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突然,一道輕微的響聲引起了傅然的注意,連忙穩住身形,身體緊繃,警惕的視線不斷掃向四周。

雖然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但是傅然心中卻突然出現一陣危機感,可惜這個時候他和焚老斷了聯繫,否者的話必定能夠知曉這股危機感來自何處。

半響之後,傅然也沒有發現任何古怪之處,旋即苦笑一聲,身體再次躍起,一眨眼便是數十丈的距離,然後就在此時,意外突然出現。

砰!

傅然身前明明什麼都沒有,但是卻猶如有著一層透明的牆壁一樣,硬如鋼鐵。

咚咚咚!

傅然毫無準備的撞上去,巨大的力量令他倒飛,在地面退後數步這才穩定身形,面色頓時難看起來。

「原來在這裡等著我呢!」

這個時候傅然終於明白衛青兩兄弟沒有追他了,原來是在此處設好了陷阱。

他是王級評定,在這裡不會觸發陣法,但是這個透明的屏障明明就是陣法,只要一個原因。

這個陣法不是學院所設!

傅然眼角掃向四周,看似什麼都沒有,可是他卻知道,他一定被整個陣法籠罩在其中。

「我倒要看看這陣法有多厲害!」

傅然冷笑一聲,腳下一聲炸響,身體猶如炮彈一般衝出,緊握拳頭,一層層鱗甲覆蓋手臂,毫無花哨的轟出。

砰!

一拳落下,巨大的反彈之力令傅然體內氣血翻湧,只見他身前的空間猶如水波一般綿延而去。

駭然神色瞬間攀爬上傅然的面頰,他這一拳可沒有絲毫留手,別說破開陣法,竟然連一條裂縫都沒有出現。

「喲喲,我以為你多厲害呢!」

嘲諷的聲音在遠處響起,衛青二人一臉戲謔的望著傅然,背靠樹椏,那模樣,如同看待一個死人一般。

傅然沒有理會,陷入沉思之中,每個陣法都有破解之道,這世上沒有絕對的事情,而這個破解之道便在陣眼之上,只要他找到了陣眼,便找到了破解之法。

「大哥,別理會他,不出一炷香的時間,他便會被這個陣法壓碎。」衛平開口道。

聞言,衛青點頭,道:「也對,我們還是繼續趕路吧,可別落後太多。」

聲音落下,二人疾馳而去,面上的笑意擴散開來,至於那衛青更是大笑。

傅然面色平靜,遇事不驚,此刻的他更不能慌張。

不過他也從衛平的話中聽出了一些東西,似乎這個陣法會不斷變小,最後直至將他壓迫而死,而時間不足一炷香。

「既然如此!」

傅然心一狠,一拳直接落在地面之上,一個數丈之深的深坑出現,可是沒有絲毫異常。

砰!

又是一拳落下,這一次,一條條裂縫猶如蜘蛛網一般蔓延開來,以傅然為中心,百丈之內殘破不堪。

在那距離聚英台不知道多少距離的小院之中,垂釣的老者再次抬頭,這一次,他的目光似乎能夠穿透空間一般落在傅然身上,滿是皺紋的面頰上出現一絲不滿。

「血宗的兩個小傢伙,居然敢搗亂,看來也該給血宗一點臉色看了,院子里的血宗人也不老實。」老者如同自語一般。

突然,老者別頭望向他處,輕聲道:「血宗之人在學院三年內,將不受保護。」

聲音落下,老者再次將目光放在手中的魚竿上,好似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不過突然想起什麼,再次望向傅然所在的方向。

「也罷也罷,本想幫一把,不過既然命運如此安排也必定有道理。」

…………

再說此刻的傅然,已經將地面轟出一個數十丈的深坑,可是一無所獲。

「看來陣眼不在這裡,那麼又在什麼地方?」傅然氣喘吁吁,眉頭緊鎖,卻想不到其他可能。

一路上也有不少人注意到傅然的情況,但是當看見傅然是王級評定白玉的時候,都是變色,紛紛遠離此地,不願插手。

能夠在此地設計對付王級評定,那麼對方也不會簡單,這個道理誰都明白。

「衛青衛平對吧,可是你們先招惹上我的。」

傅然眼中閃過殺機,時間一點點過去,已經有不少普通資格學員都超越了他,如果再這樣拖下去,即便是王級評定,說不定最後也會被淘汰。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

