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程國強這纔回過神來,“你想哪裏去了,我是在觀摩他們的舞姿,不能否認,他們的確是跳得很精彩。”

“曉柔是在和你開玩笑,你不用這麼緊張地解釋,好了,既然我們來了,就不要拘謹了,要開心一些,走,那邊的美食上新了,我們去嚐嚐!”小薰像個貪嘴的小貓,話音剛落,便拖着何柔和程國強的手,三人一起走向了美食區。

之前擺放在這的食物,看來只是頭盤菜吧,此刻舞會開始了,人也多了,這美食也會跟着變化,種類繁多,五顏六色,各色小吃,再看旁邊,紅酒,白蘭地,伏特加,各種啤酒,多不勝數。供應的熱飲,有咖啡,有奶茶,有果汁,口味齊全,應有盡有。

直把三人看得是口水直流。

沒錯,何柔也是這樣的感覺,她其實很喜歡美食,不然當年,她怎麼會掉進臣城用美食設下的一個個陷阱裏而不能自拔呢?

不遠處,兩個調酒師在吧檯裏雜耍般的調着雞尾酒,調酒瓶口還點着了火,在調酒師的手中拋上接下的,隨着音樂的節奏,火瓶上下翻飛旋轉,場面驚險刺激,讓人的腎上腺素不斷的飆升。

吧檯裏五個酒保都還忙不過來,激情四射的員工們在聖誕夜裏盡情的狂歡,大有不醉不歸的架勢。

何柔點了一杯熱百香果汁,坐在吧檯前,看着舞池中狂歡的人羣,不禁感嘆,自己已經多年沒跳過舞了,其實她在大學時曾經是校舞蹈隊的一員,很多種交際舞蹈她都有學習過。時過境遷,她沒跳舞已經太久了,只是今日舞池裏的人們讓她憶起了往昔。

她一邊呡着高腳杯裏的果汁,一邊欣賞舞池內人們跳着着的她曾經熟悉的舞步。

兩個男子在他旁邊坐了下來,每人點了一杯啤酒,開懷暢飲起來。

“你看,那舞池中央,穿紅色露背低胸晚禮服那個女的,你猜是誰?”一男子發問。

“她戴着面具,我看不出來啊。”另一男子眉毛一皺,表明自己沒眼力。

“你這眼睛,該去看眼科醫生了,她是誰你都沒看出來?雖然她戴着金邊蝴蝶面具,但你看她那迷人的曲線,誘人的紅脣,最重要的是你看她如火純清的舞步,除了總裁夫人彭羽倩,還會有誰?”男子調侃着他的同座。

何柔聽到男子說舞池中最耀眼的舞者就是臣城的夫人彭羽倩時,她的心裏莫名的抽搐了一下,是彭羽倩?她也來了?何柔的眼睛不由自主的轉向了彭羽倩,這麼多年過去了她還是風采不減當年,嬌顏不改啊!

這時,小薰拉着程國強來到何柔身邊,“小柔,那邊有好多甜點,有面包,蛋糕,還有看着就想吃的班戟,我們去嘗一嘗。”

“好吧,有點心吃,我們去看看。”何柔在小薰的引領下,到了吧檯不遠處的自助麪點,甜點陳列區。

各種製作精美,造型美觀的糕點整齊的陳列在一條長桌上,桌子足有十米長。

每個盤子中的糕點都有一個寓意深刻,讓人遐想翩翩的名字,“情竇初開”,“珍愛一生”,“花季物語”等等……

太多了,可口的糕點配上雅緻的名字,還沒入口,就讓人垂涎三尺了。

何柔與小薰,程國強每人端起一個盤子,拿着糕點夾,選擇自己喜愛的糕點。

“國強,幫我夾塊栗子蓉餡的,對,就是你前面那盤子裏那種。”小薰指着程國強前面的那盤蛋糕叫喊着。

何柔走到桌子的中段時,看見了一個糕點品名牌上寫着“流連忘返”後邊註明寫着“榴蓮忘返”,是一盅盅的甜品。

這不是從前付銘軒給自己做的甜點的名字嗎?

怎麼會這麼巧?

