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純粹的軍用技術是百分百涉及到戰爭,然而民用技術往往看似不直接影響戰爭,但是影響的是人類進程。隨着高層的決策,整個黃土區不能簡單的說從資源上傾斜扶持個人醫療了,而是從教育,工業生產,整個國家姿態性質的朝着這項新技術傾斜。

當具體政策確定後,沈流雲在會議上提到“周晴森該怎麼看?”趙璟雯說道:“待議,他現在還太年輕了。”

打倒女神 當新改革,新政策一條接着一條的從黃土區高層發佈。在軍事上黃土區開始了新的動作。現在亞洲大陸上的這一場戰爭,不追求一個點的得失。但是當敵人沒精力佔領的地方,我方一定要進行控制。

當整個西域受控於蘭特人的時候,一批嚮往者開始朝着高原方向發展。在這片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土地上,大量的嚮往者會非常缺氧。在覈戰之前,適應高原生活的人類和平原地區人類生活脫節的情況也時有發生,因爲高原缺氧,大腦不允許快速運轉,身體機能放緩,當然包括生產和學習,然而適應高原生活的人類,到達平原,會容易醉氧,影響大腦學習。

核戰前高原人類的在某些體魄上強健,但是人類是平衡的,某方面提高,必然會在某方面妥協。此時在進入高原區域的都是成年嚮往者,在蜀地平原學習完知識後,進入高原進行建設。準備在永凍土中建設鐵路。

當然還有梳理水源,整個西藏的緯度並不算高緯度,有光照,有水源,卻無溫度和氣壓還有就是土質,缺了這幾個短板,整個西藏在二十一世紀糧食產量通天只有百萬噸,嗯東三省遼寧省糧食產量能達到1一千四百萬噸,遼寧糧食產量比黑龍江低。當鐵路修建到高原上的時候,埋藏在地下的管道也開始建設,這些管道將通往西藏的降水量較爲豐富,且戰略上非常安全的西南部。

爲什麼安全呢,喜馬拉雅山脈對南邊是天然的屏障。而北邊,有着大片高原地區,作爲阻隔。在此水源充沛的地帶將建造大量的高不過兩米,內部可以機械收割的玻璃板房。並且通過管道運輸足夠量的二氧化碳,在這個不到兩米的矮小環境中維持住一個類似於熱帶雨林,關照充分水汽充足,且溫暖無風的環境。用機械化定時收割。

青藏高原上,有足量的光和水,就夠了。剩下的條件將有足夠的人力進行投入。一批批在平原地區生長的嚮往者,將開闢新的戰略後方。 烏拉爾河流流域上,一座與山丘相連的地下城市中,亞特蘭蒂斯最高執政者們的會議正在召開,爲了應對這個世界越來越嚴峻的局勢,蘭特人們商議的次數已經是越來越多了。原因是戰爭,現在的戰場實在是太龐大了。

在戰場面積上,堪比大洋上的戰場,然而用機械運輸量,陸地上的運輸比海洋上的運輸困難何止百倍。海洋上,動輒在這萬噸的船隻依靠着海洋的浮力,穩穩當當的將大批量的物資運輸到幾千裏之外的目的地。然而陸地上,運載量最大的火車。在單位長度運載過程中,運載機械的損耗量才差不多能和輪船持平。

要是其他的運載車輛,比如說履帶運載車輛,大輪胎越野載重卡車的運載量。運送單位物資,消耗的燃料過大,而機械損耗,劇烈磨損需要更換的零件,如果沒有工人在戰地組成維修場進行維修,那麼只能送到生產線上,在生產線上由固定儀器探傷,然後固定擺放在支架上用機械手按部就班將所有零件拆卸一遍然後將其中壞了的零件換掉。

嗯,什麼你說和人靈活,像終結者t1000的那種機器人,爲什麼不能上戰場替代人類工作。呵呵,如果機器這麼容易就能在靈活度感知力上媲美人類,演變戰場中那麼多中將爲啥有一半的少將被逼到基因科技的道路上,設計靈活度比機械強的有機物作戰兵器呢?

