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秦一燕沉吟道:“可是以後調查起來,難度也就更大了。”

柳南禾沒有接口,因爲他心裏頭很清楚,秦一燕說的其實不是難度,而是人身安全的威脅。畢竟對方犯的是命案,今天敢持槍追趕秦一燕,明天就敢悄悄的把他們暗殺掉。這叫狗急跳牆,擱在哪個時代都有可能會發生。 靜!周圍一片死靜!

所有人皆是張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看著這瞬息之間的變化!

這實在是太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了!

莫雲飛明明一直在佔據著優勢,可是在突然之間,便已經是轉變了戰局,被龍傲淵直接刺於槍下!

「我說過,曾經你賜予我的一切,我會加倍奉還給你的!」龍傲淵幽幽地說了一句之後,直接將金槍撥出,同時一拳打在了莫雲飛的下腹元海之下。

砰砰!

啊啊!

龍傲淵一拳廢了莫雲飛的元海,下兩拳斷了他兩隻手,另兩拳廢了他雙腳,痛得他慘叫驚呼了起來。

「住手,立即將人給放了!不然誅你全家!」一道驚怒的聲音在場外咆哮了起來。


此時,莫雲飛已經如一灘爛泥一般倒在了地上半死不活了。

龍傲淵踩在了莫雲飛的腦袋之上,回頭朝著說話的那人看去,臉上露出了無比兇狠之色道「想殺我們全家,你真是厲害!這是生死決鬥,生死由命,莫不成你莫長老也想干涉不成?」。

剛才開口說話的那人赫然正是莫雲飛的叔叔莫業!

「我不管什麼生死決鬥,我們蒼玄殿的人不準自相殘殺,你先將人給放了,容后再處自你!」莫業陰沉著臉喝道。

「哈哈,好一句不準自相殘殺!難道莫長老不知道這生死決鬥是莫雲飛挑起來的嗎?現在被我兒打敗了,你居然又如此說,做人做到這份上,莫長老你也真是夠無恥的!」龍天霸的聲音驚響了起來喝道。

莫業神情不變道「這事情到底是不是這樣子的,等我回去再查證,不過他必須立即將人給放了,要是他出事了,你們都得陪葬!」。

「莫業,你當真以為這是你們莫家的天下嗎?這是公開的生死戰,莫雲飛要殺我兒,難道就准我兒由他宰割嗎?天下沒有這般道理,淵兒將他給殺了!一切由爹給你頂著!」龍天霸踏前一步,高喝了一聲,中品元皇的氣勢立即沖宵而起。


「是爹!」龍傲淵應了一聲,立即增強了腳下的力量要將莫雲飛直接給踩爆了。

但是就在這一刻,他只覺得一股可怕的力量從天而降,直接震得他往後倒飛了開去。

噗!

龍傲淵一口鮮血噴濺而出,看樣子受傷絕對不輕!

「夠了,當真以為有點實力就可以目空一切了嗎?」一道人影悄然地出現在了擂台之上,他那平靜的話語卻是充滿了一股蕭殺之氣!

「他,他是木玄峰峰主莫森,沒想到連他都出現了!這下事情鬧大了!」。

「沒錯,莫峰主可是蒼玄殿內排得上號的大人物,哪怕是龍天霸擁有著中品元皇的實力,也未必是莫峰主的對手!」。

「就是,莫峰主強勢多年,無人敢招惹他,沒想到還有人敢公然殺他兒子,簡直是不知死活啊!」。

「可是擂台之上不是生死斗嗎?這樣強行破壞規矩,以後還有誰敢和他們比!仗勢欺人啊!」。

「現實就是如此,誰更加厲害,誰便是道理!」。

在擂台之外的人一個個低聲地議論了起來。

龍天霸走到了龍傲淵身邊,迎視著正給莫雲飛喂靈泉的莫森道「莫峰主,到底誰對誰錯,我們心知肚名,既然人你已經救下,那我們便一起到殿主前去評評理!我就不信蒼玄殿就全由你莫峰主說了算!」。

莫森沒有應龍天霸的話,而是對著四周的人道「你們都散了!」。

他的話帶著毋庸置疑的實氣,讓人不敢違背!

