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神秘女子說的不錯,如果正面撞擊,哪怕林銘發揮全部力量,燃燒生命精血,他也不敵!

因為無論是,林銘的修鍊程度,都不如神秘女子!

在法則的巨大差距之下,他的體力也大量消耗,那麼必輸無疑!

於是這一瞬間,林銘做出了一個決定,他打算同時動用的法則!

可是……要同時動用兩種法則,等於要將結合起來,這談何容易?

林銘如今的修為,他的法則領悟,都遠遠做不到這一點。

不過,他還是有辦法。

他不需要將兩大-法則完全融合,只是將它們結合起來使用。

他一個人不能同時動用兩大-法則,但是……他還有分身!

那一刻,林銘也出手了!

他燃燒精血,全身氣血沸騰,生生不息,而下一刻,又回歸一片死寂!

生死意境,在他體內澎湃,十張金色書頁,還有墮神山脈龕台悟道的法則,如同流水一般湧入林銘的心間。

與此同時,在他身旁,兩大分身,各自運轉體內能量,萬魔生死輪和萬元輪迴盤在兩分身手中出現。

本尊的體內宇宙, 權色大局


這也是林銘能施展的,最強一擊!

「咻!」

暗龍槍呼嘯而出,引導著兩大-法則,以及林銘的武道意志,沖向神秘女子。

「什麼?你不但通曉,而且已經修鍊到這種地步了!?」

神秘女子心驚,她沒有想到,在她看來已經陷入絕地,必輸無疑的林銘,竟然在最後的時刻,突然動用之中的法則,與修羅天道法則相融合,發出如此可怕的攻擊!

林銘法則不如她,他便兩種法則結合起來,來彌補!

此時神秘女子根本來不及去想林銘作為修羅一脈的傳人,怎麼將修鍊到這種程度了,也來不及判斷他和林銘到底誰的攻勢更強,此時她只能全力以赴,擲出手中的神魔輪迴塔!

「隆隆隆!」

輪迴塔呼嘯,世界都被碾壓!

而面對如此龐大的力量,林銘怡然不懼,他自下而上,手持鳳血槍,沖入塔中!

輪迴塔巨震,無數的法則不斷的被破開,粉碎!

而塔中封印的神魔、智慧生命也被可怕的槍芒所殺死!

法則飛舞,能量呼嘯,林銘的肉身,直接承受這可怕的能量風暴,他體表覆蓋的黑色鱗片,被硬生生的剝落,鮮血淋漓!

但是憑藉著一股意念,他卻奮勇向前,勢不可擋!

「蓬!」「蓬!」「蓬!」

神魔輪迴塔一層又一層的被林銘穿破!

激烈的撞擊,讓林銘的雙臂血肉模糊,幾乎露出臂骨,可是他咬緊牙關,不顧一切的衝出。

「給我開!」

林銘大喝一聲,輪迴塔的穹頂,瘋狂的爆炸開來,林銘如衝破束縛的狂龍,一飛衝天!!

他手持暗龍槍,去勢如虹,直刺神秘女子的咽喉!

這速度快到了極致,輪迴塔被破,招式用老,新的能量尚未生成的神秘女子,根本不可能閃避開來!

眼看著林銘披頭散髮,全身染血,儼然修羅戰神一般的衝來,神秘女子終於花容失色!

在法則深度的絕對差距之下,林銘竟然破開了她的生死輪迴!

如此可怕的信念和衝擊力,讓她震撼。

暗龍槍的槍尖,已經距離她的玉頸不足丈許,她幾乎已經可以感受到槍尖那森森的寒意。

只要下一個千分之一的剎那,她的護體神之力就會被暗龍槍毫不留情的撕開,而後她的咽喉會被直接貫穿!

哪怕她保留的體力比林銘多,哪怕她的底蘊比林銘深厚,現在面對這道槍芒,也於事無補!

「蓬!」

一聲爆響,神秘女子的護體神之力爆碎,暗龍槍直穿而入!

