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羿鋒看著灰磁不斷暴漲的氣勢,他哼了一聲道:「這般氣勢,也好意思施展出手!」

羿鋒甚至沒有抵擋那股氣勢,任由他壓迫在自己身上。連邪帝氣勢都感受無數次的他!還會在乎區區一個王階的實力嗎?

灰磁見他的氣勢壓迫在羿鋒身上,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他心頭也驚訝不已,但是鬥氣依舊不斷的攀升起來,對於面前這個少年,他不準備留手。他只想把羿鋒給凌晨。

「夠了!夠了就嘗嘗本少的!」羿鋒冷笑,他依舊開始慢慢熟練的戰鬥意識猛的爆出來。

此刻的羿鋒就如同出鞘的一把神劍,整個身上透露著凌厲恐怖的氣息。頭頂之上的白雲似乎也感受到這股氣勢似的。居然一分為二。龐大的颶風開始在羿鋒面前凝聚,形成一個漩渦。此時的羿鋒散的氣勢就如同驚濤巨浪,一浪一浪打出去,能把整個虛空都轟碎似的。

「噗嗤……」

措手不及的幾個王階,也沒想到羿鋒猛然爆如此恐怖的氣勢。他們各自退後了一步。體內的血氣居然被壓迫的翻滾不息。他們這才趕緊運轉著鬥氣抵擋這股氣勢,平息著胸中翻滾的血氣。

可是,儘管如此,他們望著面前光芒大漲的羿鋒,就如同仰望天神一般,心頭情不自禁的升起的恐懼之感,他們居然有種不敢出手的感覺,面前就如同一個不可戰勝的戰神。

幾個護法無法想象,他們有一天會被人一股氣勢轟出了一口血液。可是卻實實在在的生了,他們是將階啊,儘管是措手不及之下,實力也只有八成。可是依舊被一股氣勢壓的血氣翻滾。那師階呢?是不是在這股氣勢之下,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瞬間死亡?

幾個護法無法想想,這世上有這般的氣勢。這是一股戰無不勝的霸道,是一種蔑視天下的猖狂。可是,這氣勢是一個少年能揮出來的?

幾個護法甚至想想,這是不是那個老傢伙返老還童。畢竟當實力達到一定的層次,返老還童並不是不可能。只不過這般的強者,和他們這些小人物斗幹嘛?

真達到返老還童的境界,即使是他們宗主也要避其鋒芒。

灰磁望著這股氣勢直接把他的氣勢壓制住,直直的壓迫到他的身上,他心頭也湧起了一絲恐懼。這股氣勢怎麼可能出現在一個少年身上,這讓他骨子裡面湧起了一股恐懼之感,甚至都不敢出手了。

作為一個強者,他很清楚產生恐懼之感會是什麼危險。特別是這種深入骨髓的恐懼之感。當一個人對一個人產生恐懼的時候,對抗他還能揮出十成實力么?

灰磁他甚至連出手的想法都不敢有,努力的驅散著這股恐懼,但是卻絲毫沒有作用,望著面前氣勢暴漲的如同天神戰神般的少年,他死勁的咬著嘴唇。強自給他提升著湧起說道:「我就不信,你真的這般的強。」

羿鋒冷笑一聲道:「那試試不就知道了!」

羿鋒也想試試,戰鬥意識到底也壓制別人多少成力量。戰鬥經驗又有多麼恐怖,。 第五百六十一章斬殺王階

灰磁使勁的咬了咬嘴唇,努力的驅散著心頭的那絲恐懼。轉頭看向幾個護法,卻現這幾個護法隱隱有著倒退的樣子。灰磁氣急,對著幾個護法大喝道:「宰了這小子!」

幾個護法被灰磁這麼一喝,反倒是消散了一點恐懼,雖然不至於倒退。但是眼中的膽怯告訴著灰磁他們並不想戰鬥。儘管他們努力的想驅除這絲恐懼,但是那恐怖的氣勢讓他們心頭依舊升起了不可戰勝之感。這已經不是他們能控制的情緒。

