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羅老爺是可是實打實的老江湖,趁着這一息之間,整個人飛撲上來,一手推出,只看見紫焰的光芒閃耀,一下子打在了羅毅的身上。

這一刻,羅毅整個人也狂吐鮮血,和自己的兒子一樣,被震飛出去摔落在地。

“叛徒……”

羅老爺怒喝聲,整個人飛身上前,一掌再次拍出,想要將倒在地上的羅毅擊殺。

就在這一瞬間,只看見原本站立在那裏的黑衣人,突然動手了。

一股我黑氣,“嗖”的一下,席捲而起,帶着震破虛空的威勢,直衝羅老爺而來。

“不好……門主小心……”

衆人一時之間,瞪大了眼睛,被驚駭住,連忙出聲提醒。

羅老爺此時也已經反應過來,臉色一變,慌忙之中,雙掌不斷切換,一團團紫焰從他的手中閃射而出,迎向騰騰而來的黑氣。

黑氣在半空之中繞了一圈,像是有眼睛一般,一下子躲過了羅老爺紫焰的攻勢,從側面直衝而來。

“糟糕,不好,父親有難……”

羅公子臉色鐵青,這一刻整個人也僵立住。

就在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這一幕,完全驚駭住之時,猛然之間,只聽見“叮”的一聲劍吟響起。

清脆的聲音,像是刺破了整個黑夜的寧靜。

一道寒光,破空而來,如同長虹一般,橫掃而出。

一大片淒冷的光幕,鋪天蓋地,劈斬而下。

“轟!”

一聲巨響。

所有的人,心中一顫,臉色神色一滯。

只看見一把銀白色短劍,如同從虛空之中莫名出現一般,一下子斬在了黑氣之上。

那黑氣,看上去雖然像是一團氣體,根本抓不到摸不着,可是銀白色短劍劈下,瞬間如同攔腰折斷一般,

整團黑氣,瞬間消息。

羅老爺整個人身形在半空之中一晃,落在地上,整個人冷汗都下來了。

“咦……有高手!”

幾名黑衣人,似是在這一刻,凝目看來,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怎麼回事?”

衆人心中一顫。

只看見銀白色短劍“嗖”的一下,倒飛回來。

一名年輕男子,伸手一抓,那銀白色短劍,瞬間被他握在手上。

衆人倒吸了一口涼氣,一個個驚懼不已。

是李長生。

道門太上,李長生!

此時此刻,連羅老爺也完全驚呆住,似是沒有預料到,李長生竟然有這樣的本事。

剛纔那團黑氣,來勢洶洶,簡直無人可擋,黑氣之中透着一股冰冷的殺意,一旦被擊中,即便是羅老爺這樣的高手,也要身受重傷。

更何況,在場所有的人,都看得出來,那幾名黑衣人,修煉的都是極強的術法神通。

要不然,斷然不可能有這樣的威勢。

“李兄弟!”

羅公子面色一喜,喊了一聲。

另一頭的羅毅和羅皓,整個人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雙眼如同鷹眼一般,直勾勾地看向李長生。

李長生面色冰冷,握劍邁步而出,眸子中,寒光逼人,也朝着眼前的幾名黑衣人看去。

“哈哈哈哈……沒想到,在羅武門當中,也有這樣的高手……看來……是我們小看了羅武門!”

一名黑衣人,不禁沒有被驚駭住,臉上反倒露出了興奮的神色,猙獰地說道。

李長生冷冷地說道:“何必這麼麻煩?你們幾人,本就一體,何不顯露真身,與我一戰?”

“噢?”

幾名黑衣人一怔,臉上露出了驚疑的神色,似是也沒有想到,李長生竟然能看穿他們。

“哈哈……好,好……”

話音落下,只看見幾名黑衣人身形一晃,瞬間融爲一體。

在黑暗之中,幾人虛影閃過,速度快如雷電一般。

這……這怎麼可能?