她面色發白,卻沒有驚呼,只是下意識的閉上了眼。

而就在這最後一刻,林銘的槍尖卻微微傾斜,擦著神秘女子的面頰掠過!

神秘女子只覺得臉上一涼,她猛然心驚,下意識摸過臉頰,卻發現原本她臉上的面紗,已經被暗龍槍挑飛!

一縷鮮血,沿著神秘女子的臉頰流下。

而這時候,林銘的身體已經如同閃電一般,與神秘女子擦肩而過!

那一層面紗,已經被暗龍槍可怕的槍芒所撕碎,林銘的身體直衝出百丈遠,他半跪在虛空之中,身體的力量已經消耗到近乎點滴不剩的地步了。

修羅之血的力量再也無法保持,林銘體表殘缺的鱗片漸漸隱沒,他深吸一口氣,回過頭,看向神秘女子。

這女子背對著他,原本她背後的披風,已經被撕裂,衣裙也有多出破損,但是她看起來並不狼狽,反而多出一種無限凄美的感覺。

神秘女子緩緩的轉身,看向了林銘。

林銘最後的留手讓她活了下來,雖然現在的林銘已經毫無還手之力,但是她知道,自己已經敗了。

「你……真了不起,應該說你實力次於我,但是你卻贏了……」

女子這樣說著,林銘也看到了她的面龐,那是一張完美如明月一般的容顏,與聖美的臉龐,幾乎一模一樣……

四千章節(4號的補更),不知道大家還記得天運國南疆的小姐妹娜依和娜水么? 謝謝你,陪我到最後 ,請關注蠶繭薇信公眾號:蠶繭里的牛,搜索前兩個字蠶繭(jian)即可搜到,關注並回復「欣賞美女」(咳咳),即可看到。

……(未完待續……)

… 「你到底是……」

林銘看著這個神秘女子,他以暗龍槍挑開女子的面紗,就是為了驗證心中的猜測,而現在如他所見女子跟聖美的長相近乎相同,這自然不可能是巧合。

這女子,跟聖美之間有不為人知的聯繫。

難道聖美,也是神族人?

林銘心中劃過這個念頭,卻又覺得不太可能。

他印象中的聖美,修鍊的一直是神元和魂族功法,如果她是神族的話,應該修鍊神之力才是,這樣才能讓聖美髮揮出更強的戰鬥力。

神秘女子看向林銘,淺笑一聲道:「你去問我是誰,又有何意義?你我隔著漫漫時間之河,沒有交集……」

女子說話間,轉身欲離開。

而這時候,林銘開口道:「我曾經見,.過一個女子,與你容貌完全相同,而她,是與我同時代的人。」

林銘的話,讓女子身子微微一頓,她轉過身來,詫異的看向林銘。

「是么……」

女子聲音淡淡,不知道她心中在想什麼,而後,她踏風而行,消失在茫茫的鏡中世界,與天地融合為一體,消失不見了。

林銘看著這神秘女子消失,久久無言。

神秘女子的出現,在林銘心中留下了一個謎團。

聖美的身世,到底是怎樣的?

林銘記得,當年他在原夢宇宙星河古戰場修鍊之後,他出來就遇到了魂帝。之後便再遇聖美。

而聖美問他,是否願意放棄人族,跟她獨自離開,去一個遙遠的地方,一去億年之久。

那時候,聖美似乎有難言之隱。

而林銘,因為有太多放不下的東西,於是,他選擇了拒絕。

現在,在這修羅禁地。林銘聯想到之前聖美跟自己說的種種。他心中有了各種各樣的念頭。

這些念頭紛亂複雜,聚集在一起,林銘也不知道到底真相如何。

而他跟聖美,之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見面。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求證。

「林銘。沒事吧!」

在寒冰鏡之外。蒂無痕等人趕過來,心情都難以平靜。

尤其是蒂無痕、藍洛等神族武者,他們都明白。上古神族這次是撿到寶了。

林銘以聖族為敵,他的出現,給神族帶來了極大的轉機。

「最後一槍,有名字嗎?」

無煙開口問道,在此之前,他們都認為,林銘已經是輸多贏少了,可是最後時刻的神來之筆,卻逆轉戰局,那一槍,簡直驚艷!

