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秦媽媽說:「非煙姑娘,真是太為難你了,如果不是你要照顧團里這些姐妹,你早就可以找個好人嫁了,過安穩日子了!」

步非煙說:「這是我的選擇,我從小長在這裡,你們都是我的親人,現在我雖然有些名聲,但是我也不能拋棄你們,自己過安穩日子去!」

然後好像突然來了點靈感說:「秦媽媽,你看我們再招些人如何?既然他新月盟非要請我,那我就把陣式搞大,讓整個百花谷,天雲城都知道,這樣他新月盟的那位盟主也不會私下為難於我!」

秦媽媽說:「這個方法好!我現在就去招人!招他個幾百人,不光招人,還要把這件事情也透露出去,告訴別人我們非煙姑娘,接受新月盟的邀請去天雲城演出,然後把我們回來的期限也告訴大家,說明我們再回來演出的時間!他要是到時候不放我們回來,也讓他名聲掃地!」

秦媽媽出了步非煙的閨閣,步非煙不喜歡在眾多的男人中周旋,這讓她很累,可是自己真的把舞團當成了自己的家,這裡的每個人都是她的姐妹,她放不下她們!

另一方面,秦媽媽大張齊鼓的招人,散播消息,百花谷最紅的舞者,步非煙要去天雲城,為新月盟表演,特別招人!三個月再回百花谷為家鄉父老演出。

蘊之男扮女裝的出了客棧,就發現了大街小巷都是有關步非煙要去天雲城演出招人的消息。蘊之心想:這可真是千載難逢隱藏身份的機會呀!

非煙歌舞團,我來了!

2016-2-2(未完待續) 「生活里沒有誰能順風順水,就像你和我,各有各自的煩惱!」蘊之抱著五彩糜訴說著自己的心事!

五彩糜用一種極為鄙視的眼神瞧著蘊之道:「你有必要把自己整得和卷頭狗似得嗎?」

蘊之看著銅鏡中,把自己頭髮燙得全是卷卷的樣子,也不由覺得好笑,卻故做老成的說:「這你就不知道了嗎?小姑娘。這個女孩子都愛漂亮,我這個款式,那可是來自我們那個神秘的人間。人間的女孩子,可不用修仙,她們只知道自己的青春就那麼幾年,所以會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當然這個漂亮的定義,很難講哦!我這種大卷,可是皇家公主們,最愛的髮式,叫做大波浪!還可以染成各種顏色喲!那就叫做美美的!

我們這次要隱身在非煙歌舞團,沒有點絕活,怎麼混進去!你就等著看姐姐的好吧!」

五彩糜,實在忍受不了蘊之,這個中年婦人大波浪頭髮的造型,只有眼不見為凈的說了聲:「沒事不要讓我出來看你這德行!什麼時候換回男裝再叫我出來吧!」然後以最快的速度鑽進了蘊之新為它採購的高品靈獸袋內。

蘊之撇了撇嘴說:「不懂欣賞!」

非煙歌舞團的招幕工作,如火如塗的進行著,雖然要把聲勢搞大,可是秦媽媽,並沒有亂招人,步非煙歌舞團,是一個團體,更像是一個家庭,她們都曾經是生活在最低層的人,有的是被你拐賣的,有的是孤兒,每個人都有一段自己痛苦不堪回首的經歷,當步非煙,以一支『步步非煙舞』成名有些身價后,她還是先選擇一些與自己經歷相似的苦命女子做為自己的伴舞,或者樂師。她想要幫助她們。只因為她知道生活是多麼的不容易!

蘊之,來到了步非煙歌舞團的招募處!看到好多女子都在這裡等待著秦媽媽的面試!只是大聲說:「讓開讓開!我是歌舞團的造型師!」

果然不明就理的應試者們,看蘊之的打扮非常奇異,像是搞藝術的,就紛紛讓開了路。

步非煙,正在為這次舞蹈的編排,思索著。即要場面夠大,又要跳完之後能夠脫身,不被新月盟的人糾纏。有可能還會有許多其他的大人物出現,也許還要自己表演,她需要自己別出心裁,有更好的表現,只有提高自己的身價,才有和那些男人周旋的本錢!

