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秦法嚴苛,為逃稅役,稍微有點骨氣的都不願意接受秦吏的管理。

秦朝滅六國,多以征伐而得,人心未附。

秦地本土之人又少,對於六國故地的管理,還是要依賴當地豪族。

可這些豪族與前朝往事有著不可分割的糾結。

因此,秦法在六國故地根本無法貫徹實施。

豪族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由自己轄內的民眾逃亡。

不時還往這些亡命之徒的聚居地送些糧食補給等。

桓楚祖上亦是楚國故臣。

桓楚力大無窮,精通戰陣,這些項梁是知道的。

會稽郡守殷通是秦地之人,來到此處任郡守,十分鬱悶憋屈。

項梁是他的手下,怎麼會聽他的呢?

早就想找一個理由將這礙事的傢伙幹掉。

於是,桓楚就成了項梁眼中最好的刀。

這些事,項羽原本不知道。

但夏洛奇意識的介入,讓項羽知道這桓楚的重要性。

三人快到城門時,夏洛奇對龍且道:

「龍弟,你帶桓大哥先去找我父親,我還有別的事。」

「嘿嘿,就知道你小子時刻想著虞家妹子,去吧。」

龍且領著桓楚進入姑蘇南城門。

夏洛奇騎著烏騅,沿城外小路直奔虞氏宅第而去。 在去虞氏宅院的路上,夏洛奇忽然想到,在這個時間線上項羽既然可能是穿越人。

那劉邦、張良、蕭何等人也可能是穿越人。

自己的所作所為也就沒必要感覺刻意了。

這是一種可能。

如果都是勢均力敵的穿越人附體,自己想改變項羽的命運也未嘗不可。

不算違反遊戲規則。

現在這種狀況是:

只要自己一有這種想法,立刻就會有懲罰加身。

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合理的解釋。

一是這個時間線上的世界內只有自己一個穿越人。

因此不能強行改變歷史。

另一個就是這個時間線上的世界內有很多穿越人。

可是這些穿越人的實力強過自己。

他們試圖改變這個世界歷史的意念壓制住了自己。

夏洛奇忽然想到彭城之戰後,項羽率領三萬人將劉邦困於一隅。

最後忽然一陣大風吹來,眼都睜不開。

劉邦自己率領幾十騎乘著大風走脫。

這是不是可以證明劉邦也是穿越人?

或者說劉邦有穿越人附體?

張良長那麼妖。

一張美人臉,卻是男兒身。

心思縝密,計策良多。

很有可能也是穿越人。

韓信這個人不知是不是。

但他有玄天寶鏡,足以證明也不是普通人。

想到這,夏洛奇出了一身冷汗。

自己肯定是被這幫穿越人給算計了。

本以為自己穿越過來能改變霸王項羽的命運。

現在看來,劉邦那邊的穿越人更多。

而且劉邦本人或許實力更加強大。

也許自己的意念受到壓制就是那劉邦所為。

想到這,夏洛奇忍不住樂了。

尼瑪的楚漢之爭竟然是穿越人之間的戰鬥?

歷史的真相簡直太撲朔迷離、捉摸不定了。

必須加強自己精神力與意念的修鍊了。

哪怕知道這是幻境,也要隨時隨地的進行修鍊。

不然無論是真實的歷史,還是虛幻縹緲沒有定數的幻境,都會被別人佔據上風。

嚴重的話,還會被別人幹掉,萬劫不復。

夏洛奇此時想到林元的《十一重樓》中的秘籍要義:

「無需相害,虛實為依。」

「執此一念,方是本質。」

「原來說的就是我現在這個狀況呢!」

本來以為陷入幻境,修鍊會被中止。

沒想到精神力的修鍊是不分現實與虛幻的。

反而是要以自己的精神力為立足點。

可以虛幻,也可以真實。

以此觀照,方能證道。

心念至此,夏洛奇當即從烏騅上跳下。

在路邊樹下盤膝坐定,進入深層冥想了。

這一入定,夏洛奇即刻就發現了一股無形的力量籠罩在自己頭頂。

土黃色的光芒鎖定著自己,一條龍紋時隱時現。

龍威加成!

