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 第五百八十六章

煞靈者,修的是元靈,以元靈溝通肉身。更新最快最穩定,)同樣也是以元靈吸收天地元氣進入修行者的氣海中,和普通武者一樣,煞靈者也擁有氣海,肉身儲存力量。

但不同的是,普通修行者是先修身體氣海,再修元靈。氣海為主,元靈為輔。煞靈者恰恰相反,他們元靈為主,氣海為輔。所以才導致元靈對力量的控制精妙非凡,和元靈契合極高。

當然,這是其一。其二就是能利用煞氣鍛煉元靈和肉身,煞氣也屬於力量的一種,只是修行者無法動用而已。可是煞靈者能動用,融合自身,不但能讓自身戰力提升,最重要的是煞氣的特殊,能讓煞靈者肉身和元靈得到淬鍊。

葉楚這些天,都在研究煞靈者的特殊。對於煞氣的作用,葉楚也大有了解。葉楚能以竅穴轉換煞氣和靈氣。但葉楚卻沒有想到煞氣的特殊屬性,能融入到自身的體內,讓自身也擁有這種屬性。

比如煞氣陰寒,煉化之後,煞靈者也能擁有陰寒之氣。煞氣灼熱狂暴,煞靈者也能擁有他的力量。這能藉助煞氣,烙印在身體,這才是煞靈者極其恐怖的一項技能。

葉楚以前雖然也能暴動出煞氣的氣息,但依靠的是煞氣自主的爆發,並不是把煞氣的屬性烙印在身體中。所以一直以來,葉楚都擔心彩紋煞氣用完。因為一用完后,葉楚就無法爆發出彩紋煞氣之力了。

葉楚和皇者一戰後,加上寒火皇的背叛,讓彩紋煞氣徹底磨滅了。葉楚想要再次爆發彩紋煞氣就不可能了。要是當初葉楚知道煞靈者修行之法,彩紋煞氣定然能被他極好的利用。

葉楚深吸了一口氣,當他放下一本關於煞靈之間區別的高級籍時,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個月。 霸愛專情:專制教官寵刁妻 他沒有再,把放下后就走出了寶塔,也沒有向著寶塔更高層進發。

走出寶塔前,葉楚再次了一眼壁畫,隨即輕呼了一口氣。緩緩的走出去,這一次在寶塔之中受益匪淺,儘管葉楚身上的氣息沒有增加一份,但葉楚知道他此行得到了什麼。

煞靈者的大門不再是對他關閉,葉楚可以隨時隨地的步入它的殿堂成為一個真正的煞靈者。

……

「葉楚師兄,你終於出來了!」汪鵬著葉楚回到洞府,忍不住咋舌,心想葉楚還真是夠強悍的。在寶塔之中,整整呆了三個月的時間。

「此番師兄定然受益匪淺吧,實力是不是大有長進!」汪鵬親眼見葉楚入定,心想葉楚此番實力應該飆升才對。可結果卻讓他意外!

癡纏:只疼小小暖妻 「實力未曾寸進!」葉楚回答道。

這一句話讓汪鵬疑惑的著葉楚,心想就算普通修行者,三個月過去也會變強。可葉楚居然說沒有一點長進,這未免……

葉楚笑了笑,也沒有和汪鵬繼續說什麼。進入洞房中,心神也融入到氣海中。

氣海之中,寒火皇用這三個月的時間,侵蝕了葉楚青蓮大半。感受到葉楚心神沒入其中,寒火皇嘿嘿的笑起來:「小子!很快所有的一切你都是我的了。」

「還未成為你的,等成為你的再叫囂吧!」葉楚冷聲哼道。

「哈哈哈,不用急,最多一個月,你的元靈就要被摧毀,所有的一切都要歸於本皇。」寒火皇哈哈大笑,「小子,你……」

寒火皇在葉楚的氣海中叫囂,可葉楚卻直接把心神退出來。沒有理會寒火皇在其中耀武揚威!

