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后媽覺醒后[七零]最新章節、后媽覺醒后[七零]舒書書、后媽覺醒后[七零]全文閱讀、后媽覺醒后[七零]txt下載、后媽覺醒后[七零]免費閱讀、后媽覺醒后[七零]舒書書

舒書書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戀愛腦女配覺醒后[鑒古]、在年代文里暴富、佛系嬌氣包[穿書]、金甌鎖嬌、后媽覺醒后[七零]、

。 一時間,學校論壇里一片群嘲。

與此同時,房產中介小哥陸諶的話題也跟着上了熱搜版塊。

裴菀菀氣哄哄的走進宿舍,將手機往桌子上一拍,「什麼鬼,陸諶真是林亦柔派來整你的吧,你看看論壇上的那些帖子,我要氣炸了。」

她頓了頓,又把手機往自己那邊挪了挪,「算了,你還是不看了,省得跟這些傻缺生氣。」

宋晚舟聽到陸諶的名字,心口跳動了一下,腦子裏浮現出男人那張帥得有些犯規的臉,說了句,「陸諶跟林亦柔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那他為什麼莫名其妙的就冒出來了,而且搞出這麼多事情,你不是說了么,那個跟蹤變態狂也是他啊。

等等……」

裴菀菀狐疑的看着宋晚舟,「你臉怎麼紅了?不對,你怎麼幫他說起話來了,你該不是……對他動……」

宋晚舟直接撲過來捂住了裴菀菀的嘴巴,「我沒有,我不是,別亂說。我才不可能對這種男人動心呢。」

油嘴滑舌,滿口情話,連眼神都那麼老練,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裴菀菀鬆了一口氣,「那就好。」

林亦柔那邊,齊靜捧着手機笑得前仰后伏,「跟我們斗,宋晚舟真是活該被嘲。不過,亦柔,萬一那個陸諶家情況真不錯呢,咱們要不要把他也拿下啊。」

林亦柔摸了摸臉上的面膜,笑得有幾分不屑。

陸諶家情況肯定是不錯的,不過再怎麼不錯也不可能好得過賀子秋。

賀子秋現在已經是跟在她屁股後面的舔狗,至於陸諶……雖然他家世不如賀子秋,但誰叫他追的人是宋晚舟呢。

她自然不會放過這條魚。

林亦柔彎了彎唇,「當然。」

「亦柔,以你的魅力絕對能讓陸諶移情別戀,到時候,宋晚舟連這點炫耀的資本也沒有了,看她還怎麼在你面前蹦躂。」

林亦柔笑容更深,她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點心,拿過來扯掉商標然後放進了旁邊的餐盒裏。

