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穆沐臉色猙獰,青袍鼓盪,殺機橫秋。

「走!」

十七名穆家聚氣境修鍊者走出大殿,統統低吼一聲,這整個穆家之內,數不清的閃光衝天而起,呼嘯而至!

「隨我們一切人前去,擒下冷氏一族,擊殺冷逸!」穆沐低喝一聲,元氣催動之下,整個穆家清晰可聽。

「擒冷氏一族,擊殺冷逸!」

「擒冷氏一族,擊殺冷逸!」

「擒冷氏一族。擊殺冷逸!」

千名穆家弟子統統仰天怒嘯,好像是要把心中那惴惴、焦躁的意思徹底吼出!

冷逸又能如何?辱我穆家。必死無疑!這個時候,這些人軀體之上的氣勢。頓時瘋子一般暴漲起來!

穆家這般動靜,肯定是將那八州各方修鍊者驚動,這個時候紛紛飛上屋頂,臉色驚懼望向那漫天的穆家修鍊者!這個時候聽到千人統統暴吼,森冷殺機更是讓他們臉色速度非常快煞白起來。

刑天瞳孔劇烈收縮,心中剎那間翻起驚濤駭浪。他從來沒有想到今天這件事情竟然會引起這般軒然大波,那穆家老祖明明已經經將冷逸放走,為什麼現在又要這般大張旗鼓前去西川,把這絞殺!

「師兄!師兄!我們應該怎麼辦?」凌清兒臉色慌張。雙瞳之中充滿擔憂的顏色,「冷逸老大肯定會出事得,我們幫幫他好不好?」

刑天聽說深深吸了口氣,再一次張開雙眼,這之中已經然恢復平靜的顏色,低沉道:「今天這件事情,你我二人絕對不能出手,不然必然會為宗門招來彌非常大禍。」

「修鍊者爭鬥,絕不能牽涉世俗親人。這是修鍊界鐵律,哪怕穆家實力強大也絕對不敢公然對冷氏一族不利,而我們所應該做的,就是等到這個時過去以後。暗中保護冷家,不受外人迫害!」

「這一場生死大劫,想必冷逸兄早已經有所預料。所以才會提前囑託與我!所以,這個事我們沒法幫他分毫。是否能夠挺過這個劫,就是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凌清兒聽說俏臉頓時變得非常煞白。看著那漫天修鍊者,穆家傾巢而出,又有那聚靈境老祖,冷逸老大又怎能會有半點生路?

各方修鍊者對望一眼,感慨者有之,但更多則是幸災樂禍的意思,一切人心中都明白,恐怕那風光無限的冷家,從今日起就是要徹底沒落了!更有那機警之人,速度非常快施展真言向宗門傳遞信息,速速與那冷家撇開一切關係,以免引火燒身受到牽連。

「走!」空中突然傳來一條低喝,在十七名聚氣境修鍊者帶領下,千名穆家弟子呼嘯見向那傳送廣場而去!

「傳送開啟,每次兩百人!」穆家通往西川的傳送陣早在千年前便已經布置完善,但今日尚且是首次使用。

兩百名穆家修鍊者飛入這之中,傳送法陣剎那間運轉,將這之中之人傳送而出。

短短片刻間,千名穆家弟子就是傳送完畢,穆沐等十七名聚氣境修鍊者臉色陰霾,踏入那傳送陣內,光線一陣扭曲,身影就是消失不見!

。。。。。


聚靈境修鍊者,神力威能通玄,猶如神明中人,絕不能以常人眼光對待。

「這冷逸壞我穆家吞靈大陣在先,破損本君威嚴在後,如果說不能把這乾淨利落斬殺當場,怎能出我心頭惡氣,彰顯我穆家強大!」

「未來千年,穆家鐵定會出現一段虛弱時間,我這個次出手也是為了震懾八州宗派,從此以後哪怕察覺到異樣,也不敢輕舉妄動!」

「所以今日,這冷逸必須要死,而且要死的無比凄慘,毫無反抗之力!」

穆家老祖臉色陰霾如水,身邊元氣瘋子一般扭曲,不斷幻化成一隻只深邃烏黑骷髏,瘋子一般咆哮。這傢伙身在半空之中,步子平穩猶如常人地面行走,但一步落下,就是好似剎那間跨越了無窮距離,所謂瞬息千里,不外如是!