寒火皇沒有想到葉楚如此,失神了片刻后。馬上就怒道:「等著,很快你就會向我求饒!」

輕呼了一口氣,葉楚心想要是沒有寒火皇封住他的青蓮,那一番入定絕對可以讓他實力暴漲了。但現在這種情況,他的實力想要增加是不可能了。

「這老傢伙……哼……」葉楚面露冷色,盤腿坐在那裡,頑固這三月所學。

時間過的很快,當到了夕陽西下之時,葉楚才走出洞府,坐在巨石上,望著夕陽西下。

「你就是葉楚!」就在葉楚心神融入夕陽中時,一個響亮的聲音打斷了葉楚的思緒,葉楚轉過頭,不知道何時一個男子站在他的對面,目光上下打量著他。

「你是誰?」葉楚好奇的問著對方。

「我是馬力普!流火師兄讓你過去一趟!」馬力普盯著葉楚,有些趾高氣揚。

葉楚不知道流火師兄是誰,也不想知道,葉楚著馬力普的樣子微微皺了皺眉頭說道:「他找我有什麼事?」

「流火師兄找你是得起你,哼,問這麼多幹什麼。還不跟我走!」馬力普哼了一聲,這個新來的弟子還真是狂妄,一開始挑釁王德不說,居然還消失三個月。他怕是不知道新來弟子的規矩,今日流火師兄他們會好好的告知他。

葉楚了一眼馬力普:「滾!」

「你……」馬力普怒視著葉楚,從成為流火師兄的代言人開始,就從來沒有人對他如此喝斥。這傢伙是想找死吧,他知不知道流火師兄代表什麼?

「你……」馬力普怒瞪著葉楚,剛想喝斥,但卻被葉楚冷冽的聲音打斷。

「話我不說第二遍,給你十息之間,還沒有滾的話,我可以幫你。」葉楚沒有把這樣一個跳樑小丑放在眼裡。葉楚即使知道莫皇讓他進煞靈閣絕對有鬼。但就算如此,葉楚也不能讓一個莫名其妙的弟子騎在他頭上。

來這裡三個月,葉楚得到了不少。真要呆不下去,葉楚不介意離開這裡。

當然,要是有可能的話,葉楚還是願意待下去的。畢竟,這裡對他的修行有著極大的好處。何況,他還沒有得到一套煞靈術,就這樣走了未免太可惜了。

馬力普氣炸了,早就聽王德說這小子囂張。可沒有想到囂張到這種地步,面色鐵青的他怒視著葉楚,開口怒道:「你知不知道,就憑你……啪……」

馬力普的話還沒有說完,葉楚的一個耳光就狠狠的抽在他的臉上,在馬力普的臉上出現了一個偌大的耳光,整個人也被葉楚扇飛出去。

「十息到了,滾吧!」葉楚著飛出去的馬力普淡淡的說道,隨後也不一眼,坐在青石上目光再次轉向遠處的雲彩。

… 第五百八十七章

「你把馬力普打了?」汪鵬望著葉楚,面帶驚慌,愣愣的著葉楚,獃滯的著葉楚,心想這真是一個惹禍祖宗。一來就找王德麻煩,找了就找,這也沒什麼。畢竟葉楚還能打的過王德。

可馬力普是什麼人?他是流火的狗腿子。葉楚把他打了,就等於是抽流火的臉。流火定然不會放過他。

流火是什麼人?在藍玉輩中,他能拍進前五!這是其一,最重要的是他背後有紫玉輩的弟子坐鎮。紫玉輩的弟子那是另外一個層次的人物。他們擁有獨立的山嶽,可以自主招收弟子,奴僕成群,有著莫大的權勢。

每一個紫玉輩的弟子,都是一方大佬。就算是閣中長老等,都要給他們薄面。有些紫玉輩弟子,對長老都是隨意打罵的。這就是紫玉輩的恐怖!