傅然手臂上的鱗甲開始褪去,同時一條條紋路開始出現,布滿整個身體,最後連面頰也被布滿,看上去猶如深淵出現的惡魔一般。

「這是?」

小院中的老者瞬間反應過來,那渾濁的雙眼之中出現從未有過的精光,連抓住魚竿的枯手都在顫抖。

「這絕對是符紋,這小傢伙是怎麼做到的?與楊道的不同,到底是怎麼回事?」老者失聲。

看來傅然的變化也讓老者一時間有些想不明白,不過眼中的精光卻是越加明亮。

「終於出現一個東域的小傢伙了,今年真不錯,若非凌族的小丫頭有背景,恐怕這一次的帝級評定還不知道落在誰手呢!」

老者並不明白傅然身上為何會出現符紋,但是他卻明白,這一手段的重要。

楊道利用身體特殊,能夠封印符紋在自身之上,便名震五域一州,擁有戰紋之稱。

話說此刻的傅然,整個身體被符紋完全覆蓋,若不細看的話,都難以看出他的容貌,一道虛影出現,將傅然全身籠罩在其中,同時虛影開始膨脹開來….

此刻聚英台之上已經聚集了數千人,而且還陸陸續續的趕來,每一個都如同發了瘋一般,只要能夠踏入聚英台之上,便能夠進入清風學府東院,這是多少天才夢寐以求的機會,而這個機會就擺在眼前。

合歡宗的柳眉視線所以掃過,不過似乎在尋找著什麼,片刻之後,自語道:「小男人怎麼還沒有趕來,沒有道理呀!」

孟浩等人站在步瑤身後,似乎對於傅然沒有出現也感到意外,皆是有著失望之色,擁有王級評定在這個時候都不能趕來,看來他們也高看了傅然。

唯有步瑤面色平靜,她相信她兄長步凡也眼光,也相信自己的眼光。

咻咻咻!

片刻之後,聚英台之上應該聚集了九千多人,使得整個聚英台已經人滿為患。

剩下的人數越來越少,使得那些還沒有趕到聚英台的更加瘋狂,不顧一切的拚命趕來,甚至一些為了搶先一步而大大出手。

咻!

一道影子以極快的速度閃過,霎那間便出現在擂台之上,衣衫殘破不堪,傷痕纍纍,雖然不致命,但是也受傷不輕。

此人正是傅然!(未完待續。) ?咻!

傅然立身聚英台之上,瞬間引來無數的目光,神色各不相同。

在東院城,傅然也算是有了一絲名氣,此刻一身傷勢的出現在此處,自然會被懷疑實力,不過卻沒有人動手。

衛青兩兄弟面色陰沉,眼中有著難以置信,對於困住傅然的陣法,他二人很清楚,即便是魂玄境都難以破開,以傅然的宗玄境實力想要破開幾乎不可能。

然而結果卻出乎意料。

申子虛在遠處,在傅然出現的一瞬間,他幾乎有大吼出來的衝動,傅然對他來說相識不久,但是卻是極為重要,他能夠順利登上聚英台,也有著傅然的功勞在其中。

步瑤對著傅然輕笑點頭,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傅然能夠順利抵達便是足夠。

至於孟浩等人也是點頭示意,不過或多或少對於傅然的實力都開始有了懷疑。

眼看聚英台之上即將達到萬人之數,而在這個時候的血宗卻是出現了前所為的騷動。

「血宗之人在學院三年內,將不受保護。」

平淡且帶有威嚴的聲音在血宗內回蕩不休,沒有人知道聲音從何而來。

血宗底層開始猜測,而高層卻是紛紛變色,能夠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在血宗傳音,至少也是尊帝鏡的高手,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應該是清風學府東院內的高手。

「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有人在學府內鬧出什麼大事了?立即想辦法聯絡學府內的人,弄清楚是什麼情況。」血宗大殿上,衛棕面色低沉,心有不甘,還有惶恐。

進入清風學府東院的都是血宗的驕陽,若是不被學府保護的話,出現意外,那麼對於血宗來說乃是致命的打擊。

與此同時,在一座巨大的山峰之上,有著無數建築,有茅草屋,還有木屋,數之不盡,由此可見這座山峰的宏偉。

然而不知為何,若是站在山下一眼望去,此山一片荒蕪,沒有絲毫生氣。

婚過無愛 致命嫡女 「沒有想到這個任務居然會交給我們。」

「可有得玩的了。」

「不過還是小心點吧,據說今年有帝級評定出現,不可小覷,你們應該很清楚,如果真有帝級評定出現的話,說不定我們也不是對手。」

平淡帶有笑意的聲音傳來,同時數十道身影出現,如同憑空出現在山腳之下一般。

每人的穿著都各不相同,年紀倒是相差無幾,都在十七八歲左右的青年。

走在最前方的乃是一位青年,一身白衫,相貌普通沒有絲毫神色流露,頭戴玉冠。

若是傅然在此的話,必定會認出此人,當初離開黑海便遇到過。

在青年之後便是那位與傅然交過手的青年。

…….

