。

這樹渾身漆黑,如同被燒焦了似得,樹葉都已經枯萎,直至凋零,只是當樹葉落地的瞬間,就化為了一陣黑煙,向著不遠之處的池子飄去……

白顏心中瞭然:「我之前就在疑惑,為何那一池子的水都被污染了,原來是因為這棵樹的緣故,只是不知道這是什麼樹,為何我從來沒有見過……」

只是,既然創造了這神跡的人將樹摘種於此,必然有他的用處,說不定也與那池子脫不開關係。

可惜……

如今的她,還沒有追究這些事的能力。

白顏不再多慮,將葯園內的藥材逐一的採摘下來,放入了儲物間內,只有那些煉製造神丹的藥材被她留了下來。

「如果去外界煉製造神丹,怕是會引起極大的轟動,是以,不如我在這裡煉製完成後再離開。」

白顏眸光輕輕閃爍了幾下,唇角勾起一抹淺薄的笑容。

隨即,她將隨身攜帶的丹爐拿了出來。

巨大的丹爐砸在了地上,轟的一聲引起了巨響,讓整個地面都顫抖了一下,塵土飛揚。

白顏深吸了一口氣,把煉製造神丹所需要的藥材拿到一旁放下,再盤膝而坐,一簇火苗由掌心徒然升起,咻的一聲在丹爐底部點燃……

「當年,我在華夏的時候,就是煉製九品丹藥的時候遭遇雷劫灰飛煙滅,而這次,我所要挑戰的,是比九品丹藥更強悍的十品丹藥……」

「所以,我只能成功,決不許失敗!」

白顏的神色凝重,她手指飛揚,一排藥材從地上飛起,逐一落入了丹爐之內……

……

大陸之上,鮮血流滿了城池,就連城門都被血染紅,整個天空都是陰沉沉的一片,似在響應著眾人頭上籠罩的烏雲。

那些人之前並不信葯門的話,沒有帶著一家老小躲入妖獸之森,因此才會大禍臨頭,現在連逃跑的機會都不復存在。

「少爺,前面是那些妖獸的地盤了,我們是不是還要繼續進攻?」

此刻,何路正騎在高頭駿馬之上,享受著如今的這種榮耀,他的耳旁冷不丁的傳來一聲詢問,讓他的嘴角不覺勾起一抹冷笑。 「我父親的命令,是這大陸上的任何人都不許放過,那些妖獸,自然也在這範圍之內。」

「少爺,」何路身旁的一名老者輕皺起眉頭,淡聲說道,「妖獸向來團結對外,並且極其護短,若是對妖獸之森的那些妖獸們動手,恐怕……會挑起與妖界的戰鬥。」

何路不以為然的冷哼一聲:「我聽說,那葯門的外孫女是妖界帝王的妻子,我們連她都敢動,那些妖獸算得了什麼?」

老者眉頭越皺越緊,真不知道靈主那般霸氣的人,怎會生出一個如此廢物的兒子。

「此事不可一同而論,妖王的妻子僅是一個人類罷了,彼時,我們就聲稱並不知道她是妖后,俗話說不知者不為罪,妖界的那些人還沒有如此愚蠢,在面對神界的同時還要應付我們靈境的人。」

「至於那群妖獸……」老者淡淡的笑著,「妖界在數千年前就發過令,無論是誰屠殺妖界眾獸,都將承受妖界的誓死追殺!何況,我們都已經打算對付妖王的妻子,那些妖獸……就當是我們靈境送給妖界的一份人情。」

這話說的,就好像他們放了妖獸的性命,妖界就承了他們一份情……

「而且……」老者淺笑一聲,「我並沒有打算殺了妖后。」

「你什麼意思?」

何路眸子一眯,轉頭看向身後的松花長袍老者。

這老東西,仗著自己身為神階的實力,就敢在他面前作威作福!連他的命令都敢不聽。

當真是放肆至極!

「縱然我們聲稱不知道她是妖后,以此來獲得妖界原諒,可若……」老者頓了頓,繼續道,「妖后死於我們手中,即使賠償給妖界再多的東西,妖界也未必會放過我們。」

何路笑了,這冷笑的聲音帶著森森之氣,與這城池內響起。

「依照元老這話,是不是連葯門,聖地,與幻府這三方勢力的人,都不許殺?」

「不,」老者搖頭,「妖獸護短重情,只會對自己深愛的人與同族之人,你何時見過妖獸會庇護人類?而那妖后,即使深得妖王寵愛,她的親人也僅是普通的人類罷了,妖獸對人類本無情,自是不會有太多反應。」

頂多……妖王會在妖后的枕邊風下找靈境賠償一些東西罷了,這些東西與這片大陸比起來,實在是微不足道。

「元老,」何路的胸口憋著一股怒氣,「別忘了,我父親之前說過,讓你們來大陸之後聽從我的命令,我現在就告訴你,不管是人類亦或是妖獸,統統該死!」

他憤怒的臉色通紅,唾沫橫飛,那唾沫星子直接濺到了元老的臉上。

元老抹了把臉上濕潤潤的唾沫,面無表情的道:「要去的話你一個人去,我們這些人,不會陪你去妖獸之森送死。」

「你……」何路氣惱的指向元老,咬牙道,「好,好得很,元酋,等回到靈境之後,我會將你的所作所為統統彙報給父親,再由他定奪!」 他狠狠的甩了甩衣袖,頭也不回的向著前方而去。

元酋見到他打消了去往妖獸之森的念頭,倒是悄然鬆了一口氣。

畢竟那妖界底蘊強大,若真的與妖界正面衝鋒,必然會經受不起。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