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給我破!”

成浩臉色大變,隨即大喝一聲。

他周圍的黑色的地獄火瞬間化作一道牆壁擋在他的面前。

“噼啪~”

閃電劈在黑炎牆壁上,牆壁一陣抖動,但卻改變了方向,射在了周圍的桌椅上。

桌椅上綠光閃動,瞬間化爲飛灰消失在空氣中。

成浩、趙琳看到綠色閃電如此厲害,倒吸一口涼氣,但還未等他們反應過來,地面上立刻響起了一陣震動聲。

趙小川不知何時臉上帶上了一張猴臉面具,身材也變得魁梧可怕,衝到了黒焰牆壁面前,直直地砸出一拳。

“轟~”

趙小川的拳頭穿過黒焰牆壁,立刻向着成浩砸去。

成浩臉色一變,身子一轉,擋在了懷中的崔美美面前,然後瞬間被拳頭擊中,橫飛了出去。

“唰唰唰~”

一陣破空聲響起,趙琳乘機射出五把飛刀。

飛刀拖着寒光下一刻就要刺中趙小川,但是趙小川猛然轉頭,眼中碧綠的光芒一閃,一道碧綠的半透明牆壁擋在了他的面前。

“叮叮噹噹!”

飛刀掉落在地,趙琳驚恐地看着趙小川,而倒在地上吐血的成浩則驚叫道:“結界!”

他話音剛落,發狂的趙小川似乎又發現了他,右手一指,黑霧中伸出一隻手爪向着成浩抓去。

成浩臉色大變,控制着地獄火在身前化作一張巨大的網兜頭向着趙小川罩去。

但是令人驚訝的一幕發生了,那黑色的手爪中忽然生出一張嘴巴,那張嘴巴張口一吐,一隻橘紅色的火鳥從衝破了地獄火構成的大網。

“葉楓的手段?不知火!”

成浩驚呼一聲,立刻看到火鳥衝到了自己的身前。

“該死的!這回看樣子判斷錯誤了!現在的趙小川不知道經歷了什麼,簡直就是個怪物!”

成浩看着懷中的崔美美,咬咬牙,將崔美美遮擋起來。

“我答應過葉楓一定要好好照顧崔美美的,絕對不可以讓他失望!”

成浩感受到背後傳來的灼熱,心中狂吼道。

就在這時,一直坐在椅子上的蘭雨欣站了起來,幽幽的嘆了口氣,一股白色的寒氣緩緩地從她的口中吐出。

隨着這道寒氣的產生,一道冰晶從蘭雨欣的腳下瞬間蔓延開來。

周圍的溫度瞬間降了下來,一道道寒霧如絲如縷的飄蕩在空中,一切物品都覆蓋上了一層冰晶,包括趙小川的身體和他的攻擊都靜止了下來。

房間瞬間變成了童話中的冰晶世界!

“不愧是蘭雨欣!傳言她的實力已經到達了生死境,可以冰凍一切生靈,這很可能是真的!”

原本之前感到炙熱的成浩看着已經被完全冰凍的趙小川,身體不由打了個哆嗦,眼中充滿震驚的看着蘭雨欣。

“呼~雨欣,多虧了你!”

趙琳長長的出了口氣,有些後怕的看着冰封住的趙小川。

蘭雨欣朝着趙琳微微點點頭,走到趙小川面前,看着冰封住趙小川,不斷地打量着他身後的人臉獸面的面具和頭頂碧綠的鬼璽,眉頭微微皺起。

成浩檢查了一下崔美美,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轉頭向着蘭雨欣看去,發現她正伸手向着鬼璽抓去。

“小心!”成浩臉色大變,驚叫一聲。

蘭雨欣微微一愣,轉頭詫異的看着成浩眼中有一絲不解。

趙琳皺了皺眉頭,以爲成浩是想要搶奪鬼璽,冷聲道:“成浩,這趙小川可是雨欣制服的,這鬼璽難道你還想參合進來吧?”

“你們誤會了!”成浩苦笑道:“我想說的是,這鬼璽不是直接就可以拿的,至少需要至陽之物才包裹纔可以。”

蘭雨欣和趙琳眼中露出一絲不解,成浩將之前在埋骨峯爭奪鬼璽的事情告訴了她們。

蘭雨欣聽罷,沉默片刻,目光再次掃向鬼璽,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右手中附上一層冰晶再次向着鬼璽抓去。

成浩又想勸阻,但卻發現趙琳在警惕地看着他,只好作罷。

“咔嚓!”

蘭雨欣的手指剛接觸到冰晶,一道裂縫從包裹着鬼璽的冰塊上出現,接着裂縫越來越多。

一瞬間,包裹着鬼璽的冰塊瞬間碎成了粉末,而鬼璽也化作點點透綠光消散在空中。

“這?鬼璽是假的?”

三人都被眼前突變的一切給震驚了,成浩更是驚叫一聲。

蘭雨欣看着消散的綠光,聽到成浩的聲音,微微搖頭,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又坐在了椅子上。

片刻後,蘭雨欣睜開眼睛,順手一揮,周圍的冰封的一切瞬間又恢復了原狀,趙小川身上的異狀也消失不見了。

原本在沉思的趙琳和成浩感受到了周圍溫度的變化,立刻清醒了過來。

“阿嚏~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怎麼冷?”

趙小川清醒過來,打了個噴嚏,然後驚異地看着三人。

趙琳和成浩對視一眼,然後成浩笑道:“沒什麼事!對了,剛纔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我呢!”

“剛纔的問題?”趙小川想了起來,微微搖頭,說道:“我真的是不記得了!”