步非煙正在頭痛的考慮著自己的未來,歌舞團的未來。卻見秦媽媽領了一個看上去很打扮很另類的女人來。這個女人當然就是蘊之了!

步非煙依舊傭懶的倚在貴妃榻上,隔著青紗幔屏,輕柔的問著:「秦媽媽,有什麼事兒嗎?」

秦媽媽,說:「非煙姑娘,這位是(雲芝同音)蘊之姑娘,我覺得她有可能改變我們這一趟的天雲城之行,所以請姑娘您看看!」

步非煙輕咦了一聲,她可是知道舞蹈這個行業,能有建樹是多麼的不容易,不光要有台下十年的苦功,還要在台上表演的時候得到觀眾的認可,這很難!即使你跳得再好,可是無法吸引觀眾的眼球,也只是一個人的舞蹈罷了!她曾經見過多少的舞者,為了舞蹈,刻苦的煉,可是卻始終沒有出頭之日!她甚至都覺得這個行業,根本就是在浪費一些舞者的生命,直至燃燒到盡頭,也沒有擦出半點火星!太殘酷了!

「秦媽媽,你先去忙吧,我和這位雲芝姑娘,聊一聊!」步非煙輕柔的說。

秦媽媽,退了出去!蘊之是在秦媽媽問的時候,不小心隨便說了自己的名字,於是就成了『雲芝』反正聽著都差不多了!

步非煙對這位打扮奇怪的女人說:「不知道雲芝姑娘,來自那裡?師從何人!」

蘊之,可不會說自己是從新仙人府來的仙人,只是說:「我只是一個苦命的人,四海為家,來到這裡只是聽說姑娘招人,對剛才的媽媽胡編了些話語!」

步非煙說:「秦媽媽,可是在這個行當里摸爬滾打多年的老人,可不會對姑娘的幾句話,就領到我這裡來!姑娘一定是有過人之處的,何況從姑娘的打扮來看,也有異於常人,像是某個異族的打扮!」

蘊之說:「不瞞姑娘,我的確是個少數民族,離這裡非常之遠,我們那裡的人,都是我這種打扮!而且能歌善舞,我很小的時候因為部族被滅,淪落在外。不知道什麼時候還能回家!」說著說著,蘊之竟然真的潸然淚下,因為這的的確確是他的真實情況,自己的氏族被滅,只有自己一個人稀里糊塗的跑到這個仙界,自己為了逃避那些覬覦自己身上財富和蘊靈丹的人,還要裝女人!這還不夠慘嗎!

其實蘊之說的話露洞百出,而且聽上去也都不太真實,但是蘊之哭得是真情流露,沒有半點虛假。步非煙那是見了太多太多偽善的人,演戲,自己就是演戲的戲子,誰是真情,誰是假意,她太能夠分清了。所以雖然有眾多疑惑,但是她還是相信這個女人,真的是個苦命的人! 盈盈蓮步 步非煙她有這麼一個自己內心的主觀希望,那就是苦命的人,不會騙苦命的人!

步非煙從貴妃榻上起來,緩步從紗屏走出,來安慰已經被自己的凄慘搞得自己泣不成聲的蘊之。看到步非煙來安慰,他也真是很久很久沒有地方發泄自己的情緒了!從知道自己氏族被滅,到自己一直吐血而死,再到自己起死回生,他沒有和誰說過自己內心的苦,他一直知道自己這事兒,和誰說也沒有用,沒有人能幫助他!他只有自己一個人,他還能怎麼對自己說自己苦!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說著,哭著!他也不知道自己哭著說的是什麼,反正,是把自己心裡的委曲苦水都倒了出來。

步非煙對男人,都是時時防著,擺著架子,這樣那些男人才會對自己禮遇有加,不會毛手毛腳。對於舞蹈團里的姐妹,她卻也很少擺架子,都是充滿了關愛和憐惜,她希望有朝一日,她或者跳的不好,或者不再萬人矚目時,至少有一雙手,一個肩膀會輕輕的摟著自己,給自己一絲溫暖!看到這位雲芝姑娘不斷的哭訴,她知道這位姑娘也需要自己肩膀來哭泣!也需要知道的雙手握住她,給她以溫暖!