這個時候,他身影來到海面之上,沉默不語前行片刻,就是停下腳步。

下方海面上,一座生滿翠綠竹林生命等級盎然的橢圓形島嶼,出現在視線之中。

穆君微微猶豫,而後拱手朗聲道:「穆家穆君前來拜見翠竹朋友,還請朋友現身一見。」說話之間,聚靈境修鍊者身體里的強大氣息冷冷釋放而出。

在這陡然降臨的威壓下,這島嶼四周呼嘯澎湃的海浪,也是剎那間平靜下去。

一小會兒,那海島上數不清的翠竹突然無風自動,竹葉竹枝竹竿碰撞間發出密密麻麻噼啪之音,在於這個同時。點點綠芒從每一處竹子身體里散發而出,在上空凝聚。演變為一名身材瘦削臉色陰曆的青衣老人。


「呵呵,原來是明光朋友。老夫本體正在修鍊之中,沒法遠迎,還請朋友勿怪。」這傢伙拱手笑道,然而就在其眼眸內竟然非常冷淡,沒有半點暖意。

穆君抱拳回禮,兩人寒暄數句,貌似多年好友,但眼睛深處竟然都有防備的顏色。

「翠竹朋友,實不相瞞。今日本人前來是想要借朋友手中定天輪一用?」等待片刻,見這老傢伙一直不肯開口相詢,穆君心中無奈,只好率先開口。

那翠竹大君聽說臉色一變,眼神剎那間變得陰厲下去,寒聲道:「明光朋友這個說何意,難道是今日是準備向老夫奪寶不成?」一邊說著,這傢伙軀體之上一股一丁點不弱於穆君的強大氣息剎那間爆發而出,與這個同時那竹海剎那間瘋子一般搖擺起來。點點綠芒擴散而出,融入那翠竹大君身體里。

穆君聽說苦笑一聲,連忙擺手道:「翠竹朋友萬勿誤會,那定天輪乃是你本體一截祭煉而成。與你心神相通,如果說無你允許老夫哪怕拿在手中也無一丁點用處。既然這般,老夫又怎會坐下這種蠢事。」

「今日我老夫前來就是誠心想要暫借使用。一從此以後即刻歸還,如果說朋友應下這個事。老夫以心魔發誓,待到朋友衝擊中期境界之時可來為你護法一次。以抵消這個次人情。」

那翠竹大君聽說軀體之上氣息漸漸灰飛煙滅,臉色一陣陰晴不定,而後咬著牙說道:「心魔毒誓,對我們一切人來說雖然有所束縛,但如果說想要破去,卻也不難。」

穆君微微一笑,顯然對這個早有預料,緩緩說道:「朋友放心,本人並非朋友獨身一人,身下還有數不清的子弟,如果說老夫從此以後食說,你大可來我穆家與我為難就是。」


「好,既然這般,老夫便信你一次,這個寶暫且借你,一從此以後必須歸還!」翠竹大君思慮片刻,沉聲說道。一邊說著他伸手在儲物囊上摸向,就是將一枚人頭大小,通體翠綠的,好似穆質的法寶拿出,交到那穆君手中。

「多謝朋友,明日這個時之前,老夫定來歸還!」穆君臉上展現出一些喜色,轉身一步邁出,身影就是剎那間消失不見。

那翠竹大君臉色陰晴一陣,身影就是剎那間灰飛煙滅演變為點點綠芒,重新融入那竹林之內。

大祈王朝鄰國南詔第一大派,鬼王宗,山門坐落在蒼古山脈,這個處終年黑霧漫天,鬼氣陰森,一眼望去便知乃是一處兇惡之地。

穆君身影緩緩緩緩出現在山脈上空,從懷中拿出一枚慘綠色骷髏狀玉簡,雙瞳之中閃過戀戀不捨的意思,而後手中元氣微吐把這震碎。

啪!

那骷髏破碎的剎那間,一條綠芒就是剎那間從中閃出,直奔那黑霧之中而去。

片刻后,那縈繞在蒼古山脈上的黑霧陡然間劇烈翻滾起來,演變為一隻只猙獰惡鬼連連暴吼,好似下一刻便會暴起傷人。

但穆君臉色竟然非常平靜,束手在後,好像是在等待什麼。

「今日所為什麼事,你要用掉這枚信物件召我。」黑霧劇烈翻滾間統統向兩側讓開,一條人影從中緩步走出,那數不清的猙獰惡鬼連連低鳴展現出畏懼與尊崇的顏色,趴伏在這傢伙身下,瑟瑟顫抖。

