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秦陽:“爺爺,你這種突然切換繁體字的行爲,完全多此一舉啊。”

鬼阿姨:“公公不必如此,奴家心甘情願。”

現場頓時陷入一陣尷尬之中。

秦陽一邊拿着靈異書堵住那個缺口,吸收着身後浩浩蕩蕩的陰氣,一邊感受着書的質量越來越大。

“我說爺爺,這麼吸收下去,後面的陰氣還沒吸收完,我就先拿不住你了。”

便利貼:才幾斤重就拿不住了,你這胳膊上的肉是長來幹嘛的?

秦陽:“……”

秦陽:“幾分鐘之前你這本書纔不到半斤的好麼。就是每分鐘增加一斤,沒過多久我也撐不住了啊。”

便利貼:叫旁邊這兩位來拿嘛。

秦陽看向安雯清和鬼阿姨。

鬼阿姨默默伸出手來,打算接過靈異書。

秦陽眼神示意安雯清來接手。

但是,安雯清拒絕了。

“喻思茜隨時都會出現,你覺得我現在去當苦力划算嗎?”

秦陽:“……好吧。”

反正一時半會兒,鬼阿姨一個鬼的力氣還是夠撐的。

要不是安雯清提起,秦陽差點都給忘了這茬了。

“喻思茜,到底是什麼情況?”他很想搞清楚一點——他們兩個是多久之前勾搭上的。

喻思茜現在已經成爲了夏野的鬼傀儡,雖然之前見面的時候,喻思茜的本事還沒法登堂入室,但既然夏野已經出來了,就不知道把她的戰鬥力提升到了哪一步。

一想到當初,自己還在喻思茜的面前詢問夏野的下落,秦陽就覺得無地自容。

現在回想起來,當初喻思茜那囂張又放肆的笑,完全就是在嘲笑他的無知。

“她來的速度肯定比夏野本人快。”安雯清道,“說不定已經到了。”

她的話音剛落,一個囂張放肆的笑聲就在車子的頂部突然響起。

幾乎在一瞬間,龐大又浩瀚的陰氣驟然在車子上方往下壓。原本飛昇前進的車子,輪胎頓時與高速公路地面摩擦,發出了難聽刺耳的聲音。

蘇婭當機立斷,穩住車身,不至於因爲突然的降速而導致翻車。

“沒想到啊,沒想到你真的叛變了。”

這個聲音,不是喻思茜還能是誰!

不等安雯清動手,秦陽當即捏動手訣,朝着車頂貼着的某張符紙一頂。

瞬間,一道熒光藍色符文亮起,緊隨着的便是喻思茜的尖叫。

秦陽沒有停留,再次轉變手訣,行雲流水一般,再次戳中旁邊另外一張符紙,而後又是一張——連續五張符紙祭出,每一張都亮起了不同顏色的光芒。

五行之色——以五行之力使出的連環陣法,這是他們秦家的大殺招之一,以前他還沒發完全發揮出其全部的力量,但是這一次,他成功了。

“呵,區區一個小鬼,真當我沒點本事了嗎。”他冷哼一聲。

這五行之陣祭出之後,原本仿若被千斤壓頂的車子再次變得輕鬆起來。車頂的尖叫無比刺耳,並且越來越虛弱。

安雯清看向秦陽。

秦陽看出了她的意思,淡淡道:“本來算好你肯定會來,用來對付你的。”

安雯清:“……”

便利貼突然跳了起來。

秦陽看到上面又出現了一串字:她還沒滅,快出後招!她在跟老子搶陰氣,有那臭小子給她的不知道什麼東西,日他的仙人闆闆,竟然比老子還會吸。

秦陽:“……”

安雯清:“我去吧,這些符我勸你還是省着點用。不除了夏野,光這些符紙是絕對不夠用的。記住,趕緊離開,千萬不要對上夏野。”

