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秦飛故意壓低了自己的話對王富貴說道。

王富貴十分詫異的看了一眼秦飛,秦飛因為悟道之後,整個人的脾氣收斂了很多,可是被這樣欺負上門,這絕對不是秦飛的作風,更不用說他們的真實實力根本不止這一點,秦飛為什麼叫他住手,還故意將聲音壓低,奇怪歸奇怪,王富貴還是無條件的選擇了相信秦飛

,秦飛可沒有害過他。

「哼!我們走!」

王富貴帶著怒氣叫人繼續出發。

「不錯!很好!居然這樣沉得住氣,看來確實是想要做生意的商隊,而不是那些混蛋商人故意找來對付我們的人。」

記在王富貴組織車隊離開的時候,又一個聲音從樹林當中走了出來。

不過走出來的人可不止一個,而是有幾十個之多,這其中大多數的人都在武秀才的實力,武狀元也有七八個,甚至那個帶頭的邋遢老頭更是擁有男爵的實力,從這一點上來看,這些人估計才是這段路上打劫的正主,也只有這樣的實力,才能將有武狀元帶隊的商隊給滅

掉,甚至沒有一個人逃脫。

「老大!何必這樣試探了,要我說就該直接送這些可惡的商人去死,還要演戲真是沒有意思?」

那兩個攔路的人也走到了這個邋遢老頭的身邊,他們果然是和這些人一夥的。

「我也想動手,可是大人不讓我們動手,我們還是照著大人的話做事吧!」

一聽到是大人的話,兩個壯漢不由自主的留下了冷汗。

「飛哥!厲害啊!原來這些人實在故意試探我們啊!」

「主要是那兩個白痴的演技實在太拙劣!」

兩人雖然裝出一副我就是搗亂的神情,可惜那眼睛卻一直盯著密林當中,一看就知道這些人有問題,連我家小白的演技都不如,秦飛怎麼可能看不出來了,之所以不動手就是為了引這些人出來,剛才若是動手了,這邊的實力本來就不高,想來肯定會引起他們的注意,

說不定就不動手了。

「想必你們看到我們這個樣子,應該不用我多做介紹你們也知道我是誰了吧!那麼給也請自覺一點,將貨物交出來,然後乖乖的蹲下,讓我們這些兄弟也不用那麼辛苦了,不然一會半死不死的受罪,不如痛快一點。」

這人囂張的不行。

「哪來的白痴啊!說話那麼囂張!」

「至少人家從實力上來說確實有囂張的資本不是嗎?」

「切!又不是沒有見過。」

王富貴不屑一顧。

三公我都見過,我還在乎一個男爵,說出來也不怕人笑話。

「好了!各位準備好了嗎?準備好接受殺戮的盛宴了。」

「你這話說的!好像我們已經是你案板上的死人一樣,你確定憑你們這些人就能殺掉我們嗎?你是不是想的有點太多啊?」

「小子!你以為你們憑這些人就能把我怎麼樣?」

邋遢大漢指著周圍這些已經被嚇傻的人。

「還是這位有點實力的小子,說實話我倒是很看好這個小子,小子看你現在的年紀也不是很大,以後有的是發展前途,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干這種買賣啊?要是你願意以後我做第一把交椅,這第二把交椅就交給你了。」

「大哥!」

對於自己這位大哥的話,其中一個漢子明顯有些不滿意,不過卻被邋遢老漢攔了下來。

「哈!飛哥!這人還真不是一般有勇氣啊!」

聽到這人的話王富貴差點笑出了聲音。

秦飛是什麼人?連三公都能找來的人,叫他給你當小弟,王富貴真心佩服眼前這些人,這人可真不是一般有勇氣啊!