蘊之本來哭得昏天黑地,自己都忘了自己已經是位築基期的仙人了,還有大量的蘊靈丹和財富,已經成為很多人眼中的肥羊。自己是來找工作,隱藏身份的!

直到一雙溫柔無骨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自己的腦袋被兩團軟綿綿的地方所包圍,他才發現,自己好像是在演戲演過了頭!可是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幸福來的太突然了!讓這個還不知道女人的小男生,有一點點的不知所措!

是有人把自己摟在懷裡,捧在手心嗎?

女人不是都是陰謀者嗎?不是像月色夫人,小木萱那樣互相毒害嗎?還有像那隻母五彩糜那樣一見到自己要麼就是大呼小叫,要麼就是一臉的瞧不起!

怎麼會是這樣子的呢?

好溫柔!

好溫暖!

好有愛!

獨寵閃婚契約妻 這才是女人吧!

蘊之陶醉在步非煙給予他女人不一樣的感受中,忘記了苦泣!忘記了再說自己如何的悲慘!忘記了自己是假裝的女人,不自覺得他把臉在步非煙的胸部上來回的摩擦!

步非煙雖然對女人,不缺乏愛,可是有人在自己的胸部摩來摩去,還是有些異樣的感覺,不是很舒服!發現女孩子不再哭得那麼傷心了,自己也就把她推開了。

蘊之這時才意猶未盡的離開了步非煙的****,打量了這個名噪百花谷的女舞者,步非煙!

好一張,清秀的臉!

臉上不自然的流露出的是溫柔如水,目含暖愛!人不迷人,人自迷!往那一站,就是讓人心生親近之心!心嚮往之!

步非煙,微笑的說:「姐姐,可哭夠了!看夠了!」

蘊之不好意思的想起自己不過是個應聘的,竟然反客為主的打量起對方了。連忙說:「夠了,夠了!一時情緒不受控制,沒忍住!我從來都沒如此的哭過!讓非煙姑娘見笑了!」

步非煙說:「姐姐,哭的如此真情忘我,乃性情中人,將來必會真心待我,就留在我這兒歌舞團吧!以後叫我非煙就可。名義上我是歌舞團的負責人,但是大多數事,由秦媽媽抄辦。我只是組織,思考有並舞蹈上的事情。姐姐,對服裝打扮我看著很是喜歡,觸發了我的很多靈感。不如我們談談舞蹈服裝方面的問題吧!」

蘊之連忙答應,說:「那以後我就叫你非煙了!服裝上的問題,你就交給我吧!」

步非煙一笑,心想:這位姐姐可真是夠直爽的,直接就讓我把服裝上的事兒交給她!

但是轉念一想,這位雲芝姐姐,可能是真得有找到親人的感覺,所以想儘快為歌舞團出力幹活!還真是性情中人!不拖泥帶水!

兩個人談了好久,有關於服裝,髮飾,以及舞蹈演出時造型上的事情。越聊越覺得合拍。於是步非煙,當晚就宣布了蘊之,正式成為非煙歌舞團的造型創作總監。也就是在舞蹈演出排煉上,有絕對發言權的人!

2016-2-4(未完待續) 在這個仙人界,由於每個人的潛質不同,而選擇了不同的人生!有資質修鍊的,絕大多數都會選擇修仙這條路,因為修仙,可以長生不老,這對大多數人的誘惑真的是太大了。有許多事情,凡人是一輩子也無法完成的,即使你站在帝王將相的層面上,也還會因為時代的變遷而漸漸消亡在時代的大沙漠里,直到不留下一點痕迹!

而仙人,在長生的基礎之上,會不斷改變著自己的身體,不止會變年輕,也可以撥山移河,改變這個世界。越是站在修仙界頂上的人,知道這條路越難走,同樣好處也就越多!