至於陸地上損耗是什麼概念,二十一世紀陸軍有一句話,坦克待機一分鐘,相當於一克黃金,而實際上根據燃料費,以及機械損耗,和人工修理費,根本不止這麼多。注意僅僅是原地待機,如果要翻越障礙,比如說躍過個水泥墩之類的東西,還有涉水,或者是穿過叢林碾壓大樹。

在遊戲中,在紅警等戰略遊戲中,坦克無堅不摧,坦克能放風箏,坦克如尖刀一樣突破防線。坦克等機械化部隊各種帥。嗯,至於實際情況很有點帥不過三秒的情況。

對於坦克必須要有這樣一個概念,這是一種進攻武器,有着種種優點的進攻武器。但是在行軍上,以21世紀的坦克爲例,一次加滿油,理論上可以行軍四百或者五百公里。而實際上只能行軍一百公里。

以朱日和軍演情況爲例,一個旅的96坦克在兩晝夜奔襲兩百三十公里,趴窩了四十輛只能維修好的15輛。一個旅如果是坦克旅,坦克應該120多輛,如果是機步旅,坦克應該90多輛。

還有一個數據,豹2坦克,跑一百公里耗油1000升。平均一百米耗油一升。以上只是機械,至於對坦克兵來說。跑一百公里,在坦克噪音中顛個一百公里,那就不是自己能從坦克中爬出來了,需要別人幫助從坦克中拖出來。幾乎迴歸了中世紀重騎兵穿盔甲都需要人輔助的情況。

以上是重型坦克在行軍中保持作戰能力的大致情況。當然要是輕一點的輪式戰車,悍馬等裝甲吉普車,長途行軍還是能比坦克更能維持行軍後的戰鬥力。然而即便如此,現在蘭特人面臨的戰場不是東歐,不是有着海上補給線的中東海灣,而是廣闊的大西北,從亞洲中心連綿不絕到東北亞。

蘭特人的坦克不燒油,但是電傳動機械同樣也是會被磨損的。而現在空中無法取得制空權。進行空投補給。沒錯現在的蘭特人的機械化兵團放在任何一個點都能打的黃土區的防禦陣地吃屎。然而這個世界是沒有超時空傳送器的。坦克在一片區域帥個幾天,就要等着被喂屎。

蘭特人軍團現在最大敵人,就是履帶和戈壁黃沙之間的摩擦。在摩擦中長時間行軍。蘭特人的軍團已經越來越輕型化,設計上逐漸開始簡約,在風格上從土豪的配置,逐漸變得像蘇式配置——耐操。

饒是如此,在現在蘭特演變軍官們眼前的北亞作戰地圖上,在西域打出了一個凹凸的蘭特人,現在面臨這從西藏甘肅然後蒙古一條大弧線包圍的戰線。爲了防守這一塊的戰果,爲了保護夷播海能夠成爲有機物產區。蘭特人擊中了大量的作戰部隊。而在北亞,依靠輻射沾染帶作爲防護。

然而在三天前,輻射沾染帶被突破了。不同於這一年的騷擾,這是大規模突破在三天內出現了至少二十四場襲擊。首先是海量的製造霧霾的火箭彈,遮蔽了大片天空,然後就是混雜着在子母干擾彈中發射過來的火箭彈。

北亞大地上,爆炸的核硝煙接二連三的爆發。從半埋藏在地下的軍事基地,到北亞的鐵路線火車站,從人口聚集的城市,到機械轟鳴的廠房,一發,只要一發核炮彈爆炸,一公里內強光綻放。衝擊波將夷平一百五十米半徑內的民用標準建築,對七十五米範圍內軍用建築內的電子機械,以及生命目標造成失能力的傷害。留下難以清楚的核塵埃。

更重要的是,有的時候根本無需干擾彈,因爲激光防禦系統這東西成本很高,而城市工廠目標太大,現階段激光防禦系統根本沒機會在西伯利亞各個點上進行完全防禦。

所以北亞大地圖,從天山地區向東北轉,一個個紅色的閃光點,就表示着,蘭特人現在又一次遭到了進攻;。

熾羽看了看地圖對周圍的隊友說道:“我們現在的問題是什麼?”

毛子演變軍官悶聲悶氣地說道:“人太少了,伺候機器的人太少了,這片戰場太過龐大,我們用於作戰的機器已經超負荷運轉。按照現在的材料特性,這根本無法避免。”

米哈伊爾這位少將自從投靠蘭特人後一直很少發言。但是現在忍不住回答了自己北方遇到的困難,因爲米哈伊爾很熟悉現在的戰爭局勢,在541298戰區中米哈伊爾一路走來也不是沒有和天子盟的演變軍官交手過,除非核戰,在常規戰爭中,一旦北方戰事拖入長久化,那必然是北方一脈遭到毀滅性的打擊。

自從機械化後,這種常規作戰,人口多的一方所佔的優勢就越發明顯。因爲機械壽命,如果機械咬合是嚴絲合縫的狀態壽命自然是可以延長的,比如說火車,鋼輪和鋼軌之間摩擦小,咬合嚴密,火車直達幾千公里機械都是好的。但是履帶車輛在荒漠中行進過程,履帶和大地摩擦,和戰車鋼輪傳動,以及車輛懸掛都在這種與大地不精確咬合的過程中磨損。