何柔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但她的確喜歡吃榴蓮,沒有猶豫,她拿過一碗,來到靠窗的位子坐了下來。

細細品嚐着榴蓮班戟,熟悉的味道,精美的造型,何柔眸色深深,不知是不是想起了一些過往。

小薰和程國強也端着一碟甜點走了過來,坐在她對面。

“太好吃了,小柔,這頂級酒店的糕點師傅做的糕點就是不一樣啊,我還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糕點……”因爲嘴裏還咀嚼着,小薰說活都不清不楚了。

程國強拿出紙巾,給小薰和柔每人遞上了一張,“小薰啊,你慢點吃,誰和你搶啊。”

“國強,待會你帶小薰去跳舞吧,坐在這裏都不知道幹什麼,吃多蛋糕,也順便運動運動!”何柔笑着說道。

“可以啊!”小薰眼神裏充滿了期待。

“我不會跳舞啊,柔!”程國強面露難色地說道。

“我會啊,我可以教你跳!”小薰想抓住與他獨處的機會。

/t下載地址: ??“是啊,小薰很會跳的,她會教你的,你這麼聰明的人,一定很快就可以學會的。”何柔鼓勵程國強學習跳舞。

程國強多希望是何柔教他跳舞啊,可偏偏柔把他交給了小薰,雖說心裏有些不願意,但還是勉強的笑着答應了。

“那你呢?”

“我?我前幾天腳傷纔剛好,還是不要動太多爲妙!”何柔如實說着心裏的想法。

程國強點了點頭,既然如此,他是不得不跟着小薰去了,“那你不要跑太久了,免得我們回來的時候找不到你!”

“好啊,我們那邊坐!”何柔回頭看看了會場,指了一個方向。

品嚐完可口的糕點,何柔三人又來到了吧檯旁卡座上,找了個位子,何柔坐下後,忙催促小薰二人進入舞池。

看着小薰與程國強踏入舞池,開始了舞蹈教學,何柔一邊抿着手中的果汁,一邊欣慰的笑着。

就在她凝神之際,一個男子親切又禮貌的聲音傳入她的耳朵,“這位小姐,請問我可以請你跳支舞嗎?”

這聲音有點耳熟,但絕對不是臣城,是……?

噢……前幾天才見過的。

經過短暫的回想,何柔終於想起了聲音的主人是誰,回過頭去,笑意盈盈地看着對方。

她仔細打量了他今天的穿着,雖有面具遮臉,但挺拔的身軀,一套剪裁精緻的修身西服,沒有商務西裝的那樣傳統,剪裁設計透露出的是時尚與休閒。黑色小領帶是他今晚着裝的最大亮點。

“你是,曾總吧?”何柔開口問道。

曾亞斌愣了愣,“小姐,你怎麼知道我姓曾啊?”

“我是何柔呀!曾總真是貴人多忘事啊!”何柔忍不住損人,到底是她心中欣賞的男人,即便如此,曾亞斌也沒見不高興的。

“何柔?你今天戴着面具,不說話,我是真的沒想到你會在這……對不起,我剛纔沒能認出你來。”曾亞斌十分紳士地朝她微微躬身,道歉道。

何柔忍俊不禁,掩脣一笑,“曾總,今天怎麼有空參加舞會?”

“今天是聖誕節,臣總邀請我來參加他公司年終酒會,很高興能在這遇見你,你一個人嗎?”

“不,我還有兩個同事一塊來。”何柔指着舞池中正在跳舞的小薰二人。

曾亞斌順勢看了過去,頓時恍然大悟道,“哦,原來何小姐是落單了,那曾某我,能否有這個榮幸邀請你跳支舞呢?”

何柔心下一震,不免進退兩難,多年沒有跳過舞了,不知道再次踏上舞池,能否還有當年的狀態,要是出了醜,豈不爲難了曾總?