流火他不只是自身實力強悍,身後又有紫玉輩弟子做靠山,這就讓人無人敢招惹他。此刻,葉楚卻打了對方。

汪鵬忍不住把流火的身份地位告訴葉楚,讓葉楚小心一點。

葉楚卻笑了起來:「打了就打了,他難道還能翻天不成?」

「葉楚師兄,你……」

就在汪鵬準備勸阻的時候,在他們的洞府上方,有人-大吼道:「葉楚,流火師兄邀請你前往一聚!」

「完了!」汪鵬愣愣的著一群人,這來的修行者都是流火的奴僕,這些人一起前來,顯然是流火示意。

葉楚著這一群人,從青石上站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剛準備躍身向上,卻見王德從一處飛過來。

「吵什麼吵,本大爺的地盤是你們能踏足的!」王德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出來,對著一群人怒吼道,「快滾!」

馬力普捂著臉,著王德也有著幾分心悸。王德的暴脾氣是出了名的,被他惦記沒什麼好結果。可想到流火的吩咐,馬力普又漲起來膽子,放開手,臉上還有著被葉楚一個巴掌扇出來的痕迹。

「王德師兄,這一次我們並不是來找你的,我們是前來找葉楚的。流火師兄請他去一趟,希望王德師兄不要阻攔。」馬力普在念流火的時候,忍不住加了幾分語調,提醒王德他是奉誰的命令前來的。

「關老子屁事,這是老子的地旁。老子曾經就說過,這裡不容外人打擾,你是耳朵聾掉了還是健忘,還不快給我滾,信不信老子把你扇出去。」王德怒視著馬力普,「你是什麼身份,也有資格這樣和我說話?」

馬力普被王德喝斥,面色變了變,但終究還是咬牙說道:「王德師兄不要逼我們,流火師兄說了,一定要帶葉楚師兄前往。更新最快最穩定,)王德師兄一定要阻攔的話,惹禍上身可怪不得誰。」

王德暴怒,但卻也沒有出手,流火確實讓他顧忌,當初他剛成為藍玉輩弟子的時候,就在流火手中吃了大虧。

「和他們這麼多廢話幹什麼,到了我們地盤,直接打出去就是了。」葉楚著王德笑道,說話之間,一巴掌再次抽在馬力普臉上。

「你……」馬力普怒吼,「葉楚,你是想死……」

「我是不是想死還輪不到你說!」葉楚一巴掌再次抽了出去,直接把馬力普抽飛,葉楚進入這一群弟子中,一巴掌一巴掌不斷的抽出去。

這每一巴掌抽出去,就有著一個修行者飛出去。

汪鵬望著一個個修行者慘叫,面色早已經慘白了。

「完了完了,這回真完了。」

王德也愣愣的著葉楚,沒有想到葉楚這麼大膽,對流火的人如此,直接出手抽出去。這傢伙的膽氣,比起他強多了。

短短時間,這些人就被葉楚抽飛出去,這些人在地上翻滾,慘叫不斷。葉楚沒有他們一眼,而是著王德說道:「對於這樣的人,說太多有什麼用。」

王德哼了一聲,盯著葉楚說道:「打人自然爽,可是要被人打回來,怕就不爽了。」

「你說的是流火?」葉楚笑眯眯的著王德,隨即笑道,「你怕他?」

「老子怕他?」王德踩了尾巴似的,怒瞪著葉楚,險些沒有氣的跳起來。

「不怕你這麼激動幹什麼?」葉楚笑眯眯的著王德。

「老子是因為……因為……」

葉楚沒有理會王德,踏步向著外面走去。王德見此,忍不住問道:「你去做什麼?」

「流火不是要見我嗎?那我就去見見他!他有什麼事要找我?」

葉楚的話傳到王德的耳中,王德愣愣的著葉楚,不敢相信葉楚此時還敢送上門去。這傢伙是瘋掉了吧?他不知道流火的恐怖吧?

望著葉楚越走越遠,王德突然一咬牙,對著葉楚喊道:「等等我!」

王德一直怕流火,可此刻見葉楚都敢去。他還怕什麼?難道他連一個新來的弟子都比不過嗎?