在場的人都知道只怕有大事發生了,他們不敢信留,立即做了鳥獸散了!

當所有人都散了之後,莫森才眯著眼看著龍天霸道「讓你兒子自盡吧!這一切就這麼算了!」。

「哈哈,好大的好氣,要殺我兒,先過我這關!」龍天霸狂笑道。

在場除了龍天霸、龍傲淵、何蔚以及胡康之外,還有七八人,這些赫然都是莫森帶來的皇者,他們已經分散了不同的位置將這附近給封鎖起來了。

「看來你是不接受我的提議了,那麼你們都去死吧!」莫森冷然地說道。

他已經是豁出去了,他相信就算殺了眼前這幾人,殿主最多只是責罰他一下而已,誰叫他是九峰之一的峰主呢。

也就在莫森這話落下之時,另有兩股強悍的氣息從不遠衝擊了過來。

「想殺我們龍家人,那就來試試吧!」姚躍的聲音從大老遠便傳了過來。

他回到蒼玄城之後,立即找上了小黑,然後知道這邊的事情便趕過來了。

沒想到剛好聽到莫森這些話,實在是讓他氣憤不已!

「原來是你這小雜種,來得正好!」莫業對著姚躍投去了凌厲的目光罵道。

莫業早對姚躍狠之入骨了,當初在耀陽皇者這種小地方讓他丟盡了臉面,後來又在石坊當中狠狠地打了他的臉,讓他無氣可出!

如今看到姚躍前來,他心中是恨不得立即將其給幹掉!

「老雜毛,你算什麼東西,你要敢動我分毫,我師傅回來拆了你們蒼玄殿,有本事你就殺我們!」姚躍十分傲然地說道。

姚躍將他師傅抬出來,莫森和莫業臉上都閃過了一些顧慮之色!

那老不死的,就算連他們殿主都得忍讓三分,如果他們真將姚躍殺了,等人家回來,他們有資格阻擋得了對方嗎?

「哼,今天殺光你們,你真以為你師傅都知道是我們乾的嗎?到時候我們就說你是外出辦事死的,那一切就一了百了了!」莫森從一旁陰深地說道。

莫業從旁笑道「沒錯,當真你以為你那老不死的師傅很厲害嗎?說不定他已經死了,他拿什麼來救你!」。

「躍兒,淵兒你們走!我就不信在這裡戰鬥,殿內的人不清楚,到時候就算他是峰主,也要受到殿主的懲罰!」龍天霸手握著金龍刀喝道。

「爺爺別急,他們已經是不把殿主放在眼裡了,胡師弟你也不站出來說句公道話,難不成你想讓本師兄死在這裡嗎?」姚躍安撫了龍天霸一句之後,便側臉對著一直默不出聲的胡康說道。

胡康本來可以裝做不看到,但是姚躍開口了,他還真不能夠視而不見了!

「咳咳,兩位莫長老,你們確實做得有些過份了!」胡康看著莫森和莫業兩人輕咳說道。

「怎麼胡長老想趟這渾水?你向來不是都不理世事的嗎?」莫森看著胡康問道。

「別的事我可以不管,可是,可是他是我師兄,你們要殺我師兄,這事我不能不管啊!」胡康頗有些難為情道。

「胡康,你腦子是不是壞了,居然說這小子是你師兄?」莫業非常不憤地罵道。

這下胡康也火了,他實力雖比兩人差些,但是他也是殿內的高級長老,他吹著鬍子應道「信不信由你們,這是我師兄,你們要殺他,先過我這關,而且我一定會將今天你們做所做為稟報殿主,還真當蒼玄城是你們的後花園了,簡直是有辱我們蒼玄殿的聲譽!」。

胡康也不是一個好欺負的主,他另一個師兄是唐霖峰,可不怕莫森等人。

胡康這話一出之後,莫森和莫業兩人的神色都變得更加陰沉難看了下來。

他們都沒想到胡康這個定素,讓他們有點措手不及!