「怎麼?不滿意?我這個二當家的位子可是很多人做夢都想要的。」

「不是我看不起你們幹這一行的,至少在我看來,你們就算是把我請過去當成祖先供起來,我都嫌你們不夠資格!」

這人最不怕的就是開玩笑,但最怕的就是一本正經的說實話。

不管在秦飛看來,還是在王富貴看來這話都沒有什麼奇怪之處,可是卻激怒了這些人。

「小子我好心好意招攬你,不來就算了,居然還罵老子,兄弟們給我殺了他!」

「殺!」

一群殺才們早就準備好了,就等這個老大發號施令,現在一個個都像打了雞血一樣。

「兄弟們!給我殺了這群毛賊!」

不過在山尖之上突然殺出了十幾個人,這些人的實力全在武狀元級別,最前面這個更是一個男爵級別的實力,為了對付這些人,這些商人也是下了血本找來了一個男爵高手。

「不好中計了!」

邋遢老漢心中一急,這千防萬防,最終還是被這些人給套路了。

「現在才反應過來,你不覺得這樣太晚了嗎?」

這個男爵高手已經殺到了眼前。 「這些人一出來我就發出了信號,怎麼樣?配合的不錯吧!」

看到這樣一個場景,王富貴已經確定勝券在握了。

「是挺不錯的,不過我還是有點奇怪,憑這些人的實力,幹嘛一定要來搶商隊啊!他們在那個王國找不到點事情做?或者說這樣的實力,他們需要做山賊嗎?」

秦飛很疑惑,商隊的貨物價值是高,但是一般來說一個男爵的實力只要安心的投靠一個勢力,在幾十個王國當中,秦飛就不信了,他會找的比這少。

難道是為了找點樂趣?

「管他了!收拾他們之後一切都知道了。」

秦飛和王富貴並沒有參與到這些打鬥當中,他們坐在馬車裡,現在反而變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這可未必,這些烏合之眾或許實力不是很高強,但是那個老頭的實力可沒有那麼弱。」

就像秦飛說的那樣,商人組織的這些高手確實很多,武狀元足有十幾個,這樣的實力很快就將這些強盜武狀元給收拾了,可是那個邋遢老者,卻和那個男爵鬥了一個旗鼓相當,兩人都擁有武技,雖然都是一些基礎的武技,可是明顯兩人已經沉浸很久了,都是在小成境,這樣的實力在男爵當中也確實算是不錯了。

可這也讓商人的高手有些為難了,男爵只有一個,他們也都只是一些武狀元,這樣的戰鬥他們根本沒有實力參與,他們又沒有什麼厲害的武技,這上去絕對送死,在將所有的強盜殺死之後,所有的人都只能守在這裡看了。

除了這些高手以外,很快又來了一批人,這些人的實力都不算太高,可是一個個的身上都是綾羅綢緞的,很明顯都是有錢人,而他們正是這次組織這次剿匪行動的商人們。

「賈老闆!李老闆!朱老闆!」

王富貴看見這些人的出現,立刻跳下了車和這些人打招呼,看樣子和這些人很是熟絡。

「王老闆!這次多虧有你了,我們才能將這些強盜一網打盡。」

「客氣!客氣!畢竟我也是一個商人,我以後也要從這條商道過,與其說是幫你們不如說是幫自己了,你們實在是太客氣了。」

「這話王老闆就說的不對了,你可是又出錢,還冒著生命危險引出這些強盜,我們可沒有這些氣魄啊!」

「說那裡話,這還不都被這些狗雜種給逼出來的嘛!要是你們覺得過意不去,以後就多多的關照一下小弟我,在生意上帶帶小弟。」

「王老闆這話說的,互利互惠!」

「對!互利互惠!」

一群人虛偽的互相吹捧著,而王富貴也顯露出他八面玲瓏的一面,絲毫沒有像在秦飛身邊這樣逗比,足以見得王富貴確實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

「來!來!我來給各位介紹一下我這次請來的高手!秦飛!秦老闆!可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要是以後想要找什麼高手可以隨時找他!」

王富貴這個時候一直沒忘給秦飛介紹生意,

「哦!秦老闆?這就是你說的那位很厲害的秦老闆?」

一群人打量著秦飛。

「各位老闆好!」

做生意靠的是人脈,也靠的是關係,雖然秦飛未必需要這些東西,可是伸手不打笑臉人,王富貴也是好意,這些老闆們也沒有看不上秦飛,眼神中沒有絲毫的瞧不起,秦飛自然也不會擺出一副老子高高在上的表情。

