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總不能一直讓它這樣飄啊飄的附在自己背上。

雖然在上午考試結束后李密就鑽出來了,沒再吵著要和曲衣然搶下午的英文試題做,可曲衣然還是覺得有些疲憊了。

先不說這身體前幾天還從樓梯上摔了下去,就說他自己吧,靈魂與本體還沒過磨合期呢,契合度並不是百分之百的。

他敢讓李密上身其實也暗暗冒了一把不小的風險。

李密絕對有機會趁他不備,將他徹底擠出「殼子」的,可是這隻固執過分卻心思的純凈的靈並沒有。

這也是曲衣然願意繼續幫助它的原因之一。

一隻能有如此心境的鬼,即使長留在人間也不會造成什麼過分的影響。

「算了,你先附在我筆袋裡吧。」曲衣然揉了揉眉心,他手邊暫時找不到更適合的東西了。

「啊?這麼小?」李密有些嫌棄地看著他手心握著的一個小細條袋子。

牛仔布料,裡面擠滿了考試筆和一塊草莓形狀的橡皮。

就讓它和這些玩意呆在一起?

「不要!鬼也是有尊嚴的。」它非常堅定的拒絕了。

曲衣然,「…………」

曲衣然,「那你想怎樣?」

李密摸了摸下巴,結果手亂揮了半天發現自己什麼也沒摸到,「咳咳咳……你帶手機了么?」

「帶了,在儲物櫃里呢。」因為是本校生,進考場前可以將手機放在屬於自己的小柜子里。

關於這點他也是昨天吃飯的時候聽魏晉說的,於是今天就把那台已經被格式化如今內存里空蕩蕩的蘋果5給帶來了,進教室前鎖在了寫著他名字的小柜子里。

曲衣然明白了李密的想法,「你等我去取。」

李密點頭,「好,快點去拿吧,我想看看你是什麼牌子的手機!哎,現在的高中生真了不得了,基本人人手裡都能攥一個兩個大牌子的,當初我上高中那會兒全班都沒幾個人有手機。」

「其實我以前上高中那會兒也是。」曲衣然順嘴說了一句。

李密,「…………」

曲衣然,「…………」

李密,「你剛剛說了什麼?」

曲衣然,「我剛剛說了什麼?」

李密有些疑惑,「你說你以前上高中那會兒……」

曲衣然含糊地說,「唔,這件事一時半會兒和你也說不清楚,不過你以後可以稱呼我為曲哥。」

李密,「…………」

等曲衣然到自己班級門口把鎖在小柜子里的iPhone拿出來舉到李密面前時,李密才恍惚地回神,帶著試探性地叫了一聲,「曲哥?」

「嗯,什麼事?」

「你還真答應=。=」李密嘴角抽搐。

「別抽了,走吧。」這隻鬼的面目表情實在太豐富了。

於是從這一刻起曲衣然的手機上多了一隻靈,翻手機主頁的時候時不時就會從屏幕里冒出來。

不過這樣的和諧景象也僅僅能維持十天左右。

十天,說短不短,說長不長。

「快走快走!去你家蹭飯!」高俊大大咧咧的跑了過來,非常直白地表露出自己早已期待的事。

方言用修長的手指撫額,「飯桶,你不是剛啃完一個漢堡么?你的嘴邊還保留著證據。」

高俊不在意地抹了一把嘴角沾著的番茄醬,「那是在食堂里隨便買的,能和衣然家大廚比么?哈哈哈,糖醋排骨,紅酒羊排,小爺要來了!」

若無其事地將手機收回褲兜,曲衣然看著高俊,與魏晉一同聳了聳肩。

這孩子,沒心沒肺的真可愛。

曲衣然側頭對他們說,「那走吧。」他看得出來三人都挺期待去家裡蹭飯的。

前幾天連續喝補湯喝得快吐了,昨天晚餐一桌子美食又是出自唐母之手,所以曲衣然還真不知道自家的廚子手藝有多出色。

「快走快走,唐姐肯定等急了!曲哥你也太磨蹭了!」這一聲『曲哥』叫的,把手機里某隻靈弄得一哽。

「我看是你饞壞了才對,非要拉上唐姐……」

「嗯哼哼哼,怎麼著吧!你自己不是也惦記著曲哥家做的蟹黃派么,方言啊,咱倆可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誰不了解誰呢?