“那你還記剛纔發生的事情麼?”趙琳插嘴道,成浩皺了皺眉頭。

趙小川疑惑道:“剛纔?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

“呵呵,沒什麼事情!”

成浩連忙說道,然後又詢問了一些有關埋骨峯的事情,發現除了之後的事情趙小川說不出來外,其他的事情他都記的清清楚楚。

但是當趙小川說道有關核彈的事情時,趙琳卻驚叫道:“你說什麼?我和一個叫做李明浩的男人居然是戀人關係? 分分合合纔是愛 你開什麼玩笑?” 秦穆然話音落下,瞬間一片安靜。

一號懵了,秦衛國懵了,就算是龍天正也懵了。當然,周圍陪同的一些人更加懵了。

一號在這裡,你就算是餓著也得忍啊!可是這開口就是一句,能不能下面給我吃,這得多大的膽子啊!

別人站在一號的面前,那都是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你可倒好,還提要求了。

「哈哈哈哈…….」

就在眾人為秦穆然捏了把汗的時候,一號卻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情深如舊 「怪我,忘了我們的秦將軍剛剛執行任務回來,舟車勞頓。龍老,你安排咱們營地里的人給穆然下碗面吃!」

一號看著龍天正笑道。

「這小子!」

龍天正也是沒好氣地說道。

「小周!」

龍天正朝著帳篷外喊了一聲,剛剛迎接秦穆然過來的周小波從帳篷外走了進來。

「到!」

周小波神情嚴肅地說道。

「去,給秦將軍下碗面吃。」

「啊?」

周小波原本還以為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但是聽到龍天正的話以後,他也是懵了。

下面吃?什麼情況?這麼多首長在,他還敢吃東西?

「愣著幹嘛!還不快去,要是餓死了我們秦將軍,咱們的罪過就大了去了!」

龍天正話裡有話地上下打量著秦穆然,弄的秦穆然都忍不住老臉一紅。

跟這麼多大佬開會,恐怕他是第一個敢提出來要吃東西的人吧。

「啊?好!」

既然龍天正都發話了,周小波哪裡還敢猶豫啊,當即便是轉身要走出營帳。

「等等!這小子一個人在這裡吃也不太像話,算了,一人一碗吧!」

龍天正想了想,說道。

「不過龍老,吃什麼面?」

周小波倒是犯難地問道。

「榨菜肉絲麵!其他沒有!」

龍天正說道。

「是!」

說著,周小波便是下去開始找炊事班下面去了。

等到周小波離開,秦穆然則是滿臉鄙視地看著龍天正。

「老龍,你是真的扣!你說我一個人吃榨菜肉絲麵就算了,我爺爺還有一號都在呢,你也給他們吃榨菜肉絲麵,是不是有些過分!」

秦穆然義正言辭地說道。

「榨菜肉絲挺好的,我們隨便吃點就好!」

不等龍天正反駁,一號笑了笑說道。

「嘿嘿!一號,你就是偉大,你看看你,多麼親民,不像某些人,有的時候還吃大排面!太過分了!」

秦穆然臉上堆著笑容,絲毫不掩飾的拍著一號首長的馬屁。

「太不要臉了!」

龍天正看到秦穆然這副神色,心裡不知道罵了多少次這個「白眼狼」。

「呵呵,龍老日理萬機,為我們國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多吃點,才能夠保證好身體。」

一號笑了笑,估計也就只有在他們幾個人都在的時候,他才能夠真正的沒有多大的壓力,才能夠得到片刻的舒適。

「聽到了嗎?小子,下次你來,榨菜肉絲麵都沒有,給你一碗陽春麵都算是對你好的!」

龍天正沒好氣地說道。

「我說老龍,你這就不對了,我孫子怎麼了!他剛剛完成了任務回來,那麼大的功勞,給他一碗面吃怎麼了!你這話我就不愛聽!我秦衛國的孫子,不是誰想欺負就能欺負的!」

秦衛國看著龍天正跟秦穆然鬥嘴,這個時候老秦家護犢子的脾氣頓時出現了。

「我……我不跟你們爺孫兩說。」

龍天正被兩個人加攻,頓時也發現雙拳難敵四手,只能夠敗下陣來。

此時,周小波也讓炊事班做好了熱乎乎的麵條送了過來。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當一碗暖和的麵條出現在面前的時候,秦穆然直接毫不猶豫地拿起了筷子,大口地唆了一口。

「嗖……」

「啊!」

長舒一口氣,秦穆然很是舒服地發出了聲音。

「吃飯就給我好好吃,真的是!」

龍天正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

「切!」

秦穆然切了一聲,便是不理,繼續吃著碗里的榨菜肉絲麵。

不得不說,炊事班做的這碗面是真的香,滿滿一大碗,秦穆然三下五除二便是吃完了。

等吃完以後,秦穆然便是靜靜地等待著各位首長都吃完,然後準備彙報工作。

東西全部收拾完,所有人也開始切入正規。

「穆然,這一次你可是立了大功了!」

一號看著秦穆然讚賞地說道。

「哪有,我就是做了我應該做的。」

秦穆然難得謙虛地說道。

「哈哈哈!好一個你應該做的,秦老,你真的是有一個好孫子啊!你們秦家一門忠烈,當為我夏國的中流砥柱!」

一號對於秦家那是讚賞有加。

「一號,秦家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你也別誇他了,他還年輕,需要再磨鍊磨鍊!」

秦衛國倒是中肯地說道。

「是的,一號,這小子就是誇一下能夠蹦躂上天的人,尤其是你誇他,他還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呢!」

龍天正趁機發難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