「暗影流星」公社的某密室內,暗影流星的兩位執事按到『百草堂』康四福的任務時,先是一愣,隨後快速的有一位執事去通知三位當家人之一的北風寒,北風寒可是金丹修士,一般的小任務當然不用他親自過問,可是康四福,出了『三千顆百草丸,三千顆回春丹』這樣大的任務,就不是下邊執事能做主的了!

北風寒,是一個中年男人,看上去面目精瘦,但身體孔武有力,一看就是煉硬功出身,以體修為主,不是靠丹藥成就金丹的普通金丹修士,遇到同級別的一般修士,絕對可以以一敵二,他也是天雲城,資格評定委員會的成員!他有一個遠房的子侄叫北新月,最近成立了一個叫新月盟的凡人組織,讓他很是頭痛,這位侄子,經常打著他的旗號,去招搖,而他的這個侄子,人倒也的確是機靈,總是先挑些好東西親自送上門,使得他一直也抹不開臉面,去訓訴!

這段時間正是他執掌『暗影流星』的日常事務,他和另外兩位金丹強者,都是修鍊型的,誰也不願意浪費時間在這方面上,之所以還會接任務,是因為他們修鍊到瓶頸時,也需要一些外界的因素促使突破,有可能是珍惜藥草,有可能是上了品級的丹藥,或者是高級的功法,這都是要大量晶石去購買的。所以三個人,也就達成了協議,每人三年,管理『暗影流星』的日常事務!

北風寒在大多數時間裡,還是在『暗影流星』公社,自己的修鍊密室中靜修!只有在特殊的任務出現時,或者有人出大價錢,指認要金丹強者出手時,才會有人通知他!

他在靜室中,得到執事的通報,思考了下,告訴執事說:「收他一千百草丸,一千回春丹,做為我出手的資費,你告訴康老四,那個奸商,我只能保證『蘊靈丹』不會再大批出現在市面上,不會影響他們『百草堂』的生意。至於要殺人,我也不屑於去幹掉一個連築基資質都沒有的小輩。這就是我的承諾!」

康四福,得到了北風寒的回話,雖然不是很滿意,但是金丹強者即然說蘊靈丹,不會再大規模的出現在市面上,也就等於解決了生意上的問題!至於殺不殺人,跟他們也沒有太大的仇怨,到是無所謂了!於是留下一千顆百草丸,一千顆回春丹的報酬,就回去向錢如命回復去了!

在此期間,萬寶閣處丹老得來的『強盜丹師』和『蘊靈丹』出現的消息也賣給了康四福。萬寶閣的丹老,醉心靈丹妙藥,所以和康四福交情深厚,兩個老狐狸,經常互相算計著對方,同時又互相關照著各自的生意!

這一次蘊靈丹出現的消息,丹老也聽康四福提起過,所以在蘊之出賣蘊靈丹的時候,他也就一方面盯著蘊之的動向,一方面,把消息傳給了康四福,換了一百顆百草丸!這可是無本的買賣,又不用出大力,這是丹老最喜歡做的事情!賺得多,幹得少!這要是每個月都有幾個這樣的事,就好了!

康四福,又急急的把消息傳給了暗影流星公社!這要是晚出手一天,得有多少『蘊靈丹』流通到市面上呀!

北風寒,聽聞『強盜丹師』在百花谷出現,也不帶下屬就一個人飄然的到了『百花谷』,金丹修士的飛行速度,從天雲城到百花谷也僅僅是幾個時辰而矣。正巧,百花谷最轟動的是『非煙歌舞團』應新月盟之邀前往天雲城表演,招募員工!於是他竟然也是一時好奇,想看看這個新月盟的侄子,到底在搞些什麼,請歌舞團這不是耽誤修鍊嗎?也就應徵進了歌舞團,當一名鏢師。他這水準,當然秦媽媽沒有不收的理由,光看外型就是煉家子!

2016/2/4(未完待續) 新月盟派來非煙歌舞團的四名鍊氣期弟子,號稱是叫『招財、進寶、大富、大貴』四位仙人!

四位仙人,打扮得是長發白須,素袍錦帶,每個人背著一把看似靈氣十足的飛劍!仙風道骨,道貌岸然,不可睥睨之感!