「秦老闆好!看秦老闆的年紀不大,居然是一方高手,正是年少有為啊!」

這些老闆一個個都至少四五十歲了,和秦飛這樣的年紀比起來,他們可不是老的一點半點,說這些話,他們也確實十分的真誠,畢竟都是商人,即便他們內心對於秦飛有什麼看法他們也不會表現出來,這才是一個真正成功的商人,這些商人能夠聯合起來除掉這些強盜維護自己的利益,可見這些人十分的有大局觀,都是些不錯的人,秦飛也暗自點頭,對於王富貴結交這樣的人,也表示十分的認同。

「也沒有看出多厲害,不過就是一個武狀元而已。」

這些老闆們看秦飛還不錯,可有些人就是看不上秦飛,說話的是站在這些商人背後的一個武修,實力在武狀元級別,從年紀上看也很年輕,或許是那句年少有為讓這個人十分的不滿,同樣是武狀元級別,有什麼好吹噓的。

「於師傅!」其中一個老闆見這人說話,立刻有些不滿的叫了一聲。

很明顯這個人是他手下的人,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話,讓這個老闆有些不滿,誰都知道這是客套話,大家吹噓一陣,然後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天知道以後有什麼交集沒有,今天也不過就是因為利益才聯繫到了一起,這時候說這樣的話很容易引起矛盾。

「於師傅倒是說的對!我一個武狀元而已,和那兩個男爵高手比起來確實差遠了,剛才面對那個老頭都有些害怕,以後還要多多修鍊才是。」

秦飛將自己的姿態放的很低,或者說他根本就不想和這個人說那麼多,只會是自降身價而已,再說了小烏的事情,讓秦飛對於自己的實力有了一個深刻的事實,不想惹事是一回事,實力弱這一點上,秦飛確實是認同的。

「呵!」

王富貴看了一眼這個人表露出了不屑,不過他也沒有說話,和這樣的人計較也確實沒有太大的意義。

秦飛這樣一說反倒是讓這個武狀元和那些商人有些尷尬了,一邊吹噓別人,一邊打擊別人,可是人家根本就不理會這一茬,一下子就讓空氣安靜了許多,為了轉移這樣的尷尬,一群人只好將所有的目光放在了戰鬥上面。

「沒有想到我居然會栽在這裡,不過你們不要以為你們這樣就贏了,哼哼!」

邋遢老頭最終還是在兩方的實力較量當中因為年紀的原因,一個失誤敗下陣來,不過這個邋遢老頭敗下陣來之後卻沒有絲毫的沮喪,反而是露出了殘忍的微笑。

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這個人將一個煙花扔向了天空。 「嘭!」煙花從天空中爆開,發出炫麗的圖案,可是卻讓在場的所有商人心裡同時咯噔一下。

還有援兵?這是所有商人的心聲。

「我就說以這些人的實力和做派,怎麼可能不像是專門來搶這些商隊的,看來這裡面有些好玩了。」秦飛在旁默默的看著。

「呼!!」很快眾人就感覺到一個壓迫性的氣勢從密林當中傳了出來。

「果然還藏著高手,這下遭了!」

所有的人心中一涼,以這樣的氣勢來看這人的實力最少是男爵級別,一打一沒有問題,可是這一打二那就沒有這樣簡單了,商人這一方的男爵也露出了一絲擔憂之色,和邋遢老頭對戰之後,他也沒有剩下多少的體力,現在再來一個男爵估計能夠輕易拿下他。

「白痴!不是叫你不要隨便召喚我們嗎?」

來的是一個中年男子,這個男子手拿短劍,一臉兇相,臉上更是有很多的疤痕,一看就知道這個人不好對付,更讓所有商人絕望的是,這個男人的實力居然是在子爵級別。

「對不起大人!我也不想,實在是這些人故意設下陷阱,我也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之下才這樣做的,你看我的這些兄弟們都被殺的差不多了。」