說着,她一閃身就消失在了車頂之上。

幾乎在瞬間,原本把他們這輛車包裹着的陰氣突然驟少。視野都變得明亮起來。

秦陽終於再一次看到了窗外兩邊的丘陵、綠化、小橋、流水、人家。

陰氣突然消失是不可能的。

秦陽回神,才發現安雯清走的時候,在他身上抓了一把,用行李裏他的一件衣服染上血,引走了那些浩浩蕩蕩的陰氣。

他朝着車尾看去,纔看清楚,安雯清以一己之力,攔住了喻思茜,兩人朝着高速公路的右邊,一個深山而去。

安雯清這是在替他們引走追兵。

秦陽趕緊綁住自己的胳膊,拿過鬼阿姨手中的靈異書,把隔絕符再次貼在車尾那個缺口處,而後整個人再次回到副駕駛座。

“還好嗎?”

秦陽喘着粗氣,看向蘇婭。

蘇婭微微皺眉:“車胎磨損有點嚴重,可能下個路口需要下去換一下。”

秦陽:“沒關係。既然安雯清說要我們儘量避開夏野,那如果走大路很容易被發現。磨刀不誤砍柴工,先下高速。”

蘇婭點頭。

兩人一鬼再次踏上了一去不回頭的千里之路。

下高速去換輪胎的時候,秦陽纔看到抽走陰氣之後,這個人間究竟是怎樣一副慘狀。

真的像個末日。

超市裏擠滿了人,人們都跟瘋了一樣去搶食物。

人一多,體質不行的就有了危險,踩踏的悲劇頓時出現。

路上,到處都是疾病突發倒地的人。

沒有救護車,沒有人上前,所有人都自顧不暇。 秦陽看過的末日電影不少。

以前,這裏指的是大一大二那段時間,姜浩澤還是那個一下課會過來叫他一起開黑的騷年,身邊基本上沒什麼繁忙的任務。有幾個長期客戶在,混個溫飽不成問題,可以說是非常衣食無憂了。

那個時候,他也是認真上課,平時經常找點大片看的。

基本上報得上名號的那些片子,他都看過。

當時的感覺,完全是因爲刺激——這個畫面太逼真、太震撼,特別是大屏幕看,真爽、真刺激。

當然,不可避免地會想象,如果現實中真的變成了末日,會怎麼樣。

那時候的他,就算本身是個陰陽師,天天見鬼,也沒有太把“世界末日”真的當回事。就算是想象,也只是勾着姜浩澤的脖子,特別男人地說“末日好啊,亂世出英雄,末日才能體現出哥的重要性。到時候,看哥帶你裝逼帶你飛”這樣的話。

但是,時過境遷,當電影裏的那些畫面活生生地出現在現實生活中,而且就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秦陽發現自己的心態跟當年的自己差很大。

當年的意氣風發,已經成了過去時。

就在他的面前不到十米的地方,有一個四十來歲的叔叔倒在地上,一手拽着一個購物袋,一手捂着心臟,痛苦不堪。

那個叔叔看到他,眼中似乎流露出了對生命的渴望。他希望秦陽這個陌生人能幫幫他。

叔叔穿着制服,被他緊緊拽着的袋子皺皺巴巴,還有一些食物從中掉落。他衣衫都有點髒亂,甚至可以說是凌亂的程度。

不難猜出,他是從什麼地方出來的。

帶着這麼一大袋的食物,趕往哪裏大概也是可以預料的。

作爲這個年紀的男人,成家、立業,應該剛剛有了個上中學的孩子。一家老小都等着他當頂樑柱。如果他倒下了,那他的家怎麼辦。

秦陽下意識想要去打120,卻發現醫院的電話竟然已經無法接通了。

永遠的“滴——滴——”讓他感覺這世界真不真實。

秦陽低頭看向靈異書。

“能放出點陰氣麼?”

