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羅恆答道:「瀟兄弟,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才請你來」

瀟楊說道:「羅魔尊,瀟某一定會竭盡所能,將陣法破除掉的」

這時候弒天開口說道:「大話誰都會說,如果你破解不了陣法,又耽誤了時辰,我肯定饒不了你!」

瀟楊看都不看弒天一眼,緩步向著大殿外的陣法而去。

等瀟楊離近大殿之後,上下打量了一下結界,然後用手放到了結界上,感受了一番。

羅恆急切的問道:「瀟兄弟,怎麼樣?可有破解之法?」

瀟楊沒有大話,從儲物戒中將降魔棍拿了出來,將降魔棍輕輕向結界上一戳,發現降魔棍可以很輕易的穿破結界,一絲阻礙都沒有。

瀟楊將降魔棍收回之後,又用手去摸結界,發現自己的手卻無法突破結界,但對自身卻沒有任何的傷害,瀟楊思索了一會兒,開口說道:「這只是一個單純的困陣,是將人阻絕在外的一種困陣」

弒天哼聲道:「廢話,說的全是廢話!」

瀟楊依舊沒有搭理實弒天,繼續說道:「布置這座陣法的目的只為阻人,不為傷人」

這時候羅恆也聽到有些不耐煩了,開口問瀟楊:「瀟兄弟,你說的這些我們都知道,我們想知道你是否能將這座陣法破解掉?」

瀟楊笑了笑,退後了幾步,來到了一個玉台旁邊,其實瀟楊在一開始就看到了這個玉台的存在,知道這個玉台必然不是無故放在這裡的,這個玉台上四周雕刻著深奧晦澀的古文記號,瀟楊有些看不懂,但是瀟楊卻胸有成竹的將手放到了玉台的中央,一絲魔氣從自己的手上傳入到玉台之上。

隨著魔氣進入到玉台上面,玉台逐漸發出了大殿一樣的黑色幽光,這些幽光順著地面傳到了結界上,隨著這些黑色幽光傳到結界上,結界上出現了一個可以容一人通過的缺口,這個缺口正是被這黑色幽光打開的。

瀟楊走上前去,向羅恆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羅恆在看到結界中缺口的出現后,目露精光,率先走向了結界上的那個缺口,青儒和骨陰也不落後,跟在羅恆的身後,也走向了結界的那個缺口,弒天轉沖著瀟楊詭異一笑,也跟了上去。

瀟楊看到弒天的那詭笑之後,心中一震,覺得這個弒天心懷不軌,絕對會對自己不利,但是瀟楊實在不知道自己如何得罪了他,雖說他與屠聶和滅天同是十大魔君,但是魔界中,哪能有真正的朋友而言,若這個弒天想要殺自己為屠聶和滅世報仇,理由太過牽強,若不是為了仇怨,那必定是對自己有所圖。

瀟楊想到弒天對自己有所圖的時候,心中冷哼一聲,若是這個弒天真的敢對自己動手,那自己就不得不將幽冥魔龍暴露出來,斬殺弒天。

幽冥魔龍……瀟楊想起幽冥魔龍的時候,便明白了弒天為何針對自己了,滅世或者屠聶,定然有一人將幽冥魔龍的事情告訴給了弒天,弒天想要得到幽冥魔龍,所以才會在一見到自己的時候就向對自己下手。

在瀟楊想這些的時候,羅恆一行人已經進入到了結界內,羅恆向瀟楊喊道:「瀟兄弟,發什麼呆呢?快點進來啊!進入到內殿之後,肯定會有其他的陣法」

骨陰開口說道:「既然已經進入到了結界,那我們大家就各自憑自己的運氣吧!我先走一步」,骨陰說完之後,向大殿的大門走去。

弒天也跟著說道:「我也先走了」

青儒見兩人走後,開口說道:「大家不是商量好的,一同進入到內殿取寶,取完寶均分的么!」

弒天和骨陰沒有搭理青儒,已經走到了大殿的門前,正欲向內殿走去。

羅恆擺擺手,說道:「不用管他們,他們即使能夠進入到內殿中,也不一定能夠取到寶物,上一次我臨離開內殿的時候,粗略的觀察了一番,僅僅是這內殿的第一層內都布滿了機關陣法,不懂陣法的人根本就是寸步難行,我們還是等瀟兄弟一起吧!」