這根本不是材料的問題,地球上所能冶煉的金屬材料,畢竟是地球上的材料。機械故障是必然的,現在這種大規模機械故障只能要人來排除。蘭特人高度自動化的軍團,活生生的被耗在地形複雜且廣闊的縱深上。

這根本不是一場戰役,可以解決的問題,只要南邊的天子盟勢力,在進攻的時候讓出幾十萬平方公里舞臺,跑到其他地盤上保存威脅,騙機械化部隊出動一場,就相當於贏下了小半場戰役。而機械化部隊不可能長時間停留。一旦停下來。慢下來的部隊,就會陷入包圍。

這就是541298戰區,米哈伊爾的勢力面對東亞文明的忌憚。如果不能一下子拿下吞併東方,那麼就只能以東方不凍港爲最高目標。在地球上這個有史以來最龐大的戰線上開戰。米哈伊爾現在很想問這到底是怎麼了。

蘭特人看了看米哈伊爾,臉上露出了尷尬。在蘭特人戰區中地球的地形圖是,印度次大陸是與印度尼西亞相連的,由於洋流的作用,印度洋赤道的洋流並非穿過菲律賓和馬六甲海峽。而是北上。中國大地是一片熱帶雨林氣候,除了原始的捕魚結網,能夠馴化野獸的原始部落,並沒有誕生文明,自然也不知道541298戰區的內的文明地緣格局。

兩片戰區平行世界的時間差距至少五萬年以上。滄海桑田,當世界的舊文明衰落後,給後來者留下了前進的空間,曾經蠻荒今日凝聚文明意志。

熾羽說道:“現在我們與南方的一切聯繫中斷。戰爭現在在持續。這個泥潭我們暫且抽不出腳,不過從最近的俘虜來看。一個事情需要我們注意。”

熾羽調出了另一個畫面,這是在一個牢房中,一些作戰失去意識的嚮往者士兵,被送進了實驗室。熾羽說道:“南方的勢力叫做黃土區,現在對面的最高執政者,是一名叫做趙璟雯的新人類,具體歲數是符合演變軍官在這個世界降臨的時間段。”

說到這熾羽緩了緩說道:“他們,他們的傷兵很難俘虜,即使被俘虜往往是中子輻射的重傷,他們似乎已經認命很自覺的終結自己生命。當然這些士兵輻射病較清,我們用了吐真劑讓他們零零碎碎說了一些有用的信息,這些信息彙總起來很可怕。”

熾羽眼睛中露出了難以隱藏的焦慮說道:“和我們作戰的士兵是這個世界次人類,從士兵到後勤體系,從軍官到工廠士兵都是次人類,智力水準天然到達了亞人類的水平,經過我們解剖他們的大腦,他們的腦容量,大腦回路已經於我們手上已有的次人類完全不同。他們的有智慧,有情感,能夠勝任工業文明的基礎。”

猶如北極最寒冷的寒風颳過會場。一位蘭特人軍官忍不住驚叫道:“這是雷姆特人中將能力,他們已經量產工人了。”少將們的驚呼。彰顯的是惴惴不安。

在雷姆特的中將級別中,是可以調製生化人的,組合基因生產出一定壽命的平民,如同機械化養雞的流水線一樣,大量的裸體的人類從生產線上走下來,被植入控制芯片,爲他們的神——也就是蘭特人精英工作,修建機械,維持工業低端的工業生產。在這個階段,蘭特人已經消滅了剝削,生產完全實現了自動化,不能自動化的交給生化人工作,生化人不是人沒有人權,任何思維思考都無需重視,一旦出現跳脫,直接動用芯片進行大腦清零。然後銷燬。

走納米機械晉級中將的蘭特人少將們如何不恐懼。雖然黃土區的社會秩序並不是這樣,但是技術整個技術已經開始跨越障礙了,這些技術一旦交給一位雷姆特人,這位雷姆特人即使通不過考覈,也將強行打下晉級少將的根基。

只不過蘭特人並不知道現在黃土區的所有有關基因的知識鏈,並非掌握在一個人手裏,而是在掌握在所有姓氏的嚮往者手裏。而推動這個科技繼續完善化的也不是少數的高層,而是整個社會的嚮往者,如同小溪匯大海一樣收集數據。可以說黃土區現在在基因學上,正在知識大爆炸。其進化的澎湃動力。絕對不可能在雷姆特歷史線上出現,除非生化人被賦予人的權利和責任。