「本少說過,本少要逃你們擋不住!」羿鋒看著灰磁淡淡的說道。

灰磁怒急,但是卻絲毫反駁不了羿鋒。此時羿鋒要逃,這些護法根本不會去抵擋,以他的實力也不可能追上羿鋒。

「不過,本少給你一個斬殺我的機會!有本事你就跟我來!」羿鋒說完之後,身影閃動。留下一道影子離開了原地。

灰磁望著羿鋒的影子,再看了一眼幾個護法,嘆了一口氣還是追了上去。他不奢望能依靠幾個護法了,他更不相信羿鋒達到了恐怖的層次,要是達到了返老還童的境界,他們這些人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何必費這麼多手腳。灰磁幾乎猜測到羿鋒沒有達到王階,但是卻解釋不了讓他也心生恐懼的恐怖氣勢。

羿鋒一路不快不慢的閃動,望著身後跟來的人影不住冷笑。羿鋒是有點顧忌他們五人圍攻,他也不知道戰鬥意識到底多強。要是那些將級還能揮出大半實力時。那他的處境就危險了。最好的辦法就是把灰磁引來單獨斬殺,測試一下傳承的戰鬥意識到底又多強。

在羿鋒感覺奔跑的差不多的時候,羿鋒這才停下的腳步,施展著戰鬥意識威逼著灰磁。

灰磁見羿鋒停下來,感受到那股依舊讓他心生恐懼,不可一世的氣勢。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平息了心中的恐懼,運轉著鬥氣抵擋著這股氣勢,這才用著重劍爆著鬥氣直指羿鋒。

「戰!讓我看看你是不是和你爆的氣勢一般的強悍!」灰磁看著羿鋒淡淡的說道,他碼字也不相信一個少年能有這般恐怖。

「如你所願!」羿鋒收回匕,從腰間取出纖虎劍,鬥氣凝聚在纖虎劍上,白光凝聚與鬥氣的一點之上,邪神之力轟涌而出,碎破瞬間凝聚而成。

灰磁為了壓制住心頭的恐懼,他努力的運轉著鬥氣於重劍之上,但是如何努力都達不到以往全盛時期的力量。他知道這是在羿鋒氣勢之下有著陰影了,對於他們這個階層的強者。有著陰影是致命的。

灰磁深吸了一口氣,只希望羿鋒沒有達到王階,要不然以他王階的實力,在心生恐懼的情況下,必敗無疑。

「碎破!」

羿鋒大喝一聲,利劍沒有一點花俏,以一股恐怖的度劃破虛空向著灰磁直刺過去。

灰磁望著羿鋒簡單的一劍,他努力的尋找著羿鋒這一劍的破綻,但是驚駭的現,羿鋒這一劍出去凌厲還是凌厲,以他的眼裡居然沒找到一絲的破綻,他看到的就只是凌厲狠辣。這出劍的厲害,就如同宗師一般,儘管是普通的招式,依舊讓人感覺到其中不可抵擋的凌厲。

灰磁深吸了一口氣,鬥氣在重劍之上暴漲,向著羿鋒就迎了過去。


「鐺……」

一聲鋼鐵碰撞之聲,兩把兵器碰撞在一起,散點點火星,勁氣橫飛,肆虐天空。破空之聲不斷響起。

與此同時,羿鋒向著後面倒飛出去,腳下的動作不斷閃動,卸掉了身上的力道。

灰磁同樣向著後面倒退了一步,望著面前依舊還在卸著力量的羿鋒,他愕然的同時又不禁大喜:「將階高級?」

灰磁感覺的到羿鋒這一劍的力量,絕對不是王階的力量,甚至連將級頂峰的力量都沒有。他無法想象羿鋒這般實力如何能有那般恐怖的戰鬥意識。但是實實在在的他感受到了,這股力量比起他還差上很多。

羿鋒試探的一招,沒有想到在邪神之力和碎破的聯合之下,還是和實力打折扣的灰磁相差很多,王階和將階果然有著天壤之別。

羿鋒把最後一道力道排出體外,心道戰鬥意識果然強悍,灰磁的力量起碼減弱了三成。羿鋒和連立打過,那時的他施展出雷霆破日劍都處於下風。他清楚那時候王階的力量,但是羿鋒此時單單一劍也能抵擋灰磁的力量,那說明他的力量大打折扣了。

想到這,羿鋒心頭勝的把握又多了幾分。有著雷霆破日劍,有著那恐怖的三招邪帝專屬技能,羿鋒信心暴漲。

「小子!原來你是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灰磁冷笑,知道羿鋒的將階之後,他心頭的那道恐懼雖然沒有消失,但是卻也消散了一絲。