而此刻,當聚英台人數達到萬人的瞬間,一道道光芒衝天而起,一個個漩渦乍現。

「我不甘!」

「怎麼會這樣,我距離聚英台不過數十丈而已!」

「唉…….我總歸還是平庸之輩!」

「與強者終生無緣!」

一道道不甘的聲音出現,旋即那些並未抵達聚英台的學員身影開始模糊,似乎有著傳送之力正將他們傳送而走。

而聚英台之上的萬人望著這一幕,有感嘆有冷漠,也有嘲諷……

雲序望著這一幕,失笑之後環視一圈,朗聲道:「按照往年的規矩,會有老生前來迎接我們,而在老生沒有抵達之前,可以爭奪王級評定。」

此言一出,立即讓那些普通學員的激動。

踏上聚英台,便代表他們已經成為了清風學府東院的學員,即便是挑戰失敗,也不會失去這個資格。

鄭希苦笑搖頭道:「看來你倒是想看好戲。」

雲序點了點頭,他自持實力強大,知曉不會有人頭腦發熱的對他出手,而且也能夠借著這個機會好好瞧瞧還有那些高手隱藏在普通學員之中。

雲序實力強大,可以毫不擔心,而那些一般王級評定則是開始擔憂,特別是那些已經帶有傷勢的王級評定。

王級評定關係到以後在學院內的待遇,事關重要。

騷動出現,但是卻沒有一人站出來,不過也有不少人在暗中觀察,希望挑選到一位比較弱的王級評定。

九陽絕脈續 傅然眼觀鼻鼻觀心,他發現,此刻已經有上百人的視線落在他身上,畢竟大多數的王級評定都沒有傷勢。

而在受傷的王級評定之中,傅然已經算得上受傷最嚴重之一,被人惦記也是正常。

衛青二人也發現這一點,當下冷笑連連。

至於柳眉也蹙眉,不過也沒有表現出什麼。

反倒是沈益與姜陽二人卻是饒有興緻的盯著傅然。

雷痴眼神平淡,就在他手即將落在腰間細劍上的時候,一位精瘦少年卻突然站了出來,而目標直指傅然。

鬼醫逆天妃:魔帝,放肆寵 「這位兄弟,我看你受傷嚴重,這王級評定也該交出來了。」精瘦少年冷笑道。

只要拿下了傅然的王級評定,其他普通學員便不能對他出手了,這個道理精瘦少年很清楚,因此選擇最先站出來。

每人只有一次機會,而精瘦少年卻將這個機會用在傅然身上。

傅然望向精瘦少年,平淡的點了點頭,沒有開口的意思。

或許正是因為這份平淡讓精瘦少年心中有些忐忑,或許是其他原因,精瘦少年毫不猶豫的直撲而去,速度之快眨眼便到了傅然身前。

唰!

傅然腳下光芒一閃,似乎有著電弧竄動,只見身影一顫,那精瘦少年便倒飛出去,直接飛離了聚英台轟然落下。

砰!

噗!

少年落地,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忍不住噴出,但是他卻沒有絲毫在意,恐懼的盯著傅然。

精瘦少年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宗玄境中期的實力,在這些學員之中算不上什麼,但是也不至於被瞬間擊敗,僅僅一擊!

「這便是王級評定的實力么!」

精瘦少年面容苦澀,他知曉他與王級評定之間有差距,但是卻沒想到差距如此之大。

傅然依然面色平淡,看了一眼精瘦少年便不再關注,找了一個角落盤坐而下。

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傅然身上,那些王級評定之中有不少都是露出凝重神色,而更多的普通學員則是倒吸涼氣。

原本看傅然的模樣,本以為是一個軟柿子,卻不想是一塊鐵板。

剛才那些想對傅然出手之人則是暗中鬆了一口氣,好在這塊鐵板並非是他們去踢。

「他比上次強了太多太多!」孟浩喃喃自語,而夏秋等人則是點頭不已。

「賦子甘商果然說得不錯。」姜陽淡笑點頭,而他身旁的沈益也是點頭不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