「呵,你小子。」方言笑得無奈,天知道他是怎麼和這小子一起玩長大的。

走在後面的魏晉向曲衣然爆料道,「聽說小時候方言總欺負高俊,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

「因為名字啊,『方言』這名字總被高俊鄙視,每次這小子總能把方言惹毛了,狠狠被收拾過也不長記性。」

「…………」就因為這個?

唐母和曲爹果然已經等在了門口,不過今天搭車的人多,唐母直接叫司機開著加長凱迪拉克來的,黑色很低調卻一點掩飾不住奢華的豪車已經被校門口無數家長學生圍觀了。

唐母倒是大大方方的接受了眾人的眼神洗禮,沒有擺出一點有錢人的高傲架子,「大姐說什麼弟弟呢,那是我兒子!我家老二。」

「天啊,好年輕!」

「我真以為你們是姐弟了!」

「哪能呢。」唐曉曉笑了笑,朝曲衣然揮手道,「然然,這裡呢。」

「媽,爸。」曲衣然囧囧有神地走了過去,他還是第一次被這麼多人同時注視,實在覺得有些彆扭,可是又不好調頭就跑,那太不給母親面子了。

「唐姐,我們準備去蹭吃蹭喝了!」臉皮猶如銅牆鐵壁的高俊咧開嘴角傻笑。

「唐姐,打擾了。」方言和魏晉則保持著良好的禮儀。

『你家很有錢啊,沒看出來還是個富二代,少爺級別的啊。』李密的聲音從褲兜中傳來。

曲衣然怔了怔,『噢,還行吧。』

『別裝了,有這種車叫還行?你家還有專門的司機,話說那個真是你媽媽?太年輕了,你爸好像不太愛說話似的,不過也很帥噢,俊男美女,難怪你長得這麼水靈。』

曲衣然滿頭黑線,『水靈是用來形容男子的嗎?』

『啊哈哈哈,我是理科生,文科很糟,你懂的……反正你長得也不錯哈,就是這麼個意思。對了噢,那三個小子家世應該也不簡單呢,還有黃頭髮那個總偷偷摸摸看你。』

『唔,你先消停一會兒吧。』雖然在手機上下了凈化咒,可是咒語並不如靈器給力,還不能完全凈化李密。

等等,黃頭髮?

這三個字引起了曲衣然的極大關注。

方言有沒有偷摸看他是次要的,曲衣然突然想起來了,自己現在還是一頭扎眼的黃毛呢!



金燦燦的怎麼看都像被陽光曬了一天的稻草。

「媽,我們家的理髮師今晚有空嗎?」家裡連高端醫療室都有,還有專門供自家女性們保養皮膚的美容室,估計也不會少了造型師。

正在和高俊閑扯皮的唐曉曉回頭看他,「當然了,你S.M叔說只要是你叫他就每天都有空哦。」

S.M叔……曲衣然沉默了片刻,說,「我今晚想弄弄頭髮。」

「沒問題。老王,一會兒打電話給S哥召來。」

「好的,夫人。」司機恭敬應道。

「我靠,S.M?不會是沈默大師吧!」高俊一拍大腿,腦袋差點撞車棚頂。

「高俊,看車沒翻你難受是吧?」方言眼疾手快的把人按了回去,這貨總是這麼愛衝動。

「你不知道沈默嗎方言小親親?沈默啊沈默,我媽當初託了不知多少人情才找他來做一次造型!那男的手藝好得沒話說,但是人太拽了吧!」

本來是答應接下高家四口的造型任務,卻在看到高俊那一頭雞毛撣子刺蝟頭時留下一句,「他發質太差,不接。」

說完人甩頭就走了,留下傻在原地的高俊乾瞪眼。

一家四口,連大姐那一頭染了又燙,燙了再染的殘障頭髮都接下了,為毛就不接小爺的?