見她沒有迴應,曾亞斌心中即刻閃過了一抹慌亂,她對自己的好感是不是太淡太少,而自己對她的嚮往,卻是那麼地情不自禁,奇怪得讓他不禁好笑。

“怎麼了? 總裁大人好賣力 何小姐,是不是有舞伴了?”曾亞斌雖然覺得有些尷尬,但他還是微笑着詢問道。

“沒有!怎麼會呢?曾總,不瞞你說,其實我好久沒跳舞了,再加上,我之前扭傷了腳,纔剛好沒幾天,所以,我怕我跟你跳舞,會害你出糗的。”何柔低埋着頭,不好意思起來。

聲音輕輕地,在這個略顯喧譁且音樂充斥的會場裏,不用心去聽,根本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可奇怪的是,這樣細若蚊吟的聲音,還是一字不漏地落入了曾亞斌的耳中。

“我還以爲有什麼難處,不會跳舞交給我就好了,既然你說你的腳纔剛好,我們就跳一曲,如果不行,你直接說話,中途斷了也沒關係,再者,什麼給不給丟人,我們都戴着面具,誰會認識我們啊?放心好了……”

曾亞斌是根本不想她拒絕,他不知道,帶着她跳舞是一種什麼感覺,但他的心裏,已經十分期待這一次與她共舞的機會。

說罷,信心滿滿的曾亞斌,再次伸出右手,優雅的做着邀請的姿勢。

何柔望了望四周,每個面具背後的人們都洋溢着歡快的笑容,也許是帶着面具的緣故,人們的一舉一動都好像無所顧忌一般,連她自己的自卑也沒從心裏跑出來作祟,加上曾亞斌的一再鼓勵,她做了個深呼吸,然後勇敢的將自己的右手交給了他。

說起來,她的拒絕也同樣給過程國強,到最後卻是曾亞斌挽住了她的腰,這其間,有些什麼奇怪的因素存在呢?連何柔都不禁震驚。

只覺得,跟着這樣的男人,她十分有安全感,腳踝受傷的事,也會被他好生的照顧,就像……港灣一般。

在曾亞斌的牽引下,何柔與他來到了舞池中,男人頎長挺拔的身子完美迷人,女子一襲長裙包裹着纖細玲瓏的線條,遠遠看去,倆人十分相稱,是舞池中難得見到一對好身材。

在優雅的音樂聲中,何柔右手輕輕搭在了曾亞斌的左肩上,曾亞斌擁過她纖細的腰肢,大氣而紳士地與她輕輕碰貼。

何柔擋在面具下的臉頰瞬間紅透,許久沒有和男人這樣親密接觸了,臣城不說,這曾亞斌和她,無非就是簡單地見過三次,卻沒想到三次過後,他們會如此手牽手,勾肩搭背的跳舞了。

如此近的距離,她可以清晰地嗅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龍香水味,混合着淡淡菸草味道,很好聞,很成熟的男性感覺。

更讓她臉紅心跳的,是他噴薄而下的灼熱氣息,面具擋去的部分卻詭異地竄入她頸項,那輕輕如羽毛一般騷動的感覺,刺激着她全身的神經末梢,帶來心底一陣陣地悸動。

“跟着我的步伐,不要緊張,好嗎?”曾亞斌溫柔地說着。

“呃……我知道了!”何柔羞得無地自容,若不是他開口,她還不知道要怎麼想入非非呢。

舞池中響着慢四的舞曲,曾亞斌踩着節拍,開始在舞池邊上帶着她舞動起來。

一開始,柔還有點合不到拍子,曾亞斌耐心又輕柔的指點着,“你第三步退得稍微慢了些,手臂可以再擡高一點,對……就是這樣……雙肩自然放鬆。”

他們的配合是如此的默契,每一次轉身,每一次切步,都給人以美的享受。

一曲未完,他們已經取代了彭羽倩和他的舞伴,成爲了場上的焦點。

“那個穿旗袍的女人是哪個部門的?”彭羽倩一邊盯着舞池裏的何柔,一邊詢問身邊的安可媛。

安可媛仔細打量了一會何柔,“她戴着面具,我認不出來,就算她是公司的員工,我也對她沒什麼印象。”

“鼎豐原來還有這樣的人才,真是臥虎藏龍啊!”彭羽倩冷嗤了一聲,豔紅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陰狠的弧度。

在鼎豐搶她的風頭,這不是存心找死嗎?