剛纔,靈異書吸收了那麼多陰氣。而這些陰氣本身就是來源於這個世界。

便利貼:可以,但是治標不治本。

秦陽:“無所謂。能救一點是一點。”

便利貼:我在這裏放出大量的陰氣的話,你的位置就會被暴露。

秦陽:“夏野可以製作出氣球人,我也可以。他用的是人皮,我用別的就行了。”

而且,他也不需要那種看上去與常人無異的氣球人。他只要能暫時儲存大量陰氣,而後等他們離開之後,再自行爆開的暫時性容器而已。

醫院是早就已經沒多餘的人手了。因爲這個時候,去醫院的人就像喪屍一樣。

他們中,可能更多的人並不是因爲身體出問題了。而是單純覺得,醫院位置稀缺,得去先佔好位置。

但是,很快,他就發現,人類有的時候會爲了求生欲,做出各種各樣不可思議的事情出來。

雖然全國大亂,不少網絡平臺都已經陷入癱瘓。但是,還是有不少品牌網絡平臺繼續可以使用。

而走在路上,到處有廣播正在報道四海九州的情況。

竟然有人在不知道聽到了什麼小道消息之後,衝向了殯儀館、公墓、女廁所等地方。

而他們口中的言論,應該是來自一些陰陽師的。

“大師說了,這是陰氣突然消失,每過幾千年甚至上萬年就會重新輪迴一次,算是一個大劫難。我們這個時候,只有去那些平時陰氣太重的地方,纔有可能安全。”

秦陽聽到這樣的言論的時候,有些怒不可遏。

明明情況已經這麼嚴峻了,竟然還有一些“自己人”半瓶水晃盪晃盪,製造出這些真假摻半的消息來,造成社會的恐慌和特殊的極端情緒。

那些人中,有的甚至去扒人家的墳,想要汲取更多的陰氣,好讓自己熬過這個“末日”。而那些去殯儀館的人中,不乏那些身強體壯的男人。他們直接去了停屍房、冷藏櫃裏,把那些屍體拉出來……

是的,亂世出英雄,但是,那是因爲在這個時候,更多的人會把人性之中最醜陋的一面完全暴露出來。

而在這片醜陋之中,一個英雄才會顯得如此耀眼。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他救不了那個叔叔,也不能繼續看着這樣的世界繼續崩壞下去。

當時,他就拿出了自己的一套衣服,裏面包裹了一包餅乾,然後用藍符貼住,開始往裏面衝陰氣。

這樣的“陰氣球”,他做了好幾個。沿路的服裝店已經沒有人了,他進去拿了不少衣服,又做了不少。直到後來,他的符紙都快消耗光了。

等蘇婭那邊把輪胎換好之後,秦陽在離開的時候,把那些衣服隨機丟下。

“蘇婭,往城市裏面開。儘量繞路。”

秦陽改變了想法,決定不那麼快回離山了。

那夏野不是有直升機麼,想回離山,其實算是分分鐘的事情。大不了他就跟他對上。

他是真的沒辦法看着這般的生靈塗炭不管。

而且,同時,他想到了那個檀香木的盒子。

他現在做的這些事情治標不治本,他當然知道。這個世界的現狀沒有一絲的改變。只要夏野還在,這一切就不會結束。

而他,就要打開這個盒子。

歷代先人都那麼鄭重地提醒、囑咐,這個盒子裏究竟裝了什麼,想來也是能一着不慎毀天滅地的東西。

而秦陽,怕了。

他怕自己沒有足夠的能力駕馭盒子裏的東西,沒辦法拯救。或許,他會成爲那個十萬個冷笑話裏拯救了地球之後,又毀掉了地球的無名。

他們就在路上停留了好一陣子。

幸運的是,安雯清似乎還蠻靠譜,好長一段時間,都沒有看到夏野出現在他們附近。

應該是支開了。

某次,秦陽再次一覺醒來的時候,突然注意到蘇婭沒有開車,反而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第一時間,他警覺。

“怎麼了?!” “怎麼了?”

秦陽第一時間就想到,是不是夏野趕上來了。渾身緊繃地看向周圍的時候,卻沒有發現想象中的身影、情況。

面對蘇婭的突然異常,他變得有些摸不着頭腦。

在秦陽的目光之中,蘇婭終於開口了。

“今天是你的生日。”

短短一句話,七個字,用不了兩秒的時間。

卻讓秦陽的反射弧好久才完成一次完整的反射運動。

“……”

“啊?”

他沒明白,生日了又怎麼了?

蘇婭也看他一頭霧水的樣子,似乎臉色一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