紅果果的鄙視!!!

「沈默哪裡惹你了?」魏晉好笑得看著高俊小雞渾身炸起了毛,方言還在一臉無奈地按著高俊亂顫的肩膀。

高俊瞥了他一眼,有氣無力悶悶道,「那男的看不上我,說我發質差不給做造型。」

「噗。」一車人都笑了。

方言不給面子的說,「你發質的確差,沒見過像你這麼染頭的,真把頭髮當成雞毛了?」

曲衣然還上手摸了摸高俊*的頭髮,「真的很差,都捏不動。」

自己的頭髮雖然也染了,但是手感卻還是不錯的。

高俊臉色漲紅地反駁,「那是定型啫喱!曲哥你也欺負我!」

曲衣然無辜的攤手,「抱歉,我實話實說了。」

高俊,「…………」

原來最狠的人在這呢,高俊現在才發現,以前方言損自己的那些話都太輕了,天然系才是大殺器!

高俊鬧了個臉紅脖子粗,一臉委屈地解開了襯衫最上面的兩個扣子。

脖子上拴著的一塊白玉石吸引去了曲衣然注意力。

是有靈氣的玉!

雖然不是純正的靈器,卻足夠凈化李密了。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大家給咱支招止咳,不過蓮妃在國外,很多材料都沒辦法買到,只能老老實實吃藥了,內牛滿面。

天越來越涼了,大家也要注意身體哦。

現在出場的人物其實很有愛QAQ,大家不要嫌棄他們……曲家霸氣的大哥馬上就要回國了,原因嘛……自然因為弟弟了!

感謝軒2012rr扔了一個地雷

感謝婉清扔了一個地雷

感謝唯安小熊扔了一個地雷

感謝橙子君扔了一個淺水炸彈

感謝婉清扔了一個地雷

感謝婉清扔了一個地雷

感謝王道鬼畜父子渣攻亂X虐身虐心扔了一個手榴彈

感謝懶懶的米蟲生涯扔了一個地雷

感謝婉清扔了一個地雷

感謝婉清扔了一個地雷

感謝三鮮蘑菇湯扔了一個地雷

又讓大家破費了,謝謝你們,我一定會努力的,么么么。

光棍節快樂,祝你們明年都不用過這個節日了。 言盡於此,孟蕘覺得沒什麼再問的必要。她看著陶瓷杯里自己剛剛放進去的普洱茶塊,出神了。

她平生最不擅長就是和人玩猜心的遊戲,所以當年和白桑在一起的時候才被整得很慘。因為白桑好像很少對她說喜歡。那個年紀的少年,喜歡都擔不起。

不過也許是本性如此,只有她是個鋼鐵直腸呢。她往杯子里接了一杯開水,用蓋子比著把第一遍水給倒了,然後又接上一杯泡著。放到自己的辦公桌上,拿著手機上了董事長的樓層。

「請進。」孟蕘敲了三聲之後,裡面有人答。

許謙還是那副老樣子,雖然孟蕘心知肚明他一定是遇到了什麼事情。「許總,我能問問為什麼嗎?」

許謙皺皺眉,「你是在說你被停職的事?」

孟蕘有些吃驚,她想過單刀直入的回答,甚至做好了一切被揭露真相的準備,但怎麼也想不到許謙會裝傻。

「這是公司的決定,你是泄露機密的最大嫌疑人,公司董事會決定把你停職,我沒有一票否決權,而且……你知道的,我一向比較公正。」

是,她很清楚,不然也不會這麼想要一問究竟。但是現在她聽到的這些話,讓眼前這個人變得特別陌生。

有沒有一票否決權,取決於董事會裡有多少人是他的人吧。她很想問出來,但並沒有。

孟蕘咬咬牙,「我知道了。打擾許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