在場所有的人,全都呆傻住了。

看着眼前的這幾名黑衣人,瞬間變成一個人。

就連羅老爺,也感覺到心頭凜然。

許多人突然感受到刺骨的寒冷,似是冷入骨髓裏頭一般,整個人猶如在冰窖之中。

黑衣人卻似是完全不在乎大家的驚恐萬狀,目光卻是一直盯着李長生,邁步走上前來,震聲說道:“閣下何人?可否報上名來?”

“道門太上,李長生!”

總裁纏身:緝捕小嬌妻 鏗鏘有力的聲音傳出,像是將整個寧靜的黑夜給打破。

黑衣人眉頭微微一皺,說道:“原來是道門中人,難怪能夠看出我的障眼法!”

李長生似是不屑,冷冷一笑,說道:“就你這種小伎倆,焉能逃過我的法眼!”

黑衣人也不發怒,如同看死人一般的眼神,看着李長生,說道:“小子,我殺過的人,比你救過的人還多,今天……你想當救世主,我就送你下地獄!” 在場衆人,一個個滿臉驚駭,如見鬼魅一般。

若是武道的較量,尚且還可以仗着人數優勢,與黒冥君一搏,可是涉及到術法神通的較量,那麼恐怕再多的人上去,也是要死。

強如羅武門羅老爺這樣的人物,在這黒冥君的手上,都差點吃虧,若不是有李長生出手相救,恐怕此時的羅老爺,早已經剩半條命了。

羅毅面露猙獰之色,指着李長生,怒吼道:“殺了他……殺了他……”

羅皓也氣得咬牙切齒,每一次,都是眼前的這個人出來壞事,倘若沒有他,羅皓與羅毅又豈會落到如此地步?

黒冥君冰冷一笑,邁步走出,眸子之中,閃着幽綠色的光芒,打量着不遠處的李長生。

他在蜀川深山之地,頗有些威名,即便是遇上青城山那些道士,他也絲毫不懼,更別說是眼前的這個小道士了。

他倘若知道李長生的真實身份,怕是要逃得屁滾尿流。

寵妻無敵 “小子,我送你去死!”

黒冥君怒吼一聲,驟然出手。

一瞬之間,只感覺一股狂風,像是從他的身軀之中,狂涌而出,騰騰的黑氣,直竄而起,一瞬之間朝着李長生這一頭壓來。

在場衆人,心中一顫,都吃了一驚,連忙向後退去,生怕被波及。

“叮”

寒光一閃,李長生手中的銀白色短劍劈斬而出,只看見滾滾的黑氣卻是渾然不懼,瞬間纏繞住李長生的銀白色短劍。

“咦?”

這一下,李長生有些驚訝。

他這把銀白色短劍,可是李耳所傳,雖然算不上什麼震懾八荒的法器,不過,平日裏斬妖驅邪,可是好使得很,任何陰邪之物只要一碰到銀白色短劍,立馬就失去了反抗能力。

可眼前的這股黑氣,卻是詭異得很。

黒冥君發出了“桀桀”的怪笑聲,似是惡魔一般,在黑夜之中,越發顯得詭異。

衆人這一刻,都驚恐地瞪大了眼睛。

只看見那黑氣,順着李長生銀白色短劍的劍身,像是一條長蛇一般,不斷旋繞,不到眨眼的時間,就竄到了李長生的身軀之上,很快,李長生整個人,就被這股黑氣完全縈繞住。

“哈哈……這下看你死不死……”

羅皓見狀,面上露出大喜的神色。

“李兄弟……”

羅公子等人,臉色驟然一變,心中驚駭。

這黒冥君果然厲害,李長生在他的面前,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看這團團的黑氣,越發顯得恐怖無比,似是要將李長生整個人完全吞沒一般。