「你說的沒錯,我現在就會會會那個陸諶。」

林亦柔換好衣服,提着餐盒出去找陸諶。

因為私下還要處理公司的事情,陸諶並沒有住在學校。

林亦柔打聽到他的行程之後,在每天他必經的小道上等着他,正好她過來的時候陸諶也來了。

清晨淡白的陽光落在道路上,男人披着一層柔和的光線踏着自行車由遠而近,彷彿是從漫畫里走出來的主角,渾身都散發着耀眼的光芒。

林亦柔一時之間看得有些呆了。

這張臉,真是前無來者,就算她看見過他這麼多次,再次看到還是會被狠狠的驚艷到。

這樣的男人卻跟在宋晚舟那個賤人身後,她想想心裏就不爽。

林亦柔目光一轉,落在了陸諶身下的自行車上。眼底劃過一抹嫌棄的神色,但很快就收住了。

她起身,站在路中間,跟陸諶打了個招呼。

「嗨。」

陸諶面無表情,「有事?」

林亦柔笑得十分甜美,「沒什麼,就是來跟你道個歉的,上次不小心撞到你,希望你別往心裏去。」

林亦柔在學校里被那些宅男捧得非常高,雖然宋晚舟在顏值上足以甩她一大截,可架不住林亦柔茶里茶氣,處處留情,但凡是個男的她就能暗送秋波,撩得別人魂不守舍。

而宋晚舟向來不跟男生有太多不必要的接觸,剛開始追她的人還挺多的,可她從來不給任何人留一丁點幻想的空間,以至於後來男生都挺怕靠近她的。

自然而然,林亦柔就成了眾多宅男眼底集美貌和善良於一體的真女神。

在林亦柔心裏,她能這樣主動跟陸諶說話,已經是給他莫大的面子了,畢竟一般情況下都是別人主動來舔她。

如果陸諶識趣的話就不該再對她冷言冷語。

「嗯。」

陸諶淡淡的應了一聲,看着林亦柔還沒有讓路的意思,他眉頭微挑,「還有事?」

殊不知這下意識的一個動作,又激起了林亦柔心裏莫名的征服欲。

一直以來,林亦柔看上的男人就沒有撩不動的,陸諶還是第一個,她彎唇微笑,「我剛剛親手做了點點心,你要不要嘗嘗。」

她望着他,期待着能在他的嘴巴里聽到一句心靈手巧的誇獎。

然而,陸諶連看都沒看一眼她手裏的東西。

語氣異常冷淡,「我對點心不敢興趣。」

林亦柔笑容僵了一下,她就不信了,這男人還是個和尚不成。陸諶越是這樣冷漠,她越想把他拿下。

林亦柔手指一緊,上前一步,直接往陸諶懷裏撞。

林蔭小道的另一邊,裴菀菀提着奶茶準備回宿舍的時候,餘光突然瞥見了小樹林那邊的陸諶,還有站在他面前的林亦柔。

裴菀菀當場拿出手機,點開攝像頭,接着就拍到了林亦柔跌進陸諶懷裏的小視頻。

裴菀菀氣得牙痒痒,直接將小視頻發給了宋晚舟。

「粥粥,你看我說的沒錯吧,陸諶這狗男人就是跟林亦柔不清不楚的,這視頻就是鐵板釘釘上的石錘,以後離他遠點,氣死我了。

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厚顏無恥的狗男女啊。」

裴菀菀說完覺得還是不解氣,又氣憤填膺的吐槽道:「林亦柔不是每天打着自己單身的旗號到處撩男人么,我看陸諶就是跟她蛇鼠一窩的男朋友吧。

兩個渣渣,氣死我了。」

宋晚舟收到視頻的時候正在猶豫要不要回陸諶的微信。

十分鐘之前,陸諶給她發了消息想約她一起去看話劇,這場話劇的票不太好買,她在網上都已經蹲了好多天了,每次一出來就秒光,剛才陸諶給她發消息的時候,她真的有一瞬間的心動。

正準備答應,裴菀菀的視頻就發過來了。

宋晚舟捏着手機,心裏有點不是滋味,這男人十分鐘之前還在約她去看話劇,十分鐘之後就在小樹林里和林亦柔卿卿我我,拉拉扯扯,摟摟抱抱。

真——

不守男德,湊不要臉!

宋晚舟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生氣,而且越想越氣,就像是被誰背叛了一樣,那種情緒堵在胸口,憋屈的很。

就在這時,陸諶的信息又彈了過來。

【小傻子,考慮好了嗎?要不要去看?】

宋晚舟看見小傻子三個字,心裏瞬間火冒三丈,之前他叫她小傻子,她還覺得有點甜,有點蘇。

現在想來……

呵呵,她可不就是他眼底的傻子么。

人家跟林亦柔你儂我儂,雙賤合璧的耍她罷了,她竟然還在認真考慮要不要跟他去看話劇。

宋晚舟捏着手機,咬牙切齒的打下一行字。

【渣渣,看你妹!!!】將特別申請提交給鄧恩后,克萊恩離開了辦公室再度回到大廳,與林若匯合。

「走吧,克萊恩,今天姑且算是你特訓第一階段的最後一天。等今天特訓結束了,作為這段時間你刻苦訓練的獎勵,我會將你引入一個位於貝克蘭德的非凡者聚會,今天如果你有什麼看上的東西,我買單。」林若放下手中的報紙,起身笑著說

《詭秘:外神竟是我自己》第十章羅大師永垂不朽(求訂閱) 宇文染正要起身去往冷宮找顧言月,跟她和好,一個侍衛卻上前稟報:「陛下,奴才有重要的事要稟報!」

侍衛跪著,頭抬起,眼睛直直地看著宇文染,一副很認真嚴肅的模樣。

宇文染很快便認出了他,這個侍衛先前是他的伴讀,雖然已經過去很久了,但是對他印象很挺深的。

宇文染讓侍從都退下,此時大殿里就剩下宇文染和那個侍衛兩個人。

「說吧,到底是什麼事?」宇文染平靜地看著他,就等著他訴說。

「奴才要狀告蘇貴妃,她根本就沒有懷孕!」

侍衛說的第一句話就讓宇文染驚了又驚,但隨即又憤怒起來:「你是說蘇貴妃沒有懷孕,她在騙朕?」

「是的,陛下。」

「不過你無憑無據的,又是一個小侍衛,朕如何相信你?你可知道欺君的下場?」宇文染嚴肅地看著他。

雖然先前他是自己的伴讀,也算是有些感情,但這是兩碼事,可以說除了顧言月,宇文染對其他人都是懷著理智的心態。

「奴才知道欺君是死罪,所以肯定不會貿然來送死,且聽奴才解釋一番。」

侍衛頓了頓,整理了一下思緒,繼續道:「蘇貴妃在御花園遊玩時,摔傷了腿,奴才便送她回到寢宮,那御醫看了也說沒多大事。蘇貴妃說要獎賞奴才,把奴才留在了寢宮,還說要奴才陪她,不然就喊人來,說奴才非禮她,這般威脅……奴才實在是沒辦法,便與那蘇貴妃做了那些事,奴才發現她的肚子很平,根本就不像懷孕,而且懷孕做那種事,實在是太瘋了!」