本來以四個人的修仙資質,都是差得不行,在仙界這裡修了幾十年還只是鍊氣期,各大門派都沒有人要,卻是氣味相投愛好吃喝,於是在新月盟結伴而成為新月盟的長老,好在凡人世界混個好吃好喝!於是各自原來的名字不用,改用了『招財、進寶、大富、大貴』這四個稱號,好討個彩頭兒!

百花谷的地界,其實還是很亂的,他們也都不敢太過招搖,因為這裡不只有凡人,也有大量的修仙者聚集。來時之前,新月盟主北新月,已經安排好了,說四個盡可以打著北風寒的旗號。所以四個人才信心十足的趕來。

他們也早已經聽過步非煙的,絕色與舞技。來了,當然想一睹芳容,那裡料到,來到這裡,竟然發現主事兒的女人,竟然是一個打扮奇怪的女人,頭髮還弄著波浪。這當然就是蘊之了!步非煙可不願意和這什麼仙人打交道,於是和蘊之,還有秦媽媽想出了這麼個說法:「在演出之前,她不露面。演完出,她也不會與新月盟的人以真面示人,只會在演出時由她親自表演,這也算是給足了新月盟的面子,又不失自己的身份。」

蘊之,看到四位大仙,不過是鍊氣期,當然不會放在心裡,只是客氣了下,說非煙歌舞團,已經準備就緒,隨時都可以去天雲城為新月盟表演!然後安排了四位大仙人的吃喝,就去準備舞蹈的籌備了!

招財大仙人對其他三位仙人說:「那個叫步非煙的小妞兒,還挺能擺架子!連我們見都不見!哥幾個,怎麼辦?」

進寶大仙人說:「不見,就不見!我們也就是打著北風寒的名聲,才敢在這百花谷地界當什麼護花的保鏢,這地方仙人可是多的去了,你們看沒看到萬寶閣那氣派場面,我們進都進不去!」

大富大仙人說:「哥幾個,還是好吃好喝的,遇到有打主意的,咱幾個見機行事兒,能不打就不打!」

大貴大仙人說:「瞧你們,那點出息!這歌舞團,儘是凡人,在這裡還不是誰都要叫我們大仙人!只管騙吃喝,打什麼呀!步非煙不見就不見,反正一個舞妓而矣,還把自己人五人六的了呢?到了新月盟等盟主玩剩下了還不是我們老哥兒幾個說得算!」

四個人一陣淫笑。他們可不知道,自己這些話都被北風寒聽去了!當然還有蘊之,也暗暗的在幾個人身上裝了幾隻『如意蜂』這種偷聽別人談話的高級貨。

蘊之和步非煙商量了一些舞檯布置上的事情,然後警告說:「那四個所謂的仙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非煙你可要小心了!」

2016-2-5(未完待續) 非煙歌舞團,在「招財、進寶、大富、大貴」四位仙人的保護下,大張齊鼓的從百花谷就出發了。歌舞團,最後決定秦媽媽和多數人留在百花谷,只表演一場去多了人也沒有用!就選擇了二十四人的舞蹈團隊,包括十二位舞者,十二位樂姬,外加上那步非煙,蘊之,以及秦媽媽極力推薦的保鏢風寒!這個風寒,當然就是『暗影流星』的三位金丹高手中的北風寒!

北風寒在接到『百草堂』傳來消息后,就來到百花谷,憑藉自己敏銳的直覺,他推測,「強盜丹師」這小傢伙,一定會隱身在這人多眼雜的非煙歌舞團,這非煙歌舞團,是近期唯一一波人數眾多要去天雲城的隊伍!

秦媽媽引見北風寒給步非煙當貼身保鏢,步非煙並沒有答應,步非煙並不習慣有個男人在身邊。可是蘊之,第一次見北風寒就有一種面臨巍峨高山的感覺,他第一個直覺就是這個人一定是個高手,如此高手來這裡當保鏢,要麼就是被別人追殺如自己一樣需要找個地方隱藏自己的身份。要麼就是壞人對步非煙不利,看到風寒面對那四位仙人時,滿面不自然的假笑,就知道這個人不太善於偽裝自己,但是給人的感覺還是很正義的,沒有半分邪氣!