「師弟,你說他們兩個想要謀殺我爺爺這位殿內長老,還有我這位客卿長老,不,好像那天殿主要賜我高級長老來著的,你說他們該治何罪?」姚躍對著胡康淡笑地問道。

「殿內自相殘殺者,罪該當斬!」胡康幽幽地應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現在就進殿去吧,相信殿主會做一個英明決定的!」姚躍道。

姚躍此話一出,莫森立即有些坐不住道「好了,龍長老、胡長老,剛才本峰主只不過是開個玩笑罷了,這事就這麼算了!」。

說罷,他就要帶著莫雲飛離開這裡!

他明白今天要是鬧大了,對他們來說絕對不好收場了,誰叫胡康站在了對方那邊去呢。

不得不說莫森心思實在是太過緊謹和狡詐,一旦發現情況不對勁,立即改變了注意!

「哈哈,你們走可以,但是他必須要留下來,生死決鬥,一方至死方休!」姚躍仰天狂笑地喝道。

「豎子爾敢!」莫業在一旁暴怒地喝了起來,強大的中品元皇氣息朝著姚躍席捲了過去。

「我沒有什麼不敢的!人你們可以帶走,但是起碼要有點表示,兩百方中品元石,買他一條狗命,要不然我們就開戰吧!」姚躍斷然地說道。

隱隱間,姚躍已經有了一種能替他爺爺和三叔說話的氣慨,能夠擁有獨擋一面,成為領袖的氣質了!

「二弟我們走吧!要是他們敢阻攔,立殺無赦!」莫森冷冷地開口道。

今時今日他居然被一個小子威脅,他顏面何在!


也就在他們一行人正要離開之際,天邊又傳來多股強大的皇者之氣!

嗖嗖!

很快,便有好幾人出現在了這方天地的上空之上!

「莫長老,龍長老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剛剛來到的人立即開口問道。

這人赫然正是蒼玄殿少殿主龍熬飛! 「龍敖飛你來得正好,你來看看你們家的峰主好可怕啊!明明生死決鬥是你們挑出來的,他們戰敗了不說,居然還揚言要將我們統統殺了,要不是胡師弟在這裡頂住他們,你就再見不到我們了!」姚躍立即對著龍敖飛說道,頓了一下他又道「唉,怎麼說我都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們不僅不報恩,還恩將仇報,真是讓人大開眼界了!」。

莫森與莫業神色皆是一變,他們沒想到這小子如此這般和他們少殿主說話,好像很熟悉的樣子!

要真是這樣,他們今天之事,只怕真是不好善了了!

「少殿主,事情不像他說的那樣,我兒已經被對方給廢了,而且還要將他徹底給殺了,我說了同門之間不能夠自相殘殺,可是他們還執意要如此,所以我迫不得已才將人給救下來!可他們依然要糾纏不休」莫森主動解釋道。

他相信少殿主會是站在他們這一邊的!

「好一個顛倒是非的木玄峰峰主!如果蒼玄殿都是這種人,我龍天霸不留也罷!」龍天霸氣憤地大喝道。

姚躍也從旁笑道「沒錯,蒼玄殿的說的都是對的,我們這些星斗小民說的全是錯的」,接著他對龍敖飛拱了拱手道「龍敖飛我們這就走,返回耀陽皇朝去,要是你念點舊情,還請幫我們說幾句話,要不然我還真怕被人家分分鐘滅掉呢!」。

「龍,龍長老你千萬別這麼說,還有姚躍,你給我一點時間處理這事!」龍敖飛立即露出了一個緊張之色道。

緊接著,他看向胡康道「胡長老,這事非對錯,還請你老說說!」。

莫森在殿內地位不低,他少殿主也不好過份得罪,那乾脆先弄清事情始末再說吧!

胡康正要說話,莫森便搶先道「算了,既然你們和少殿主這麼熟,那我們願意留下兩百中品元石,此事就這樣算了如何?」。

「大哥!」莫業很是不甘地看著莫森道。

「剛才兩百方中品元石是夠了,現在要三百方中品元石!要不然你們將他給留下來!」姚躍坐地起價道。

「很好,三百方中元石,回頭我必讓人送來,我們走!」莫森丟下了一句之後,帶著他的人立即離開這裡了。

龍敖飛也不好出言強留莫森下來,畢竟他還不是殿主呢!