「中看不中用不是你能評價的,或許你的女兒能告訴你這個答案!」羿鋒淡淡的說道,不過一說出來就後悔,這傢伙長這麼難看,他女兒肯定不會漂亮,要是和他女兒打場友誼賽,他還不欣喜死掉。羿鋒一直覺得,他的基因是很珍貴的。

「小子,你找死!」儘管灰磁沒有女兒,但是見羿鋒這般說還是怒火狂飆。

「找死?那也得你有本事斬殺我!」羿鋒滿是譏諷。

「哼!將階在我手中不知道死了多少,你將會成為我手中的下一個!」灰磁冷冷的說道。

「王階在我手中只是重傷了幾個,還從來沒有在我手中死一個,不過今天你會是第一個!」羿鋒同樣的冷笑。

灰磁聽到羿鋒的話,眼中滿是鄙夷,他自然不信羿鋒能重傷王級。 主君的甜心有點咸 ,又豈是將階能踐踏的!

「自大!」

灰磁冷笑,重劍揮舞,向著羿鋒一劍劈砍了過去,重劍之上蘊含著恐怖的能量,壓迫的虛空嗤嗤作響。重劍所過之處,呼嘯之聲不斷響起。空間也微微扭曲了起來,可見其中蘊含的力量。

羿鋒冷笑,一個實力只能揮到七成的王階,他用的了怕嗎?一個噬靈怒爆就能把他解決掉。

==三更完畢,明天小爆下。== 第五百六十章斬殺王階二

羿鋒閃身躲過,邪無劍法也不斷施展出來,在虛空滑過一道詭異的痕迹與灰磁不斷對碰。此時羿鋒施展的邪無劍比起以前凌厲萬分,這才像日階武技。

「碰……」

羿鋒和灰磁再次對碰一劍,向著身後倒退了數步,腳下踩出一個個腳印,手臂也有些麻。羿鋒這還沒有穩住身影,灰磁的重劍再次劈砍了過來。羿鋒身影猛的一閃,留下一道殘影。殘影被灰磁暴漲的力量轟擊的粉碎。

「碎破!」

羿鋒乘著這個機會,纖虎劍劃過一道軌跡。一劍向著灰磁的後背狠狠的刺了過去,纖虎劍所過之處,破空之聲不絕於耳。可見其上的力量!羿鋒沒有絲毫的憐憫之心,用著最狠辣的角度,直直的刺向灰磁的要害。

灰磁轟散了羿鋒的殘影之後,感覺後背直刺過來的利劍。他嘴角冷笑,身影以一種常人做不到的角度瞬間轉換過來,重劍迎向羿鋒的利劍。

「鐺……」

羿鋒和灰磁對碰在一起,王階的力量終究不是碎破能拉開的,羿鋒向著後面倒退數步,這才堪堪穩定的身影。

「小子!你不是我的對手!識相的你就自裁!」灰磁冷笑的看著羿鋒,言語之中無比猖狂的說道。

羿鋒冷笑一聲,身上的氣勢再次暴漲,纖虎劍隨意划動,能勾勒出一道道凌厲的劍法,看的灰磁有些膽戰心驚。要不是他的力量強羿鋒太多,就這凌厲的攻擊,就能讓他應對不急。灰磁無法想象,羿鋒到底是為何有著宗師級別的戰鬥經驗,這般凌厲的攻擊,他同等級之下應該再無敵手了。

灰磁感受到羿鋒壓迫他的氣勢,努力的排除腦海之中的恐懼,體力的鬥氣暴漲。灰磁很清楚,要是今天不能把羿鋒斬殺了,他必定留下心理陰影,到時候想再進一步就難了。

羿鋒鄙夷的看著灰磁,眼中譏諷之色極濃。他沒有絲毫廢話,一劍再次刺了過去。有著戰鬥意識的支持,羿鋒幾乎不用想,攻擊就能達到最凌厲狀態。

灰磁冷笑一聲,手上的動作揮舞的更加的快捷了。

「不自量力!」灰磁冷笑一聲,他身上的鬥氣猛的暴漲,重劍之上的鬥氣壓迫的虛空微微有些扭曲。與此同時,他的重劍也揮舞起來,化作一道道寒光,凝聚成股股能量積聚在一起。直屁羿鋒而來。