人的身份,人的責任和權利,這種內涵的東西,涉及到情感複雜信息的表達。只有將心比心,獨特的語氣,表情,一舉一動才能傳達。這是父母對孩童的傳達。如果可以將感情表達,具體成數據化的。這個數據量太龐大。二十一世紀最先進的人工智能依然不能具體表達人類情感。

畏懼,蘭特人現在僅僅是在技術上的畏懼,而米哈伊爾在對此技術上的畏懼之外,隱隱感覺到一種極度的不詳,同一個戰區的人才能感覺到這種不響,同爲情感文明的人類,才能理解這種技術進步背後的排山倒海。

在蘭特人的畏懼中,熾羽接下來繼續澆上了一瓢油,說道:“我們捕捉的俘虜,很英勇,因爲他們知道在我們手裏,無活的可能,而只有回到黃土區纔有活的可能,南邊現在已經有了有效醫治輻射損壞身軀細胞的手段。我們現在面對的是老兵帶隊的軍隊,現在對我們釋放核彈的士兵是有經驗的。”

瞬間整個大廳一片寂靜。在一片靜中,米哈伊爾腦海迴盪着自己的有些迷幻的問話:“他們竟然走通了。” 核元紀年1281年,散發着射線猶如鐵鑄的歷史車輪正在人類的推動下前進。當學校中的開始大規模普及了生理學,爲今後人類在覈戰爭中生存中奠定了雄厚的基礎。任迪雖然並沒有進入黃土區的決策層,但是任迪有了科研上的權限。這樣挺好,按照任迪自己的話來說,自己就是一個輔助,輔助這個時代前進大潮。雖不能如刺客一樣在這個世界中各個黑暗中極力隱藏,但是隱藏於人羣中的任迪,現在以時代之名,行演變之實。

任迪盯上了嚮往者中另一個羣體。當嚮往者在成年的時候會進行評判,有的是合格,有的被評爲不合格。當被評爲不合格後,往往會在社會資源分配中處於下風。(當然下一代的教育除外。因爲基因修改實驗而造成的缺陷隱患。也會盡可能的讓其掙扎的活着。)但是在總體壽命上,這個羣體的壽命較爲正常向往者要短很多。

這羣人很多,隨着戰爭的壓迫,如果這羣人如果不能有所轉變的話,在戰爭的資源匱乏下,必須會被取捨。而在這羣次人類集羣中很顯然已經有了這樣的恐慌。

在這種恐慌中,任迪帶着解決問題的誠意而來,嗯這也是目前醫療人手有所富足,任迪準備再開一個項目。在冰涼的手術室中一位位發育明顯出現問題的少年,在門口排隊,從這些少年形態上,可以看出次人類與正常人類的差異性,比如說脖子骨骼伸長彎曲,導致頭天然偏向一邊肩膀,左邊胳膊和右邊胳膊差異過大,一隻胳膊長一隻胳膊短,進而導致,兩邊左右身軀的不平衡。至於內臟器官的不協調,從而導致體內新城代謝的不協調,也是必然的事情。

次人類尚未擺脫自己充滿缺陷的基因詛咒,如果要不是現在的基因還在進入篩選,逆水行舟不經則退。如果整個嚮往者社會突然什麼都不做,在一百年之內體能和智力會倒退到只能維持農耕文明的時代。

任迪看着面前一位膽怯的少年,這位少年面龐是扭曲的,看任迪的時候眼睛中露出一絲羨豔,嗯,任迪現在這具身軀歲數也不大,爲新人類,面龐的比例良好,可以說是英俊,身體四肢矯健,且手指靈巧。任迪現在和這些發育失敗的次人類少年相比,就像華美的瓷器與燒製失敗,出現裂縫歪歪扭扭的土陶之間的差距。

英勇的士兵,進取的工程師,嚴謹的工人,這是黃土區好的一面,最富有希望的一面,然而任迪現在所看的是黃土區的負面。當處境困難的時候,誰也沒有資格要求他們積極向上。如果不是這些發育失敗的次人類下一代還有機會成爲發育成功的嚮往者,恐怕這羣人就生活在一切不能更改的黑暗中了。

一個向上的社會,希望必須向着角落散播,而不是向着中心收縮。任迪看了看面前的這位少年,嗯其實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爸爸,名字叫做龍飛,從取名字來看,這位男孩剛出生的時候是被寄予極大的希望。可惜。

任迪臉上露出糾結說道:“先天小腦萎縮,嗯,你的孩子現在有這個問題嗎?”