葉楚沒有等王德,步子走的很快。王德跟在葉楚身後,他驚異的著葉楚。葉楚明明踏出的步子很正常,和平常人走沒什麼區別。可每一步踏出,都如同一陣風般,踏出了極遠的距離。

「咦,這傢伙是什麼身法?」王德驚異,覺得和上次和他交手的身法有些相同,但又不同,比起上一次,好像要成熟許多,也要強許多。

王德在葉楚身後快步的追,追的速度很快。但葉楚踏步之間,總是和王德保持著一定距離,任由王德如何增加,都無法追上葉楚。

王德面露驚色,目光灼灼的著葉楚:「這小子居然……」

葉楚一路行走,很快到了一座山嶽,到了這座山嶽葉楚才頓了頓腳步,有些氣喘吁吁的站在葉楚面前:「你剛剛施展的是什麼身法,還有你真要去見流火?」

葉楚笑了笑,對著王德說道:「不見他,難道讓他每日派人前來打擾我們的安寧。」

「你說的也是,哼,當年他如此侮辱我,正好今日也要和他說清楚。」王德咬著牙齒,鼓起勇氣,踏步走上去。

葉楚在王德身後,兩人一起踏入山嶽的台階,可剛剛走上去,一個聲音就響起來:「歡迎葉楚王德師弟前來,未曾遠迎,還望師弟見諒!」

… 「你就是葉楚?」在武室中,一個青年居高臨下的著葉楚,青年身著一身火色衣衫,面容英俊,神色玩味的盯著葉楚。

葉楚打量了一下四周,見四周盤坐著不少弟子。每一個弟子都上下打量著葉楚,嘴角同樣有著玩味之色。

「我就是!」葉楚望著面前的青年,心想這個人應該就是流火了,在場這麼多弟子,又把他帶來武室,想來宴無好宴。

「呵呵!葉楚師弟來煞靈閣也有三個月了,我們都未曾認識。今日請師弟來,就是想讓大家互相認識認識。」流火爽朗笑道,指著一處座椅笑道,「葉楚師弟,請坐!」

葉楚不客氣坐下,王德自然也坐在葉楚身邊。葉楚剛剛坐下,另外一個身著黃-色衣衫的青年就笑道:「葉楚師弟一來就能成為藍玉輩弟子,讓我們好生羨慕。不過,我聽說葉楚師弟不過是一個武者,卻不是煞靈者,不知道有沒有這麼回事?」

葉楚向黃衣男子,黃衣男子面帶笑容,腰間別著一把利劍,笑起來很清爽,目光在葉楚身上打量,雖然話語是詢問,可嘴角卻帶著一分不屑。

「這個人是黃瓏,實力雖然比起我差一籌,但腰間那把利劍卻不凡。是一把日月之器,藉助利器我就難以勝他。這傢伙最喜歡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對誰笑,就是算計誰。」王德在葉楚耳邊解釋道。

葉楚暗自點頭,向黃瓏笑道:「謠言而已,師兄也信!」

「謠言?那師弟就展現煞靈術給我們……」黃瓏含笑的話語還沒說完,他面色突然一變,身影快速的躍動,從椅子上騰空而起,在他飛射而起的同時,之前坐著的椅子分崩離析。

「你這是做什麼?」 夫君他是個演技派 有弟子見此,怒吼盯著葉楚,面露冷色。

葉楚聳聳肩:「黃瓏師兄要見識一下我懂不懂煞靈術,師弟怎麼能讓黃瓏師兄失望呢?」

葉楚的話讓一群弟子面色鐵青,誰都沒有想到葉楚敢這麼囂張,居然在這裡直接動手。原本準備給葉楚下馬威的一群弟子,面色有些難。

黃瓏坐下來,讓弟子換另外一張椅子,鐵青的臉著葉楚:「葉楚師弟好手段,來真是謠言,師弟這一擊煞靈術,可不簡單。」

黃瓏自然的出來,葉楚這一擊煞靈術運用的十分未免,要不是他身為煞靈者,感知力強悍,這一擊怕就要打在他身上。

很顯然,葉楚的力量和元靈配合極其微妙,才能做到這種地步。之前有人傳言葉楚不懂煞靈術,最多也是半桶子水。但從這一擊來,葉楚顯然運用的十分嫻熟,剛剛葉楚說話之間,完全沒有徵兆就爆射出一道煞靈術,這已經超出很多煞靈者的水平了。

「黃瓏師兄過獎了,只是不知道眾位師兄此次叫我前來,有什麼要指教的,要是沒有的話,師弟就先走了。」葉楚目光落在流火身上。

「師弟何必著急,難得師兄弟會面。我們應該好好的玩上一玩,不知道師弟喜歡比武嗎?我們以武會友,另外加點彩頭怎麼樣?」流火著葉楚笑道,「這是我們煞靈閣的傳統,有新人前來,都是以武會友,讓大家相互認識一下。」