這傢伙身材瘦小,全身籠罩在寬大黑袍之下,僅有一雙綠油油的眼眸露在外面。他說話聲音非常嘶啞,語態怪異非常刺耳,好似已經然數十年從來沒有開口一般。

穆君聽說臉上並無任何驚異,拱手道:「今日前來,就是希望黑天朋友能夠出手,幫我施展鬼王宗血親真言,拘來一人!」

黑天聽說沉吟一小會兒,那穆君也不催促,站在一邊靜心等待。

「這傢伙是何身份?」

「世俗出身,並無顧忌之處,黑天朋友可儘管放心。」

「若我出手?」

「你我之前恩怨全部一筆勾銷,從這個再無瓜葛。」

「好!」

聲音落下,兩人同時邁步向前走去,風馳電掣,呼吸間身影就是消失不見。

。。。。。

西川,凌雲城。

這個城數百餘年前建造而成,位於西川西部,人煙較為稀少,是以修鍊勢力也是非常弱小,周邊僅有兩三家修鍊小派。但今日,這個地竟然非常熱鬧,原因就是那修鍊家族劉家,公開招婿!

話說這劉家之女,年方雙十,生得是花容月貌,美若天仙。而且這個女修鍊天資不弱,月前已經經拜入西川第一大派西川門下。這般一來,更是引得方圓數千里內數不清的年輕修鍊者前來,都想坐那乘龍快婿一親芳澤。

「各位,老夫劉家家主劉武成,首先非常感謝大家能夠前來參加小女招婿大會,我劉家出下三道題目,通過之人便可與小女一敘,如果說滿意則今日晚婚,也請諸位朋友做一個見證!」

劉家雖然在修鍊界勢力弱小,但在這凡人城池中竟然神明般存在,家宅佔地上千畝,這個時候身處之地這片廣場,更是數百丈大小,足夠容納下那眾多求親修鍊者。

這傢伙聲音落下,那周邊修鍊者紛紛拱手回禮。

那劉武成微微一笑,正欲開口,但就在這個時候這廣場竟然突然間劇烈顫抖起來,一股強大氣息剎那間從地底散發而出,將那廣場之上一切修鍊者全部彈出。

「發生了什麼事兒!」(未完待續。。) 「難道這劉家廣場之下竟然是隱藏了何等法器不成?」

「看來我們一切人運氣很好,這個時候前來求親,如果說再能得到法器,當真算得上人財兩得!」

眾修鍊者眼冒火熱的顏色,竟然從來沒有發現那劉武成瞳孔劇烈收縮,而後臉上展現出恭謹的顏色。

轟隆!

廣場上地面鋪就的石板被剎那間震飛,數不清的碎石穿空,讓他周邊修鍊者狼狽逃竄不已經。煙塵飛舞,待到視線恢復,一座數十張大小的傳送法陣就是出現在眾人眼前。

一條道明亮的顏色從那法陣之中傳出,顯然這個法陣已經經自動啟動。

嗡!

光線一陣扭曲,那轉送法陣內就是出現了密密麻麻兩百名青袍修鍊者,這些人出現以後,軀體之上閃光一閃,就是飛到半空之上,眼神向下方橫掃而去!

被這兩百名修鍊者眼神一掃,那廣場外原本抱怨不止口語不敬的眾多修鍊者頓時身體一僵,臉上展@頂@點@小說現出驚懼的顏色!這兩百人,道行竟然全部是聚氣以上道行,冷冷的元氣威壓從其身體里散發而出,令人心生畏懼!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兒?這劉家住處,怎們會隱藏有這般大陣!」

「兩百名聚氣修鍊者,這種手筆恐怕我西川宗派只有西川能夠輕易拿出,但從這些人軀體之上氣息來看,竟然絕非西川修鍊者!」

「這些人殺氣騰騰,眼神帶煞。來者不善,我西川恐怕即將要有大事發生了!」


但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中,那傳送法陣稍微停歇。竟然是再一次運轉起來!

嗡!

當法陣停止,便又有兩百名修鍊者出現在眾人雙瞳之中!

同樣衣衫,同樣殺氣騰騰,同樣道行都在聚氣以上境界!

再一次出現的兩百名修鍊者沉默中軀體之上閃光一閃,飛上半空之中,眼神隱含煞氣向四周掃去。

突然再一次出現兩百名聚氣修鍊者,更是造成了無與倫比的衝擊力。在西川。聚氣境修鍊者就是老祖般存在,剩下的聚氣修鍊者,就是各方主力!然而即就是西川第一宗派西川。也絕對沒法拿出!