龍飛說道:“剛出生的時候有這些症狀,不過現在和正常人無意。”

任迪說道:“你要知道,凡是涉及到頭部的,我們現在都非常謹慎。小腦非常複雜,主管平衡,聯繫自己全身所有手足視覺等神經。雖然你的平衡感不好,不能奔跑。但是你現在至少還保留着一些平衡的感覺。”(具體情況應該是非常老的老人,顫顫巍巍的行走。)

龍飛擡頭看了看任迪說道:“醫生,我不想坐在輪椅上。”

任迪說道:“現在有兩種方式,第一種就是對你先有骨骼植入機械骨骼,在你的脖頸部位植入水平陀螺儀。可以輔助你正常行走。小跑步。你的肌肉將在這個骨架上收縮。至於還有一種,爲冒險型手術,對小腦進行干預性質發育。”

任迪看了看龍飛說道:“第一種費用很高,至於平衡感由機械控制,根據使用者的敘述,這是身子被固定架子上,配合架子走路而走路。採用第一種方法,你至少三個孩子必須進行基因調試。(目前的基因調試已經非常謹慎,早就不會像二十年前近乎有一半的概率調試出不良後果。),亦或是你本人接受醫療後,服從調配,進入北方,或者是高原區進行勞動。”

龍飛聽到這,眼睛中有些猶豫,三個孩子必須參與基因調試。爲了自己的,讓自己的孩子承受後果。龍飛很難第一個孩子承受了基因了事,龍飛就已經特別對自己的第一個孩子進行了超出其餘孩子的慣性。如果三個孩子接受基因調試。龍飛想了想自己現有孩子的面龐,和妻子。終究是否決了這個提議。

至於到達北方,亦或者是高原區工作,苦一點累一點,甚至危險一點都沒有了,但是長久的和家人隔絕,龍飛還年輕,難以割捨。

最終龍飛搖了搖嘴脣說道:“第二個手術的風險是什麼?”

任迪說道:“極有可能會喪失所以平衡感覺,終身依靠第一個手術植入的機械骨架行走。嗯如果第二個手術失敗了,你天然免費享有第一個手術的權利。”

龍飛看了看任迪說道:“醫生,能告訴我,我能信任你嗎,我的手術是由你負責的是不是?”

任迪看了看龍飛期待的眼神說道:“對不起不,你不能信任我,因爲做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我是很笨的。”

看到龍飛失望的眼神,任迪繼續說道:“因爲悲劇,黃土區的次人類,在發育期後,未能變成嚮往者的悲劇。身爲新人類,我看到你們的缺陷,但是我不知道缺陷的痛苦。黃土區希望這一切改變,但是真的需要踊躍。”

聽到這,龍飛再一次看了看任迪,在第二項協議書上寫上了自己歪歪扭扭的簽名。

殘缺,黃土區中從殘缺中走來,從殘缺中誕生完整,當完整誕生後,就要嘗試將所有的殘軀恢復爲完整。當嚮往者開始比肩於正常亞人類的時候。並不代表前進動力,就僅存於嚮往者階級中了。或許幾十年前任迪忽視了。當重新返回與黃土區專注於黃土區特定的工作崗位時。眼界從大戰略上縮小了,但是目光也深入了一些地方。

斷肢重生,這項技術在以往沒有任何頭緒。但是當逆轉細胞大量使用後,驗證了身軀部分細胞遭遇毀滅性打擊,然後維持住生命系統數據,人體中在破壞中重生,這一過程中積累了大量數據。從而給現在的技術前進提供了踏板。

人類最脆弱的時候是嬰兒,但是恢復力最強的時候也是嬰兒時期,在二十一世紀,經常有孩子從十幾層樓摔落,然後僅僅受到輕傷,還有嬰兒被捅14刀奇蹟生還。在新人類嚮往者的人造子宮體外發育的實驗中也驗證了軀體生長的數據。

部分人會因此,終身更加殘缺,然而,可能還是需要嘗試的。現在又逐漸找回了,那種連續工作數日的動力。有些事情遠還沒有最夠。

Wшw_ тт kān_ ¢o

核元紀年1282年,當從北冰洋新地島出發的冷空氣開始到達北亞的時候,一架飛碟在天空中快速飛翔,到達貝加爾湖西北六百公里的地方是,飛碟下方的板塊打開,一枚巨大的彈體從飛碟腹部下方丟出來。飛碟迅速以高速狀態返回,留下了降落中的核彈,一分三十秒後,核彈在距離地面三千米的地方爆炸。然而這不是普通的核閃光。