王德聽到這句話,忍不住在旁邊哼道:「什麼以武會友,不過就是給新人下馬威而已。」

「王德,你胡說八道什麼!」流火聽到王德的嘀咕,對著王德喝斥道。

王德了一眼流火,見流火面露怒意的盯著他,王德反倒是激起了怒意,對著葉楚說道:「煞靈閣規矩,新來的弟子,總會被老一輩弟子教訓,給一個終身難忘的下馬威。當年我來的時候,也以為是真的以武會友,到後面才知道,他們不過就是想要踩踩你的傲氣而已。」

聽到王德的話,葉楚笑了笑,著流火暴怒冷冽的盯著王德,葉楚站起身來:「既然各位師兄有這個意思,那葉楚定然奉陪。只不過,這彩頭如何算?師弟很窮,可拿不出好東西!」

流火見葉楚答應下來,他心中大喜,也沒興趣和王德計較。

「好說好說!我們不過是增加一些樂趣,彩頭自然不會太大。就用十斤紫金液當彩頭如何?」黃瓏笑眯眯的著流火。

「十斤紫金液?」王德在旁邊倒吸了一口涼氣。紫金液孕育在礦山深處,是礦石的精華所在。往往一滴紫金液就價值百顆青元丹,十斤就算不比百萬青元丹,也差不了多少了。而且這東西也不是青元丹能換來的,因為紫金液的天地元氣很濃郁,對皇者的修行都大有臂助。達到王者之後,青元丹已經效果不是太大了。而紫金液就是對王者最合適的修行資源,當然這東西也不是誰都用的起。

王德可以保證,此刻說這句話的黃瓏,他所擁有的紫金液也就這十斤而已。

「葉楚,不要和他們比!」王德雖然脾氣暴躁,葉楚也不爽。但流火一群人更不爽,他不願意葉楚吃這樣的大虧。

十斤紫金液啊,要積累多少年才能積累這麼多。有時候連皇者,一生都難以得到如此多紫金液。也只有他們身為聖地的弟子,才有各種得到紫金液的方法。可就算如此,王德去年一年也才得到一斤而已。

「紫金液?」葉楚皺了皺眉頭。

「怎麼?師弟沒有嗎?要是沒有的話,我們可以借給你!」黃瓏著葉楚笑道,「不算師弟利息如何?」

葉楚掃了一眼黃瓏,突然想到一些什麼,從戒指中取出了一個大玉瓶,打開玉瓶口子,滴出一滴紫色的液體,紫色液體有著光澤流轉,天地元氣濃縮在其中。

「你們說的紫金液是這東西嘛?」葉楚問著這一群人,葉楚當初在天驕路一路殺伐,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他手中,他們身上的好寶貝,也不少落入到葉楚的手中。這紫色液體葉楚得了不少,大多數都是那些王者身上的。只不過,葉楚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不敢隨意動用,只是感覺七天地元氣精純,他好好的收著。

黃瓏見葉楚拿出一個裝滿紫金液的大玉瓶,他微微愣了愣,就這一玉瓶,怕有數十斤吧。望著這個玉瓶,他們目光熾熱了起來。數十斤啊,足以支撐他們修行到一種極高的境界而不用擔心資源的問題了。

… 「想不到葉楚師弟如此富有,如此多的紫金液,不知道葉楚師弟有沒有膽量和我們比一把?」黃瓏著葉楚笑道。

「黃瓏師兄既然說了,我自然隨黃瓏師兄的。」葉楚笑眯眯的著黃瓏說道,「不知道黃瓏師兄要如何比?」

「各憑本事,以對方認輸為止。」黃瓏著葉楚說道。

「各憑本事我知道,但黃瓏師兄說的各憑本事代表動用武器嗎?」葉楚笑著著黃瓏腰間別著的利劍。

黃瓏知道葉楚曾經和王德交手不敗,他也不敢太小視葉楚,要出手對付葉楚,唯有兵器在手他才有信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