青儒聽羅恆這麼一說之後,點點頭,不再說活。

瀟楊聽到羅恆的聲音之後,邁步進入到了結界之內,開口對羅恆說道:「羅魔尊,我們進內殿去吧!」

羅恆開口問道:「瀟兄弟,剛剛你是如何如何得知那陣法的陣眼就在玉台上的?」

瀟楊答道:「這個結界雖然對於我們而言是一座非常離開的陣法,但是對於曾經的古人而言,根本不算什麼,這座陣法也並不是為了阻止外人而布置的,大殿外之所以會有這座陣法存在,可能是讓外來之人叩門用的」

羅恆疑惑的問道:「叩門?」


瀟楊點了點頭,說道:「據我的猜測應該是這個樣子的,因為這個陣法沒有任何的攻擊性,只阻人不阻物,所以我才會這樣猜測的」

羅恆擺了擺手,說道:「算了,不管了,我們進內殿吧!因為我們青色通道只能存在三天,三天之後,青石通道就會消失,到時候我們就會被困在這裡面了」

瀟楊說道:「好,進入內殿」,瀟楊說完之後,跟隨著羅恆進入到了內殿。

瀟楊在走到內殿的大門口處后,從那高達十餘丈的大敞之門望去,內殿裡面黑乎乎的,一點光亮都沒有,根本看不到內殿的深處,也沒有看到弒天和骨陰的身影,給人一種詭異之極的感覺。

就在瀟楊他們邁步進入到內殿的同時,內殿外結界上的那個入口也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瀟楊進入到內殿之後,臉上露出一絲凝重之色,腳步不覺得放緩了下來。

羅恆感覺到瀟楊的腳步逐漸緩慢下來之後,開口對瀟楊說道:「瀟兄弟,我和你說過的巨大丹爐就在這內殿的最深處」

瀟楊開口問道:「羅魔皇,你仔細想一下,現在這內殿與你們上次來的時候有沒有異同?」

羅恆聽完瀟楊的話之後,身體一震,開口說道:「瀟兄弟,你這是何意思?有什麼不妥之處么?」

瀟楊搖了搖頭,說道:「具體的我說不上來,但我的感覺這個內殿在不久之前肯定有人來過,因為這裡還殘留著一些陌生人的氣息」

羅恆和青儒聽瀟楊這樣說之後,紛紛靜氣凝神的感受了一番,然後向面色變得凝重起來,向著對方點了點頭,他們也從這內殿中感受到了陌生人的氣息,這些氣息不是弒天和骨陰留下來的,而且這些氣息還是不久前留下來的。

。 羅恆說道:「不管怎麼樣,我們此次費勁艱辛來到這內殿,肯定不能空手而歸,既來之則安之吧!」

瀟楊聽羅恆這麼一說,也沒有反駁什麼,他這次來這魔皇的遺址目的就是聚魂丹,得不到聚魂丹他也不會甘心的。

三人合計一下之後,繼續向著內殿的深處走去。

瀟楊他們大概向前走了有數十仗后,羅恆開口說道:「上次來,這個位置地上散落了很多的丹藥,現在卻一顆也沒有了,如果不是有人來過,就是被弒天和骨陰取走了」

瀟楊開口問道:「羅魔皇,距離你說的那個巨大丹爐,還有多遠?」

羅恆指了指前方,說道:「看到那一絲藍光了么?散發出藍光的地方就是」

瀟楊順著羅恆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隱隱約約的有一絲藍色的光芒在閃爍。


青儒開口說道:「不好,弒天和骨陰已經先我們一步來到了這內殿,會不會被他么取走啊?」

羅恆輕輕一笑,說道:「放心,那藍色的火焰叫做乾藍靈火,古籍上有記載,在已知的靈火排行榜上排行第十九,根本不是我等能夠撼動的,魔皇級別以下的人觸之即死,連靈魂都無法逃脫,他們根本無法奈何那丹爐,此外那丹爐的周邊有陣法保護,沒有瀟兄弟破陣,誰也無法靠近丹爐」