羿鋒望著這疾馳而來的重劍,感受的到其中恐怖的力道,他身影猛的變幻。雖然在戰鬥意識的壓迫下,對方只能揮到七成的力量。可是王階畢竟是王階,單單以力量的強度,還遠不是他能對抗的。

「邪無劍!」

灰磁的重劍直劈羿鋒原本站立的地方,頓時整個虛空有著一道道裂縫,呼嘯的風聲不絕於耳。勁氣轟在地面之上,沙石橫飛,肆虐天空。

羿鋒躲避開這一劍,纖虎劍出現在灰磁的左側,一劍向著他狠狠的刺了過去。纖虎劍劍尖凝聚成一個點,其上有著青色纏繞,邪帝之力居然和青色能量完美的凝聚在一起。

邪帝之力作為邪帝的獨有力量,屬性比起一般的力量強了很多。羿鋒在這般驅使之下,纖虎劍所過之處,空間也居然有著道道裂縫。


「噬邪碎破!」羿鋒大喝一聲。

以偽噬珠能量與邪帝之力在地階武技融合的驅使下,組成的碎破強度比起普通的力道強太多了。

灰磁和羿鋒的纖虎劍對碰在一起,在無數金氣不斷迸的情況下,羿鋒向著後面倒飛出去卸著力量。同樣的,灰磁也睜大眼睛不敢相信的望著羿鋒,腳下不斷踩動,後退著卸掉力量。雖然灰磁倒退的步子沒有羿鋒多。可是這足夠讓他驚駭了。

羿鋒在他施展出武技的情況,居然還能逼他後退。可想羿鋒這次爆的力量有多強了。灰磁無法想象,一個將階怎麼可能揮出如此的力量,最讓他恐怖的,這力量之中有些吞噬之力與霸道。他能感覺的到對碰的那以瞬間,他重劍之上的力量被吞噬,而霸道的氣勢也直涌過來,要不是他已經在羿鋒的氣勢之下已經習慣抵擋,怕是要吃點虧。

灰磁終於收斂了他一點蔑視之心,對於羿鋒這詭異到極點的將級,感覺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恐怖至極的戰鬥意識,無人能媲美的度。凌駕將階之上的力量,這還是一個將階么?