邋遢老者恭敬的站在這個人的面前,一點異動也不敢有。

所有的商人看到這個情況,幾乎在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逃跑,甚至連那個男爵想的都是逃跑,不過他也知道自己的實力擺在那裡,想要跑根本不可能,這個子爵必定會一直盯著他不放,倒是有幾個商人和實力低下的武修耍起了小聰明,他們偷偷的摸到了最後面,想要趁現在這些人不注意的時候,逃掉。

「哼!沒用的東西!我不是告訴你過要小心這些人嗎?死來!」

原本還在訓斥邋遢老頭的子爵突然一跺腳,飛起幾個石子,然後用手一把打向了那幾個逃跑的人,這幾個人立刻斃命,連一點掙扎的餘地都沒有。

「沒看見老子在說話嗎?老子在說話就好好的給我聽著,老子的眼睛沒瞎,要是老子在看見一個人逃跑就不要怪老子不客氣了。」

這個子爵來了這樣一出,所有人想要逃跑的心思都收了回來,不敢再有異動。

「飛哥!現在出手嗎?」

這個時候王富貴摸到了秦飛的身邊,其他的人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逃跑,可是對於王富貴來說,這人顯然嚇不倒他,有秦飛在身邊,有小白在身邊,他還真不擔心有人能夠把他怎麼樣?

「不急!我倒要看看這個人想幹什麼?反正都是出來找事玩的,慢慢來嘛!」

秦飛不著急,他總覺得這些人的出現實在太奇怪了,理論上來說,這樣強大實力的人他們要錢有錢,要權有權,沒事出來搞出這樣一出實在讓人匪夷所思,估計讓他們出手殺人的價格,比現在這車貨物的價值加起來都要高十幾倍,這樣的人居然會來搶東西,還是說著人有些獨特的癖好,就喜歡搶劫?

秦飛很感興趣。

「對不起!大人饒命!下次!不!不會再有下次了!一定不會再有下次了!」

這個邋遢老頭在子爵的威脅之下已經跪在了地上。

這人似乎很享受邋遢老頭跪下帶給他的快感,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他的臉上居然露出了笑容,秦飛也是搖了搖頭,果然有別樣的癖好啊!

「你們很好!居然打擾了老子今天的休息!也打擾了老子的計劃!你們說!我該怎麼樣收拾你們了?」

「大人饒命!大人饒命!我們願意付出我們所有的身家,只求你放過我們,以後我們再也不敢冒犯您了。」

一些怕死的人在子爵轉頭的一瞬間就跪了下來,當然也有那種不怕死的,依然站立著的,這些人中像秦飛這樣根本不將這個人放在眼裡的人沒有,更多的是那種十分聰明的人,他們清楚的明白這個人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他們又何必放下自己的尊嚴求饒了。

「很好!老子就喜歡你們這種饒命的人!」

這些跪下的人心中一喜。

嫁錯老公睡對人;纏綿上癮 「所以老子給你們一個疼快!」

「啊!」

這群跪下的人在發出了一片悲號之後,全都沒有了性命。

「錢?以老子的實力,你們認為老子需要錢嗎?老子現在需要的是你的命!接下來就是你們了!說吧!想怎麼死?跪下來求老子!老子給你們一個疼快,要是不跪,你們將會在疼苦當中結束自己最後的生命。」

所有的人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人果然沒有打算放過他們任何一個人。

「要不我們拼了吧!」一些人小聲的說道。

穿越之愛妃熬得過 這自然瞞不過這個子爵,可是他沒有說話,也沒有去管這些人,就像一個高高在上的王者,看著一群平民在最後的掙扎一樣,他有那個實力不屑的看著這些人,也十分享受掌握這些人性命的快感。

「這位大人!他們在商量怎麼對付您!」

可就在這個時候從商人隊伍中跳出來一個人,說了句讓秦飛和那個子爵都沒有想到的話。

「於師傅!」

這個人秦飛還很熟,就是剛才挑釁秦飛的那個人。

「哦!你這樣出賣你的主人好嗎?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有什麼不好的,只是希望大人能給我一個給您效犬馬之勞的機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