侍衛說完,拿出了一條肚兜:「陛下,這便是證據,奴才趁著蘇貴妃不注意,偷偷藏在了身上。」

宇文染沉默了很久,只是看著侍衛手上的肚兜,便覺得很是噁心。

他知道寵幸蘇貴妃那晚什麼都沒發生,是自己和顧言月一起設計了蘇貴妃,想著蘇貴妃假懷孕也就罷了,如今竟然膽敢和侍衛苟合,弄出一個真懷孕來混淆皇室子嗣?

若真讓她肚子里的野種出生了,再加上蘇家如今的勢力,定然全力扶持蘇貴妃所出的皇子為皇帝,那將來這江山豈不是就易了姓?

豈有此理!

宇文染的怒火一下子就上來了,心想昨天還去了蘇貴妃的寢宮,與她同床共枕,現在想來,實在是噁心!

「陛下,那蘇貴妃玷污了奴才的清白,還欺騙陛下,實在是太可恨了,陛下一定要為奴才做主啊!」侍衛跪在地上磕著頭,很是急切。

「放心,蘇貴妃如此膽大包天,朕必定不會饒恕她。」宇文染認真地說著,一副大義無私的表情,也算是讓侍衛安心了些。

……

冷宮。

顧言月忙活了好一陣子,終於把薄荷冰品完成了,由於太熱,便多做了些。

「柳眉你過來嘗嘗,天氣這麼熱,你跟著我受苦了。」顧言月揮手,示意柳眉過來。

「娘娘……你……」柳眉的眼睛里閃著淚花,一副很感動的樣子。

「哎呀,你哭什麼?你是本宮的侍女,本宮肯定不能虧待你呀!」顧言月一把拉她過來,她方才看看柳眉癱在桌子上,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樣,實在是太嚇人了,差點就以為她熱死了。

突然,門口出現一個人影,顧言月定睛一看,驚訝得叫出聲來:「皇……陛下!?」

宇文染看見顧言月,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揚,果然看到她心情就會很愉悅。

不過這冷宮裡的溫度,為何這麼高?

剛進來沒多久的宇文染已經感覺到無比悶熱,汗流浹背。

再看看這冷宮的環境,怎麼家徒四壁,還有這茅草是這麼回事?冷宮這是慘遭強盜洗劫一空了?

「阿月,這裡發生了什麼?為何成了這副模樣?」宇文染走過來,心疼地撫摸著顧言月的臉。

「別擔心,我沒事,剛做了些冰薄荷,本打算給你送過去的……」顧言月說著,才想起他們先前還在吵架的,現在一見面,什麼怒氣悲憤都通通化為烏有,她和宇文染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還是從前那般好,可能這就是心有靈犀的默契吧。

畢竟兩個人一起經歷了這麼多困難,怎麼會被一點小挫折就真的要決裂。

柳眉看著破鏡重圓的兩人,心裡很是替主子高興,便什麼都沒說,拿著顧言月賞的那一份冰薄荷悄悄咪咪地溜了。

「你看你都熱得出汗了。」顧言月拿出手帕,細心地給宇文染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阿月,朕就知道你對朕是有感情的。」儘管天氣很悶熱,但是宇文染的心情卻特別特別的愉悅。

顧言月也不掩飾了,拿了一份冰薄荷餵給他:「這個呢,叫住薄荷冰驚艷,很解暑的,吃一口就感覺很清涼了。」

兩個人親昵一番之後,宇文染的表情開始嚴肅認真起來了。

「阿月,蘇貴妃為了真的懷孕,居然和侍衛私通苟且,她……」

顧言月知道他要說什麼,打斷道:「我都知道了,方才去御花園采薄荷葉,就看到一個侍衛鬼鬼祟祟地從蘇貴妃的寢宮出來,我聽到了蘇貴妃的計謀,就是想要無中生有地弄出一個皇子來。」

「阿月,朕今生都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宇文染說著,深情地看著顧言月。

顧言月愣了一下,想不到宇文染自己比她更在乎這些事,心裡有些感動。

「阿月,朕決定了,要把蘇貴妃的罪行公諸於世,也好打壓蘇家。」宇文染認真地說著。

「不不不,不必這麼快懲治她,我有更好的辦法,我們先按兵不動……」顧言月心思卻很慎密,靠近宇文染耳語了一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