灰磁甩了甩頭,他驅散著心頭的那絲震撼和恐懼,把體內能使用的鬥氣揮到極致,向著重劍之上就凝聚過去。他懂得的最強武技也漸漸的形成影子。

日階武技在王階的施展之下是何等的恐怖,儘管這個王階已經大打折扣了。可是依舊讓虛空呈現扭曲。羿鋒望著這一劍帶著破天之勢向著他疾馳而來,他也不敢硬接王階這般的攻擊。

腳下不斷踩動,身影不斷變換,留下一道道影子在虛空。

灰磁似乎在施展這一招之後,度也猛的暴漲了起來,重劍一直跟在羿鋒的身後,彷彿下一個瞬間就要把羿鋒劈碎似的。

羿鋒感受到身後的恐怖能量,他心頭大罵:「草……追?!本少看你有什麼本事追上我!」

羿鋒腳下踩動的更加快,身影如同一陣風似的在各處出現,而灰磁的重劍,也尾隨羿鋒身後,所過之處無不颶風狂嘯,勁氣橫飛,漫天的風沙席捲虛空,沙沙肆虐之聲不絕於耳。

「小子!我看你往哪裡逃!」灰磁大喝一聲,重劍光芒再次大漲,向著羿鋒就直劈了過去。

「本少要跑!就你還追不上!」

眨眼就至的重劍,並沒有劈砍到羿鋒,羿鋒留下一道殘影,再次消失在灰磁重劍的攻擊範圍之內。

「轟……」

重劍直劈虛空,整個虛空一道道裂縫形成,空間碎片也向著下面點點掉落,而後消失。龐大的勁氣把地面轟出了一個大坑。漫天的泥土直衝雲霄,像是爆炸現場。

整個天空在沙石的覆蓋之下,羿鋒擔心他沾染沙石。身影變幻的更加的厲害,瞬間飄到了遠處,

灰磁衝出沙石覆蓋,不顧沙石沾染在臉上,一劍再次向著羿鋒轟了過去,大有不死不休的樣子。

羿鋒閃身躲過,灰磁再劈。

灰磁彷彿不知道累似的,每次的轟擊力道都不下於第一次。

當羿鋒第五次躲開他這恐怖的一招之後,也有些不耐煩了,哼了一聲道:「現在是不是輪到本少攻擊了?」

==今天小爆下,另推薦女頻《假面王妃》,大家不看也可以收藏下下。至於能不能和她談談人生,我也不知道,我還沒能勾.搭上== 第五百六十一章斬殺王階三

羿鋒不知道灰磁這日階武技能堅持多久,但是見他施展了這麼久也沒有絲毫成效,想來氣勢已經開始弱下去了,羿鋒不會放棄這個機會。他纖虎劍猛的揮動,滑過一道弧度向著灰磁刺了過去。

對王階不敢小視,羿鋒出手就是最強力量的『噬邪碎破』,只有這招才能勉強應對王階的力量。羿鋒不由不佩服起邪帝之力的強悍了,有著邪帝之力的恐怖。它居然可以增加如此之多的力量。

「噬邪碎破!」

羿鋒向著灰磁狠狠的刺了過去,所過之處勁風呼嘯。

「卑鄙!」

灰磁見羿鋒再次攻擊他身後,他忍不住大罵一聲。但是他不得不猛的轉動身子前來抵擋,只不過這般一邊換,剛剛一往無前的氣勢也弱了下來。


羿鋒見狀,不由大喜。望著摻帶這破天之勢的重劍,羿鋒並沒有硬接的意思。

「瞬移!」

羿鋒大喝一聲,身影瞬間消失,在灰磁驚訝的同時,他駭然的現後背再次有著一股凌厲的勁氣向著他刺來。灰磁來不及驚訝羿鋒的猛然消失,他再次轉過身子,迎向羿鋒。

「瞬移!」

羿鋒不給灰磁硬碰的機會,再次瞬移離開,到他身後一劍向著灰磁刺過去。

「草……」灰磁忍不住大罵一聲,這神出鬼沒的瞬移,讓他幾乎無法應對,只能再次轉過身子,數翻這般倉促的抵擋,讓他的氣勢一降再降。

羿鋒見狀大喜,瞬移更是頻繁施展出來。儘管施展瞬移對羿鋒的鬥氣消耗極大,可是羿鋒仍舊不知疲倦的施展。

「草……這小子的瞬移難道能一直能使用不成?」灰磁見羿鋒頻繁使用,忍不住大罵。像瞬移這般的變.態技能,相當與地階之上武技了。能施展一兩次已經讓人恐怖了,可是面前的變.態,居然施展了五次,還沒有停下的意思。再這樣下去,灰磁都不知道他還能躲不躲的過了。

灰磁狼狽的滾在地上躲避了羿鋒再次一劍,剛想翻身而起。卻只聽見羿鋒大喝道:「戰鬥意識!」

話語剛落,一股霸絕天下的氣勢從羿鋒身上爆出來,向著灰磁就直轟了過來。這股氣勢比起羿鋒剛剛施展的居然還要強上數倍。

「轟……」

氣勢直直的轟在了灰磁身上,已經被羿鋒搞的氣勢全無,連鬥氣都無法快運轉起來抵擋的灰磁,哪裡是羿鋒全部凝聚起來,組成一股能量般的戰鬥意識的攻擊。

「噗嗤……」

一口鮮血從灰磁口中噴了出來,一個王階儘管強,但是在沒有抵擋的情況下,也擋不住羿鋒的戰鬥意識。

「瞬移!」

羿鋒見灰磁噴吐了一口鮮血,冷笑了一聲,再次一劍向著灰磁刺了過去,角度刁鑽,避無可避。

「啊!」

灰磁再地上狼狽的打了一個轉,可是手臂還是被羿鋒的纖虎劍給貫穿,一道血花飆射了出來。

灰磁感受到手臂上的巨疼,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會在一個將階手下手上,他覺得王級是一個諷刺?連將級都戰不過,那王階所謂的尊嚴不是很可笑么?

灰磁忍住手臂之上的巨疼,體內的鬥氣猛的爆,整個人就如同光球似的,爆莫大威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