瀟楊問道:「羅魔尊,既然那乾藍靈火觸之即死,那我等如何從那丹爐內取出丹藥呢?」

羅恆答道:「瀟兄弟,這一點你放心,只要你能夠將丹爐外的陣法破解掉,我就有辦法取出丹爐內的丹藥」

瀟楊疑惑的問道:「羅魔尊,你說那乾藍靈火一直在燃著,那丹爐內的丹藥豈不是處在一直被煉製的狀態么?」

青儒開口說道:「瀟兄弟,你有所不知,但凡是火焰帶上靈火二字,證明那火焰已經通靈,懂得接受主人的命令,那乾藍靈火雖然一直在丹爐下燃燒,但並不是意味著乾藍靈火在煉製丹藥,而是在保護丹爐內的丹藥的藥效」

羅恆接著青儒的話說道:「不錯,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能夠確定那丹爐內會有聚魂丹,而且那聚魂丹在這乾藍靈火的保護下,藥效肯定也沒有流失」

瀟楊聽完青儒和羅恆的解釋之後,點點頭,不再說話,與羅恆和青儒一起向前走去。

隨著他們不斷的向內殿的深處走去,瀟楊清楚的看到了前方有一團火焰形態的刺目藍光在洶洶燃燒著。

而在藍色火焰之上,有一個巨大丹爐架在上面,這個巨大的丹爐足有數丈之高,若想將它包圍一圈,得需要十幾人之多。

讓瀟楊他們感到意外的是,丹爐附近並沒有發現弒天和骨陰的身影。

羅恆見到弒天和骨陰沒有出現之後,疑惑的說道:「莫不是因為他們知曉無法打開這丹爐周圍的陣法,跑去別處尋找機遇了!」

青儒壓低聲音說道:「羅大哥,我們必須時刻警惕,切勿白白為別人做了嫁衣」

羅恆點了點頭,對瀟楊說道:「瀟兄弟,你可有把握將這丹爐外的陣法破除掉?」

瀟楊答道:「我儘力而為」,瀟楊說完之後,來到了這丹爐前的陣法處。

這個丹爐前的陣法與他們進入內殿外的那個陣法不同,這個陣法是將整個丹爐籠罩起來的,人和物都無法穿透,而陣法的四周也沒有任何的陣眼存在。

瀟楊沉吟了一會兒,對羅恆說道:「羅魔尊,若想破除這個陣法,我沒有十足的把握,這個陣法是一個古陣法,而且還是在我的認知之外,周圍也沒有任何陣眼的存在,是煉丹的主人,為了防止丹爐內的藥效散失而布下的,我只能靠推衍才能找到破除這個陣法的方法」

羅恆問道:「瀟兄弟,那你估計一下,需要多長時間能夠將這個陣法破除掉?」

瀟楊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我根本無法判定,我只能儘力而為,不過請你們放心,丹爐內的聚魂丹對我而言至關重要,我必然會儘力而為的,你們可以先去其他地方去需找一些機緣或者探尋一些其他的寶物,我一個人在這裡破陣就可以了」