就在衆人驚恐萬分之時,只聽見“嗡”的一聲巨響,突然傳出。

這聲音,如同擂鼓轟鳴一般炸響,在衆人的耳畔。

金黃色的光芒,剎那之間,從李長生的身上盪漾而出。

那縈繞在他周身的黑氣,瞬間被驅散。

“你……”

黒冥君一怔,瞪大了眼睛,似是也沒想到。

李長生冷冷一笑,身形一躍而來,揮動手中銀白色短劍。

淒冷的寒光,劃破寂靜的黑夜,如長虹一般,刺破蒼穹,帶着凌厲的殺意,直衝黒冥君揮落。

黒冥君揮掌打出,妖邪的光芒,綻放而起,像是在這一刻,化作一道巨大的簾幕一般,迎上李長生,他整個人則不斷向後退去。

感受到李長生的劍氣的威勢,這一刻他也不敢貿然抵擋。

“轟隆!”

巨響傳出。

那簾幕被銀白色短劍斬破,劍光剎那之間,轟擊在大地之上,蕩起一片煙塵。

李長生身形一彈,借勢而出,宛如一把射出去的利箭一般。

“小子,看這樣子,你有些道行,是我小看了你……”

“不過你敢在爺爺我面前賣弄……看我如何教你做人……”

黒冥君嚎叫一聲,轉身迎空而起。

衆人看得驚詫不已,完全都已經嚇傻了。

即便是學武之人,會一些輕功或是縱躍之術,也未曾能做到這般。

黒冥君身體一個騰躍,便是十丈高的距離,簡直恐怖到了極致,看這樣子,今日李長生怕是要吃虧。

李長生仗劍而上,緊追在後頭。

猛然之間,只看見黒冥君停住身形,一個回眸,眼睛露出了通紅的血色,目光之中閃出兩道神光,猝不及防,一下子便朝李長生射出。

“咣噹!”

李長生手中的銀白色短劍一擋,神光擊在銀白色短劍之上,微微一震。

“小子找死……”

黒冥君大喝一聲,整個人迎風而動,天空之上,一片光霧,帶着蓬勃的氣勢,似是無比強大,一瞬之間,鋪天蓋地而下。

這黒冥君在蜀川頗有名氣,絕非浪得虛名,他所修煉的鬼道之術,其中手段層出不窮,防不勝防,一旦不小心,必定會吃虧。

李長生面色一冷,一手掐訣,開始唸咒。

“紫微有敕,命魔攝兇。翻天撼地,震動虛空。瓊魁元帥,天威天蓬。威靈氣焰,萬神祖宗。明元副帥,天猷天雄。自號赫奕,諸天齊功。翊聖大神,天靈太沖。內諱招搖,斬邪滅蹤。真武大聖,天武天童。內名玄武,嚴攝北酆。北極四聖,顯靈威雄……敢有中遲,吾有玄琮。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攝……”

咒語一瞬之間響徹天地,高空之中,如有巨雷一般。

所有的人,這一刻,完全都驚住了。

網游之菜鳥很瘋狂 “這……這是什麼?”

羅皓與羅毅,原本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這一刻,神情也不禁一滯,驚悚地瞪大了雙眼。

只看見一道青光,沖天而起。

在高空之中,四面八方的虛空之中,如同有無數的星零金點,不斷彙集而來。

不到片刻,一個金黃色的大手印,出現在了上空。

煌煌之威,從“天師大手印”裏頭髮散而出,震懾人心。

天上地下,所有的黑暗,都像是在這一瞬間,被這耀眼的金光所照亮。

“天師大手印?”

這一刻,黒冥君臉色頓時一變,驚聲喊出。

話音未落,“轟”的一聲巨響,“天師大手印”橫掃而出,無盡雄威滾滾而起。

衆人目瞪口呆,只感覺渾身瑟瑟發抖。 黒冥君反應迅速。

“天師大手印”橫掃而來,他整個人身形一竄,瞬間落在大地之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