這是一枚鈷彈,鈷彈在南下的冷空氣雲層中爆炸,地面上下起了輻射雨點。這些雨猶如冥河中弱水一樣,地面上所有被淋到的植物,在一個小時內迅速枯萎,死亡,大量的昆蟲像是吃了劇毒的殺蟲劑一樣,四肢朝天。徹底在沾着冰凌的草木下,四腳朝天的死亡。

輻射雨,隨着冷鋒向南掃過了大片的地區。主要是因爲天氣效應的配合。如果沒有寒潮,強輻射只會在十分之一不到的面積內。

當投放核彈的飛機返航後,作戰大廳中看着歐亞大陸五百百帕,八百百帕,大氣等壓圖的,熾羽眼睛有些迷茫,熾羽的迷茫是因爲一個惡魔被徹底放出來了。

看着模擬的降水圖,以及計算機所模擬的輻射污染帶。 雙世寵妃之城城要火了! 熾羽輕輕地說道:“希望,需要給這個世界希望,是的,的確是的,這種事本不該做。但是,希望應該是我們的選擇。”

熾羽艱難的自言自語道,然後再也說不下去了。就連任迪這樣的少尉,以及541298戰區的校官們都逐漸能推測出演變空間投放軍官干擾歷史線的意義,熾羽他們又何嘗不知道呢?

本位面歷史線上,上一次文明毀於污染性核彈,這個時代艱難的重返文明,然而這時候再次重啓毀滅上一場文明的武器,而且誒自己這一方都沒有收場的技術。卻貿然使用了這種武器進行威脅。十惡不赦,熾羽感覺到自己的底線,身爲蘭特人的靈性,被扭曲了。

輕輕地靠在了椅子上,熾羽看了看手上的榮光。然後又看了看三個王冠。輕輕的收起來。然後調開了北方指揮界面,下令所有的部隊向後後撤。 當貝加爾湖區域被高強度的輻射雨掃了一下,在周天合盟接受談判的趙璟雯,看了看這個消息後,當即將電子報告傳給了對面。原本正在勸說趙璟雯與革新派緩和關係,採取和親方案的趙瑾龍臉色劇變。

一幅幅草木枯萎,鼠蟲大量死亡的照片視頻,配合着文字說明,散發着一種無言的恐怖。不僅僅是趙瑾龍,在趙瑾龍身後的錢夢等人不由得捂住嘴。鈷彈,上次核大戰壓軸武器。哪怕三大強權交戰也非常均未採用這種武器,因爲損人害己,缺德的武器。與中子彈早期強放射性沉降非常小,相反,這是一種增強放射性沉降的武器。3克鈷60要半噸鉛進行屏蔽。因爲是靠着放射性沉降來斷子絕孫。和靠着能量殺人的中子彈還有一種區別。那就是鈷彈非常重,不同於中子彈的小巧玲瓏。

一枚可觀殺傷的鈷彈,至少要用到一噸鈷,而在西伯利亞爆炸的這一枚用到了四噸鈷。這注定就不是一種小型化的武器,所以在三大強權海戰追求射程和毀滅威力的炮射過程中。根本不會用這麼重的鈷彈。然而等到超級轟炸機騎臉時候,靠着次人類炮灰屠城也比放鈷彈要划算,都能佔領的城市還需要放斷子絕孫彈。一隻老虎都被砍死,紅燒放在碗裏了,還用得着撒尿泄憤嗎?

然而現在蘭特人讓周天合盟感覺到不爽的原因是,蘭特人竟然利用了天氣,利用了西伯利亞南下中國的寒流。中國大陸的氣候是週期性的。

趙璟雯看了看自己孃家人,猶如冰凌碰撞一樣開口說道:“和革新派改善關係,並不是我的責任。合盟寵溺革新派,那就寵溺吧,至於現在,我是要叛逆一會。”說完趙璟雯轉身離開。

當趙璟雯走出大門的時候,一名來自革新派的新人類想要挪動腳步阻攔,這時候趙璟雯步伐沒有減慢,右手微揚起,甩出了一條弧線,一陣清脆的響聲,和一聲“滾”中,用手背直接抽了過去,如果仔細的看,趙璟雯的手指關節撞擊的是太陽穴。這位新人類直接眼睛冒着金星的閃開了。

站在旁人的角度來看,趙璟雯現在是跋扈的。當然現在的跋扈,趙璟雯是有資格耍大小姐脾氣的。當輻射雨出現在北方後,黃土區對於周天合盟的意義即將上升一個高度。一些不合理的要求完全可以拒絕,並且以此憑藉朝着核心區伸手。