但就在眾人震驚中,那傳送法陣竟然再一次亮起。。。。

嗡!

嗡!

嗡!

每次傳送,就是出現兩百名聚氣修鍊者,共計五次。千人!

一千名聚氣修鍊者。這種陣容,已經然讓這廣場之上西川各宗派修鍊者剎那間獃滯,繼而臉色煞白。

嗡!

傳送法陣第六次亮起,竟然僅僅有十七道身影出現這之中。看到不再繼續有大批修鍊者到來,西川修鍊者心中稍稍鬆了口氣,然而下一刻,感應到十七人軀體之上晦澀深邃穩固的元氣虛空波動,一切人的臉色剎那間變為死灰!

聚氣境修鍊者!!

十七名聚氣境修鍊者。千名聚氣修鍊者,這種陣容足夠橫掃整個西川!

當穆沐等人到來后。那劉家家主滿臉激動惶恐的顏色跪倒在地,「弟子參加家主,參加諸位長老!」

穆沐見狀微微點頭,揮手示意其讓開,就是與那十六名穆家長老一步邁出,閃光中出現在半空之中。

「前往白河城,出發!」

聲音落下,可怕的破空聲頓時傳遍天際!

嗖!嗖!嗖!嗖!嗖!

以十七名聚氣境修鍊者為首,浩浩湯湯千餘閃光,遮天蔽地煞氣無雙,呼嘯離去!不過數次呼吸之間,就是從眾人眼前消失不見,但那可怕的破空聲,竟然依舊還是隱約可聽,令人驚懼發覺剛才那一幕並非幻象!

「穆家!他們是和雲州穆家修鍊者!」突然,某名修鍊者聲嘶力竭大吼起來,聲音中充滿無窮恐懼的顏色。

眾人聽說一愣,而後臉色剎那間大變!和雲州穆家,雖然不曾參加修鍊界爭鬥,然而就在其地位在整個大祈王朝修鍊界竟然猶如聖地一般,那傳說中的聚靈境老祖,更是足夠讓任何人心生畏懼!

「這穆家傾巢而出殺氣騰騰來我西川所為什麼事?難道某一宗門犯下大錯,這般他們前來興師問罪不成?」

「應該不是這般,穆家威名大祈王朝修鍊界誰人不知道誰人不曉,哪個活得不耐煩了,敢去招惹他們!」

「這個事還算蹊蹺,近來從來沒有有大事發生,為什麼這穆家這般大張旗鼓煞氣騰騰而來。」

「剛才。。剛才他們好像說要趕往白河城?」就在這個時候,一名淬體境小修鍊者弱弱開口說道。

白河城?

眾人聽說臉色統統一變,如果說之前這白河城可能知曉之人不多,但這個時候在這西川修鍊界,竟然已經經沒有人不知道!

「難道這穆家殺氣騰騰,竟然是與那冷逸有關?」這種念頭出現在眾人心中,就是讓他們徹底變了顏色!

一時間,眾人紛紛施展真言,將這個地發生之事與猜測速度非常快傳回宗門。

穆家修鍊者傾巢而出,十七聚氣境千名聚氣以泰山壓頂之勢直撲白河城,這則消息以一種爆炸般的方式瘋子一般傳遍整個西川,並且繼續瘋子一般向外傳去。

。。。。。

西川,冷正元正在隱修打坐中,但就在這個時候他眉頭微微一皺,緩緩睜開雙眼,冷冷道:「什麼事兒要來打攪?」

「老祖,門外弟子傳來血色玉簡傳信,弟子不敢耽擱片刻,還望贖罪。」密室大門開啟,一名西川弟子疾速走入,跪倒在地說道。

「血色玉簡?」冷正元臉色剎那間一變,道:「速速拿來與我一觀。」

「是!」那弟子不敢耽誤分毫。急忙從懷中拿出一枚通體血色的玉簡雙手奉上。

冷正元拿在手中,神魂之力一掃之下就是剎那間臉色狂變,厲喝道:「召集門內一切長老護法前往大殿!」聲音落下。他軀體之上閃光一閃,人影已經然消失不見。

那名西川弟子微呆,而後身體劇烈顫抖起來,哆嗦著爬起身來捏碎懷中一枚玉簡。

下一刻,一股充滿殺戮的意思的警鐘聲,就是在整個西川內響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