人們羨慕與讚賞的眼光紛紛投向了舞池裏的一對,小薰與程國強也停了下來,坐在一旁,欣賞着那對璧人動人的舞姿,許久之後,小薰才反應過來,那女子,是他們的柔姐。

眼下,何柔簡直成了舞池中的女王,看着周圍人都用着欣賞的眼神盯着她的舞步,小薰頓時覺得臉上有光,哦不,是孤兒院面子有光!

“國強,你看那人是小柔啊!她跳得太好了!以前怎麼就沒發現呢?”小薰搖着程國強的手,激動的說着。

“還有她那舞伴,哇,看上去應該是帥哥,姿態翩翩,舞步卓越,鼎豐還有這樣的人才啊……”小薰不忘對曾亞斌的外表也大加讚賞。

程國強盯着何柔看了一會,心裏有些不是滋味,他之前相邀,柔用腿腳不方便來打發她,而現在,她居然和一個不知名的男人跳舞,真是懂傷他的心。

“人家戴着面具你怎麼知道他是帥哥?再說了,現在多少男人是披着羊皮的狼,他跳舞好,難保他不是經常用這個手段來勾引女人的,你居然什麼情況都沒搞清楚就在這裏大呼小叫。”程國強明顯帶着不悅攻擊道。

“什麼嘛,能叫得動柔跳舞的,那就不是一般人,你當我們柔是那種來者不拒的女人嗎?你也太不瞭解柔了……”小薰沒有感覺到程國強語氣中的酸意,不客氣地跟他爭辯着。

程國強爲此一怔,再次將視線投向那男子,心中泛起一絲疑惑,是啊,他究竟是誰?能叫得動柔跳舞的,絕非一般的男人,可是這裏是鼎豐,除了甌羽鋒就是臣城,難道……

是他們其中一個!

就在他準備跟小薰說起揣測時,舞曲音樂忽然嘎然停止了。

現場不約而同地發出了一聲驚歎,也有人惋惜怎麼這個時候停了下來,更多的人,是想去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而舞池裏,何柔因爲沒有音樂帶動,腳步也匆忙停下,這一停不要緊,硬生生地有些狼狽像露了出來,幸好有曾亞斌,處變不驚地抱緊了她的身體,把她往懷中帶去,她才免去了出糗的尷尬。

“沒事吧,柔……”耳邊,響起一聲焦急地詢問。

何柔本沒什麼事,但聽見曾亞斌對自己的稱呼忽然變了,也不禁怔愣在原地,想着是不是自己聽錯?

“何小姐……”曾亞斌舒緩過自己的緊張,才發現剛剛自己的情急,一絲尷尬從眸底滑過,他輕輕地放開了她。

“何小姐舞姿跳得不錯啊,累了吧,我們過去休息一下……”

“好……謝謝你曾總……”何柔揮去了心頭的訝異,娓娓的語氣讓曾亞斌頓感親切。

“以後,叫我亞斌就好了,曾總,曾總的叫我,倒讓我覺得有些不自在。”從那面具的背後,何柔看見了曾亞斌深邃的眼眸中透着的那一絲溫和。

何柔沒有多說什麼,點了點頭,倆人離開舞池,看到小薰就在不遠處,何柔本能地朝他們走了過去。

遠處,一處不起眼的角落裏,一雙閃爍着凜然光芒的眼眸,正緊緊地盯着何柔的一舉一動,在看見她與曾亞斌共舞的身子分開之後,才帶着冰冷,悄然離開。

小薰立刻迎了上來,將何柔緊緊抱住,嘴裏還在一個勁地嚷嚷着,“柔姐,想不到你跳舞這麼好,剛剛還讓我教國強,這不是讓人家國強心裏難受嘛……”

小薰似乎有意無意說出了程國強的心裏話,也有意無意地提起了何柔的尷尬。

她急忙看了一眼程國強,見他只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不知道心裏是不是真的怪罪,她急忙笑笑,解釋道,“對不起,我真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曾總約我跳舞,我沒有辦法拒絕啊!”

“曾總?”小薰眸光大亮,急忙看向男子,然後又小聲地貼在何柔耳邊道,“是不是那個幾次都幫了我們的曾亞斌,曾總啊?”