林銘搖了搖頭,這時候,他若有所感,轉頭望向天空。

鏡中世界天空懸浮的那一道光團,緩緩的飄向林銘。

一時間,所有人,屏住了呼吸,他們知道,這光團中的東西,是林銘的獎勵!

人們不知道這獎勵是什麼,只是從這光團中,他們都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帝者氣息。

似乎這件東西的品級,已經超越了真神。

「會是修羅路主人所用的最終武器么?」

人們這樣想著,眼神都熱切起來,雖然這只是林銘的東西,與他們關係不大,但是能見識到這等神物,他們還是心神激動。

光團最終緩緩的落在了林銘的手心,顯化成形。

人們定睛望去,只見林銘手心的空間似乎塌陷了,被無窮的能量所包裹,那一刻,在林銘的手心,似乎握著一個宇宙。

而這宇宙的中心,是黑暗的能量漩渦,吸盡一切光華,也屏蔽了眾人的感知,使得他們怎麼努力看,都看不清那到底是什麼。

然而林銘,卻心有所感,他手心的能量,讓他感受到了一股來自於法則的召喚。

如果說,他手心握著一個宇宙,那確實沒錯,只不過,這並非一般的宇宙,而是一個自成體系的體內宇宙。

這其中,蘊含的法則氣息,便是生命的法則。

在宇宙之中,彷彿有無數生命誕生,又幻滅,生生死死……

就在這一剎那,所有的法則氣息收斂,林銘感覺到了,其實他手心的東西,是一滴血。

這是一滴大帝之血,散發出無窮無盡的恐怖氣息,如星辰一般,在虛空沉浮。

它其中蘊含了生死法則的奧義,又蘊含了來自於大帝的恐怖意志。

鮮血所帶來的氣息,林銘十分熟悉,而這股熟悉的氣息,卻讓他心神震顫。

在原夢宇宙,林銘所得到的金色書頁,與這鮮血所蘊含的氣息相同,那麼沒有猜錯的話,這是一滴創作者留下的鮮血。

「不是修羅之血,而是創作者之血嗎……」

這讓林銘無比詫異。

創作者的血,會什麼會留在修羅路主人的禁地之中?

林銘不禁想起,在星河古戰場,自己所目睹的,修羅路主人和創作者的大戰。

那一戰,都崩碎開來,他體內的神血,也流逝了許多。

難道,修羅路主人,將創作者的神血收集起來,留在了自己的禁地之中,成為後來者的機緣?

林銘凝視著這滴血,它並不是一滴普通的血,而是許多血液所凝練出來的精華。

經歷了百億年的時間,它其中所蘊含的精氣不但沒有消散,卻反而因為生之法則而生生滅滅,越來越強,就如窖藏的美酒,時間越久遠,越是珍貴。

「我已經吸收了修羅之血,再吸收一滴創作者之血,會如何?」

林銘微微猶豫,還是任憑這一滴血,落在了自己的掌心,緩緩的融入了進去,沒有一絲迴響。

他打算在這裡吸收煉化這滴鮮血,如此一來,一旦在這修羅禁地中還有什麼意外,他有更強的實力去應對。



而蒂無痕等人,與自己利益密切相關,自然會為他護法。

林銘盤坐在虛空之中,短暫的平靜之後,他感受到自己體內的能量洪流,與此同時,他的意識海里,掀翻了滔天巨浪。

一剎那,他只覺得自己不似融入了一滴血,而是融入了一片浩瀚深幽的宇宙。

那滴血中似乎有一條條星河在震顫,億萬的星辰一起閃爍。

每一顆星辰都是一枚繁奧艱澀的字元,無窮無盡的星辰,逐漸匯聚成了一本古經。


Leave a Comment.