蘊之,可沒有想到那位風寒保鏢的目標,是他!所以他覺得步非煙身邊應該有一高手隨行,所以蘊之也和步非煙說贊成秦媽媽的想法,應該讓風寒隨行。

步非煙經過幾日的蘊之相處,越來越對這位異族的姐姐有親切之感,所以就聽了蘊之的話,讓風寒隨行,而不是什麼貼身保鏢!

路上,四位仙人坐在一輛馬車上,非煙和蘊之坐在一輛馬車上,剩下的樂師和舞姬分別坐在幾輛馬車上。蘊之派北風寒管理這些車隊。架馭馬車的都是非煙歌舞團臨時招來的!

百花谷,周圍百里的亂地,不時有強匪出末,可是看到是非煙歌舞團,都讓開了路,沒有打擾!因為這些強匪有的是看過歌舞團的表演,不好意思下手,有的是知道新月盟有人保護!

可是,只要你是羔羊,那狼就不會放過!

終於還是遇到了出手的!一支二十幾人的隊伍出現,領頭的是個紅髮大漢!光著上半身,手拿著一把巨斧,看上去兇猛異常。

面對著車隊喊話說:「娘們留下!財物留下!其餘人可以走了!」

招財大仙人,聽到這話,十分不悅,先行下了馬車,其餘幾位仙人也跟隨而出!

招財大仙人,泰然自若的與大漢搖搖相對,說道:「何方盜匪,敢打你家仙爺的主意,這可是新月盟的車隊!把眼睛給仙爺擦亮了!」隨後把身上新月盟的令牌拿了出來。在紅髮大漢面前晃了一晃!

就要轉身回馬車,可是紅髮大漢哈哈大笑說:「一個小小鍊氣期,還敢喊自己為仙爺,也不怕承受不住!什麼狗屁新月盟,老子可沒聽說過。三息之內,不滾死!」

紅髮大漢,大聲喊「一!」

招財大仙人,可沒有想到,遇到硬茬子!與另外三個人互相對望!那意思對方很強勢呀?怎麼辦!

紅髮大漢,接著喊「二!」

進寶大喊:「對方好漢,我們新月盟盟主可是和金丹強者北風寒有親戚的!」

紅髮大漢,根本就沒有給他們廢話的時間,紅色大斧脫手而出,向招財大仙人斬去!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只看如此巨斧,竟然敢向扔飛鏢一樣拋出,這根本就不是凡人的手法!

巨斧掛著紅色的血光,只一個旋轉就將招財大仙人,頭顱割下,根本沒有躲避的時間,剩下的三位仙人,要逃跑。巨斧在被紅髮大漢掐了下仙決后,向三人追去。大富、大貴,同樣頭顱被割下。

只有進寶,拿出仙劍抵擋,只是仙劍與巨斧一接觸就生生斬斷,然後也是同樣的下場!

本來只是想騙些吃喝的四大仙人,沒有想到,只是一言不合,連逃都沒有機會,就死了!

紅髮大漢,哈哈大笑!就帶著隊伍上前來。

駕馭馬車的,看到仙人都被殺了,都嚇呆了!紅髮大漢說:「還不快走,等著被殺嗎?」

車夫,都跑了!

非煙歌舞團的女孩子們,沒有敢下車!

步非煙,也是透過馬車車窗看到了剛才殺人的一幕,嚇得瑟瑟發抖,蘊之,也被眼前的情況,搞得愣了一下!然後迅速恢復思考,心想:聽說這百花谷方圓百里,有殺人越貨,很亂,可是親眼所見還是覺得太血腥了!

他安慰步非煙說:「不要怕,我們沒有性命危險,他們不是說了嗎?女人和錢財留下!沒事的!最多就被劫個色!」

步非煙,懷疑自己的耳朵,眼前的雲芝姐姐,出奇的鎮定,而且這句:「最多就被劫個色!」聽起來,怎麼都是怪怪的呢?不像是一個女孩子應該有的反應和說詞。

步非煙倒也因為這句話的分心,而恢復了不少情緒上的冷靜。詢問道:「姐姐,我們現在怎麼辦?」不自覺的她把自己的身體向蘊之靠的近了些!