羅恆和青儒對視了一眼,開口對瀟楊說道:「好,那我們就先去別處探尋一番,瀟兄弟在這裡破陣」

瀟楊點了點頭,當做回應,然後開始專心推衍起破陣之法了。

羅恆見瀟楊開始推演破陣之法后,示意青儒向內殿的更深處走去了。

待二人走了很遠之後,青儒開口說道:「羅大哥,只留下那瀟楊一個人在那裡,萬一他將陣法破解之後,把乾藍丹爐取走了怎麼辦?那丹爐內可是有丹魔皇畢生煉製的丹藥啊!」

羅恆笑了笑,說道:「這你不用擔心,那瀟楊再厲害,沒有我這寒玄丹也是無法接近那乾藍丹爐的,丹爐下的乾藍靈火瞬間就能將他焚成灰燼」

青儒聽羅恆這麼一說之後,才稍稍放心下來,接著說道:「也不知道弒天和骨陰二人去了哪裡,我們即使有寒玄丹的幫助,憑我二人之力還是無法撼動那乾藍丹爐」

羅恆想了一下之後,開口說道:「據我猜測,他們二人應該是去了上層,尋扎其他寶物,真是兩個蠢貨,這丹魔皇一生只追求煉丹之道,將所有的心思都用到了煉丹上面去了,他的所有財產都留在了那個乾藍丹爐內了,即使別的地方留有些許寶物,也必然會有陣法保護,他們也取不到」

青儒問道:「羅大哥,那我們現在做什麼?」

羅恆說道:「等,我們就在這裡等,什麼也不做,養精蓄銳,一來是監視瀟楊破解陣法,二來將自己保持在全盛的狀態,在取乾藍丹爐的時候,肯定會耗費很多的魔氣,將丹爐取走之後,還會有一場與他們兩人的龍爭虎鬥,所以現在我們不要耗費一絲魔氣在其他事情上」

青儒點了點頭,盤坐在地上,一邊遠遠的看著瀟楊,一邊時刻提防著四周。

羅恆和青儒的想法,瀟楊並不知曉,現在的瀟楊正一心撲在破解這個陣法的推演上。

這個陣法極為詭異,從陣法外根本無法找到給這個陣法供給能量的源頭,而且這個陣法既不殺陣,又不是困陣,這陣法如同是和那乾藍靈火和丹爐是一體的,在陣外根本無法破解,或者說根本就沒有破解的著手點。

瀟楊圍繞著整個陣法轉了幾圈,都沒有找到任何破解陣法的突破口,瀟楊在定下身來的時候,突然看向了丹爐下的乾藍靈火。

瀟楊一開始在見到陣法的時候,就一門心思放到破解陣法上了,沒有注意到陣法內的乾藍靈火,在瀟楊將注意力集中到乾藍靈火身上之後,雙手拍在一起,說道:「我明白了!」

遠處的羅恆和青儒聽到瀟楊的說話聲之後,急速趕了過來,問道:「怎麼樣?陣法破解了么?」

瀟楊見到急速趕來的羅恆和青儒,心中起了疑心,搖頭說道:「暫時還沒有,我只是發現了為這個陣法提供能量的源頭了」

羅恆問道:「是什麼?」

瀟楊指了指陣法內的乾藍靈火說道:「就是它!」

羅恆疑惑的問道:「你是說是乾藍靈火在為這個陣法提供能量?」

瀟楊點點頭,說道:「不錯,我已經圍繞著這個陣法轉了很多次,根本沒有發現有任何能夠為陣法提供能量的源頭,所以我可以斷定陣法的能量就是有乾藍靈火提供的」

青儒催促道:「既然找到了陣法的源頭,那就趕緊破陣吧!破開陣法之後,我們還要取出乾藍丹……」

羅恆打斷青儒的話,說道:「瀟兄弟,你到底想說什麼,請直說吧!」,羅恆已經聽出瀟楊語氣不對了,所以才會有此一問的。

瀟楊說道:「那我就直說了,既然為這個陣法提供能量的源頭在陣法之內,那麼有證明這個陣法是從內部布置的,從陣法外面根本無法將這陣法破解,除非強行將這個陣法破除掉」

羅恆搖了搖頭,說道:「強行將陣法破除根本不可能,我們已經試過了」

瀟楊疑惑的看向羅恆,問道:「羅魔尊,你說你們已經試過了?」

羅恆點點頭,說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了,我是第三次來到這裡,前兩次都失敗了,上一次我與三個魔尊級費勁全力也無法將這個陣法破除掉,即使這次沒有損耗魔氣,但是還是不足以將大陣強行破開的」