何柔含笑,點了點頭。

“曾總,幸會幸會,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我還以爲是什麼……不是,是我同事以爲你剛剛是採花大盜,還說你來着……”

“顏小薰!”身後,被一句話就出賣了程國強頓時咬牙切齒地低吼起來。

曾亞斌眸中閃着愉快地笑意,像他們這樣可愛的人他倒是很久沒接觸了,公司裏,大都是阿諛奉承,可是出了公司,無論走到哪裏,因爲他是曾氏企業總裁的身份,也是恭恭敬敬,謹慎小心,很少能遇到像小薰說話這麼爽快的人了。

於是,他爲表誠意,率先向程國強伸手,“你好,我是曾亞斌!”

程國強猛地一怔,片刻後,伸手回敬,“久仰大名曾總,我是孤兒院的員工,我叫程國強!”

“我叫顏小薰!”小薰嘿嘿笑着,也似模似樣地伸出手來!

曾亞斌也一一回握了。

隨後,四人坐在角落的圓桌旁閒談了起來,小薰的眼睛一直停留在曾亞斌的身上,直到何柔在桌下輕輕踩了了她一下,小薰這纔不情願的將視線從曾亞斌身上移到桌面。

“曾總,剛纔你和柔配合得實在是太默契了,這是我看過最有默契的一對舞伴了!不像某些人,怎麼教都沒有進步!”小薰一邊說,還一邊用調侃的眼光看着一旁的程國強。

程國強無辜的看着何柔,心想,小薰你誇別人,也不用連同他一塊貶低吧!真有種躺着中槍的感覺。

何柔卻一改之前的沉默,替程國強抱不平,“國強是不會跳舞,但我相信他只要用心學,還是可以學得很好的,小薰啊,你要有點耐心纔可以喲!”

“放心吧,只要他想學,我就一定可以教會他,就怕他要求太高,看不上我這個小老師!”看着程國強無助的眼神,小薰偷偷的笑了,沒想到這樣逗他會那樣好玩。

這時,會場的燈光暗了下去,聚光燈隨後移到了臺上,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司儀甌羽鋒拿着麥克風,出現在衆人面前。

他今夜一身白衣,搭配他俊逸超凡的面孔,簡直就像是從童話書裏走出來的白馬王子。

臺下,立刻就引來年輕女子一陣尖叫聲!

/t下載地址: “各位尊貴的客人,鼎豐的員工,朋友們,歡迎光臨鼎豐一年一度的尾牙宴會,希望今晚大家都能玩得開心,之前的舞動時間結束了,那麼也就意味着,我們鼎豐最讓人期待,最受員工歡迎的抽獎儀式就要到了,興奮的聲音再哪裏?叫得最大聲,還能意外地獲得一個年度最佳嗓音大獎哦……”

話音落下,臺下人羣沸騰了起來,歡呼雀躍着,尤其是男員工,那叫喊聲,都快變成了人猿泰山,令人忍俊不禁。

“大家靜一靜,首先我會抽出十位三等獎,獎品是數碼相機一臺。接着是二等獎五位,獎品是筆記本電腦一臺,一等獎倆位,獎品是恆大購物廣場購物劵一張,面值一萬元。大家拿好手中的入場卷,當我抽到的副劵號碼與你手中的號碼一致時,那恭喜你,你中獎了,規則聽懂了嗎?聽懂了的話,就舉起你們手中的抽獎券,我要開始了……”

員工們激動地叫喊着,在這個時候,情緒不能帶動的人少之又少,就算是鼎豐請來的尊客,也會讓身邊同行的人去踊躍參與,何柔這一桌,就是小薰特別的激動,揮舞着手中的抽獎券,口中還不斷地默唸“阿彌陀佛”,引得曾亞斌朗聲大笑。

甌羽鋒沒有做多吊胃口的事,將話筒給了公關部的職員,隨後將手伸進了劵箱中,隨機抽取了十張劵。

“我來宣佈中獎號碼!第一位,,在哪裏?”

臺下一位幸運的女孩大聲驚呼,“在這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