趙璟雯就這麼在衆目睽睽走出去後,趙瑾龍嘆了一口氣,說道:“不要追了,需要將最新消息送到最高執政會議。讓元老們來討論對策吧。”

在西伯利亞上空,一個飛碟在安全高度上,飛行開啓電通訊波動。沒有戰機護航,沒有任何隱形防護,這樣一架飛盤在西伯利亞上空飛行,非常特立獨行。然而所有的徵召兵都明白了,這是演變軍官要求談判的通訊。

所以第二次會談出現了。不過這次來的不是任迪,黃土區現在已經缺演變軍官了。任迪現在覺得自己對黃土區可以做些除了指揮作戰之外的事情。

沈流雲看了看這個巨大的飛碟,眼中流露出對這種未來科技的好奇。而從飛碟下,跳下來了熾羽,看到了仰望飛碟的沈流雲,在一瞬間覺得有些錯覺,明明演變提示的是徵召兵,但是又有些不同。至少徵召兵的眼中只有堅定和目標。

熾羽說道:“能見到你方來人,我很高興,至少大家還是理智的。”

沈流雲收回了目光,調節了一下遠望的瞳孔,看向熾羽後說道:“將軍閣下,這場戰爭已經不存在理智了,至少我們已經不再相信理智了。”

熾羽說道:“你方,就這麼確定嗎?繼續戰鬥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

沈流雲說道:“戰爭從一開始,就對雙方沒有任何好處,然而開始是你們選擇的,結束卻不由你們結束。”

熾羽皺了皺眉頭點拿出了自己隨身的儀器,在表示自己無威脅的情況下,點開了幾年前任迪照片,然後說道:“在上次,我是和這位尉官簽訂了契約,契約的內容是一個榮光,和三枚王冠。然很不幸,由於誤會,這個契約以不當的形勢生效。我認爲這種不當是應該被矯正的。”

看了看,熾羽手掌心,熠熠生輝多面體形態的榮光。眼神出現了一會由於,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我的指揮官曾說過,勝利不決定與一人。”

熾羽眼中出現了一絲訝異,然後笑了笑說道:“看來這些東西不屬於你們的少將,你方的少將決定給那位預備役上尉什麼補償嗎?”

沈流雲搖了搖頭說道:“現在我不是徵召兵,你也不是演變將官,既然是戰爭,你我皆是一方的來使。少將,現在我最後這稱呼你,請您在這個世界應該的位置上說話。”

熾羽眼中綻放着一絲訝異。然後仔仔細細的看着這位徵召兵。然後吸了一口氣說道:“我不知道你現在的語氣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我的意思是,戰爭應該結束了。上次契約你方的損失我們會補償,這是我方主動開啓談判的前提。並不是我們以此爲條件要求。說說和談的條件吧。”

沈流雲看了看熾羽,說道:“具體的情況我無法在這裏和你談,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不妨進入我方區域。”

熾羽笑了笑,拋了拋自己手上的榮光笑着說道:“那是自然,我不介意。”熾羽根本不擔心沈流雲會毀約,榮光在手,口頭上的毀約,無任何意義。

巨大的飛碟開啓自動巡航的方式返回了北方,飛碟底部的氣流在地面上留下了規則圓形的麥田圈。然而熾羽跟隨着沈流雲乘坐高速直升機到達南方。

東亞大陸,這是身爲蘭特人的熾羽第一次看到這個時代的這片受到季風氣候影響的大陸。在熾羽的印象中這片大陸在他們的戰區是蠻荒的。尚未開化的。現在從天空中看,大地地表似乎植被少了,少了份原始森林覆蓋下的神祕,多了些崢嶸。

三個小時後看着飛機越過了蒙古高原,繼續向西南飛,熾羽對沈流雲問道:“我們去哪? 神鬼行紀 這片大陸很大。”

沈流雲轉頭說道:“核元紀年之前,這片大地上文明的起源之地。黃土區,因此而得名。”

熾羽沉默了,這片大陸實在是太大了。如果一個文明曾是這片大地的唯一文明,這個文明本身掌握住這種龐大,便是偉大的特性。

鏡頭切換。

北方的輻射雨出現後,整個世界出現了寂靜,首先北方的戰火突然停滯下來,然後周天合盟開始對外失聲音。合盟內部針對黃土區的定位,開始了新的一輪爭吵。然而在南極大陸上。聽聞最新消息的孫馳勇看了這最新的消息後,並沒有將目光的放在北邊。而是放在了周天合盟的議會中的爭吵中。

在南極的堡壘中,孫冰慧對放下平面電腦的孫馳勇說道:“周樂現在已經統合了,整個周天合盟革新派所有的力量。哥哥他似乎在排擠你。”