「哼,果然是劉邦!」

「好傢夥,這尼瑪的穿越者竟然是龍騎士~!」

夏洛奇終於發現了蛛絲馬跡。

原來還以為自己被幻境中歷史的規則壓制,現在發現是劉邦鎖定了自己。

看來,這劉邦所御之龍有精神力控制與風兩種屬性。

「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四海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細想來,劉邦這句詩中隱隱有虎嘯龍吟。

再細想,夏洛奇又出了一身冷汗。

那虞姬是否也是穿越人?或者是穿越附體者?

《十一重樓》要訣直指修鍊本質,讓夏洛奇悟道:在幻境中亦可以有立足點。

本來夏洛奇在幻境中就有超越常人的清醒度。

現在有了《十一重樓》的秘籍要義支撐,越發清醒了。

無論霸王的命運能否改變,自己的命運才是最重要的。

歷史發展過程中無所謂是非曲直。

尤其是當事人,在場合的局限性下,只會做最有利於自己的事情。

而在後人看來,常常會以歷史道德的角度去評價所發生的事件。

這是迂腐的與隔膜的,所有以這種道德觀來看待歷史的人都應該穿越一次真實的歷史。

這樣才會知道自己的那些判斷與評價對當事人有多麼不公正。

好在夏洛奇不是這樣的人。

夏洛奇已然進入了虛幻的歷史。

甚至這歷史的劇情還很有可能由自己來書寫。

情感上的判斷導致夏洛奇傾向於讓英雄無敵的項羽獲勝。

對於那膾炙人口的愛情傳說,夏洛奇也想讓它曲終圓滿。

就在夏洛奇入定后,那土黃色的龍隱鎖定能量散去了。

夏洛奇的意念集中到了自己身上,脫離了與宿主項羽的聯繫。

即刻,那股能量就消散不見了。

夏洛奇再次心生相助霸王的意念時,發現那種頭痛欲裂的感覺消失了。

「好,只要能擺脫你的鎖定,那楚漢相爭的歷史還有可能重寫!」

夏洛奇頓生豪情。

意念回歸項羽本體,非常仔細的感覺了一下那龍隱鎖定能量。

「竟然就此消失了?」

夏洛奇納悶。

比夏洛奇更納悶的是劉邦。

劉邦此時正坐在十面埋伏大軍的中軍帳中,施展的龍族魔法竟然失效了。

這讓劉邦大吃一驚后又大吃一驚。

原本被圍的項羽由於氣勢衰落,被劉邦用這龍族魔法鎖定了氣息。

現在這魔法竟然失效了?

先前項羽率人衝擊自己大營的場面還歷歷在目,該不會再次發生這種情況吧?

韓信的玄天寶鏡已然耗費了他一半的精元,無法再次發動實現時光逆轉了。

魔法失效不是一個好兆頭。

劉邦體內的黃龍隱隱咆哮著。

似乎也感覺到了一種巨大的危機。

望氣大師叔孫通出營一望,頓時回來稟告劉邦:

「楚王賬內凸現無限生機,一道青白之光直射天際。」

「生門已開,十面埋伏怕也難以擋住。」

「突圍方向在哪裡?」劉邦沉聲問道。

「現在還不明確,但天象已然昭示,楚王命不該絕。」

「哼,我命由己不由天。」

「給我再探,定要將他突圍的生門給我看準了!」

「是,漢王!」叔孫通唯唯諾諾道。

這股生機的到來,是夏洛奇沒有想到的了。

自己潛心修鍊精神力,居然改變了霸王的命運。

歷史當真是虛實交陳了。

「項大哥,你怎麼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