蘊之拍了拍步非煙的肩膀說:「放心,有什麼事兒姐姐先上,萬事有姐姐!一會兒,要是有任何情況,你就跟住了我!」

蘊之,對步非煙非常的有好感,這是他來到仙界第一個傾訴的人,也是他認為值得自己做些什麼的人!他剛才觀察紅髮大漢,使用巨斧的手法!

實力應該和自己差不多,築基初期的修為。但是很顯然戰鬥經驗走的是兇猛路線

2016/2/6 「兄弟們!車上的小娘子,都給老子拉走!」紅髮大漢趾高氣昴的對著手下的盜匪說,他可是打聽清楚了,才敢來劫這非煙歌舞團的,小小新月盟,他可不會放在眼裡,自己可是已經註冊過的築基期修仙者,放眼這百花谷方圓百里也是屬一屬二的隊伍,至於金丹高手北風寒,他當然是聽過,可是沒有見過,他沒有想過一個金丹強者會有時間管這些凡人的小事兒。

「等等!那個紅毛,你給我過來!我們非煙姑娘有話對你說!」一個聲音潑辣的女聲喊道。

正是蘊之。蘊之,想了想眼前的形式,只有先搞定了這幫盜匪的頭兒,這個紅髮大漢,才能化險為夷。他自己倒是沒把這幫人放在眼裡,自己和這個紅毛的,層次差不多,自己正面的較量,想勝不容易,但是也輸不了,走還是很輕鬆的,可是自己的目的是隱藏,可不想暴露形蹤。那就要想些出奇不易的!

偷襲!這紅髮大漢,一定不會想到有同級別的高手,在步非煙的車上,那麼只需要將他擒住,其他的人也就會乖乖聽話了!於是他就讓步非煙一會兒引誘紅髮大漢上馬車,在車箱內偷襲!

紅髮大漢,聽有人叫他,他沒有當回事兒,一聽這步非煙在那輛馬車上,他就快步走了過去!

剛走到車前,想動粗,一巨斧輪起,就要把馬車掀開!

只聽裡邊,傳來一個仿如天籟般柔柔的聲音:「這位壯士,可否上車聽小女子說幾句!」

紅髮大漢,以他的修為,當然能聽出這車箱中有兩個人的呼吸聲,一個比較大聲,一個比較小聲,他估計就是那個叫自己紅毛的,和這位聲音特別好聽的小姐的!

沒有想到會有危險,於是掀開車簾,探身進入車箱,只是一進車箱內,便感覺到一種危險,便想往外躍,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一把苗刀,就輕輕的放在自己的咽喉處,一個聲音:「別動!」

只要他一動,就會被劃破咽喉!他老老實實的僵在那裡!他可是修仙者,從這把苗刀散發的氣息,他就知道這是把仙人用的法寶,不是凡人用的兵器!這車箱里,他只見到一個姿色絕美的女人,還有一個打扮奇怪的女人手裡拿著這把苗刀!他這才認識到這個打扮奇怪的女人是個修仙者!

與此同時,北風寒在不遠處的天空上,感應到了除了紅髮大漢,另一個築基期修仙者的氣息。心到,原來是他!

北風寒在紅髮大漢出現的第一時間,就離開了車隊,飛入半空,他的目標是有「強盜丹師」之稱的蘊之!他正想藉此機會看看蘊靈丹的主人,是不是隱藏在非煙歌舞團,至於那新月盟的四位仙人,他懶得理會!

一感應到蘊之的氣息,他立即鎖定!於此同時,蘊之也感受到了金丹期強者的存在!心嘆:「不好!」

在此時,他可沒功夫,再去管這紅髮大漢!輕輕一點,將大漢制住,便對步非煙說:「有人要對付我!你是跟我走,還是留在這裡!對手很強,恐怕我也跑不了,你要是留下,可能沒事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