「蒼玄殿有這樣睜眼說瞎話的峰主,還真是沒得說的!」姚躍忍不住譏諷道,接著他看向龍敖飛道「龍敖飛回頭記得替我討要那三百方中品元石啊!我現在可是窮得很!」。

龍敖飛應道「放心吧,既然他開口承諾了,那我自然有義務幫你取回來!」,頓了一下他又輕嘆道「沒想到你們和莫峰主他們鬧得這麼大,就算回到殿內,這事只怕也不好處理啊!」。

「難道殿主也治不了他?」龍天霸問道。

「要懲罰他不難,但是真正讓人為難的是他背後還有一位老祖宗,是我們殿內上一代副殿主,所以連當今殿主也不得不給他幾分薄面,我看回頭讓殿主替你們說和吧,這事不宜繼續結怨下去!」龍敖飛解釋道。

姚躍、龍天霸等人露出了一個恍然大悟之色!

對方背後還有強硬的後台,難怪如此囂張,敢在蒼玄城公然殺自家的長老!

「對了,這一次我前來,主要是報答姚躍前些時候救命之恩的!」龍敖飛說了一聲之後,便將一樣東西拿了出來。

驀然,一股精芒閃耀了出來,一股強大的精氣在不停地閃爍著,隱隱間有著一道虛影衝天而起!

姚躍目光一縮,他本能地感應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覺,他輕呼道「這,這莫非是鳳凰精石?」。

在龍敖飛手中的是一塊不大的通紅石頭,它散發著無比蘊育的氣息,一眼看去便知其不凡之處了!

「好眼力,這確實是一塊鳳凰精石,是屬於頂級的煉器材料,據說它可是沾過了鳳凰之血的,或許對你有一定作用!」龍敖飛說道。

姚躍發現龍敖飛看著的目光有點不一樣,這讓他在心中暗想道「難道他知道我的身份了?」。

不管如何,姚躍根本無法拒絕龍敖飛這一份報答!

這鳳凰精石是一種罕見的煉器材料,對於一般來說或許沒有多大作用,但是對於神鳳戟來說,卻是最好的補充材料,這可以使得它等級大幅增長起來!

可以說,這鳳凰精石在姚躍眼中,價值不亞於任何一株藥王!

當然,龍敖飛可不只是送這顆精石而已,另外還拿出了兩株小藥王給姚躍。

姚躍當初可是救過他的命,而且還用掉了一株小藥王,他必須要雙倍奉還,不然對不起他蒼玄殿少殿主的名聲!

姚躍很不客氣地將這些東西都收了起來。

「好了,現在我們兩清了!」姚躍對著龍敖飛笑道。

「救命之恩,哪有兩清的說法,日後你有什麼需要我龍敖飛相助的儘管開口就是了,我龍敖飛朋友不多,你姚躍有資格當我朋友!」龍敖飛說道。

姚躍應道「我的朋友也不多,既然你想當我的朋友,我就給你一次機會!」。

姚躍這話說得很牛氣,要是蒼玄殿其他人聽到,一定會大罵「你算什麼東西,我們少殿主能交你這個朋友是你榮幸了,居然還說給我們少殿主機會!」。

別人怎麼想不重要,重要的是龍敖飛對姚躍的話並沒有感到有什麼不妥!

一個能夠將空塵打敗的年輕妖孽,而且還懂得尋元布陣之法,值得與他平輩論交!

何況姚躍身上還有著鳳凰氣息,這才是龍敖飛最值得重視的地方!

「我聽說此前,我們殿主封你為高級長老了?」龍敖飛對著姚躍問道。

「你們這高級長老位置不要也罷,我沒有啥興趣!何況你們蒼玄殿的人太霸道了,我消受不起!」姚躍斷然地拒絕道。

龍敖飛也不勉強,他又和龍天霸聊了幾句之後,便帶人離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