瀟楊聽完羅恆的話之後,沉吟了一會兒,說道:「既然如此,那這個陣法卻是無法破解了」

羅恆說道:「此話當真?」

瀟楊點點頭說道:「當真!」

羅恆聽到瀟楊肯定的答覆之後,一瞬身出現在了瀟楊的面前,用手掐住的瀟楊的脖子,臉色陰沉的說道:「我再問你一遍,你能不能將這陣法破解掉?」

瀟楊被羅恆掐住脖子之後,怒視著羅恆,說道:「如果我說無法將這陣法破解掉,你是不是就要將我斬殺到當場呢!」

羅恆反問道:「你說呢?」



瀟楊冷冷的一笑,說道:「如果你將我斬殺的話,那你們永遠也別想從這裡再出去了!」

。 羅恆聽完瀟楊的話之後,說道:「你什麼意思!」

瀟楊沒有答話,只是戲謔的看著羅恆。

羅恆被瀟楊的那種不屑的眼神激怒了,掐住瀟楊脖子的手猛然用力,想要將瀟楊的脖頸掐斷。

這時候青儒急忙上前抓住羅恆的手,說道:「羅大哥,你先別動怒,聽這小子說完再殺他也不遲」

羅恆冷哼一聲,鬆開了掐住瀟楊脖子的手,開口說道:「小子,你最好是給我說清楚,否則我定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瀟楊用手輕輕的撫摸著自己被羅恆掐過的地方,不做回答。

羅恆見瀟楊如此傲慢,氣憤不已,想要再次上前擒拿瀟楊,瀟楊緩緩的開口說道:「內殿外的陣法已經被我改過了,我死了,你們誰也別想從這裡走出去,不信的話,你現在就可以去試試」

羅恆向青儒示意了一下,青儒點點頭,迅速向內殿的門口而去,羅恆瞪著瀟楊說道:「你可知道得罪我羅恆的下場,即便你能夠平安的從這裡走出去,只要你還在魔界,我就會找到你,將你斬殺!」

瀟楊不屑的說道:「羅恆,你無須威脅我,你能不能從這裡走出去是我說了算,至於從這裡出去之後,誰斬殺誰還說不定呢!」

羅恆冷聲說道:「大放厥詞,你以為放出幾句斬殺了滅世和屠聶的話就嚇到我了?僅僅憑你魔王級的實力,斬殺他們,簡直是痴人說夢,你靠的無非就是你身後的那個人,但我想你身後的那個人在與滅世對決之後,必然已經受了重傷,如何能奈何我?何況我也不會給你身後那個人出手的機會」

瀟楊搖了搖頭,沒有做聲,瀟楊從羅恆的話裡面能夠聽出,妙子並沒有將自己在人間界內的赫赫戰績告訴羅恆,既然這樣,那自己就再扮演一會兒豬的角色,將他這隻老虎給吃掉。

羅恆見瀟楊不說話,以為是瀟楊怕了,開口繼續說道:「我羅恆做事向來公平,只要你將這丹爐外的陣法破除掉,助我將丹爐取出,我不但可以饒你一命,還可以賜給你一粒聚魂丹」

瀟楊問道:「你會有如此好心?先不說這丹爐內是否會有聚魂丹,即便是有,你會輕易給我么?」

羅恆答道:「我已經說過了,我羅恆做事向來公平,只要你幫我打開這陣法,剛才的事情我既往不咎,與你的合作繼續」

瀟楊點了點頭,說道:「既然羅魔尊如此講道義,那還請羅魔尊用你本源立下一個誓言,只有這樣,我才能安心破陣不是,萬一我將陣法破解了,羅魔尊卻反悔了,那我豈不是白白丟了性命!」

羅恆說道:「你沒有資格和我談條件」


瀟楊擺擺手,對羅恆說道:「那就再等一會兒,等到我有資格和你談條件的時候再說」

羅恆:「你……」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青儒神色焦急的來到了羅恆面前,向羅恆耳語了幾句,羅恆聽完青儒的耳語,臉色逐漸變的陰沉下來。

羅恆開口對瀟楊說道:「你居然真的對內殿外的陣法做了手腳!」

瀟楊笑了笑,說道:「羅魔尊,到這個時候,我覺得大家還是相互坦白的好,我為什麼會在陣法上做手腳,難道你心裡不清楚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