孫馳勇笑了笑說道:“他似乎對你態度也有所變化,你的幾個姐妹的基因數據已經被他弄到手了。他的府邸中正在培育你們家族的複製人。”

孫冰慧笑了笑說道:“人的權利擴大,如果沒有偉大理想支撐自己行進的目標,陰暗面自然會成倍增長。因爲總想做些什麼,卻只能揮霍自己已擁有的。”

孫馳勇看了看孫冰慧說道:“冰慧。這個任務,你變成熟了很多。”

孫冰慧嘴角微微一彎,露出了一個酒窩後,然後開口淡淡地說道:“高度決定視野,這場戰鬥讓我見識到了,最高水準的演變戰爭。”

孫馳勇點了點頭隨後拿起了一旁的圖紙,這些圖紙赫然就是在南極區域利用地磁變化發電的地圖。蘭特人在這幾年和黃土區交戰,可謂是使出了全身解數。看到現象,然後從最基本的地球物理場推力,孫馳勇並不是笨人。有關電磁發電的架設很快推斷出來。孫馳勇也算是明白了,爲什麼幾十年前雷姆特人對南極如此重視的原因了。

孫馳勇走到堡壘的窗前,看着外面白雪皚皚的大地,淡淡地說道:“現在,我還沒有輸。”

本次演變任務發展到現在的階段,演變軍官主宰世界,相互對抗的局勢已經越來越明顯了。同時此次演變任務,處於局外監察者的演變空間,此時也進入了一種詭異的判斷狀態。是否終止本次任務。

召回所有演變軍官。讓本位面自由發展。這一選項停留在演變的選擇上,然而演變終究還是決定了繼續這個任務。

這顆藍色的星球已經開始全方位被智慧生命開發自己的核聚變能源門檻一下的資源。各種戰爭形態,能在星球大氣陸地海洋中,有可行性的戰爭模式,都被一位位演變將官們展現出來。這對地球漫長的壽命來說只不過是瘙癢的一瞬間,而對於這個位面這一紀元近萬年的文明史來說,已經是最重要的時刻了。 熾羽保持着臉上的微笑。在此次談判中一直保持臉上的微笑。

而熾羽對面的趙瑾雯,也在看着熾羽,從熾羽身上,趙瑾雯總感覺到熾羽和某些人有些同類的氣味。

趙瑾雯說道:“你所說的戰爭結束方案實在是有些想當然了。你們侵佔了我們的領土。”

熾羽說道:“領土可以互換,我們願意在北方領土上,後退經保留海岸線到內陸50公里的主權,五百公里的緩衝帶。”

趙瑾雯說道:“北方的領土現在已經處在高輻射污染。”

熾羽說道:“能源方面我們能做出補償。電力,你們現在應該是缺電力的,我們現在必須要有一塊種植區。”

趙瑾雯說道:“你們的供電方案,我已經看過了。你認爲我會相信你們,並且將電源控制閥交給你們控制嗎?”

熾羽說道:“你們應該相信,如果你們多來一些人,我想我可以說服你們。”

“你們談論未來發展。”趙瑾雯笑了笑說道:“蘭特人(熾羽自稱的),無用的談判我不想和你囉嗦。你這根本不是想在能源上補償,而是想控制。”

電力能源絕不同於煤炭化石能源。核能的源頭是核燃料,化石能源的源頭煤炭,這兩種都是可以儲存的能量塊。而電,則是這兩者轉化出來的。不可儲存,只能根據需求,而輸出,而需求必須根據輸出而建設。

熾羽希望和黃土區的演變軍官談論,進行演變軍官之間的——交——易。好吧,任迪現在知道了熾羽來了,不過任迪現在沒空,正如生化武器早期一個比一個醜,而現在任迪面前的病牀上因爲生物技術的不完善,幾乎是百分之九十殘留的都是副作用。現在的任迪正在黃土區的正常同行懷疑自己是不是在造孽。現在身穿防化服,汗流浹背操作醫療機械,對屏幕上冰刃人體數據圖不敢轉移目光的任迪,正陷於繁忙工作。

熾羽嘆了一口氣說道:“夷播海區域的土地現在我們必須要使用。並且我們想要和平。”熾羽說出了自己的低價。趙璟雯隨機拿出了擱置這種爭議的小條件。外交上經常會有這種小手段,大家各自保留自己的意見,相約暫時不引爆這個矛盾。進行利益交換。二十一世紀一些不可道明的外交談判成功,往往不是在名義上壓着另一方徹底認慫,而是我給你,或者你給我個臺階,大家在實利上進行談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